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113章、离间!一言不合就内讧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能被主宰青眼相加的人物又哪会简单了?主宰的那个徒弟不就是例子?你掌控光明法则有多少岁月了,而那人只用了一千年就已经完完全全领悟了光明法则,甚至比你还要强上许多,现在这个执掌光明黑暗神剑的青年也是一样,他仅仅露出了一丝黑暗法则就让我自惭形秽,也是主宰一直培植的暗棋,而我们却妄想从他手中夺取神剑,简直是痴心妄想,一切都完了,我们彻底的掉进了主宰的陷阱之中,这个牢笼已经完全形成,只能等待主宰的裁决了。”

    当阴泽尔说完这句话时,他身旁一直被控制的韩风却突然间消散了,一道由黑白交织的光影从虚无中走了出来,不是韩风又是谁。

    韩风的出现再一次震惊了两位主神,他们感受到了此刻韩风身上不断交融的两种法则之力,愣是被吓得不敢说出话来,那交织的力量汇成了一副灰色的能量带,两位主神同样也看到了韩风手中那不断变幻的黑月剑。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同时拥有两种神力?”

    这一刻,两位主神都再也无法保持从容,他们看到了无法理解的景象,两人的视线慢慢汇聚到了那把黑白闪烁的神剑之上,就算再迟钝,两人都在这一刻意识到了什么。

    “剑只有一把,只要你们之中谁拿到了,同样可以像我一样领悟另一种法则之力!”自始至终韩风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就将神剑丢在了两人身边,然后像没事人一样走到了静心等人身旁。

    三人再也无法抑制住笑意,这场危机从一开始的大军压境到现在基本上已经大局已定,两位主神已经是笼中之鸟,困在了这个光暗位面之中,那个光圈不断在喷吐着来自天火屏障的天火,看看光明主神现在的状态就可以知道其威力了。而韩风更是腹黑,仅仅一句话一个甩剑就离间了这个主神。

    “你这家伙太黑了,这不是分明要让这两位争这把剑吗?”

    静心根本不在乎的说了出来,这话也让霍根和阴泽尔如临深渊,他们一直以为获得与他们法则之力相符的神剑就可以突破现在的瓶颈,可谁曾想剑只有一把,而这把剑蕴含的是光暗之力。

    这是彻彻底底的阳谋,就算在场的人不动手,他和阴泽尔也必须要分出个高下来。

    “霍根,千万不要中了离间计,现在不是这把剑归属问题,而是我们怎么活着逃出这里,我们两个必须联合起来!”

    阴泽尔当然不会乱了阵脚,但他心底也已经被这眼前的神剑迷住了,那个青年身上的法则之力绝不会错,同时掌握了两种法则之力,如果这把剑让他获得,成就真神已毫无悬念,甚至有可能与主宰并驾齐驱,这个念头从心底升起就再也无法磨灭。

    “嘿嘿,阴泽尔,看你现在这样子我就已经明白你的打算了,想将此剑据为己有?没错,如果此刻不是有他们在一旁虎视眈眈,你恐怕不会跟我解释这些,第一时间就会杀了我吧?就算他们不阻拦,这神剑又该谁归属!”

    比起阴泽尔的劝诫,霍根此刻已是心如明镜,他实力大损,已经没有办法再从阴泽尔手中夺取这把神剑,没见那几个可怕的强者都准备看热闹了吗?

    明知是陷阱,他也必须要有此一搏,如果抢先一步,他或许就可以凭借自己的速度逃离这里,而其他人别想追上他。

    说到这里,霍根就化作了一道闪电直扑黑月剑,而阴泽尔见霍根一意孤行,当然不会遂了他的愿,哪怕强敌环伺他也要争这一机缘。

    一道黑光闪过,黑月剑所在之处已经被一片骨刺和火海所笼罩,霍根的速度确实很快,快到了他无法捕捉,但如果说是那把神剑,以他充沛的神力完全可以先控制住,等击败了霍根再另做打算。

    霍根一下子就撞到了结实的骨墙上,这一刻他终于怒了,阴泽尔阻拦他完全就是撕破了脸皮,他知道如果让自己得到了神剑绝对不会分他半杯羹,所以现在他最大的敌人就是阴泽尔,而其他人已经完全不在霍根眼中了。

    “我之所在即是光明,所有邪恶必将被我净化!”面对蕴含着黑暗神力的骨墙,霍根二话不说就穿了过去,他的神力损耗严重,而阴泽尔从一开始就没有受到伤害,明显处于劣势,唯有抢先抓取神剑,他才有机会动用这把剑的威能来消灭阴泽尔。

    阴泽尔见状,一道绕口的咒语瞬间在其出现,一道道跟阴泽尔相似的阴影突然出现在骨墙另一侧,他们手中很快就凝聚出了一道道蕴含着剧毒的黑矛,这长矛一出现,实质的黑色水滴就从长矛上滴落就连骨墙都无法承受住其腐蚀,足以见其可怕之处。

    “巨魔之影,恶灵之矛!好啊,果然被我猜中了,看来你是非要挡我不成了。”

    霍根见到这一幕立马退出了骨墙之中,他如果再深入就会被这巨魔之影手中的恶灵之矛击中,那样一来阴泽尔最拿手的毒杀和诅咒手段就会附着在自己身上,那他就再也没有还手之力了。

    “你一意孤行不听我劝,你没想过你得到神剑之后会如何,这四个人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拿走神剑?

    ”黑色的气息遮盖了阴泽尔的面容,让众人看不清他到底长什么样,但韩风等人敢肯定此刻阴泽尔说出这种托词时,脸一定很红,这借口找的无懈可击,既可以转移仇恨,又可以掩饰自己的贪欲之心。

    一直站在一旁看戏的韩风不答应了,他又怎么能错过内讧的机会,于是乎韩风摆了摆手说道

    “我已经掌控了光暗之力,有没有这把剑都无所谓,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不如我们加入这场争夺陪你们打一场如何?”

    这话一出,立马就让阴泽尔闭嘴了。

    而霍根在这会功夫也取出了类似光源一样的东西,不管不顾的吞了下去,这四个人打得什么主意他很清楚,但如果让这四人加入战局,那会让这一线机会变得越发渺茫,阴泽尔阻止自己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他绝对不会任由自己占据神剑,那两人从这一刻开始就成为了敌人,他实力亏损过于严重,必须要趁对方还没有动用全力前尽量恢复,否则自己只有陨落一途。

    阴泽尔见状当然不会让霍根恢复实力,手中的权杖出现了一道黑色闪电,这闪电一凝聚之时就锁定了霍根,这让正在恢复实力的霍根大惊失色。

    “死亡闪电!阴泽尔你果然没有安好心!我跟你拼了!”

    这一刻霍根全身光明大作,他必须要接下阴泽尔的绝招,如果毫无防备尤其他现在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中了这一招,那他说不定就会直接陨落。

    “嘿嘿,霍根,这都是你惹出的祸,你把我拖下了水,现在好处凭什么要让给你,主宰此刻相比已经得知你我的作为,你觉得你我可以逃过主宰的惩罚吗?绝对是陨落一途,那眼前这把剑就是唯一的活路,不管这些人有什么阴招,我阴泽尔都接下了,只有拿到神剑我才有一线生机,你现在这种情况还想跟我争,去死吧!”

    黑色的闪电中带着一丝猩红色,这猩红犹如毒蛇的蛇信一样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在阴泽尔一挥之下,这道闪电瞬间就击中了霍根。

    一时间霍根的光芒竟然挡不住死亡闪电的侵袭,越来越弱,但阴泽尔根本不管不顾的再次命令巨魔阴影围住了霍根,他要彻底弄死霍根,如果让他缓过劲来,以他跟霍根长达无数岁月的对立,他对霍根的本事一清二楚,如果在其全盛时期他根本不是对手。

    但现在嘛,趁他病要他命,然后在这四个人环肆之下逃走,没有第一步,剩下的就不要想了,能不能活着离开再逃出主宰的抹杀这都是后话。

    黑暗之力一下子压过了光明之力,霍根完全无法躲避只能选择硬抗,如果在以往就算阴泽尔的杀招齐出他都可以轻松接下,但现在他已经元气大伤,这招死亡闪电蕴含的是真正的死亡法则,是黑暗法则中最为凌厉的杀手锏,阴泽尔神识锁定了他,就算他速度再快,在这个封锁的位面中也是无法躲避。

    两种可怕的力量在互相抵消,黑白的边界上出现了一股让人心悸的力量,一股股灰色能量不停地四溢,这也让一直看戏的韩风神情有些凝重,光暗主神的能力合起来就是混沌,混沌则是虚无湮灭。

    这两人幸亏被他分化了,如果两人联手,就算是他也丝毫不敢大意,哪怕混沌法则他已经摸到了门路,但半神对两位主神,从量上他根本无法比拼。

    阴泽尔不敢留力,作为老对头,他知道已经与阴泽尔撕破了脸皮,两人之间脆弱的联盟在此刻已经土崩瓦解,唯有先弄死霍根,他才机会得到神剑,再凭借神剑之力从这四人手中逃生。所以为了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有余力逃脱,杀霍根绝对要一击毙命。

    法则上的比拼完全是靠神力来支撑的,阴泽尔一出手就是全力,霍根被巨魔手中的暗影长矛击中,光明的身躯上已经多了一道道怨灵的残影,这些怨灵本对他没有任何作用,需知光明之力可是怨灵的克星。

    但现在嘛,他之前侥幸能在天火下活下来,一身实力已去大半,现在的他又被阴泽尔全力攻击,身体内所拥有的神力为了抵消死亡闪电的负面之力已经是捉襟见肘,现在这怨灵开始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黑影就说明了问题。

    他身上的光芒越发的黯淡,怨灵又让他心神不宁,这让霍根恨透了阴泽尔,他现在面临生死之际,距离眼前的神剑仅有几步之遥,但这几步却是天堑,阴泽尔不会坐看他拿到神剑。

    但再这样下去,他只能落得个神魂俱灭的下场,他的实力远不如阴泽尔,如果拼神力,当他神力枯竭的那一刻,也就是陨落的那一刻,他霍根将永远不复存在。

    形势越来越对阴泽尔有利,激动之下,阴泽尔深藏在黑雾中的面容终于显现,在其中的竟然是一副侏儒的脸型,这让霍根再抵抗之际都不由得一愣。

    “原来你竟然是如此低劣的种族!哈哈哈,我霍根的死对头竟然是一个侏儒。”

    霍根在这个时候破天荒的自嘲起来,仿佛看到了一个极为可笑的事。

    “哼,侏儒怎么了?我能领悟黑暗法则是我的本事,而你霍根哪怕出身再高也注定要陨落,这把剑你没有机会再参悟了。”

    阴泽尔没有在意霍根的嘲笑,反而加大了神力输出。

    黑暗神力一下子彻底盖过了霍根的身影,强大的腐蚀力开始浸透霍根的身影,每一刻,颜色也在加深,当光芒彻底被黑暗吞噬时,这场争斗也就落幕了。

    霍根一下子没有了声息,他之前补充的力量已经消耗殆尽,阴泽尔的无情攻击让他彻底失去了恢复的机会,现在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虚弱和痛疼,笼罩在他全身的黑暗之力无时无刻像一把把尖锥一样在捅他,而他已经无能为力,每过一秒,他就越发的虚弱,他的恨,他的不甘也再越来越强烈。

    “你这个该死的侏儒,我不会让你掌控神剑的,哪怕我死我也要彻底净化掉你,你这种丑陋的生物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阴泽尔阴阴一笑不再说话,他要一鼓作气干掉霍根,这种机会千载难逢,他绝不会错过。

    但下一刻,阴泽尔突然感受到了压抑,他的四周开始凝固,连同他的神力也在此刻停止了运转,当他神识盯住了被黑暗笼罩的霍根时,整个人一下子魂飞天外。

    “你要自爆?霍根你疯了吗?”

    阴泽尔终于尖叫了起来,他明白接下来他将要承受什么样的打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