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078章、静心的杀机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光明军团未免太欺人太甚了,我们海族都已经屈服了,派出了无数后辈替你们开路,为何又要无故开炮轰杀我们派往黑暗大陆的后辈,难道真以为我们海族怕了你们不成。”

    一声声怒吼声从这些巨无霸体内发出,他们是混乱之海的各个区域的霸主,本已脱困,现在又被这些凭空出现的天使族骑在头上作威作福,一口气无法发泄,只能忍受着屈辱,但即便这样,他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后辈就这样被屠杀。

    星舰被击落了不少,但这根本没有对天使族造成太多印象,更多的星舰开始朝着这七八个巨无霸开火,巨无霸虽然强大,但身体被几千道星炮集火,神力护罩被击碎,身体局部开始出现了许多灼烧,只能呼痛逃回海底,他们的反击遭到了无情的镇压,天使们根本没有对他们有任何留情,依旧开启星炮轰击着辉煌要塞四周区域,直到那个区域没有生命迹象,成为一片死域。

    “轰隆隆!”

    板块碎裂的声音不断从集火点传来,星舰的破坏力一下子一览无余,如果不是这片位面由主宰亲自打造,恐怕几个集火就会彻底碎裂。

    贝尔法勒斯的海族彻底消声了,面对无情的杀戮,他们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无数后辈在这集火中丧生,而他们冷下心来压抑伤痛之后,只能再次从各自的族群中挑选半神级再次踏入这场从一开始就没有丝毫收益的远征中去。

    没办法,谁叫自己实力不如人。

    光明神大军突如其来,威力震慑这些刚刚从封禁中走出的神灵替自己服务,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神谕而来。

    寻找神剑的消息,这些海族神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迫接到了这样一份苦差事,搭上自己族人的性命不说,还要任由天使族随意杀戮,这种憋屈是怎么都无法忍受的。

    曾经贝尔法勒斯当权的娜迦丽被自己的老祖宗叫去,详细的询问了关于神剑的情况,而娜迦丽也如实告知了神剑持有人的信息,这才导致了天使神族大力进攻自由神圣帝国,但数场神战结束之后,天使族死伤惨重,几个军团甚至被打成了残废,而那名强大的法神也驾临了贝尔法勒斯打的海族连连叫苦,法神出神入化的手段让这些刚从混乱之海中一展宏图的神灵感受到了战栗和恐惧。

    既然两面都不是人,这些海族各族群的大佬也就只能采取眼前这样的忍辱负重,乘着天火屏障减弱,通道开启之际朝黑暗大陆输入兵源,寻找那渺茫的神剑信息和圣器踪迹,也想尽快结束这一场噩梦,让这两方面的瘟神远离这片位面。

    光明神当然乐意看到土著为自己服务,在霍根的宗旨中,这种不服从自己旨意的种群就应该彻底被灭绝,如果放在以前,他又怎么会煞费苦心去要求这些低阶神族文明去为他办事?

    一个不如意,灭了星球,毁了再说。但现在,这片位面可不是他说毁就毁灭的,他现在这样公然带着自己的领星出现在了本不该他出现的禁地就是大罪,但霍根还是幻想着去获得那把他梦寐以求的光明神剑,领悟主宰的一部分威能,成为不死不灭的存在。

    当他得知战神后裔从那边封禁的位面中逃出来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压抑变强的心思,那位面既然已经现世并出现了神灵的印记,自己大军压境,分分钟屠灭位面的低阶神迹,获得梦寐以求得神器,就算主宰追究,他大不了远遁宇宙深处,躲过主宰的搜索,到时候领悟神剑中的法则,成就不灭真神就再也不怕主宰抹杀了。

    事实上这个消息一开始霍根本打算独吞,不让阴泽尔参与其中。

    他与阴泽尔本来就是属性相克的死敌,在漫长的岁月中不知道打了多少神战,不过一想到主宰可以毫不费力的操控自己的生死,霍根还是将这个消息告知了阴泽尔,有一个同等级的主神与自己一同合谋这惊天之谋,就算到时候主宰追究起来,两个主神的生死,恐怕主宰也要考虑一下。

    不过事情还是出乎两人意料之外,这个主宰创造的位面并没有那么想象中好进,哪怕封禁被解开了,也无法承受主神级的降临,他们两人的大军滞留在宇宙之中,只能看着这颗被黑色海水包围的孤岛在星空盘旋。星球外围有一层让两人都感到窒息的力场存在,这个力场看样子已经残缺了一半,但即便如此,他们也都无法靠近半步。

    静心的探查第一时间被两人察觉,两人察觉到这星球之中有一尊强大的神祗存在时,第一时间就以为是主宰留下的后手,他们恐惧之际毫不犹豫的就让所有军团的星舰发起了攻击,在他们两人看来,大不了轰了这颗星球,先弄死这个神祗再说,神器不会因为星球的毁灭而消失,大不了仔细搜寻,总会找到的。

    但星舰引发的破坏力小的可怜,这样集火的打击竟然连板块都无法轰碎,两人这才大觉不妙,看样子这个位面就算是主神都恐怕难以破坏。

    不过也有好的一面,经过刚才所有星舰的轰击,那个窥视他们的神灵消失了,很有可能是在一击集火中被杀死杀伤,销声匿迹,这样也好过他们亲自上阵与其拼杀。

    六大军团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整,已经从光明星上补充了足够的炮灰,被打残的三四个军团也已经恢复了战力,无往不利纵横宇宙各大星系的天使军团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上遭遇了他们的夙敌,一名来自魔元星的强*神,这个法神以一人之力愣是打残了三个军团,击杀了一名军团长,而现在这个法神似乎察觉到了主神降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霍根都无法追查出这个让他麾下军团损失惨重的魔元星高手究竟与他有何仇怨,魔元星?他听都没听说过。

    一连串的神识像篦子般扫视着被星舰集火的辉煌要塞,当没有察觉到有任何生灵存在时,强大的神识这才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被轰的支离破碎的海床和无数深渊裂缝。

    当一切回归平静时,平静的空间突然起了一层褶皱,一只手从裂缝中伸出,韩风被陆离夹着走了出来,而静心身上的白袍也被撕裂了半幅,看上去有些狼狈。

    “乖乖,好大的手笔,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势,韩小子,这次可有些麻烦了,这个位面之外有一颗无比庞大的星体,那上面密密麻麻全都是鸟人神祗,而且据我观察,上面还有两尊强大到不输于陆离的存在,嘿嘿,应该就是打你手中神器主意的主神吧。”

    静心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便再次回复到了异常的冷酷,他身上有些许战意升腾,自己只不过是探查,就遭到对方的打击,来而不往非礼也。

    陆离见静心如此,立马明白了静心的打算,不过陆离一想到韩风会在自己不经意间施展神通时被波及毁灭,就阻止了静心。

    “神尊,您的意思我明白,陆离愿意陪您去领教一下对方的手段,不过眼下也不急在一时,还是将韩风送到他老师那里去吧,说不定那个麦吉真能琢磨出七件圣器之中到底蕴含着什么秘密,到时候你我腾出手来再去收拾一下对方可好?”

    静心用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长剑,指甲不断摩擦着锋利的剑刃,似乎在思索陆离的提议,对他来说,如此漫长修身养性,确实让自己的修为上升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但现在突然出现两个让自己手痒的对手,不打打那哪行!

    “也好!韩小子现在太脆弱,属于一碰即灭的那种,让他跟他那个老师好好琢磨一下圣器也好,这白阳不知道再想什么,弄七零八乱的东西又没有将天道掺杂其中,也不怕他那个老师摸索出那天道被白阳抹杀,有一点先说好了,帮韩风参悟是一回事,假若她再敢伸手不属于她的东西,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到时候不用白阳和黑月动手,我也会抹杀掉她,我不允许任何人阻挡这小子的路。”

    韩风听的心惊肉跳,这静心一直以来都是一副提不起兴趣的样子,但现在两个主神的出现却彻底激起了这阿修罗王的杀机,现在又牵扯到自己的老师,阴阳天道真的那么珍贵吗?就连静心都忍不住对自己身边的人动杀机。

    还有自己修炼到了现在这种程度,竟然在他们嘴里变成了触手即灭的对象,这让韩风十分不服,这两尊大神的层次他知道高出自己太多太多,但也不至于被贬的什么都不是吧?

    “嘿嘿韩小子,别不服气了。我们两人一出手便是石破天惊,这个位面说实话还真承受不住我们两个的轰击,而你虽然领悟了五行之力和阴阳天道的皮毛,但不要自鸣得意,你现在的水平真的经不起我们的一拳、一剑,触之即灭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况且我们也不希望你还没成长起来就被混战牵连成为一缕冤魂。”

    眼下麦吉还有七罪一行人的踪迹才是最重要的,韩风迫切希望知道在光明神大军压境下的朋友们的安危。

    想到这里,韩风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传送,贝尔法勒斯现在充斥着海族的高级战力,这种战力如果与自由神圣帝国比起来,梅利奥达斯建立的实力就算加上精灵族还有矮人族也不是其对手,广袤的海洋不知孕育了多少强大的海洋生物,而在这个位面中存在了主宰的设置的禁制,这些海洋生物只能通过彼此间的生存竞争提升自己的实力,弱肉强食必然会出现一大批实力强悍的海洋神祗,而现在没有了禁制,这些本该称霸大陆的海洋神祗却突然遭遇了来自主神级的打压,在近乎碾压的无敌实力面前,这些强悍的生物自知无法与之抗衡,只能憋屈的当光明军团的先锋炮灰,去黑暗大陆寻找神器的下落。

    强如海族的各大族群不得不妥协,那矮人族、巨龙族、巨人族、精灵族的境遇就可想而知,黑暗大陆上出现了大批龙族,这就说明龙族也不得不屈服于光明神族。而麦吉又与光明各大军团大打出手,甚至打残了几个军团,那彼此间的仇恨就可想而知了。

    巨大的烟幕依旧笼罩在天空,熔炉之国安德瑞尔所在的卢瑟芬天坑此时却已经变了一个模样,本来这里的天坑指的是丰富的矿产资源,但现在卢瑟芬天坑却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天坑,矮人族的国度已经被一座深不见底的黑洞所取代,安德瑞尔已经成为了历史名词。

    “可怕的攻击!究竟是何种力量能够彻彻底底的抹去一个国家啊!”面对巨大漆黑深不见底的天坑,韩风有些失神的说道

    “就是你头上这些星舰的攻击,这些星舰的主炮每一发都堪比上位神的全力一击,而天空上这无数的星舰的合力一击足以抹平一切!”静心并没有什么不适,他的眼界大的多了,别说是一个国家,就算是一个位面被毁去这种惊天动地的事情他也经历过不少。

    “老师有危险了,前辈您一定要救救我的老师!”

    韩风的行为让静心差点破口大骂,仅仅是看到一点惨剧就无法保持本心,这种行为一旦纵容下去,韩风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哪里值得培养。

    “你太小看你的老师了!而且你这样子成何体统!你别忘了你究竟背负着什么使命,你的追求是什么?现在这样的小场面就让你惊慌失措,没了一丝的镇静,看来我也有些看走眼了!”

    静心颇为失望,他一直以来看重的就是韩风的领悟能力和临危不乱的心性,现在看来,这下子还是缺乏历练,一遇到关系自己朋友亲人的事就彻底没了分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