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115章、念想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我们只是棋子,主宰造就了我们是为了彼此杀戮,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随时都可以找其他人来代替我们。如果无法成就真神不死不灭,就算是主神又如何,死亡依旧在主宰一念之间,所以我们要博一把,如果超脱成就了真神之躯,就算继续听从主宰的命令,也无妨,因为我们是自由的,到时候主宰想杀我们也杀不死,这就是我和霍根想要的东西。”

    阴泽尔说道这里,望着自己身上的神剑自嘲笑道:

    “只可惜我们机关算计太聪明,这神剑既然是主宰准备给你的东西,我等又怎么可能得的到,你很聪明,懂得利用我们两个各怀异心来算计我们,现在你成功了,霍根死的没有痛苦,可我现在却落得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下场,我真的不甘心啊!”

    韩风没有再说话,他能理解阴泽尔此刻的心情,这两位主神倾尽了一切最后依旧逃不出主宰的算计,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无非就是想脱离主宰的掌控,但最后他们还是失败了,就算不是他动的手,主宰依旧会有无数种方法让这些谋逆的臣子伏诛。

    阴泽尔感受到黑月剑的吸力开始减缓,他不由得暗生杀心,主神格突然离体,想要飞遁而亡,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逃命,如果主神格能够逃离这里,或许再经过数百万年他就能够再次重生。

    黑暗主神格犹如一道闪电一样朝着天空飞去,韩风望了望阴泽尔的枯萎驱壳叹了口气,单手一挥,黑月剑便化作一道黑光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一道清脆的响声从空中传来,阴泽尔的主神格已经被切成了两半,转瞬间就被黑月剑吞噬一空。

    “可怜人必有其可恨之处,他们策划了这样一场阴谋,最后却还是一场空,果然一切都逃不出主宰的算计。”麦吉一直都在观战,见一切尘埃落定这才走了过来。

    “不,这并不怪他们,主要是主宰留在他们心中的恐惧太恐怖了,主神啊,在我看来时遥不可及的至高存在,但还是没有自由,他们的生死依旧被主宰掌控着,难怪拼了命都想着谋夺一线机缘,没有自由,主神又如何?”

    “小子,你以为什么人都会有你这样天大的机缘,命运是无法掌控的,你能从一个凡人走到现在,你可曾预料到?”

    一道声音突然传入韩风的耳朵之中,一下子就让韩风如临大敌。

    不知何时,白阳和黑月早已站在了天穹之上,两人望着空无一物的位面还有那满是星星点点的混乱之海叹息,所有的布置都起了作用,他们终于等到了主人的传人现身。

    “拜见主宰!”

    麦吉第一个跪了下来,她已经完成了辅佐韩风的任务,应该是功臣,但此刻,麦吉却十分的谦卑。

    “你做的不错,韩小子能有如今的成就离不开你尽兴辅佐,现在两个主神已经有了空缺,而你现在也掌握了黑暗法则,那我就任命你为新的黑暗主神,暂时统治光明神域和黑暗神域。”黑月今天心情出奇的不错,对于麦吉,他当然会大家赏赐。

    麦吉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抬起了头,主神,她竟然被任命为主神统治两座神域。

    “这是你的应得的,霍根和阴泽尔咎由自取,他们在位期间征伐无数星域,虽然称职,但还是被贪欲迷失了本我,而你从一介残魂走到了现在也是因为因果造化,你的努力也算是有了回报,现在就去整合两大神域吧,我会让黑将带你过去,那里还需要你重新建立秩序。”

    黑月说道这里,一个毁灭神将突然出现在其身旁,躬身领命。

    麦吉想要说话,但在两位主宰面前她还是没有说出来,最后离开之际,她凝视了韩风有一阵子,终于带着不舍之意离开了这个位面。

    “走吧,韩小子,你做的更好,这才多少时间你竟然真的走到了这一步,现在也是时候让你承载主人的衣钵了!”

    白阳走到了韩风身边,牵起了他的手,韩风不由自主的跟随,转瞬间三人就来到了混乱之海。

    混乱之海附近,静心和陆离正在琢磨这光怪陆离的星图,这星图本隐没于混乱之海的空间之中,霍根的自爆将一切都化为虚无,茫茫无际的混乱之海也被蒸干,整个海族也因为主神的自爆彻底灭绝,而混乱之海空间中隐藏的星图再也这一刻显露了出来。

    白阳黑月的到来对于静心来说并不吃惊,他已经见过了白阳,还得知了隐秘,现在见两人牵着韩风来到此处,也不由得兴奋起来。

    “血牝神王果然厉害,您的眼力确实十分毒辣,竟然提前成为了这小子的护道人。”白阳此刻没有主宰的样子,不同于之前他分身对待静心的方式,此刻他更像是一个晚辈面对长辈一样。

    “罢了罢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很久,赶紧让这小子成为方圆的传人吧,这个位面我已经呆腻了。”静心摆了摆手,白阳的礼数他很满意,要知道这两人可是这片宇宙的主宰,能够以晚辈礼见他,这也消去了他之前的不快。

    “神王果然大度,好吧,就让这小子见识一下这片星海的秘密吧,这也是这个位面最大的秘密了。”

    白阳说道这里,全身散发出了浓浓的白雾,而黑月同样散发出了可以遮掩一切的黑气。

    两人的能力一下子渗透到了眼前的巨大星图之上,整个星图一下子被两种力量融入,开始散发出了晶莹的光芒,光粒浮动,都朝着各自特定的方向流动,这光粒似乎是时间,又似乎是构成物质的空间粒子,只见那闪烁的巨大星图突然扭曲了起来,这片星图在粒子的流动下正在飞速的衍变着,巨大的银河突兀的出现,就像是空间和时间之力拼凑出来的一样,这些银河正随着星图流动,一道道星光组成璀璨无比的银河正在彼此链接,本是巨大瑰丽的星图此刻正在飞快的组合,似乎正在形成一道巨大的星门一样。这座星门还未出现,一道道流光飞速划过星空,其中的空间立即开始塌陷,然后又在不断修复,这过程反反复复,似乎是在为星门的形成凝聚能量。

    “空间之力和时间之力正在重合,好家伙,你们将方圆的衣钵放在了时间和空间的长河之中?这种设计也是你们想出来的?”

    “神王过奖了,这里面也是我们对主人的最后一丝念想,我等所负神力都是因此而来,被主人赐予,那这传承也一定要由我们两人亲自见证才行,否则我们两个宁肯主人的传承永久在时空长河中沉睡,也不愿它所托非人。”

    两位主宰的力量何其恐怖,空间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副巨大的星图。当两人的力量完全汇聚于星图之上时,一座瑰丽的由无数星光装点得星门终于缓缓形成,这星图看似近在眼在却又遥不可及,它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存在于这里,但同样不存在。如果没有两位主宰的指引,哪怕是静心也找不到它在哪里。

    当星门在时空中凝实之后,白阳和黑月都朝着一旁看的发呆的陆离望了过去,陆离还没明白过来就再次被洗脑,被两位主宰抽离了这一刻的记忆,好可怜。

    只不过当陆离倒地之后,两人并没有出手对付静心,静心明白这秘密过于隐秘,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安全,所以摆了摆手示意两人继续。

    “神王得罪了,传承一事非比寻常,所以神王也不能进去。”

    “本王清楚,这事你的分身已经跟我说过,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因果,我就不掺和了,你们快点带这小子进去。”

    白阳和黑月点了点头,随即拖着韩风就朝着那星门走去。

    韩风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到来了,也任由两人牵引着,而白阳只踏出了一步就瞬间消失,三人下一刻就已经出现了在星门之中。这一步跨越了时间也跨越了空间。

    “嘿嘿,好手笔,不是你们两个承认的就无法获取方圆的衣钵吗?你们果然谨慎,这事换做我来做绝对做不到如此缜密。”

    静心说道这里便盘膝闭目,这星图中蕴含着无上的大道,时间和空间之道能够一下子以实体出现,这可是很难得的,他也需要参悟一下。

    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星门之中,这座星门从形成到现世一直都是关闭的,似乎它还要一直这样保持下去直到空间和时间腐朽了,或许这星门才会消失吧。

    “这里是……”

    当围绕身边的光芒褪去,韩风望着眼前的一切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被惊到了。

    眼前只有一座木屋,除此之外空无一物,闹了这么大阵仗就为了一间木屋,这也未免太夸张了。

    “是不是感到不可思议,我们两个费尽心机隐藏的只是一座不起眼的木屋?”

    一直不说话的黑月此刻终于开口了,他给韩风的印象是生人勿进,那一身毁灭者的气息更是让韩风心惊不已,但此刻他却抛弃了伪装,全身一袭书童的服饰,望着眼前的木屋说不出的激动。

    “这是主人临走之时唯一给我们留下的念想,这景象只存在于我俩的心底,它是我们的记忆,你能够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你即将要承载主人的衣钵。”

    白阳此刻也变了模样,他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白衣书童,没有了一丝苍老之意。

    “是啊,一切都变了,主人走了,只留下我们两个,哪怕成就了这片宇宙的主宰又如何,我们与主人唯一的联系也只剩下眼前这一座木屋了。”

    这一刻,韩风突然明白了两人的心情,两人都是由方圆铸造,又经过方圆的一番苦心有了神智,转化成了如今的主宰,而两人对方圆的感情也是极为真挚的,突然有一天抚养两人长大的主人突然走了,走的不留一丝痕迹,这份孤寂也变成了永恒,成了支撑两人到现在的唯一精神支柱。

    “我们的主人是盖世无敌的大英雄,他的热血,他的情谊我们永不敢忘,而追随他到底也成了我们唯一的使命,韩风,如今的你已经真正具备了承载主人的衣钵,我们希望你能够接受这份衣钵,主人走过的路是一条艰辛泣血的逆境,他每一次变强都是经历了尸山血海铸就的,这是主人的命,但主人依旧走到了最后成就了无上的大自在,而如今的你也将要踏上这条路,你是否愿意成就无上,那样你将会有能力找到你的妹妹,找到你曾经失去的一切,哪怕你的父母都有可能再次复活,你可以掌控所有的一切,这就是我们能给你的。”

    面对着两位已经变得陌生的主宰,韩风这一刻迟疑了。

    “两位主宰,我真的能找到我妹妹,真的能够复活我的亲人吗?”

    “能,你现在所走的路都是我们精心设计好的,但这条路只是一个开始,而你之后将要走的路是未知的,我们就算辅佐你也无法预知未来会如何,但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如果你真的承载了主人的衣钵走到了最后,你可以从时间长河中追溯过去,可以改变你自己的命运,成为真正可以掌控未来的主宰,到那时候你的一个念头就可以复活你的父母妹妹,到时候你完全可以随你的心意去创造历史,去创造你想要的世界。”

    韩风沉默了,曾经何时,他一直都在为变强而奋斗着,他一直想过脱离主宰的控制成为一个真正自由的人,但当他完成主宰的考验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没有逃出主宰的推演,直到这一刻,两位主宰才将真正的目的托盘而出,告诉他他才是可以承载方圆衣钵的传人。

    “为了衍天通道的开启,你们一直都在重复这样的计划吗?而我直到这一刻才算是合格的人选,而不是棋子?”

    韩风此刻没有被眼前的大机缘冲昏了头脑,他要确定接下来他的目标不是主宰的设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