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124章、赵灵的心思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望着儿子一脸无知,白思卉疑心彻底消除,之前儿子舞剑时的惊奇之处也被她认为是天赐洪福了。

    这孩子以前是个不省心的主,但现在却撇除了坏毛病,潜心练气,更是获得了王老的器重,他们夫妇俩不就为了这个来星洲的吗?

    “这是王老的身份腰牌,王老是儒门的名仕,在儒门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你要是投到他门下,必然会得到悉心的培养,将来也会有一番作为,日后爹娘也就安心的修道了。你是老小,如果娘不管你,你说不定就会早早夭折,为娘不忍心啊,现在好了,既然王老器重你,日后你定能在人界某个王朝获得一官半职。”

    “原来母亲竟然是这样想的!”

    韩风暗暗叹了一口气,作为最溺爱的儿子,自己竟然在母亲眼中只有这点分量,能够投入儒门确实可以保证日后荣华富贵,可短短一生很快就过去了,百年之后便是黄土,日后说不定再无相见之日。

    “母亲,我已说过,我不会走儒门这条路,或许儒门会给予儿安定的生活,一生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但在君王手下当差,一个不小心便有杀身之祸,我不愿我的性命掌握在君王的一念之间,我要掌控自己的命运。”

    白思卉一愣,她一直停留在星洲赵国,花费大气力让儿子投入王老的门下确实有这方面的意思。

    但儿子说的也不错,既然已经能够重新修行,谁又愿意仰仗别人鼻息而活着,儒门确实是个庞然大物,能从儒门中出仕的都会在人界各大王朝帝国中有一席之地,但这一席之地并不是谁都能坐安稳的,没有足够的心机,没有大智慧,很容易死的不明不白,死的毫无价值。

    儒门中流传着一句话“辅人君,仰鼻息,揣圣意,定礼制,安天下。”

    这句话就是儒士的安身立命之本,说白了就是揣摩君王的意图,制定合适的制度,辅佐帝王安定天下。

    但能做到这一句话的却是寥寥无几,人界的王朝君王贤德时会听从你的建议,无道时也会将你当做是佞臣处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是儒生无法逃避的命运。

    能够行走在刀锋边缘的能臣无一不是具备了大智慧和强大的实力,一般人根本无法在朝中坐稳,一旦在某一件事上站错队很容易被当成是替罪羊,死的不明不白。

    “而且我现在也不愿再被赵文德他们欺负,我想通了,上次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次又在王老面前得罪了他们,他们便动起了刀剑想要我的命,娘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白思卉身上突然多了一丝萧杀之气,一股水灵气从其身上散发开来,在空气中盘旋,时而化作刀剑时而化作凶兽,韩风的话说道这份上已经很明白了。

    “难道赵德文他们又找你麻烦了?这群仗着权势的混蛋真的不依不饶了。”白思卉说着身上突兀的便有了凌厉的杀气。

    韩风点了点头,这才将私塾发生的事包括之后自己被围堵的说了一遍,当说到三人被自己打成残废时,白思卉的杀气突然一敛,一脸诧异。

    “你说你杀了他们三个筑基期的护卫,另外把他们三人都打残了?”

    “是的,他们因为被王老除名,就想把气撒在我身上,而且是铁了心要我的命,我只能保命,除了打残他们我并没有下狠手。”

    “这事你不用管了,但这些天你也不能出门,赵王此次肯定会在这事上大做文章,我这就传讯让你爹回来,有他在,赵灵和赵武就不敢妄动。”

    看来在护短方面,白思卉还是很不错的,这也让韩风松了一口气,金丹期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一旦动用体内的剑气或是剑意,那他确实可以扫除眼前的危险,但难保不会被发现。短时间内被真灵界的大能察觉到,等到了那个时候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

    “对了,娘,我打算过几天就开始炼体,这方面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娘亲你要帮我!”

    白思卉深吸了一口气,她一直都在盼望儿子有一天能争气,但愈是关注,儿子就越发的叛逆,只不过一顿祸事之后儿子的变化实在太大,大到了让她认为有人夺舍的地步,但仔细想想谁会夺舍自己这个顽劣的儿子啊。

    现在这一切现象都证明上天给予了儿子新的天赋和才能,那聚灵法阵,让王宝昌给他身份木牌,又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三个筑基期,还有三个炼体八重!!!

    苍天在上!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花天酒地的青年能办到的,更何况被人揍了一顿就开窍的,听都没听说过,但这又能怎样?现在就算这个儿子有问题她也愿意维护。

    “这些你都不用管,你能重走修炼之道为娘很高兴,但儿啊,你为何要走法体*这条路啊,这条路如果没有强大的功法和足够的资源很难有成就,像娘一样做一个法修不好吗?为何还要受那皮肉之苦。”

    这一点韩风不能说也不敢说,他只能惨笑着说道:“娘,我已经受够了,被打的那一天我哭过,求饶过,可换来的只是鄙夷的嘲笑和更重的捶打,那个时候我已经绝望了,可后来竟然没死,在那之后我想通了,我要成为像爹那样的强者,我不会再受欺负,我家里人同样也不容被人欺负,我是韩家人,自然要为爹娘分担忧愁。”

    白思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确实好久都没这么高兴了。

    一家欢喜几家忧,晚上一轮新月映照在皇城中,可却没有人有功夫去欣赏,皇子被打伤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皇宫前后,许多打听到风声的嫔妃窃窃私语,但却不敢走出后宫半步,因为今天赵王的心情很差,没人敢触这个霉头。

    赵灵现在很烦,他作为一个皇帝又是赵国第一高手,现在他的儿子、他弟弟的儿子、还有宰相的儿子三人却被人打断了四肢,三个护卫也被一击击杀,到现在连凶手是谁都没查出来。

    惨叫声突然在偏殿内响起,赵灵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当他看到自己儿子痛苦的样子时,他恨不得现在就将那凶手碎尸万段。

    过了半晌,御医们纷纷出门,低声商议着,见到赵灵过来纷纷行礼。

    “我儿怎么样了?”

    “吾王,皇子四肢被人用钝器砸断,除此之外皇子全身并无其他伤痕,行凶之人的目的应该是皇子一个警告,皇子的四肢已经被我们扶正,服用几天疗伤丹药再找人固本培元应该很快就会痊愈。”

    赵灵闻言松了一口气,随即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而在宫殿门口早已有人守护,臣相宁安志和镇北大将军赵武正一脸焦急,一见赵王回来就赶紧拥了上去。

    “王啊,你可要给为臣做主啊!”宁安志第一个跪地泣不成声,而赵武则是手握着双拳,怒火难平。

    赵灵见两人这番样子就知道有眉目,也没有急着说话,示意两人跟随进入了自己的宫殿。

    到了御书房,赵灵这才询问起来,一说起两人的伤势,宁安志和赵武都咬牙切齿,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韩风,不可能吧,就他那种下三滥也能伤到我儿,杀了我的护卫?”

    这次轮到赵灵惊诧了,他知道韩风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之前赵文德三人揍韩风揍的半死也是在他默许下执行的,一个练气三重的蝼蚁生死他并不放在心上,但这个蝼蚁却可以拖住两个结丹后期高手为他效命。

    这下三滥仗着自己有一双好爹娘竟然屡次与自己的儿子争风吃醋,本来这只是件小事,但韩鹏在军中的威望却是越来越高,已经超过了同为将军的赵武,这就有些功高震主的嫌疑了。

    有必要提醒韩鹏自己的身份,而这个下三滥就是最好的下手对象,只要吊着一口气不死,就能一直让两人在手下效力,这种废物不利用做啥?

    不得不说,赵灵既知道放纵自己儿子有什么后果,也知道两个结丹期高手的底线在哪,所以韩风这种没用的废物也是牵制两个高手留在赵国的手段之一。

    可现在,一个废物却能杀了三个筑基期护卫,又残忍的将王卿皇族的四肢敲断,这怎么可能?

    “是宁涛亲口说的,他说韩风出其不意踢飞了天风,又接过天风的剑一剑一个杀了护卫,最后又说要他们还账,这才敲碎了三人的四肢。王啊,决不能轻饶了这天杀的小子啊!”

    宁安志一边哭诉着,一边也在观察王的态度,但见赵灵不语,急忙朝赵武试了个眼色,后者刚想说话就一下子被赵灵打断。

    “都不要说了,先不管这韩风到底有多该死,我们目前都不能动他。眼下,这小畜生竟然出狠手伤了吾儿,那就说明这种手段也在韩鹏和白思卉的默许之下,白思卉不愧是从五重天下来的,天上的仙人手段高深莫测,竟然能让一个废物变成轻松杀死筑基期的狠角色,不得不说这中间有白思卉的身影,所以眼前还不能冲动。”

    赵武见王兄有了决定当然不干了,他的儿子可以收拾别人,但别人想要收拾他儿子就必须问过他,可这次儿子四肢都被人打断,这口气他怎么咽的下去。

    “大哥,天剑王朝一直想要我们归降,可大哥您为何一直要采取纳贡的方式呢,眼下北边双元王朝虎视眈眈,重兵压境,我们与其两面不讨好,还不如投靠更强的天剑帝国,那样一来,韩鹏和白思卉的作用就很小了,大哥你难道真咽的下这口恶气,韩鹏前些天哪嚣张气焰你难道忘了?哪有一个臣子威胁君王的,就这一点,他韩鹏就死不足惜。”

    赵灵望了望自己的胞弟,有些失望的说道

    “那好,你一个人就去他府上,把白思卉杀了,然后再挥师南下把韩鹏也杀了。”

    赵武本想应答,可转念间就觉得不对,先不说他能不能做到,就算做了,那赵国也基本上就完了。

    “去啊,我现在就给你下令让你去剿灭他们一家人,好泻你心头怒火,你去杀啊!”赵灵见赵武反应过来就冷笑着说道。

    “我杀不了他们,这不来跟大哥商量了吗?”赵武蔫了,他此刻才知道赵灵在说反话。

    “你也知道你杀不死他们啊?白思卉姑且不说,就是她把脖子伸到我面前让我杀,我都不敢!一旦做出了针对她的事情,我们赵国包括三重天上的赵家也会遭受灭顶之灾,我只是三重天赵家的一名普通弟子,好不容易在这人界创下这一番基业我容易吗?先不说白思卉,她不是我能惹得起的。先来说说韩鹏,韩鹏与你一样也是结丹后期,但他的实力却比你强上一筹,这也是他嚣张的资本。这仅仅是他表面上的实力,他真正的靠山是兵家,兵家,你懂吗?那可是辅佐三皇五帝的大宗派,你以为我不愿意杀了韩风?我现在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可如果那样做了,你说后果是什么。”

    赵武听完冷汗连连,他知道后果是什么但他不敢说出口。

    赵灵望向了宁安志,后者作为一个文臣也是抖了一下,不敢搭话。

    “让我来告诉你们,眼下我们的形势并不乐观,天剑王朝确实强大,归降与它并无不可,但我们现在的分量却太低,我一个金丹初期并不放在天剑帝国的眼里,最起码也需要两名金丹期才能引起他们的重视,我一直纳贡臣服的目的也在这里,一旦我们归降,天剑王朝一定会派出实力不下于我的皇族来接管这里,到时候我们能去哪里?难道你要我象一条摇着尾巴的狗去天剑帝国的帝王那里去乞求他的恩典?”

    两人都不敢说话,因为赵灵想的确实要比他们两个周全。如果此刻不计后果将韩风杀死,势必会让两个结丹后期高手投入到其他阵营,那样一来,他们赵国可就真的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