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140章、韩风对李剑坤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韩风似乎没有察觉到李剑坤凌厉的剑气,手中剑依旧朝着李剑坤刺去。

    就在韩风快要刺到李剑坤身上时,一直不动的李剑坤突然出剑,剑锋狠狠地斩在了韩风的剑尖之上。

    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韩风的刺技被挡住了,只不过李剑坤也被巨大的力量带出了十多米,这才停住。

    韩风点了点头,面对自己的刺技还敢大意的剑修就不配称之为剑修,李剑坤之前没有察觉到厉害,但察觉之后知道自己无法闪避,才会将剑气集中到长剑之上,用自己的实力强行抵挡这一刺。

    李剑坤面色凝重,他确实挡住了这一刺,但剑上传出的巨力也让他很不好受,持剑的右手被巨力震麻,自己竟然在力量上输给了对方。

    他这脸丢大了,本以为对方可以秒杀金丹修士就可以倚老卖老指点一下,也好让韩风收起骄纵,潜心修炼,可谁曾想韩风根本没有使用剑气,而是用剑术中最朴实无华的一记刺技给自己好好上了一课。

    “这是什么剑术?”李剑坤已经不把韩风当做一个后辈了,而是带着请教的语气问道

    “剑术基础六法中的刺技,前辈应该知晓。”

    在场之人都寂静无声,不敢大声斥责。

    事实上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种基础的练剑知识,这已经是真灵界家喻户晓的基础,只要有人练剑,必然会从这基础上一点点练起,等基础夯实之后才会去练习剑法,但谁曾想就是这样简单的剑术却可以逼退一名元婴期的强大剑修,这就不仅仅是剑气强弱的问题了,很有可能这剑术基础蕴含的真道从一开始就被众人所忽略。

    “点斩劈刺削撩中的刺技?”李剑坤若有所思。

    “不错,在剑气强弱来看,我必定不如前辈,不过论剑技六法,前辈的剑气也未必能伤到我。”

    这一语又是举座皆惊,确实韩风这一刺技让李剑坤都开始正视,可剑修本来就是凭劫剑气强弱定胜负的,所有人包括韩鹏夫妇都震惊韩风的大话,一旦李剑坤动真格开始使用剑气杀敌,就算韩风再有本事也会被剑气撕碎。

    “哦,小伙子你真的这么有信心能抵御我的剑气,你凭什么,难道是剑罡吗?”

    李剑坤被韩风这话气笑了,他钻研剑道差不多30年,如果普通的剑术能抵挡剑气,那剑修的攻击就不会被誉为第一了,一旦剑气临身,除了防御之外就是利用同样强横的攻击来击碎剑气,想要用剑术,那就是笑话,还没等你出剑你就被剑气撕碎了。

    韩风没有在说话,单手持剑给李剑坤行了个剑礼示意其出手。

    李剑坤眼中杀机闪过,冷冷说道“老夫倒要见识见识你怎么挡我的剑气,剑气无眼,就算我自己出手都无法保证你能幸存,你真的想好了。”

    “出手吧,我防不住自然会用剑气。”

    李剑坤不再规劝,全身剑杀之气四溢,作为剑修只有面对敌人时他才会动杀机,现在这个小子恃才自傲那刺技虽然惊艳,但实战中自己又那会让他近身。

    “可惜了!老夫尽量不取你性命!”

    李剑坤说完,全身剑气喷发,这些剑气犹如一道道锋利的刀刃肆虐,校场上被凌乱的剑气所笼罩,地上坚硬的石块一块块被掀飞,顷刻间被密集的剑气绞成了齑粉,而韩风很快就被剑气笼罩,一道道足以斩断金铁的剑风瞬间笼罩韩风。

    “父亲是动了真怒了!”李丰圣脸色有些僵硬,他本想向父亲引荐韩风,毕竟韩风的才能不应被埋没,这才有了之前李剑坤相邀,可谁曾想韩风竟然胆大包天,挑衅李剑坤,一个筑基期妄想接下一个元婴期剑修的剑气,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儿子,赶紧跟前辈认错,你挡不住的!”

    白思卉惊得花容失色,她不敢相信儿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生命只有一次,敲打敲打就可以让其收敛心性,可现在变成这样都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怎么办,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白思卉急了,连忙朝韩鹏求助,只可惜韩鹏却摇了摇头,眼中充满了灰败,把白思卉拉到了一旁。

    场上变化一下子变得无比危险,有许多剑气甚至已经飘到了校场边缘,所有人都不敢去碰触剑气生怕被误伤,而韩风此刻在校场中央就像随时会被击碎的残叶一样,此刻除非李剑坤停手,否则谁上都会被剑气斩杀。

    李剑坤手中紫剑不断递出,一道道摧人心魄的强横剑气笔直朝着韩风斩去,他现在真是存了心思斩杀韩风,真灵界,剑道中狂人从未少过,但除了少数一部分人真正踏入了剑道之外,其他的狂人都死在了无意义的争斗中,剑道是一条由无数修士尸骨铺就的荆棘之路,如果他现在无法保持自己的锋芒,那他也别想再日后再有所精进,既然有人挑衅,那就斩杀,才能保持自己此刻的心境。

    而韩风此刻周身被剑气笼罩,他的衣服已经被吹起,发出呼呼的响声。他的身形却依旧钉在了地上,等待剑气的临近。四周的剑气看似恐怖,可在韩风眼里却是凌乱的,一层土灵力出现在他身上,形成一层石甲任由零散的剑气斩在他身上他也懒得躲。

    而韩风一直盯着的便是李剑坤凝聚的真正杀招,在剑道上钻研了这么久他早已知道一般剑气需要如何防御,周围零散的剑气看似恐怖,却是虚的,而真正的剑气杀招必然是凝而不散,除非达到剑气化丝,否则剑气必然是形若实质的攻击,这一点跟元素攻击一样,凝而不散才能毙敌。

    但剑意和法则却不一样,剑意所到之处杀人于无形,元素法则同样如此,势的掌控和领域的掌控其实都差不多,一旦大势在你手里,领域被你掌控,那被困之人的生死也在掌控之中,一念定生死很容易。

    终于,暗藏在凌乱剑气中凝聚成实质的三道剑气还没近身就被韩风的剑点中,只是轻微的发出“砰砰砰”的声响便被击散,这让李剑坤一愣,他的剑气竟然真被拦住了,而且还是被剑拦住了,不是剑气?这怎么可能?

    “披风剑!”

    李剑坤不信,持剑之手化为虚影,竟然在一息不到的时间连续斩出了十几道凝练不散的剑气,这些剑气以剑法的形式施展出来从四面八方攻击,有几道甚至窜到了韩风身后直刺其后辈。

    而韩风呢,手中剑也是轻轻连点,一连串密集的“砰砰”声响起,竟然也在同一时间击碎了所有的剑气,包括袭向他身后的几道。

    李剑坤愣住了,有些不可置信,而在场所有人也傻了,他们同样没有想到。

    “雷鸣锁天!”

    李剑坤终于意识到自己真的小看了这个青年人,气势突然一变,强大的真灵力向四面喷涌而出,一道道雷蛇竟然在空气中凭空形成,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密集的电网,而这些雷蛇在四周乱窜,很快将韩风笼罩之后,这才汇集到了李剑坤四周,慢慢缠绕了其剑上,四周肆虐的剑气消散了,但一阵令人窒息的压力却从四周的电网慢慢朝韩风压了过来,也让韩风的行动有了一丝迟缓。

    “小子,你的剑技果然不凡,我虽然看不出门道但不得不赞你一声,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能以一把灵剑击散我的剑气,不过接下来,我也要动用秘法了,希望你还能撑得住。”

    韩风点了点头,如果之前那些剑气弥漫着杀气的话,现在的李剑坤却是收敛了杀气,完全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虽然四周的压力不断在增大,但却没有了杀意,而是纯粹的切磋。

    “那我就来领教你的剑技了,接招!雷鸣斩!”李剑坤说完整个人身形一晃,竟然消失,而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了韩风身前两米处,手中的雷剑已经带着灭绝天下的气势狠狠斩落。

    这一击,让韩鹏夫妇和李丰圣大吃一惊,剑修不仅仅拥有着犀利的剑气而且还是剑术大师,这雷剑应该是李建坤的灵气所化,而李剑坤近身就是想展开他精湛的剑术造诣,瓦解韩风的防御。

    一时间,电花四溢窜动,两人完全被笼罩在电网之中,而李剑坤出剑速度极快,每一招都攻向韩风身上的破绽,而韩风的长剑也必须要跟上李剑坤的剑速,瓦解他的剑招。

    李剑坤此刻犹如雷神附身,而韩风此刻也被电的毛发飞起,甚至有一股焦糊味从其身上传出。

    诚然韩风就算能够挡住其剑招,却无法免疫雷电灵力,灵力的比拼是他的弱项,元婴期的灵力何等恐怖,仅仅是威压就将他体表的石甲压碎,他的毛发和衣服已经无法承受雷电的炙烤被烧焦,如果再这样下去,就算不被刺死也会被雷电活活烧死。

    一层剑气很快出现在韩风体表,他的全身好像被一层银光包裹一样,就在此刻,韩风也不再被动接招,开始一剑剑刺出,每一剑攻出就让李剑坤惊怒交加,不得不放弃攻势防御。

    韩风的剑招依旧是削刺两技,削技用来格挡李建坤的雷剑,而刺技瞄准的却是李剑坤的咽喉和心脏部位,这样一来不得不让李剑坤放弃猛攻转入防御,之前他就感觉韩风的剑会刺穿他的防御,现在这种不好的感觉也就越来越强,只能被动防守。

    两人的快攻打的电花四溅,四周的校场也被这些散落的灵力炸的坑坑洼洼,两人的身影时而转换,模糊不清,让所有在场之人瞠目结舌。

    就连李丰圣也看的不敢喘气,生怕漏掉一丝细节。

    密集的鸣爆声从一开始就没有停止过,韩风的身影不知从何时在众人心目中变得高大起来,这青年的修为不说也罢,在场之人都比他强,可为什么他能够与元婴期打斗而不落下风,甚至隐隐有种压制着李剑坤打的迹象。

    见到儿子没有危险,白思卉这才松了一口气,之前的焦急已经被自豪所取代,这就是她的儿子,其资质真的无法形容,以筑基期与元婴期大战,这种无颜得见的壮举出现在了她儿子身上,可是让她开了眼界了。

    两人越战身影越是模糊,速度已经被提升到众人看不见的地步,李建坤的呼喝声开始变得越来越急促,一阵阵不甘和憋屈竟然从内心中滋生,这种感觉一生出来便让李剑坤警觉,他现在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跟一名剑道宗师较量,他已经不再是强者,而是一名晚辈正在接受强者的教导。

    这种念头一出现就被李剑坤压灭,但哪怕自己再全力反扑都无法攻击到对方,反而被对方简单朴素的剑招压制,直到此刻李剑坤才意识到了不对劲,他现在杀气已经无法再控制,可这个青年人哪怕在交战中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从容和淡定,没有任何杀意。

    “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的剑道造诣要比自己更强?”

    越是这样想,李建坤的剑法就越来越凌乱,而韩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减缓了出剑的速度和次数,让李剑坤缓一缓,通过交手他已经感受到了此人的剑道没有一丝邪恶,是纯粹的追求剑道极致的剑道,哪怕剑气纵横杀气肆虐,也无法掩饰其正派的作风。

    而李剑坤意识到对方放水,脑中略微思索,就完全明白了对方的打算,不由得有些羞愧,全身的雷灵力一下子撤去,纯粹以剑术来对抗对方的剑招。

    两人剑剑相击,没有了杀意,只有纯粹的比试,虽然身形依旧飞快交错,但此刻凝聚在校场上巨大压力已经完全消散,没有了杀意,没有了灵力的比拼,而是诚心实意的切磋。

    李剑坤剑法变换很快,前一刻犹如疾风暴雨,下一刻便是风平浪静,前一刻攻击重若千斤,下一刻却有点风飘柳絮,变化多端,残影甚至幻化出了十几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