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128章、锻骨和扩脉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补元的药物不断被吸纳入体,那些红通通的血印子很快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更加坚韧的皮肤,隐隐散发着一层古铜色的光泽。

    第三天,依旧是三倍的火龙丹,水缸里的水再次沸腾,估计丢只兔子进去不用几息就可以彻底煮熟,而韩风此刻就好比一只兔子,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极热,身体再次出现了肿胀的迹象。

    只不过,第三天韩风已经发现有些不对劲了,身处在沸腾的药水中,他除了感受到轻微的疼痛外并没有什么不适,哪怕全身再次肿胀,他承受的痛苦却反而轻得多了。

    借着这个功夫,韩风终于能够将心神投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魂识一进入内视,韩风就发现自己的血肉疯狂的吸收着从外界进入的热力,每一寸血肉都散发着红色的光泽,每当有药力进入身体时,这些血肉就像密密麻麻的虫子一样贪婪的瓜分着药力,一道道红色药力一进入体内就被瓜分殆尽,果然神奇。

    而他同样也感受到体内灵力的流转已经越发的顺畅,丹田内那深不见底的大坑依旧存在,但每次灵力运行都会将从外界吸收的灵力注入到这里,隐约间韩风发现自己丹田内灵力的流失开始慢慢减缓,这具千疮百孔的身体终于可以存得住灵气了,应该就是那些补元药起作用了。

    这一发现让韩风不由得振奋起来,他之前还为此发愁,补元看似简单,可不仅仅只是吃壮阳大补之物就可以弥补的,中间还需要有药理支撑,否则乱吃很容易会出事。

    但现在,韩鹏临走时准备的药品丹药都足以说明韩鹏已经胸有成竹,这些药物收集可能要费一番功夫,甚至要花费大量的真灵石,但韩鹏依旧为他准备齐了,足以说明韩鹏对他的关心。

    想到白思卉和韩鹏对自己这么上心,隐藏在韩风心底深处那一缕亲情再次被触动,在玄武大陆,韩吉没有照顾过他,哪怕他再有怨言都无法朝着韩吉倾诉,因为他知道韩吉也是个可怜人,而那躺在冰棺中的娘亲,韩风却是多了一丝依恋,这个女人为了生下他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却是值得尊敬。

    而现在,韩鹏和白思卉两人不知道啊此刻的韩风已经不再是他们以前的那个儿子了,但舐犊之情却还在,两人为了韩风已经操碎了心,也让韩风在享受两人关爱的同时暗暗发下誓言:“无论是谁都不许欺负他韩风的父母,如若有人敢犯了自己的底限,那就不死不休。”

    时间一天天过去,随着身体吸收药力的速度越来越快,吴思诚和吴思威两人手中的木棒已经换成了上百斤重的铁棒,两人的力道也开始递增到了五千斤,每一棍落在韩风古铜色的皮肤上却只能砸出一道道白印,而韩风身体的负重也已经增加到了两倍,整整一万六千斤。

    现在的他已经感受不到痛楚了,全身血肉随着吸收火龙丹药力变得越发的坚韧,已经无惧高温和棒击了。

    整整半月,从一开始痛不欲生到现在,韩风不由得惊叹真灵界炼体体系的可怕,他现在已经足足增长了六千千斤力量,虽然还比不上眼前对他动粗的两个小将,可比起半月之前的他来说已经足足强大了三倍。

    他能感受到皮肤表面已经有了一层无形的障壁,这层障壁可以让他承受重击而不受伤,这种变化确实可怕。

    吴思诚吴思威两人见火灵丹药效渐渐无效,韩风的抗击打能力越发优秀,那层古铜色的皮肤甚至出现了一层红光,也停下了手,两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可以开始第二阶段了,铜皮已经初成,也该用缩身草和涤尘丹了。”吴思威淡淡说道

    “大哥,要不要给他再加点火阳焚筋丹?既然将军把他交给我们,就不单单是炼体那么简单,干脆帮他扩扩经脉吧。”

    两人自说自话,而韩风在一旁听着,全身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两位明显是感觉强度不够还要另外给他加料的节奏。

    “火阳焚筋丹可是我们这一层才能用的扩脉丹药,效力恐怕不是他能够扛得住的,先放半颗试试,你我见机行事,一旦不对劲就要把他捞出来。免得坏了将军的大事。”

    吴思威考虑了半天,终于决定想试试,毕竟一旦这小子的炼体完成将军很有可能就要离开赵国,到时候能不能继续追随将军就要看将军的意思了,万一将韩风体内的经脉再次扩展,将军一高兴就把他们两个带上,日后入兵家,两人的修道之途也就可期了。

    “三公子,这半个月辛苦你了,现在这火灵丹已经对你无效,你的铜皮也已经初成,我们打算要给你锻骨,这锻骨并不需要我俩动手,整个过程都在考验你的毅力,只要你能忍住痛这锻骨也并不难,我曾听闻将军在闲谈是提到过你说你自幼经脉闭塞,仅仅是练气三重,虽然你现在已经打通了经脉,但说句说实话,你如果跟同龄人比经脉的宽度远远要窄的多,许多经脉凭你现在的吐息根本打不通,所以我们斗胆想帮你拓展一下经脉,这样一来也算对得起将军和二公子提携之恩,我俩与二公子一起共过事,也曾受过二公子的救命之恩,二公子走的是兵家的路子,筑基后自然可以练气,而二公子跟你比起来一样经历了练气九重,你可知他现在是什么实力?”

    听到吴思威提起了韩飞晨,韩风很快就从记忆中找到了自己的这个二哥,从小到大,二哥一直都是优秀的,一直都在接受韩鹏的教导,在他这个年纪早已经从军,在阵前与海族搏杀,其实力根本不是他这种层次可以了解的,但有一点,韩飞晨很强,强到了已经达到了入兵家的条件,在军中效力了两年之后就被兵家派来的人接走培养。

    “我二哥到了实力什么程度?”

    韩风心生好奇之心,他知道他占据的这具身体是个窝囊废,但韩家长女和次子却很厉害,厉害到了韩鹏每次提起他们都是自豪的神色。

    “二公子四年前筑基成功,就被兵家接走,那时我们两个还在练体阶段,根本撑不住二公子的一击,现在按照我的猜测,二公子很有可能已经到达了结丹期甚至金丹期也说不定。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再次见到他,我们两个会追随在他身边,能够为二公子效力是我们的梦想,就算死也值了。”

    韩风无言以对,没想到韩飞晨在吴思威两兄弟心目中有这么高的地位,他现在什么都不是,两小将能够帮他,纯粹就是看在韩鹏的面子上的,如果换做是别人,恐怕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既然两位想帮我,不妨大胆出手,我韩风能撑得住,只要能够提升实力,吃再多苦都可以!”

    吴思威两人愣住了,两人本想试试韩风,却没想到韩风比他们更加渴望提升实力。

    “那就好,这第二阶段本来就要比第一阶段更苦,涤尘丹和缩身草的效力是针对你的骨骼的,涤尘丹的药力会象小刀一样刮去附着在你骨骼上的脆骨,这刮骨之痛要比之前煮你疼上百倍,而缩身草说白了就是将你的血肉再次压缩,之前火龙丹的药力被你的血肉吸收,你的身体虽然强壮了许多,但还是很虚,必须要用缩身草将你的血肉再次压缩,全身的血肉向内压缩,必将会给你带来极大的痛楚,这痛楚更是常人难以承受的,这两重就算我们两兄弟当初都几乎疼的要自我了断,但只要扛过来,我敢保证你的身体会比现在强壮一倍,力量也会增加到万斤,已经勉强可以达到筑基的条件了。”

    韩风眉头一皱,他可以从吴思威的话语中听出后怕之意,什么疼会让两人甚至想到自我了断了结身体所受的痛苦,这是考验一个人忍耐极限的修炼,一旦抗不过去,说不定会疼死,但韩风又那是那么容易就退缩的人,他背负的命运如果被这点困难绊倒,那白阳黑月就瞎了眼了。

    “说说如何扩展经脉,我之前听到你们说过火阳焚筋丹,这种丹药真能扩展我现在的经脉吗?”

    吴思威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兵家的独门丹药,据说还是从药仙宗获得的药方,是兵家不传之秘,我俩之所以能够得到还多亏了将军的照拂,炼体期是修炼肉身之力的一个阶段,如果没有火阳焚筋丹,我们或许只会是使些力气的莽夫,就算筑基成功将来的成就也会很小,但有了火阳焚筋丹,我们在炼体时就扩展了经脉,现在到达筑基期能够吸纳的灵气也要与大门大宗的弟子持平,不存在什么缺憾了,而你与二公子一样,经历了炼气期,现在又要炼体,这时候扩展经脉就会比我们更加占优势,只不过这火阳焚筋丹一旦起效就会让烈阳之力一样在你经脉内乱窜,将你经脉中闭塞或是狭窄的地方尽数冲开,这种疼痛可要比身体上所受的痛楚又上升了几个档次,那可真是会疼死人的。”

    吴思诚这个出主意的人听到这里突然打了退堂鼓,因为承受过火阳焚筋丹他最清楚这个过程简直比任何刑罚都要难熬,现在韩风既然已经炼皮成功,自己只要完成将军的嘱托就可以了,为何还要多嘴贪功提到火阳焚筋丹。

    “大哥,要不咱不用火阳焚筋丹了吧,我真怕他真熬不过去,万一出了岔子,将军怪罪下来,你我性命很有可能不保啊。”

    吴思威闻言也开始犹豫了起来,他确实担不起这个责任。

    韩风见状就知道两人不敢弄了,他现在这副身体已经破的实在不像样了,如果没有猛药就算日后进入某个门派修炼也会有先天的不足,仅仅靠他体内的剑气和剑意说不定会被有心人看出破绽来,到那时候就晚了。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两位尽管用药,我韩风不是孬种,我既然下了决心好好修炼就不会再让爹娘操心,你们的顾虑可以打消,如果我真出了什么事也怪我能耐不够,绝不会牵连到二位。我这就传讯给我爹,就说是我执意要你们这么做的。”

    两小将仿佛是第一次见到韩风一样,重新开始估量起来,他们本以为二公子是人中之龙,而三公子只不过是仗着爹娘的庇护胡作非为的混混,现在看来,这三公子同样是狠人。

    敢对自己狠的人日后绝不会碌碌无非,两人也想看看韩风到底能走多远,能否追得上二公子的脚步。

    “既然公子有决心,那我们二人理当遵命,就算公子熬不过这关,大不了我们两个就为你陪葬吧。”

    很快,一大缸水已经被下人注满,吴思威取出一把散发着腐朽气息的枯草,双手一用力就将其碾碎尽数洒在了水中,这碎末一进入水中就激起了一阵难闻的青烟。水面一下子变黑,*的气息甚至连水缸也不放过,一丝丝斑驳的锈迹出现在了水缸表面。

    任是韩风见过太多世面也被这不起眼的枯草吓了一跳,这哪里是炼体,简直就是杀人的毒药啊,如果没有之前的炼体,韩风相信只要自己跳入了水缸之中,恐怕转眼间就会变成一句枯骨。

    而吴思诚见水缸里的水尽数变黑,这才取出了一枚散发着刺骨寒气的丹药,这丹药仅仅拿在手中就无比寒冷,正是所谓的涤尘丹。

    韩风已经明白了这丹药有什么作用,利用极寒的寒气透过骨头淬炼骨头,将不需要的组织冻碎,发明这种丹药的不仅仅需要惊人的学识,同样还需要丰富的药理,如果受药之人身体过于虚弱,恐怕很容易被寒气入侵,到时候别说炼体了,恐怕能不能保住命都是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