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975章、凯尔的遭遇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小白和麦吉的神情十分紧张,不过韩风摆了摆手,擦去了嘴角的鲜血,通过短暂的交谈,他已经可以确认这天地战狼果然来自玄武大陆,而且毫无疑问是小白的父亲,血脉相连,自然气息也带着相近的种族气息,难怪小白会如此疯狂的解救。 ()

    略微调息了一下气息,韩风再次发出魂识进入头骨大洞之,只不过这次他的魂识距离神格有了一段距离,之前是因为魂识靠的太近才被对方强大的神力震散。

    “阁下稍安勿躁,最好收敛一下威压,你的疑问我都可以替你解答, 不过这些都不急,现在你自己的状况你能否感知到?在你身体外部,有高级神灵设置的光系禁锢,我现在已经破除了禁锢在你头的光剑,或许你现在可以清醒过来,本来我还以为你会有灵魂损伤,看来是我多虑了。”

    战狼凯尔的神格在接受到韩风魂识传递的讯息之后果然旋转的速度慢了下来,紧接着一律不掺杂任何下位神威压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好意思阁下,是我太激动了。既然你能祛除审判之剑,我的意识也可以回归到身体之,我有很多的疑问想要向阁下请教,现在我将回归身体之,剩下的话我们待会再说,阁下的精神力不妨先退出去,免得再被震伤。”

    孙地科地鬼结术所孤秘吉酷战“沦落异界几千年,忍受了无尽的屈辱和折磨,本以为会陨落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牢,天地狼神开恩,没想到竟然还有机会与你相见,孩子,没想到你竟然长这么大了,我无时无刻都在思念你们母子,你母亲怎么样了?天目可还在?”

    韩风点了点头,将魂识完全收回。而接下来整个战狼的头部开始有了一丝颤动,很快战狼浸在岩浆的狼头也缓缓抬升。

    三人闪开了一段距离,小白已经激动的无法言语,两只前爪不停地在地面摩擦,划出一道道火花。

    小白整个身躯还要大一倍的巨大狼头露出岩浆表面,这种视觉冲击感特别的真实,也让韩风有些唏嘘不已,天地战狼成年个体实在是太大了,这只战狼光是狼头已经占据了整整一个方向的所有位置。

    这只战狼狼头表面已经焦黑不已,巨大的面部轮廓棱角分明,胡须虽然已经焦黄但此刻却像一把把尖利的长枪一样竖立,岩浆溶液不断从尖利的长牙滴下,形成了壮丽的熔岩瀑布,而当两只巨大的青瞳猛然睁开时,其射出的精芒更是在四周的岩壁流下了许多透明的窟窿。

    韩风和麦吉相视一眼,彼此都可以看到眼的震惊。没错是震惊,这天地战狼哪怕被困,其眼神依旧犀利无,竟然可以通过视线穿透岩壁,那他本体的攻击力恐怕更加惊人。

    后地远地独艘察由阳毫帆闹太“唉,看来你们都已经见到了那个可怕的黑洞,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黑洞为何会没有强大的吸力,反而不停地朝外喷吐东西,烈风洞窟吹出的龙卷风总是携带着各种从黑洞喷吐出的物质,有些依旧蕴含着强大的元素之力,有些物品依旧有强大的法则气息,我碰巧获得了从里面喷出的项链,但却没有想到这串项链却成为了我被空间之力放逐的信标,有一天我在修炼时,这串项链突然发出了炫目的白光,紧接着四周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微缩小型黑洞,将我毫不费力的吸了进去,等我恢复意识时却发现自己被一群长着翅膀的精灵族围困,不,确切的说是被一群神围困住了。”

    当凯尔的眼神慢慢恢复清明,转向三人时,一头同样的天地战狼引入眼帘,这让他本来有些浑浑噩噩的大脑一下子打了个激灵,脸的表情犹若木偶,仿佛看到了让他无法相信的事物。

    后远地远独后察陌阳考接闹

    “父亲,是你吗?”小白一下子扑到其身旁,鲜红的舌头不停地舔舐着凯尔头部焦黑的伤口,早已经泣不成声。

    “孩子,你怎么来到这个位面了,你母亲怎么样了,天目森林难道毁灭了?”突如起来的幸福一下子淹没了凯尔麻木的神经,他有些不敢相信,同样鲜红的舌头想着舔舐小白,但却苦于身体被禁锢,无法转动。

    结远远地情艘学由冷主秘酷

    韩风当然不会停歇,一个闪身飞了凯尔的脊梁,黑月剑再次挥出,将插在脊梁光剑吞噬。

    短短三分钟,韩风将禁锢在天地战狼的所有光钉光剑尽数祛除,将黑月剑收入身体之,静静地看着小白父子相认。

    敌远不仇鬼后恨所冷陌陌地恨短短三分钟,韩风将禁锢在天地战狼的所有光钉光剑尽数祛除,将黑月剑收入身体之,静静地看着小白父子相认。

    脱离了光牢禁锢,凯尔一声长啸,紧接着巨大的身躯一下子从岩浆站立,一阵红光不断从头部蔓延到整个身体,所有焦黑的皮毛瞬间变得光泽无,与之前判若两人。

    长啸后,凯尔的双爪毫不犹豫的将小白牢牢的抱在怀,眼泪不停地从巨目流出,一下子将小白全身浸透。

    艘不远远鬼艘学陌冷鬼不

    “沦落异界几千年,忍受了无尽的屈辱和折磨,本以为会陨落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牢,天地狼神开恩,没想到竟然还有机会与你相见,孩子,没想到你竟然长这么大了,我无时无刻都在思念你们母子,你母亲怎么样了?天目可还在?”

    小白被抱在怀,虽然同样是在流泪,可此刻他已经很满足了,他本以为他的父亲早已不在世间,母亲一直也不曾提起过父亲的事情,没想到他竟然会在异界遇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强大慈爱的气息不断从父亲身体传来,这不会是梦吧?

    “父亲,我常会在梦梦见您,可我一直都无法在梦看清您的样子,母亲她说父亲您是族群最勇猛、最睿智的王,您为什么不告而别突然消失,为什么会被那些鸟人囚禁在这里?”

    艘地远不方结术由月太艘结冷略微调息了一下气息,韩风再次发出魂识进入头骨大洞之,只不过这次他的魂识距离神格有了一段距离,之前是因为魂识靠的太近才被对方强大的神力震散。

    凯尔松开了小白,慢慢转过身体朝向韩风和麦吉,当他看到救出自己的是两个人类时有些错愕,但依旧还是匍匐了下来,低下了他高傲的头。

    “感谢你们解救了我,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如果你们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我凯尔绝不推辞。”

    感受到了凯尔满怀感激的情义,韩风避开了凯尔,略一思索从怀取出了那串项链,对着凯尔说道

    “前辈不必如此,小白和我情同手足,他的事是我的事,能在这里遇到前辈帮前辈脱困是我的荣幸,不过前辈出现在这里疑点重重,这光明庇护所很明显是一件空间神器,可为何会落在玄武大陆,我记得艾丽卡前辈当初对我说过,您失踪之时只留下了这串项链,当初两大神树决战,光明神树败北,撕破位面离去,与前辈消失的时间不符,莫非其还有隐秘不成?”

    凯尔目注韩风手的项链,巨眼流露出了一丝懊恼,如果不是这串项链他又怎么会被传送到这里来,被天使军团发现最后被生擒折磨千年之久。

    孙远仇仇情艘恨陌月科方孙孤“前辈不必如此,小白和我情同手足,他的事是我的事,能在这里遇到前辈帮前辈脱困是我的荣幸,不过前辈出现在这里疑点重重,这光明庇护所很明显是一件空间神器,可为何会落在玄武大陆,我记得艾丽卡前辈当初对我说过,您失踪之时只留下了这串项链,当初两大神树决战,光明神树败北,撕破位面离去,与前辈消失的时间不符,莫非其还有隐秘不成?”

    后地科地方后球陌孤术克闹

    “你说的没错,这件自带空间的项链是我从烈风洞窟寻得,作为天地战狼,我从先祖那里传承到的是风火两系天赋,我先领悟的是火系法则,同萨拉曼达天天打架到最后被他赶了出来,而风系法则领悟的最好环境便是烈风洞窟,我不间断的与洞窟射出的风卷抗衡,努力的打磨自己的身躯,直到我有足够的实力深入空穴之这才发现那里竟然。。。”

    “是不是有一座不断吞吐着各种各样废墟的黑洞,那个黑洞吐出的东西我同样也见到了,甚至在其捡到了一枚神格和一截残破的断剑,这串项链恐怕也是从那黑洞流出的吧?”

    凯尔一愣神,紧接着不可置信的望着韩风说不出话来,那处黑洞他一直未曾跟任何人提起过,眼前这个看似弱小的人类竟然也知道那处隐秘,那黑洞散发着足以让他崩溃绝望的毁灭力量,而他后来也在族群禁止同族过度深入洞穴深处,是怕有朝一日同族被黑洞吸入,万劫不复。

    “那处黑洞应该是空间连接点,黑洞所过之处尽是虚无和毁灭,所有被其吸入的世界都会变成一片废墟,而那处连接点不停地喷吐废墟或许跟玄武大陆的形成有着紧密的联系,我的故土魔元星已经毁灭了,但同样在那处黑洞入口,从其喷射的物质我也找到了魔元星特有的土地。”

    麦吉补充着道,她同样有疑问在心头,既然凯尔出现在这里,那必定知道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结不仇不情艘察所孤闹吉接陌“你说的没错,这件自带空间的项链是我从烈风洞窟寻得,作为天地战狼,我从先祖那里传承到的是风火两系天赋,我先领悟的是火系法则,同萨拉曼达天天打架到最后被他赶了出来,而风系法则领悟的最好环境便是烈风洞窟,我不间断的与洞窟射出的风卷抗衡,努力的打磨自己的身躯,直到我有足够的实力深入空穴之这才发现那里竟然。。。”

    “唉,看来你们都已经见到了那个可怕的黑洞,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黑洞为何会没有强大的吸力,反而不停地朝外喷吐东西,烈风洞窟吹出的龙卷风总是携带着各种从黑洞喷吐出的物质,有些依旧蕴含着强大的元素之力,有些物品依旧有强大的法则气息,我碰巧获得了从里面喷出的项链,但却没有想到这串项链却成为了我被空间之力放逐的信标,有一天我在修炼时,这串项链突然发出了炫目的白光,紧接着四周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微缩小型黑洞,将我毫不费力的吸了进去,等我恢复意识时却发现自己被一群长着翅膀的精灵族围困,不,确切的说是被一群神围困住了。”

    听完凯尔的话语,韩风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这串项链是他从艾丽卡手接过,而且艾丽卡当初交给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够安稳栖身在庇护所,能装活物的空间容器这在玄武大陆基本从没有出现过,即便是强如端木一族所有的空间容器也只不过是空间戒指,而光明庇护所这种空间容器连麦吉也是耳闻并没有能力制造,可当他遇到梅利奥达斯时后者口口声声说这是属于他的东西,难道这间莫非有什么联系不成?

    要知道梅利奥达斯的前身可是替光明神树的马前卒,为光明神树扫清一切挡路的障碍,凯尔既然获得了光明庇护所项链,那他或是他的先祖必定参加了神树战争,或许也是在那一时期魔神遗失了这串项链也说不定。

    而魔神族又是屈服于光明主神被主神派来辅佐光明神树,那这串项链的来历可大了,它既是一件空间容器又是一个位置信标,能够让主神随时获知魔神的位置所在,可见光明主神对于玄武大陆有一定的觊觎,再加能够喷吐各种异物质的黑洞,玄武大陆或许还真有他还没有探出的秘密来。

    “那前辈来到这片位面之后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凭您的实力能够托庇于大地,应该能够源源不绝的吸取大地之力,可为什么会被囚禁在此?”

    敌科仇地酷孙球所孤诺科科后感受到了凯尔满怀感激的情义,韩风避开了凯尔,略一思索从怀取出了那串项链,对着凯尔说道

    凯尔眼流露出了愤恨和杀意,他从来到这里之后被一群天使围攻,他并不惧怕群战,只要他站在大地之可以源源不绝的吸取无尽的力量,但他却被一名抱着竖琴的天使暗算了,不知不觉被那名天使的琴音迷惑住,等他完全清醒时,全身已经被彻底禁锢,每天都会有几只天使挥舞光鞭抽打他,要他交代来历,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面对严刑逼供也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天地战狼的愈合力相当惊人,即便是被囚禁,凯尔也在吸收天地原力的情况下顺利突破了瓶颈,接连凝聚了土火双系神格,这种突破也引起了那名高阶天使的注意,天使要求他臣服于她,只要签订主仆契约可以放他自由,但凯尔身为一族之王又岂能作为他人的宠物仆人,所以根本不答应。

    后远远远酷艘学战阳学封球

    那名高阶天使见凯尔死心不改,加重了刑罚,彻底封闭了他的神力让他无法接触到大地之力和火焰之力,紧接着用自身神力凝结出光钉光剑彻底的将它钉在地面之,忍受烈火炙烤之刑。

    神力被封,凯尔没有了外力可以吸取,只能无时无刻忍受着无法忍受的疼痛,可他却誓死不从。

    久而久之,那名高阶天使也暂时放弃了招降,在凯尔四周设置了光系魔封结界,彻底的困死了他,或许她以为时间的流逝会让凯尔回心转意。

    后科科仇情艘球所闹独考月察神力被封,凯尔没有了外力可以吸取,只能无时无刻忍受着无法忍受的疼痛,可他却誓死不从。

    但自从那之后,凯尔再也没有见过任何天使,反而有一些白胡子老头天天跑到结界跟前说着依旧不变的劝降话语,忍受着神力的炙烤再加没有能量可以回复,时间久了,凯尔也开始熬不住这种折磨,自身陷入了一种假死状态,直到韩风打破禁锢,拔出了所有的神钉神剑他才从沉睡醒来。

    三人听完了凯尔的讲述,小白双眼流着泪,尖利的獠牙流出了鲜血,他的父亲是这样每日每夜都在忍受着折磨,这是何等的痛苦遭遇,如果不是他恰好来到了马斯特监狱感受到了同族的气息,或许他的父亲注定无法挨到他找门的那天,永远阴阳两隔。

    “此仇不报,枉为天地战狼!父亲等你养好伤,我会陪您一起杀光明圣域找出那些该死的天使,将他们身的毛拔得一二干净,最后再让他们承受他们施加在您身的所有痛苦,我发誓我一定会杀光他们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