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219章、传道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集会很快就结束了,各峰弟子带着兴奋又回到了各自的修炼之处,摩拳擦掌准备接待这匹黑马。而各峰峰主却被风雨漩叫去开会。

    宇文光被风雨漩安置到了青木峰,顾念真一听说疯老头需要调养就专门将他安置在了离她洞府不远的药园旁边,这位疯老头来历不明,可宗主却对他十分恭敬,想来也是宗主的长辈。

    顾念真也正式将韩风介绍给了各峰峰主。

    冶金峰、九净谭两峰峰主都觉得此人呆在五行宗是浪费了天赋,慕容月却跃跃欲试想要试试韩风的手段,风雨漩自然也不例外,她知道韩风的悟性强,也想知道韩风这么长时间不见究竟到达了什么程度,光是从修为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

    只不过当所有人得知他竟然掌握了杀戮剑意后,几乎所有峰主都把韩风当成了一个小怪物,就连慕容月也打消了与韩风切磋的念头。

    “好了,月月,回去告诉你那石头哥哥,韩风的修炼由他自己掌握,为了防止有些弟子打扰到他,你就待在他身边督促他修炼,或许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风雨漩憋着坏笑,事实上她很期待韩风能给五行宗带来什么变化。

    “切,一个臭小子而已,不给我添麻烦已经很不错了,都怪你在那么多弟子面前将他拉出来当靶子,现在又让我保护他,真是多此一举。”、

    韩风此刻并没有说话,他知道风雨漩已经将事情安排妥当了,至于当不当靶子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只要不是合体期之上的修士来挑战他,他有的是办法对付。

    整整半个月,五行宗藏书阁内,韩风翻阅了所有五行宗历代的史书,却没有发现有关王天耀的任何记载,宗史记载的内容根本没有提及任何开派宗主的记载,能记载的也只有十万年之内的大事,这些记录毫无例外都具体的记录了哪一代宗主渡过了天劫,证道成王,又于哪一年陨落的事迹。

    从这些记录中韩风感到了一丝蹊跷,这不应该啊,按道理来说开派宗主还有那些对五行宗有功的宗主事迹都会记录在案,可现在这些记录只是提及了证道成王,似乎这中间有一段很长的历史没有被记录,这不由得让韩风生疑。

    根据静心说过的话,王天耀可是五行宗开宗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宗主,没有之一,也是第一个能将五行正解修炼到三灵体的存在,虽然最后证道路上失败,却不能掩盖他的修道天赋,反观现在的五行宗,虽然修炼的同样是涉及到五行之力的功法,却停留在表面,王者证道只是触及到了五行之力的皮毛,又哪有什么融汇贯通之举。

    这说明五行宗在某一段时间的历史出现了空白,要么五行宗可以隐瞒忘记记录这段历史,要么就是静心和白阳在说谎。

    要说静心和白阳说谎打死他都不信,五行正解现在好好躺在他丹田之中,其中记录的是货真价实的五行神通,五行之力之间的转化也交代的清清楚楚,也正是因为王天耀将此功法交给了方圆,才造就了后来叱咤风云,拥有无敌境界的方圆,这一点五行宗的五行体功不可没。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王天耀害怕真灵界的圣人找他麻烦,刻意隐瞒了有关他的所有资料,包括他这个宗主的记录也被抹除,很难想象为了一个外人,五行宗竟然舍弃了振兴宗门最重要的功法传承,记录也出现了断代,这是多么大的牺牲。

    现在五行宗确实需要顶级的功法传承,从顾念真口中他已经了解到目前的五行功法已经凋零的不像样子,难怪无法再其他宗门面前显威,不是宗派里弟子的实力差了,而是从传承上就比其他宗门差了太多。

    在韩风查阅宗史这段期间,玄石峰的弟子都在忙碌的寻找他的踪影,自从风雨璇许诺大量的奖励和功法后,整个玄石峰的弟子哪还有心情修炼,天天在玄石峰区域飞天遁地就是为了找出韩风的踪影。

    慕容石脸色很不高兴,仅仅是一个结丹弟子就让玄石一脉无心修炼,他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不安分的小子,哪怕是宗主在其身后撑腰也不行。

    只不过他还是没有找到韩风的踪影,哪怕他开坛传道都不见其踪影,这让慕容石无比恼怒,心想只是一个结丹修士,就算成为剑宗亲传弟子,来五行宗带艺修行也要守规才是,莫非他堂堂一个证道王者传授的东西都不能打动一个剑仙转世不成?

    所以慕容石也就默许了峰上弟子找韩风切磋的鲁莽行为,只要有人收拾了韩风他自然可以现身好好教训一番。

    只可惜,这小子自从加入了玄石峰之后便不见踪影,难道怕了窝在某一角落瑟瑟发抖?

    不对,就连慕容月这个小魔女也不见了,宗主的意思是让自己妹妹跟着他,应该是害怕这小子被人修理,这才让一个王者护道,慕容石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是剑尊的亲传弟子,顾念真的话不会错,这小子既然是什么转世剑仙,万一被打成了废物,宗门可就惨了。

    千里赤地,大地散发着焦躁难忍的炎热气息,放眼望去,尽是沙子,这里是生物禁绝之地,或许在沙子某处还潜藏着毒蝎、蜥蜴一类的妖兽,可与之前的还算翠绿的风景来比较,很难让人静下心来,如果是凡人,被搁在这种地方,不出一日便会晒成干尸,但现在有两道人影正在缓缓前行。

    慕容月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自从接下这份差事以来,她就像试试韩风的本事。可哪知道这小子一直扎在藏书阁不出,一出来便直接扎进了这千里赤地。

    对于她这样的证道王者,这眼前的景致太单调了,这漫天吹动的细沙更加讨厌,稍不留神便会弄得灰头土脸,再加上风吹日晒,慕容月甚至有些担心自己娇嫩的皮肤会变得干巴巴。

    至于韩风这小子,据她的观察,这小子一直就这样走走停停,不知道想什么。

    本来玄石峰的功法大多侧重于体修和打傲气力,对于资质一般的修士来说,唯有将身体练成金刚不坏,身负万斤之力才算有点出息。好一点资质的弟子炼化土行之力,具备炼土之能,幻化出灵力傀儡和土行法术便是最佳,或者像她这样的力修,领悟出攻击力超强的力量奥义,也可以为宗门争光。

    这几天一直跟随,慕容月也发现了这小子四周总是弥漫着一股浓郁的土灵之力,具体她说不上来,总觉得,这小子似乎在修炼什么。

    赤地之上,沙子都被晒的滚烫,热力烤的慕容月昏昏欲睡,而韩风此刻却早已经入定,身上竟然出现了一层不自然的土黄色光晕,这一幕被慕容月发现,顿时被惊得睡意全无,这种现象他曾经在他哥哥身上看到过,可即便是他哥哥也没有这么自然随意,好像这层土黄色光晕是想赖上韩风一样。

    她虽然不修炼土行之力,但并不代表她看不懂,这韩风刚来宗内这才几天便已经开始领悟土之道,这光晕是被他吸上身的。

    紧接着,慕容月又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被这层土黄色光晕包着的韩风身体开始化作了沙粒,不断蠕动,就好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久而久之,慕容月再也不敢轻视眼前这个只有结丹修为的青年,她已经明白韩风在做什么,这是在淬体,以浓郁的土灵之力更换全身血肉,可血肉之躯转换的过程必然会引发难以承受的痛苦,可观察这么久,韩风就像熟睡了一般,那有半点痛苦之色。

    一道红色身影随风吹来,落在了慕容月身边,慕容月已经察觉到了来人,可当她看到与红影随行之人时又有些错愕,这老疯子竟然也跟来了。

    就在这一刻,韩风从入定中醒了过来,见到宇文光起色已经渐渐恢复,虽然还拄着拐杖,却至少比之前要健硕了一些。

    “老师,您来了!”

    宇文光此时虽然看起来很瘦削,一脸的伤痕,但他眼中却流露着慈父一样的眼神,被风雨璇带到这赤地之中,以他现在的能力确实有些吃力,可他还是来了。

    “你的那套法诀很不错,我已经记起了不少东西,如果再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

    “可惜少了那样东西,否则您短时间内就可以拥有完整的魂魄,不过这也无所谓,等你练熟了那套法诀,我再传您一套养魂之法,可能要造些杀戮,老师您可要想好了。”

    宇文光笑了笑,嘴角略微有些抽动,想到他这些年遭过的罪,他不恨那是不可能的,可恨又如何,以他现在这种情况,还能拿当初折磨他的人怎么样呢。

    慕容月和风雨璇被两人晾在一边,又听着两人说着完全不懂的话颇为尴尬。

    “韩风,老师我给你带过来了,你真的打算让老师跟你一起修炼五行之力?”

    风雨璇这话让一旁的慕容月呆若木鸡,她听到了宗主的话,五行之力那可是五行宗最普遍的功法,在宗内修行的弟子都会掌握一门,可她这么久却从未听说过有人会贪图所有的五行基础功法。贪多嚼不烂固然是一句至理名言,可从下听哥哥讲道的她却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有人也许会兼修土火、木水或是金土之力,但从未有人会集聚三系之力,如果有的话,那这人死定了。可现在宗主竟然也知道这韩风的目的,还怂恿一个经脉全废有些疯疯癫癫的老头一起修炼,莫非是得了失心疯不成。

    “宗主,这恐怕不妥,你说过这小子可是剑尊的亲传弟子,如果在五行界出了闪失,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风雨璇听完,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说道:“小月月,你虽然证了道,拥有了极强的攻伐之道,我承认这一道放在整个真灵界也可以排在前十位,可你光有这一道是不行的,没有人傻了会等着挨你的拳头,不说别的宗派,靠山宗那边的证道修士你斗得过吗?你连人家衣服边都挨不到那又有什么用,放着眼前土之道不练,你就知道晃悠,力之道要配合土行之道才会变得异常可怕,再来说说我吧,我轩辕世家的丙火之道难道不厉害吗?我现在能够化身烈焰不厉害吗?可你想过没,这种单一的大道一旦遇到两人以上的同行就会陷入挨打的地步,火强了又能怎样,难道没人能克制你吗?所以好好跟着这位学吧,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我也会跟他学。”

    慕容月彻地傻了,她从没想过力压四峰证道王者的风雨璇会说出这种话来,而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青年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底蕴更是她没有想到的,堂堂五行宗宗主,天火峰峰主,火系证道王者还要跟一个刚刚入宗的弟子学道,这传出去绝对没人信。

    “老师,您就跟我一起淬炼身体吧,虽然有些痛,可练成之后你就不用再怕任何人了!”

    韩风的态度并没有因为风雨璇吹捧而变得不可一世,反而诚恳的请求宇文光,希望他一起修炼。

    “好,老夫已经成这样子了,就算修炼失败了又能怎样,不过你要好好跟我讲一下这功法的性质,这样一来,咱两人才可以相互应证。”

    宇文光笑容满面,说不出的开心,自进入真灵界之后他不是没想过修炼,可这边的功法性质与他熟悉的世界出入太多,再加上虚无缥缈的大道很难总结出实质的规律来,这才让他实力未曾寸进,说白了还是那句话,底子薄,没有能够借鉴的功法,再加上轩辕世家的迫害,这才导致了他成为一个废人。

    韩风没有多说,一根手指紧贴着自己额头,紧接着从中抽出了一道近似实质的光团,在三人注视下缓缓压进了宇文光的额头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