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184章、韩影空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黑袍人望了一眼四周,剑气四溢,一道几乎不可见的银光在其四周飞快穿梭,不少黑袍人见状都吓得逃出了青铜大殿,再也不敢看热闹。

    十多个白袍蒙面人都站了起来,他们已经感受到四周隐匿在空间中的锋利剑丝,这个黑袍人不简单。

    “御剑术,剑气化丝,不错的修为,可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逃出这里吗?”

    黑袍人摇了摇头,见四周已无其他黑袍人环伺,这才低声说道:

    “我放弃任务并不是自大,我前六次刺杀面对的都是比我强的修士,可他们都一一死在了我的剑下,难道我不希望晋升青铜级,增强自己的实力吗?”

    “但你这次面对一个筑基期的悬赏却选择了放弃,是对手太弱了引不起你的兴趣?是认为任务太简单没有挑战?还是你觉得以你的实力可以轻松晋升青铜?还是你想叛出摘星楼?”

    “不是我自以为是,我也想晋升青铜,但我做不到!”

    黑袍人胆色不错,虽然面对强敌环伺而不变色,声音很沙哑但却没有任何惊惧之音,他放弃任务可不是要与这些老怪物们一争高下。

    “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凭你现在的实力对付一个白送的悬赏目标而已,一剑下去就可以完成,何必非要挑战摘星楼自古以来的铁律。”

    黑袍人自嘲了一下,她之所以能站在这里是因为韩风手下留情让她带话,作为剑修,对方不战而绕过自己是一种耻辱,她的战意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澎湃,事实上,从这一刻起,韩风这个名字将会一直刻在她心中,除非有朝一日她能超越他,杀死他。

    “我做不到是因为,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忘了告诉你,我这次的这个目标也是剑修,对剑道的领悟远超我之上。”

    黑袍人这话一出,在场所有的白袍蒙面人纷纷抖了一下,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却能胜过一个出窍期的御剑剑修?这怎么可能?

    “对了,我能活着回来也是对方有意留手,我来放弃任务是想请各位帮我将一个讯息传给一个人。”

    “一个筑基期修士竟然放了你一条命?你确定你没疯?这种天方夜谭也能让我等相信?”白袍蒙面人纷纷散开回到各自的位置,暂时放弃了交纳任务的职责,静静听着。

    说到这份上,对方应该不是想要叛出摘星楼,那就应该有放弃任务的理由才对,不过,之前她所说的确实无法让人信服。

    “不错,我会御剑术不假,而且我还是出窍期,对上一个同等级的目标我也未曾畏惧过,但你们说的信息与我遇到的并不符合,对方不是筑基期,是结丹期,而且对方有御剑剑阵!”黑袍人收回了飞剑,乘所有黑袍人被她赶出去的功夫,她要赶紧说出讯息,免得让更多人知道。

    “御剑剑阵!!!你从实道来,这个筑基期……结丹期剑修究竟让你找什么人传什么话?”

    在场的白袍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对于一名御剑剑修来说,遇到一般的对手不可怕,可遇到同时御剑剑修掌握着更强大的御剑剑阵的话,那这黑袍人绝对是九死无生。

    “韩影空!他说,如果摘星楼真要派人来杀他,必须是他,否则他会来一个杀一个。”

    当黑袍剑修说出名字之后,所有白袍蒙面人都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之前接待的那个白袍蒙面人面巾下不知是什么表情,但很显然韩影空的名字还是稍微震慑了他。

    “你确定对方指名韩影空接取这悬赏任务?”

    黑袍人点了点头,说道:“我的悬赏目标叫韩风,是个要参加宗派遴选的一个外界人,我在接受任务后调查的一清二楚,本以为手到擒来,可谁曾想我的刺杀被对方破的一干二净,如果不是他要我传话,我恐怕早已是一个死人。至于对方为何要找韩影空,只有韩影空自己知道。”

    白袍蒙面人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一伸手在面前石桌上按了下去,禁制发动,一道传讯很快就从他手中发出,转瞬消失。

    “我已传讯给总坛了,既然你是传话人,就当面交代。对了,你认为韩影空实力如何?”

    黑袍人略一犹豫还是说了出来:

    “我没见过韩影空,但却时常注意摘星楼的晋级榜单,韩影空从加入摘星楼到现在从没有失手的任务,现在应该是天银摘星手了。”

    白袍蒙面人点点头又摇摇头,指着自己和其他白袍蒙面人说道:

    “我们都是从天银摘星手晋升无望退下来的,不妨告诉你,摘星楼有十大星辰摘星手,四大圣魇摘星手。而这韩影空已经击败了十大星辰摘星手的最后一名,成为摘星楼历史上最年轻的星辰摘星手,我们这些老头子遇上他,根本撑不过三回合。”

    黑袍人的眼睛圆睁,她没想到韩影空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那韩风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因为这个变故,悬赏任务暂时停滞了一段时间,不少想要交接任务的摘星手纷纷在大殿两旁的洞穴中休息,虽然不清楚出了什么状况,但几乎所有人都在静静等待事态继续发展,他们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会让摘星楼分坛停止运作。

    没多久,地脉的空间突然出现了波动,一道空间裂缝十分突兀的出现在了中央平台,一道黑影带着让人窒息的血腥味出现在了雕像基座下方。

    两道锋利如刀的眼神从那黑影眼中射出,几乎所有人都闷哼一声,紧接着就被这黑影的眼神逼退,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躲避,不敢再将眼光放在那黑影人身上,但所有人都带着憧憬的心情目送那人进入青铜大殿。

    “传我前来所为何事?你应该知道我来一次的代价有多大,如果不让我满意,那你可以去死了。”黑影人发出的声音犹如噪音,身上的黑炎却开始不断地侵蚀青铜大殿的地面,短短几息时间其所在之处已经化为一滩铜水,青铜大殿所有白袍蒙面人犹如遇见蛇蝎般躲避,但却被黑影人的威压强行压住,只能任由黑炎缓缓流到他们脚下。

    “停停,天字号0026,老朽也不愿打搅你的修炼,我们巴不得你能尽快通过星辰摘星手的训练,为摘星楼建功,但这个见习摘星手却带来了一个讯息,他所接的任务目标指名要见你。”白袍蒙面人大骇,急忙快速的将事情经过说出,他可不想遭罪。

    “哦,还有这种事,这真灵界还真有不怕死的人?说说,到底是什么人想死。”

    黑影人缓缓地转向了那个剑修,而他身上的黑炎却开始蔓延到了那人脚下,所过之处,地面被黑炎烧成了一片铜水,灼热的气息混杂着血腥闻到让人闻之欲呕。

    黑袍人全身颤抖,只有当事人出现,从气息还有地面上的黑炎中他才感受到了眼前之人何等强大,星辰摘星手那可是轻松斩杀证道强者的存在,是摘星楼真正的杀手锏,他只是听说过此人,但却没想到韩风要他传话的人竟然这么可怕。

    “前辈,我只是传话的,有一个结丹期的剑修指名要您接他的刺杀悬赏,说只有你才配接取悬赏,要他的命。”

    “哦,还有这回事,我还真没想有人竟然这么急着找死!说说吧,那人叫什么,现在在哪?如果让我满意,我可以饶你不死!”

    “是。。是。。前辈,那人叫韩风,是个剑修,现在就在人界人皇城馆驿之中。”

    为了活命,黑袍剑修的风度已经丢到了九霄云外,断断续续的说出了正题,她现在才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生死就在韩影空一念之间。

    或许应该再找机会下手,为何非要来这里找霉头,眼前这人给她的恐惧胜过了她的授业恩师,她现在除了懊悔之外,她也只能将自己所知道的讲出来,如果对方满意自己的命也算保住了,如果对方发怒,那只能等死。

    黑影人闻言整个人气势猛然一滞,紧接着全身不受控制的一抖,伸手虚空一握,黑袍人脖子便被凌空抓起,拖到了他身前。

    温度猛然上升,那剑修差点吓得魂飞魄散她不明白为何自己会突然失去身体的控制,只能眼睁睁看着黑炎离自己越来越近。

    不过这剑修在距离黑炎还有一尺时便停了下来,黑影人不知说了什么,那剑修表情却突然放松了,脱离了韩影空控制之后不由自主的磕起了头,完全没有之前的硬气。

    “把悬赏卷宗找出来,给我查清楚是谁敢杀他,从今天开始,这人的悬赏只能由星辰级摘星手接取,如果谁还敢接取就来找我,星辰摘星手也不例外,谁敢接,我就杀谁!”黑影人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平台上,但他所说的话却让所有白衣蒙面人愣住了。

    “对了,这个新手以后就是我的人了,将他直接晋升为青铜摘星手,将查出的卷宗交给他,我的规矩你们应该都明白了吧?”

    青铜大殿的执事都明白韩影空说话的意味,摘星楼的悬赏确实无法撤销,就算事后悬赏人后悔也没办法,毕竟做的事杀生的营生,每一道悬赏都意味着一个人要死去,光是付出悬赏金还不够,同样还需要承担后果。

    摘星楼的规矩是无法改变的,身为摘星手从加入这个组织的那天起就要唯命是从,从事刀锋血雨的一生,铁律对于摘星手来说既是束缚也是一种激励,自始至终只有服从,不能违逆。

    但对摘星手来说,只有一件事他们可以违逆。

    如果有摘星手的亲人朋友被人悬赏了,一旦被摘星手得知,他会有特权查出是谁敢悬赏自己最亲密的人,然后反杀,而接取这个悬赏的摘星手都会成为他的目标。一旦有人接了榜,除非杀死了对方,否则便是不死不休。

    韩风并不知道疾空在摘星楼中已经达到了星辰级的程度,他只是想将自己到来的消息告诉疾空,可现在的疾空却不这么想。

    当他听到韩风名字时,这个本是陌生的名字却一下子犹如迸射的地泉在他脑海中涌出,被尘封的记忆终于显现出来,他内心中火热,忍不住想要大声吼出来,但另一方面,他的杀意也被激发出来了,自己的大哥竟然只有筑基期修为,而现在竟然被人盯上了,还被悬赏了,这种怒火一下子点燃了他,他要找出悬赏的人,他要报复,自从来到真灵界后,这里的规则很简单,那就是恃强凌弱,若肉强食,既然有人盯上了自己的大哥,那就趁大哥还没强大起来,由他承担其保护的责任吧,他要以摘星手的身份将对方彻底灭杀。

    韩影空走的悄无声息,而青铜大殿中的白衣老者们纷纷松了一口气,以他们的实力或许可以在青铜级摘星手面前嘚瑟几下,耍一下强者的威严,可在韩影空面前他们都不行,不说实力,就说等级,星辰级摘星手最大的特权就是杀无罪,只要涉及到杀戮,天下尽是可杀之人。

    “好了,你现在已经是青铜级了,可以接受青铜级的修炼,拿着这个令牌去总坛报备吧。对了,你接受的悬赏卷宗我们会整理好,到时候你就将它交给那位吧。”

    直到一块黑黝黝的令牌交到黑袍剑修手中,她这才反应过来,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生死间走了一圈,作为一名外围杀手,她确实需要历练很久,接取悬赏然后成功的完成十次刺杀才能晋级青铜,但现在不但失败的惩罚被躲过了,还被破格晋升为青铜杀手,一想到韩影空的可怕实力,她不由得庆幸自己选对了,一直践行着侍剑之道,忠人之事,这才没有错过机缘。

    回想起韩风之前跟她说的话,再到她遇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韩影空,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思维完全派不上用场了,一个实力差的要死但在剑道的领悟比她高出了不知多少,一个实力强的没谱但却因为韩风饶了她,还让她成为了青铜摘星手,甚至是跟班。

    这一日犹如梦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