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121章、私塾风波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韩风点了点头,但内心的惊诧却很大。

    他没想到自己这对便宜父母竟然又这么高的觉悟,这话如果是静心等人说的话,他自然服气,但结丹期,如果以他以前的境界来看,根本是无足轻重,连结丹期都明白的道理,这真灵界的水确实很深。

    “这段时间你就努力将自己的经络扩宽,引灵气入丹田,尽量积攒丹田中的灵气,然后一股脑运行到经络中,扩脉留精,这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但为娘会一直守候在你身边,一旦你忍受不住,为娘会替你疗伤,要尽最大可能撑开经络,让一条小溪变成一条小河。”

    又是十天,韩风忍受了体内那撕心裂肺的痛处,灵气被他囤积在丹田之中以摧枯拉朽之势冲入全身经络,纤细的经络无法承载灵气流纷纷在哀鸣,这痛楚就仿佛是在一寸寸撕碎自己一样痛苦。

    有时,一些未曾摄取灵气的经络突然被灵气流冲击,竟然开始碎裂,这个时候白思卉总是渡过一道韧性十足的灵气,将那些经络牢牢护住,不让它们彻底断绝。

    就这样,一个敢忍住伤痛死命的练,一个心如细发保儿子周全,这炼气期就这样不知不觉渡过了。

    韩风的经络也比之前扩展了整整三倍之多,如果以前流入经络的是一条小溪的话,那现在已经蜕变成了一条大河,就连韩风也没有想到炼气期这个任谁都以为只要沟通天地,引灵气入体,将丹田蓄满灵气的入门阶会如此重要。

    这个概念看样子从一开始就被曲解了,丹田可不是轻易就可以充满的,以他扩展了足足三倍之多的经络,现在还填不满这个深坑,那些以为自己达到炼气期九成的雏鸟又怎么会知道。

    但白思卉和韩鹏却知道,韩风估计这得益于母亲的娘家,只有积淀深厚的世家才会有如此见识,这或许是经过无数岁月的经验累积才得出的。

    练气九重,当韩风经络无法再撑开时,他果断的停止了在聚灵阵中的修炼,修炼将就一张一弛,以他现在的境界,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他接下来就打算进入炼体期,等到冲击筑基期之后再好好吸纳天地灵力,给自己好好打一个修道的基础。

    而白思卉呢,当仁不让的霸占了葵水聚灵法阵,这些天她一直在全神贯注的替儿子护法,细心地维护着韩风的脆弱经络,这中间投入的心力和修为都是无法计量的,因为这一点,她的修为有些滞后,但儿子的道基夯实的越厚重,她的付出也就值得了。

    不过,当白思卉进入聚灵法阵后就有些震惊这法阵的效用,这人界灵气本来就淡薄,想要通过汲取真灵石中的灵气来修炼只能是杯水车薪,但符合自己专修的聚灵法阵那是可遇不可求的,阵道宗虽然每十年都会开山门收徒,借着这个机会给出十几套阵图,但这些阵图早已经被豪门世家或是大宗大派提前预定,哪轮得到她这样的散修。

    入世修行就是如此,没有家族的呵护,也没有足够充裕的资源供你无忧无虑的吸取,她确实是名门子弟不假,但现在到下界修行,那每一块灵石对她来说都是很珍贵的。

    但今天,她终于享受到了等同于家族内聚灵阵的效果,这灵气经过聚灵法阵收敛,已经接近液化,一引入经络就瞬间渗入了她干涸的脉络中,她感受到了自己的实力正在飞快的随着吐息上升,这才意识到自己儿子竟然创造了这样一套珍贵的法阵,仅仅坐了这么一小会,就已经省了她数日之功。

    终于,白思卉不淡定了,示意韩风出去走走,等他老爹来之后再商量炼体示意,而她却开始忘我的吐息了。

    韩风这才知道自己原来也有禁足令,苦笑一声,走出了将军府大门。

    这新罗城的记忆在他脑海中存留,韩风现在所在的区域是东区,是所有官员的住所,位于皇宫的右侧,能住在这里也是身份的象征。新罗城虽只是一个小王朝的皇城,但却五脏齐全,北区是官员办公的场所,皇上会定期的走出皇宫巡视这里,就像是在监督臣子们工作一样。而东区是官员们的住所,这里包括了上至一品下至五品官员,只不过宅邸有大有小,大的占地数百亩,小的也只有几间房舍而已。

    这两个地区都是被禁卫军守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整个新罗城的另外两处则是修行人和凡人共同生活的地方,西市和南街。

    西市是商贾们做生意的地方,当韩风踏入这片区域时,一种沧桑的熟悉感迎面而来,久违的雕梁画栋,亭台楼阁,整洁干净能够容纳四五辆马车同时行走的石板路,两边商铺伙计的吆喝声都将其带入了久远的时代,来自韩风印象中的古代。

    不过韩风很快就注意到了不同,那就是在不断过往的人流中还有一些人形怪兽也在其中,这些人形怪兽同样穿着衣裳褂子,还时不时拿出旱烟抽上几口,并骂骂咧咧的对身后的伙计指东指西。

    这是什么情况?

    抱着疑问,韩风跟随一个身上长着鱼鳞,脸上垂着两条长长胡须的老者走进了一架商铺,这家商铺是一家铁器店,买卖的也是一些刀剑和铁质防具。

    老者摸了摸铁器的质地,有些不满意,要求老板拿出更好的货色来,铁器店老板是一个长着八字胡的胖子,一身锦缎看上去光彩照人,他对着鱼鳞老者比了比一个手势,鱼鳞老者眉头一皱,也同样比出了一个手势,铁器店老板略微犹豫,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鱼鳞老者就从铁器店后院取到了整整上百件十炼以上的武器和铠甲,装入了储物袋之后哼着小曲就走了。

    这样的情形还不止一家,形形色色的异类扮做人的样子,与人类商家讨价还价,但却没有人指出可疑之处,这些异类出手确实很大方,真灵石不要钱的扔出,换来的则是他们满意的货物。

    韩风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才意识到了这是一种互通,这些长相各异的异类是商人,用真灵石来换取所需的货物,人类并不觉得奇怪,反而大肆招揽推销自己的货物。

    花了1块真灵石韩风就从一个商铺伙计嘴里得到了答复:这些人是妖族,化形的妖族实力惊人,但却又恪守着不得乱杀无辜的规矩在人界走动,而一旦有那族的妖族胆敢作乱,必会被上界神仙诛杀,然后禁绝这一族的任何来往。

    这个答案让韩风愣了一愣,化形期,如果换算成人类的实力那就是元婴期,是这一界中的至强者,但这些强者却又不得不遵守规矩小心从事,就说明有人在监管这些行走人界的妖族,一旦作乱就会诛杀。

    就连街摊上伙计都明白的事情那就再清楚不过,这些妖族或许拥有翻江倒海、翻天覆地的本领,但既然化形在人界走动,那就要守一方规矩,这方天下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监控,一旦踏出不可逾越的一步。

    西市和南街上商店林立,从武器到丹药,从衣服到大餐,从书籍到功法,从消息到刺杀,从珍宝到拍卖无所不包,让韩风大开眼界。小小的人界一偏远小国却五脏俱全,不得不让人惊叹。

    韩风也不着急,他悄然坐在了一座茶楼探听消息,只不过令他愕然的是他四周没人敢坐,一些伙计颤颤巍巍上来,小心询问生怕得罪了自己。

    这还打探什么消息,韩风苦笑不已,他的名声已经在这座新罗城坏到底了,也难怪他四处闲逛却没有伙计上来搭讪,问题竟然出在这里。

    一路上,有不少人对着他指指点点,有不少小姑娘一见到他就花容失色,赶紧退避。他成了恶少这个事实已经改不掉,这让韩风十分不习惯,他一直以来都喜欢低调做事,但现在他低调不起来了,他是新罗城的名人,只不过背的却是恶名。

    不知不觉间,韩风来到了南街的一条巷子,这条巷子深处便是那位儒门名仕王宝昌开办的清雅书斋。

    王宝昌一出现在赵国就引起了赵灵的注意,亲身前来拜访王宝昌,并将自己膝下三子全都送与门下,但却被王宝昌拒绝只收了一人,王老收人为徒并不看门户和地位,而是顺其自然,他在南街招收了三个徒弟,这些学生要么是穷困潦倒的穷人家,要么就是替人跑腿挣钱的小机灵,甚至还有一个是小偷。

    至于韩风能够来到这里学习,完全是白思卉的面子,对于王宝昌来说,大将军韩鹏的面子分文不值。

    但韩风却白白辜负了两人的苦心,除了往返于勾栏船舫就是流连于酒楼,过着日日醉生梦死的日子,当然进不了王宝昌的法眼。

    一股淡淡的墨香从巷子深处传来,韩风没有再往前,而是靠在了一堵墙下闭目养神。

    朗朗读书声从私塾中传来,这其中不但有老夫子的告诫,还有少年们的求知。

    只不过一道淡淡的声音从私塾内传来,进入了韩风的耳朵里。

    “进来吧,还杵在那里做啥,你的功课已经落下好多了。”王老的声音听不出是生气还是高兴,但有这句话,韩风却可以进去了。

    一进私塾,十多双眼睛一下子齐刷刷照到了韩风身上,视线中有轻蔑、有嘲笑、还有害怕和幸灾乐祸。

    前几排几个人虽然坐的很端正,但韩风一眼就看出这几个货色包藏着祸心,至于剩下的人基本上与自己不再一个水平上也就懒得再理。

    朝着王老恭恭敬敬行了一个礼,王老点头应允,韩风这才大大咧咧走到了自己的桌子前,只不过此刻他的位置上已经被人占了。

    赵文德也就是赵王的儿子给那人使了一个眼色,对面的人连屁股都没抬就那样瞅着韩风,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而王老也是眯着眼睛,一直捧着书细读,似乎看都没看到一样。

    这种狗仗人势的家伙韩风见得多了,一看就知道是赵武提前准备好的人,他被赵武等人打的差点魂归天外,就算夺舍,这笔账也是要算的。

    结果呢,自己还没找他,他反过来自寻不自在了。

    “趁我没把你丢出去之前,给我让开!”韩风声音不轻不淡,但却恰好让所有人听到,包括王老。

    “你说什么,小子是不是伤刚好就不知天高地厚了,要不是你家那位大将军作保,你又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聆听王老的教诲。”那个赵家子弟振振有词,作为皇族子弟,他就没看得起过韩风,一个外来人又怎么跟他们比。

    不过这个赵姓子弟话刚说完,整个人就飘了起来,四周的景象一下子模糊,等他反应过来时早已经瘫坐在了房子角落,除了身上沾了不少灰之外并没有受伤。

    四周的眼神一下子聚焦到了韩风身上,赵文德等人同样脸色变了,刚才被丢出去的那个赵姓子弟是他的一个堂弟,论实力也有炼体期五重,绝不可能会被韩风这样的菜鸟丢出这么远还没反应过来。

    “大胆!竟敢在王老面前动手,韩风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赵文德怒喝一声,站起身来,与他同行的也有两个人,一个是宰相的儿子宁涛,一个是镇北大将军之子赵天风。三人一下子就围在了韩风四周,三人都是炼体八重,随便拉出一个人都可以收拾韩风了。

    “占我位,还敢大放厥词,王老难道就是给你们讲课的?还没资格?郎朗乾坤,天地之下,众人皆平等,何来什么作保,我来听王老的课的,我的位置被人占了,我拿回来也很正常。”

    王老此刻似乎已经睡着了,面对众人大闹他完全就是听之任之,不知道在想什么。

    “哼,我看你是身体刚刚好了没几天就皮痒了,放心这次可不想上次那样不伤筋动骨了,这次我要废了你了。看你那老爹是不是真敢拿自己的位置和南海那边的百姓安危来威胁我父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