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117章、荧惑入侵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静心笑了笑,伸手按住了自己的眉心,一抹血光从他眉心中抽取出来点在了韩风眉间,而陆离同样也点出了一道黑光点在了韩风的眉心,这两道光一接触到韩风眉心便瞬间消失,而韩风魂海中也多出了两道虚影。

    “我和陆离不再你身边,你要照顾好你自己,这道虚影是我们给你的护身符,他会在你生命危急时刻出现,为你挡去你的杀劫,但你要记住,这两道魂识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用,用一道少一道。”

    韩风笑了笑,但内心却无比的感激,他起初以为静心和陆离为他护道是另有所图,但现在看来,两人时时刻刻都在为他着想,静心作为护道人也就罢了,但陆离却将自己的一切绑在了自己身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虽然分离,但陆离加持在自己魂海中的神识竟然是本体的分身,这怎能不让他感动。

    静心当然看到了陆离的决绝,不过他并没有阻止,陆离是冥界中人,他的分身护佑韩风并不会引起真灵界圣人的怀疑,在真灵界有这种神识加持的天才不计其数,每个大宗大派的天才都会获得门内高手的神识加持,以往遭歹*害。

    但这一切都只是一个保险而已,他相信韩风不会动用这些护身符,虽然跟随在韩风身边的日子并不多,但静心早已摸清韩风的秉性,这小子不去祸害别人已经是烧高香了,谋定而后动,是这小子一贯的作风,他绝不会拿自己生命去开玩笑的。

    “好了,神王你也启程吧,我们在真灵界再会!”

    白阳说道这里,黑月便从韩风身上抽出了黑月剑,另一只手搭在了静心肩膀上,两人转瞬消失在了九龙亭,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在白阳弄出的影像中,黑月突然分成了两个人,他与静心踏入了那颗燃烧的紫色星球上一下子消失不见,而整个紫色星球也在这一刻开始颤动,冲入了那片被无数星云笼罩的神秘区域之中。

    星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块巨大的镜子,这块镜子突兀的出现挡在了紫色星球之上,就在这一刻,镜子的另一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身影,这些身影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息,死死的盯住了荧惑星上,其中的一些身影更是瞬间变唤出了巨大的身躯,一道道光柱凭空出现在星空之中,加持在这些巨大的身影之上,一道道绚烂夺目的光华从这些身影上发出,瞬间化作了一道道坚不可摧的屏障挡在了镜子之后。

    荧惑星去势不停,巨大的星球一下子狠狠砸在了镜子之上,这面镜子也在冲击力下开始龟裂,哪怕镜子之后那些身影不停地修复也是无济于事,镜子上的裂痕越来越多,根本无法控制。

    “轰!”

    在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中,一道无与伦比的冲击光环出现在荧惑星和镜面之上,所过之处镜面啊彻底碎裂,这道冲击也将那些身影一下子抹去,荧惑星上那熊熊燃烧的紫色火焰再也这一刻窜了出去,扑向了镜面后的世界。

    当整个星球穿过这片镜面时,九道可怕的力量从星云深处涌出,结结实实的击在了荧惑星之上,而这颗刚刚砸穿镜面的紫色星球也在这一刻炸裂,无数碎片化作一道道紫色陨星落入了这片神秘的世界之中,那场景就像一颗烟花在寂空中爆炸一般,点点星光也随着那光辉的消失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九重天谕令!荧惑星降,真灵界各界派出强者探查,务必要将这颗灾星中所携带的外界生物彻底灭绝!”

    这一刻,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彻了真灵界,所有真灵界的生灵在这一刻听到了这道谕令,各界的强者在这一刻都倾巢而出,朝着陨星洒落的位置奔去,就算这谕令不发出也一样,荧惑星可是蕴含着无数神藏的星球,它每次出现都会让真灵界引发惊天的动荡,但没有人会畏惧这颗带来灾难的灾星,因为它还蕴藏着真灵界宇宙之外的神藏,这神藏如果有人获得机缘,必然会一飞冲天,这也是荧惑星一出现就会让无数强者心动的原因。

    在真灵界外,早已守候在一旁的白阳见到荧惑星击破镜子的这一幕,随手一挥,韩风便失去了意识,他的灵魂也在这一刻安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人界,星洲,天昂界,新罗城。

    一座将军府内,大大小小的丫鬟仆役正在匆忙的进进出出,一对夫妇正焦急的守候着,男子剑眉心目,一脸的恼怒,一只手紧握着腰间的宝剑,那剑几乎要出鞘。

    女子脸色苍白,泪水不断顺着柔美的脸滑落,看上去异常焦急,而两人守候在厅外,正在等待着消息。

    “逆子啊,我韩鹏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孝子啊,要武不能武,放着好好的圣贤书不读,非要天天去勾栏跟那些败家子玩意争意气,这次怎么没把他打死啊!老天你开开眼吧!”

    男子一跺脚,脚下的青石地板瞬间变为碎粉,他韩鹏一个大将军育有三子,长女韩雨彤,师从太清门,现在已经是二重天宗门内的内门弟子,一身实力比他还要强大几分,次子韩飞晨在自己的熏陶下已经在沙场建功,更是经过引荐进入了兵家,而这第三个儿子韩风却是一事无成,练武嫌苦怕疼,读书又沉不下心,整天沾花惹草,与王族子弟天天厮混,为了一个歌姬甚至不惜大打出手,这次竟然为了一名勾栏里的雏妓跟王子争抢了起来,还好对方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没有往死里整,否则也不用他这样子了。

    “你还说,风儿成这样是谁做的孽,你为了让他成为兵家的弟子,在他三岁时就让他练功,孩子才多大啊,你就让他负千斤石练拳,孩子好几次都吐血了,你说没事没事,冬天你逼他进寒潭修炼根骨,孩子差点都被冻死,到头来伤到了肺脏和脉络,落下了一个咳的病根,这都是你逼得。我不求儿子有多大出息,只求他平平安安,可孩子现在都快被人打死了,你还说这种丧气话,以后你别想再上老娘的床!”

    老婆发飙,韩鹏瞬间蔫了。

    他是大将军,是结丹期修士,可他老婆也不差,娘家是五重天赫赫有名的白家,自己又拜天露真人为师,也是结丹期修为,他一个兵家弟子,见到天露真人也要尊称一句前辈,自然要比老婆矮了半截。

    “老婆,我这也是被气坏了,这次这小子被赵文德那小混蛋揍了也是好事,至少接下来我就会严加管教他,顺便带他去兵营见见世面,这小子再这样下去,你我一旦离开了星洲,他就真的没人照料了啊。”

    白思卉闻言叹了一口气,她何尝不知道丈夫是恨铁不成钢啊,她这个小儿子确实让她操碎了心,修仙是不指望他了,孩子小时候伤了脉络,灵气运行受阻,到现在还是练气三重,比同龄人整整慢了一个层次,别人都是炼体七八重,而他……如果不是别人忌惮,照风儿这种做派,早被人弄死了。

    既然修仙不能指望了,好歹也让他读读书,到时候如果投入儒门,最差也会在某一个王朝落个一官半职,这样一来他们才能放心修道。

    但,这孩子的顽劣实在太出人意料了,有时仗着自己的家势欺人,这次竟然和赵王的公子争了起来,被人家打了个半死,确实太不让人省心了。

    “不管如何,我儿被人打得只剩下一口气就绝对不行,你当初出任平南将军,已经给他们赵家老大面子了,但现在呢,自己的儿子快被人打死了你还不想办法,难道我儿死了你就高兴了?”

    韩鹏差点说死了正好,但一看到自己老婆看自己的眼神不对,突然有些心虚,这才将脱口而出的话变成了:“死了我就让赵家那小子给我儿偿命。”

    白思卉这才脸色稍微好看了些,这俗世王朝的皇子还没有他儿子命金贵,风儿若是救了过来,这话便好说,如果孩子死了残了,那就别怪自己手下无情了。

    “这赵氏王朝也太过分了,当初赵王请你驻守南部海族可是亲自来的,他一个结丹后期就这么纵容后嗣,真是死都不知到怎么写啊!”

    韩鹏一听心神绷紧,这也是他被自己儿子差点气死也不敢再老婆面前发飙,这混小子是老婆最疼爱的一个,一旦惹怒了老婆,真的动用师门的势力,这赵氏王朝恐怕真的要灭亡了。

    两人焦急的等待着,由于韩风所受的是内伤,昏死不醒,两人也不敢强行送气入体,只能将赵国皇宫的御医统统清了来,赵王也知道理亏,将最好的丹药还有御医都派了出来,而且如果这个韩风有任何三长两短,他的王位也别想坐了。

    丫鬟们端着一盆盆血水出来,这让两人看的心焦不已,自家的娃这次是被对方往死里打,真的离死不远了。

    就这样,两人一直等到了天亮,第二天早晨,一行御医这才疲惫的从房间走出,韩鹏夫妇一下就迎了上去。

    “御医我儿子怎么样了?”

    一名胡子花白的老人见两人焦急地样子,赶紧上前请安躬身说道:

    “公子本来已经气若游丝,身上的伤势大多都是被钝器砸伤,差点伤筋动骨,老朽等医治期间公子层痛醒了一次,最后甚至气息全无,老朽等生怕两位责罚,这才没有呈报!”

    白思卉啪的一下差点坐在地上,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儿子已经魂飞冥冥,死了。

    即便韩鹏恨铁不成钢,此刻也已经全身散发着慑人的杀气,他的儿子就这么死了,没死在沙场之上,没死在庙堂之上,却死在了一个纨绔的手下。

    那老朽见两人此番表现就立即明白两人是会错了意,赶紧解释道:“本来公子确实已经死了,只不过等老朽们忙完了他身上的伤势后,气息全无的他突然又长出了一口气,老朽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已经服下了内伤丹药,相信只需要几天就可以痊愈。”

    白思卉笑的泪花四溅,但手中却已经多了几块下品灵石,几个老者见面也是两眼放光,纷纷接过。

    “这么说,我儿的命保住了,他的内伤也可以在几天内痊愈。”

    韩鹏有些不信,内伤可不是玩笑,他久经沙场见惯了生死,许多人都是因为内伤过重不治而亡,那小子被人打的很惨,全身除了骨头没被打断之外,没一处好地方,一口气吊着,说没就没了,但现在竟然可以在短短三天内痊愈,这内伤丹药难道真是仙药不成?

    “是的,大将军,公子的伤势主要麻烦在淤积在经络中的废血,骨头方面反而没有大问题,我等都已经检查过了,体内的淤血一旦祛除,再加上陛下赐下的疗伤丹几天就可以好了。”

    “那辛苦各位了!”

    众御医匆匆离去,待在两位结丹期高手面前的压力太大了,这次他们本来就已经死马当活马医了,这小子伤势过重,全身经脉已经被淤血堵塞,下手的人十分狠毒,钝器往身体软处下手,外表上看上去只是淤青,但体内却已经淤积了无数的坏血,若不是抢救及时,就是神仙都难救。

    更何况在救治过程中,那小子气息全无就跟死人没什么两样,这些御医自问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只能将死人往活里医治,最后没想到还真救过来了。

    等到这群御医走光,白思卉便将丈夫扯进了屋子之中,韩风就睡在牙床之上,被褥垫的软软的生怕硌着了。

    望着自家孩子脸上还未消去的淤青,白思卉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对韩鹏说道

    “你听到刚才御医说的了吧?”

    韩鹏愣了下,但见媳妇脸色不好就意识到不对,这才回忆之前的话语。

    “御医说风儿全身被钝器砸伤,虽未伤筋动骨,但淤血却已经堆积在体内,这些御医疏通活血,而风儿也算命大,活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