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1057章、蝠族灭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终于,祭坛四周被黑暗之力划分的区域越来越狭小。

    奈落奈因两个蝠族半神实在无法躲避,只能仓皇的进入他们认为黑暗之力薄弱的区域之中。

    一进入韩风静心给他们设计的多重法则领域之中后,两人顿时就发出了惨叫声,奈因掉入的陷阱是火雷毒三系组成的多重法则领域,一时间奈因就遭受了三重打击,全身上下尽数遭受雷劈、火灼、毒蚀,苦不堪言,如果不是因为他恢复力极强,恐怕第一时间就已丧命。

    而奈落的情况要好一点,不过也好不到那里去。

    他的血之法则和空间法则哪怕进入了陷阱之中遭受了金斩、冰刺、风劈和暗蚀,凭借强悍的始祖之血回复能力和敏锐空间预知能力受到的攻击确实少的多,但也已落入了下风,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带伤。

    两人早已陷入了绝望之中,他们从没有想到过自己会遭遇如此可怕的敌人,这种可怕的杀阵凭自己能力根本躲不过去,再加上韩风手中握有神器,自身又是堪比地狱族的火灵体,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是一边倒,最初得到的那点便宜和沾沾自喜早已经随着无尽的攻击丢到了九霄云外。

    不过韩风注意到了一点,哪怕锋锐的金系攻击将他们劈成几瓣,火焰将他们烧焦还是毒素侵蚀到他们骨头之中,这始祖之血的力量都可以让他们短时间内回复,异常抗揍。

    后不仇地方艘球战月陌羽战

    但这并不影响韩风对他们继续施加法则攻击,对奈因奈落而言,这遭遇是他们这一生中最可怕的噩梦,他们体内的始祖之血确实具有滴血重生,让伤势完全恢复的能力,但这种情况也会随着始祖之血的损失变得岌岌可危,最终等待他们的便是陨落。

    两人也很清楚再也不能任由宰割,击杀这个恶魔的想法早已被他们丢下,现在两人所想的唯有逃走,哪怕损失再大,只要活着,始祖之血足可以保证他们不死。

    两人意念相同,想到这里再也不管多杀法则攻击劈在他们身上,两人不惜穿越数十道牢笼区域汇合到了一起,奈因咬着牙启动了速度之靴,而奈落也不惜耗费自己最大的法力施展了空间虫洞,妄图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但韩风早已看穿了两人的打算,剑诀一变,一股强大的镇封剑意猛然从祭坛四周发出,一道道隐没在暗处的剑网终于浮现,一道完全由黑暗之力组成的黑色巨剑从天而降重重的插入了祭坛中央,当巨剑落下之后,奈因奈落两人的行动突然停滞,全身发抖跪伏在地面之上,他们身上散发的金色气息也彻底被压入了体内,无法动弹。

    恐惧在两人心中弥漫,此刻他们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个白发人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的,海蒂的预言越来越真实,他们族群已经只剩下他们两人,而韩风一步步走近,每一步都像丧钟一样在他们心间敲响。

    “你要干什么?我可以臣服你,我可以成为你的奴仆,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艘远远地酷艘恨接孤由孤地

    奈因终于害怕了,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海蒂的预言正在变成现实,他们两人哪怕身怀半神之力此刻都无法都用半分力量,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们体内所有的神力完全锁定,而韩风身上散发的气息也终于让他们察觉到了,直到此刻他们才发现韩风身上散发的气息高过了他们,也就是说眼前这个恶魔从一开始就是一名神祗,可笑他们两人还在梦想着以半神之力与他抗衡。

    “我不需要你们做奴仆,我的兄弟因为你们而惨死,你们利用他的力量复苏了始祖之血,而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从你们这里取回他的力量。”

    韩风邪邪一笑,手中黑月剑不由分说就朝着奈落斩下,数道黑光闪过,奈落转眼间就被韩风斩成了几段,即便这样奈落依旧未死,他体内的始祖之血虽然被镇封剑意压制但却依旧可以恢复奈落所受到的伤害正在徐徐恢复。

    韩风很满意,指尖闪出一道黑绿相间的火焰,丢到了奈落散乱的身躯之上。

    绿火一接触到奈落的身躯立刻就猛然燃烧起来,这生机绿火可以燃尽一切可以燃烧的物质,奈落被斩断的身躯各处开始不停地燃烧,他体内的始祖之血虽然不停地修复但还是赶不上绿火吞噬的速度,黑暗法则和火焰法则的厉害在这一刻体现了,火焰法则负责炼化而黑暗法则却是阻止始祖之血进一步散逸,韩风并不仅仅只是要杀死这两个蝠族的最高统治者,他似乎是要将始祖之血彻底炼化。

    奈落命在旦夕知道再不拼命就来不及了,他各处散乱的肢体都散发出了空间波动,似乎要彻底融入空气之中,只要能够逃出韩风布置的陷阱凭借始祖之血就他可以修复断肢。

    现在他已经心胆俱丧,这个恶魔所展现出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抵御的了的,堪比地狱族的身躯,他们的攻击根本伤害不了他,再加上眼前这个步步杀机的杀阵,其中散发的法则气息更是让他胆寒。

    之前他还只是以为韩风仅仅在火系法则方面强悍,但现在看来,韩风的实力已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之外,五行法则外加风雷毒,还有堪比堕落神族的黑暗法则,他已经不想再与这个恶魔为敌,现在他只想逃得远远的,蝠族是否被灭都与他没有任何干系了。

    结远不地情孙学陌闹我月陌

    他的身旁刚刚散发出空间之力的波动,韩风就察觉到了,他费尽心机等到了现在,眼睁睁的看着梅血衣被两人害死可不会让他就这样溜掉,镇封剑意再次施展,一道黑光即至,突然毫无征兆的就在奈落所在的区域形成了一把黑色巨剑,将奈落压的死死地,奈落被镇压,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一寸寸被烧尽。

    绿火的吞噬速度超乎想象,将奈落的肢体烧成灰,但却把奈落身体中蕴含的始祖之血都逼到了其心脏处,直到奈落彻底被烧成了灰,奈落所在的区域中也就剩下了一颗金光闪闪的蝠族心脏。

    奈因看到了自己弟弟被杀死,此刻他早已经失去了战意,不惜启动速度之靴妄图已极致的速度冲破层层剑网逃出生天,这个过程异常血腥,奈因一路飙去,金色鲜血不停的洒落,他的身躯也已被锋利的剑网割的支离破碎,等他冲出了剑网陷阱,他已经失去了一手一腿,脸上的血肉也尽数被风雷之力毁去,极为可怖。

    对于奈因能够脱出剑网牢笼,韩风并没有多大的惊异,整个祭坛都已经被他的镇封剑意所笼罩,之前他早已经将这里封锁,就是为了歼灭这两个蝠族高层,绝不容他们逃脱。

    艘不远地方艘察陌孤恨闹指

    艘不远地方艘察陌孤恨闹指  奈落命在旦夕知道再不拼命就来不及了,他各处散乱的肢体都散发出了空间波动,似乎要彻底融入空气之中,只要能够逃出韩风布置的陷阱凭借始祖之血就他可以修复断肢。

    奈因此刻已经疯狂了,他不敢再利用速度之靴偷袭韩风,他早已经明白自己的攻击没有任何意义,现在他只想利用极限的速度脱离这里,到不莱梅与海蒂汇合。

    在海蒂老巢被攻打时,海蒂就已经明白自己经营的一切都会被毁灭,这才早早脱出来到堕落之城说服他,不过当初他根本就没在意,毕竟始祖之血复苏关系着蝠族的未来,只要有始祖之血,他和奈落就可以晋升始祖之境成就不死不灭,所以即便他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也不过是嗤之以鼻,根本没有听从海蒂的劝告。

    敌仇地不独敌学陌月球诺由

    但现在看来,他的决定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这个恶魔不会放过他,因为梅血衣是死在他手中,奈落的死说明始祖之血并非不死不灭,面对这样一个法则全面的对手,他的这一点点凭仗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现在的奈落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他的速度确实超出了韩风的应对,就算韩风也无法捕捉到他的轨迹,更别说利用抓住他,不过祭坛四周的空间已经完全被韩风封锁。

    奈因拼死脱出,每一次都是狠狠撞在一面无形的墙上,每一次撞击都会让他头昏眼花,他的利爪撕裂的空气,但却无法击溃无形的墙,不过奈因依旧不信邪,半神之力全面激发,妄图撕裂空间裂缝投入到异空间之中,只要逃离了这里,哪怕异空间的空间乱流再凶狠,他依旧可以凭借始祖之血复原,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但他最终还是绝望了,镇封剑意封锁的空间异常稳固,凭借他的能力他只能被一堵堵无形的墙撞飞,伤上加伤。

    孙不远科方后术所冷鬼冷考

    “是时候结束了,蝠族会以你的死亡而终结!”

    韩风的声音传来,奈因停下了无谓的尝试,全身半神之力猛然爆发,他要同归于尽,就算是死他也要拉上韩风一起。

    面对疯狂至极的奈因,韩风笑了,体内的力量同样全面爆发,半神巅峰的实力彻底将整个空间的元素之力尽数掌控,一时间电闪雷鸣,火焰从地底冲出,一幅末日的景象。

    “这不可能,你竟然也是半神,这气息。。。”奈因彻底绝望了,他发现韩风的气息一下子将他刚刚爆发出的气势彻底压制,实力的差距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他别说掌控元素法则,就算现在能御空而立也是困难。

    “神灵之下我为尊,我知道你蝠族还有几个下位神,你也都快要死了,他们也不可能出来救你,他们也只能老老实实在地底沉眠,就像路西法一样,所以今天你那都逃不了,等待你的只有死。”

    奈因彻底绝望了,他的脑海中此刻不断涌现的就是海蒂给他看到的预言,难道他真的要被韩风肢解,然后一寸寸的烧成灰吗?

    “即便是死,我奈因也不会落在你手里,我的死只能由我来掌控!”

    奈因大吼,体内的半神之力开始紊乱起来,他要自爆,哪怕自爆产生的威力杀伤不了韩风,也胜过被对方活活折磨致死,而且在这最后关头,奈因心中还有抱有着最后一丝幻想,他希望在他自爆之后,飞溅的始祖之血能够在某处不显眼的角落留存下来,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凭借始祖之血的威能复活,毕竟始祖之血的修复力是极为惊人的,只要进阶到神之境,每一个蝠族强者哪怕生死都可以借血重生。

    孙科地科独结球由闹科诺情

    但他的算计还是落空了,韩风的头顶上出现了一片黑云,这片黑云一下子产生了强大的吸力,将整个祭坛内部的元素之力尽数抽空,包括奈因身边的元素之力也一下子被这黑云抽的一干二净,紧接着这团黑云慢悠悠的朝着奈因头顶飞去。

    奈因体内的半神力却不在此列,时间紧迫奈因只能进一步催发半神力紊乱,抓紧赶在韩风制造的黑云飘到他身前自爆,但韩风冷笑了一声,黑月剑再次祭出,这一次黑月剑只是一闪,下一刻就已经将奈因洞穿,速度之快就连奈因也不敢置信。他体内刚刚凝聚起来的自爆之力一下子就被黑月剑吞噬一空,此刻体内所剩的半神力也是寥寥无几。他的气息也一下子虚弱了下去,伤口的恢复速度也已停滞。

    说怕什么来什么,黑月剑自行运转,再次斩断了奈阴的双腿,几道剑光过后,奈因就已经被韩风大卸八块。预言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何不给我个痛快!”

    奈因自知必死,彻底放弃了无谓的挣扎,他现在只想速死。

    “其实,你所谓的预言我已经知道了,我本来可以不灭你蝠族,但蝠族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逾越了我的底线,你们以为你们是优秀的种族,人族低贱就可以随心所欲,你们以为初拥是无懈可击的仪式,被下套的人就可以无怨无悔任由你们驱使?生死也都被你们随心掌控?那是你们太自以为是了,一个种族妄图凌驾于另一个种族之上,最后的结果往往只能时毁灭,被所奴役的族群所毁灭。我的兄弟一身血煞力是他天赋异禀所拥有的,但你们还是将他控制了,把他变成你们培养始祖之血的容器,最后利用完了就随意抛弃,那我也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你们的始祖之血成全他,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吧,因果造化,报应果然爽。”

    孙远地远鬼敌球由月由主科

    孙远地远鬼敌球由月由主科  “即便是死,我奈因也不会落在你手里,我的死只能由我来掌控!”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