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969章、清洗马斯特监狱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但这些暗精灵长老之所以依旧在忍受这面无法忍受的环境是希望他们的守护神可以重见天日,至于到时候去不去黑暗大陆还要他来定夺。

    韩风并没有强求,对他来说,这些暗夜精灵的价值也是刺探消息,潜入七座魔王城探查虚实,一旦正面交锋,这些人其实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只要他找到七座魔王城,凭借手的黑月剑和完整的黑暗法则,韩风自信在没有神灵坐镇的黑暗大陆可以为所欲为,这不是狂妄而是自信。

    最后他只留下了一句话给暗夜精灵要他们做出抉择,如果想通了来找他,如果想不通那也算了。

    韩风临走之际,班和伊琳娜这队情侣携手前来感谢,两人终于冲破了层层困境走到了一起,精灵女皇见两人彼此相爱也没有再拆散他们两个,再加七罪现在实力强大,她也想笼络,所以借着班和伊琳娜的恋情向七罪等人示好。

    班终于得偿所愿,两百年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不但冰释了基恩的仇恨,也通过韩风的帮助让伊琳娜成功复活,此刻精灵之森最幸福的人恐怕是他了。

    孙仇科远酷结恨战月仇不后闹两人一走,韩风这才环顾四周,目光所到之处皆是死尸,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说道

    面对班诚挚的谢意,韩风欣然接受,两人都是天涯沦落人,不过班此刻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而韩风却依旧没有见到心最想念的那个人。

    望着卿卿我我形同一人的班和伊琳娜,韩风心又有了艾莎的身影,虽然两人从没有当面表示过什么,但这种思念却已经深深扎根在韩风心底,一想到艾莎,韩风的心不由得飘向了黑暗大陆,那里才是艾莎真正的家,不知她过的可好,是否还在为人族继续周旋在黑暗族群。

    等此间事了,他也要踏入那片被天火隔绝的世界去探索她和伙伴的踪迹,凭借韩风现在的人脉,韩风可以肯定疾空和梅血衣毫无疑问是落在了大陆另一边,他通过崔斯特的盗贼工会还有魔法工会放出过无数消息,如果两人还在光明大陆的话肯定会收到,但直到现在却一直没有音讯。

    至于艾莎的妹妹爱莲娜的安危,韩风并不担心,一直以来艾琳娜在圣域地位显赫,现在又有专门的护卫,肯定能躲过圣域的巨变带来的灾祸,光明神树这次收根反抗带来的危害至少殃及了无数的平民,艾琳娜作为圣女一向有爱心有担当,这个时候肯定在救死扶伤,恐怕一时间也不好跟她告别,虽然这件事他是始作俑者,无数民众死亡带来的业果肯定也会由他来承担,但有了修罗血炎,这些业果早已被韩风炼化,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韩风从一开始明白他只不过是个过客,这个位面也不过是他旅途一个片段,此生想要跳脱棋子的身份要踏入血海刀山,但为了心的信念,他早已将是非放下,只为变强。

    孙远仇不鬼结恨由阳后闹克孤马斯特监狱,来自科马斯克和百城邦的马车依旧络绎不绝,或许是因为班的逃狱,马斯特监狱的巡查看去要严格了许多,无论大小车辆,无论是否有骑士带队护送,都必须报出各自的归属和目的才可以放行,马车除了一箱箱给养之外,还是有不少身穿黑袍的囚犯被送往这个大监狱之,等待他们的或许只有死亡一途,马斯特监狱入口处那形似巨口的石崖对于这些罪人来说更像是一张噬人而食的饕餮巨口,所有黑袍囚徒面色灰败,犹如木偶一样被推搡着,被验明真身,随后被拖入了不见天日的地底。

    一行人匆匆离开了赛尔多斯,即便伊迪斯女王想要报答韩风的恩情诚挚的邀请挽留韩风也无济于事,韩风不想将时间浪费在安逸的享乐之,他在光明大陆的停留时间早已进入了倒计时。

    同行人玛琳当然要紧跟着,说白了玛琳已经跟定了麦吉,作为同样的空间魔法师,她发现她与麦吉的差距犹如鸿沟,在加麦吉现在八系精通,而且这八系蕴含的法则特性也不是两三种,而是全部具备了六种甚至更多的法则特性,与她在这个被光元素同化的世界领悟的法则特性完全不是一个水平,所以她摆明了要拜麦吉为师,而麦吉也并不拒绝,韩风基本已经不需要她指点了,再加那位神灵暗护佑,压在她肩的重担早已经轻松了许多,现在的心思多半是在考虑如果冲破下位神之境。

    另外是梅利奥达斯还有龙泽两人,班眼下已经得偿所愿不但抱得美人在怀,而且还跟基恩冰释前仇,作为七罪成员,所有人都在为他高兴,加精灵之森现在全面开始部署防御,一时间也不好意思让他再跟着韩风东奔西跑。

    梅利奥达斯固然是想要帮助韩风,他性格蜕变的很成功,不但继承了魔神的神力,而且已经变得无所畏惧,敢爱敢恨,现在只想见证韩风是否能够实现天谕,斩破天火之墙,而龙泽完全是个打手,一听到韩风下一站要去打架也吵着嚷着要跟来。

    以前他们赶路还需要到飞行或是乘坐传送阵,但现在无论是麦吉还是玛琳都是空间魔法的强者,玛琳为了好好在麦吉面前表现自己,不惜夸口可以送韩风前往光明大陆的任何地方,所以这个赶路嘛,现在只需要说出地名可以了。

    敌不不地酷结术由孤仇恨独由一队队骑士一手执剑一手之盾谨慎的朝着烟尘所在逼近,圣域传来的噩耗早已经在马斯特监狱传遍,他们根本无法相信七罪佣兵团会这样丧心病狂的攻击圣域心的神树,神树反抗结果才导致了无数信徒的死亡,这些死亡的人或许有她们的爱人、亲人、朋友,但圣域他们却是去不得,作为骑士他们早已经将自己的忠诚贡献给了骑士团,哪怕心再怎么悲伤再怎么愤怒也只能等待家老小幸存下来的迹,但所有人都对七罪整个罪魁祸首恨之入骨,此刻再见到七罪等人,又哪有不疯狂的道理。

    马斯特监狱,来自科马斯克和百城邦的马车依旧络绎不绝,或许是因为班的逃狱,马斯特监狱的巡查看去要严格了许多,无论大小车辆,无论是否有骑士带队护送,都必须报出各自的归属和目的才可以放行,马车除了一箱箱给养之外,还是有不少身穿黑袍的囚犯被送往这个大监狱之,等待他们的或许只有死亡一途,马斯特监狱入口处那形似巨口的石崖对于这些罪人来说更像是一张噬人而食的饕餮巨口,所有黑袍囚徒面色灰败,犹如木偶一样被推搡着,被验明真身,随后被拖入了不见天日的地底。

    望着这熟悉的一幕,韩风叹了一口气,这是光明神教高大形象背后的黑暗,算他们再怎么标榜粉饰自己,也无法让他们在韩风心目干净半分,这马斯特监狱之隐藏的黑暗太深了。

    一次他来到这里还是领域级水平,偷偷潜入生怕会被发现,但一年之后再次来到这里,韩风却想要将那久久闷在心间的怒火宣泄出来,他不是善人,但绝对不能忍受这种人间地狱存在,该杀该放他已心有数。

    “待会进入马斯特监狱,凡是敢再拿出那套审判口吻高高在的一律格杀,凡是敢反抗的一律格杀,所有修士神官一律格杀,如果你们不愿意,可以呆在一边看着,让我和小白来。”

    玛琳和龙泽有些不解,为何韩风来到这里会有这么强的杀意,但梅利奥达斯却明白韩风这是要彻底清洗这里,一次他们没有能力,只能偷偷潜入,但这次他们却要光明正大的攻入这地底监狱,将他们眼所有的不平和不公正统统抹去,这种地方本不该存在。

    结地仇地情孙术陌闹我独羽独“这不可能,它还被关在最下层,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神啊,难道我们遭受的灾难还不够多吗?”

    五人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马斯特监狱正门,当盘查的白银骑士发现了异状之后纷纷拔出长剑将众人围了起来,门禁主管一下子将七罪等人纷纷认出,第一时间拉响了警报,整个马斯特监狱的防护魔法罩瞬间开启,将五人封闭在了监狱防护魔法罩之内。

    “敌袭!攻击!”

    号子声不断响起,一**身披坚甲的骑士小队如洪水般涌来,一些刚刚从各地换岗的骑士也纷纷加入了围攻的行列,五颜六色的斗气从各种刁钻的角度飞射而来,他们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见守卫纷纷如临大敌,不管什么大招都不要钱的使出,都知道马斯特监狱闯入了了不得的人物。

    一时间整个入口处烟尘滚滚,轰鸣声响彻不停,等到所有人手都挥的有些酸胀,这才停下来查看,在他们认知,暴露在这样密集的攻击之下,算七罪再厉害也会死的不能再死。

    一队队骑士一手执剑一手之盾谨慎的朝着烟尘所在逼近,圣域传来的噩耗早已经在马斯特监狱传遍,他们根本无法相信七罪佣兵团会这样丧心病狂的攻击圣域心的神树,神树反抗结果才导致了无数信徒的死亡,这些死亡的人或许有她们的爱人、亲人、朋友,但圣域他们却是去不得,作为骑士他们早已经将自己的忠诚贡献给了骑士团,哪怕心再怎么悲伤再怎么愤怒也只能等待家老小幸存下来的迹,但所有人都对七罪整个罪魁祸首恨之入骨,此刻再见到七罪等人,又哪有不疯狂的道理。

    敌科不科独艘学所冷所帆孤毫“敌袭!攻击!”

    烟尘散尽,让他们震惊却是七罪成员依旧好好的站在原地,一面晶莹剔透的镜子却将七罪等人护住,直到七罪之站出两人来这面镜子这才粉碎,实现了它存在的价值。

    龙泽双拳合握,露出一嘴白牙邪邪的笑了一下,让所有骑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小白慢慢爬到在地,很快露出了其本相,一只巨大的白色巨狼横贯在马斯特监狱入口,犬齿交错的巨牙出现在离七罪成员最近的骑士团眼前,让一些新兵蛋子瞬间吓尿了裤子。

    资深的守备官突然见到这只白狼猛地后退,眼的不可置信一下子写在了脸,连拿着传讯卷轴的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松脱。

    “这不可能,它还被关在最下层,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神啊,难道我们遭受的灾难还不够多吗?”

    孙仇仇仇酷后恨陌阳后星阳

    不过这一切的震惊很短暂,紧接着整个马斯特监狱的地面开始崩塌,一道道尖利的地刺鱼贯而出,一个呼吸时间布满了地面,密集的像针板一样,几乎90%的骑士团成员都无法应对这突如起来的地刺攻击,转瞬被击,将烤串一样被穿在石刺之,鲜血一瞬间将马斯特入口染红。

    孙仇仇仇酷后恨陌阳后星阳龙泽,你跟去,别光杀人,注意小白的安全,如果遇到圣域级强攻去强行击杀,决不能让他们干扰到小白,今天我准许你开杀戒。梅利奥达斯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厉声朝龙泽吼道。

    这一幕让两位女士十分反胃,情不自禁的将头扭了过去,不过韩风和梅利奥达斯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守备官的自语他们都听见了,韩风心已经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这马斯特监狱深处说不定真关着小白的同族,而小白的巨大狼眼再次变得血红,双爪频繁搓出一道道巨大的风刃追杀着侥幸活下来依旧惊魂未定的骑士团成员,圣域级对付这些还不到黄金级的骑士,结果可想而知,短短一分钟时间,整个马斯特入口已经血流成河,没有任何骑士可以侥幸生还。

    小白血红的眼睛朝韩风望了一眼,这一次韩风却朝小白重重的点了点头,后者见韩风没有阻止他,像一道旋风一样消失在了隐秘的地道入口。

    龙泽,你跟去,别光杀人,注意小白的安全,如果遇到圣域级强攻去强行击杀,决不能让他们干扰到小白,今天我准许你开杀戒。梅利奥达斯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厉声朝龙泽吼道。

    “老大你放心,有我在,那小子不会有事,不过我估计不用我出手,他也会把这个监狱拆的差不多了。”龙泽说完也不管不顾的冲入了地道口,巨大的身形像一辆坦克一般,一下子将坚固的地道口撞出了一个大洞。

    两人一走,韩风这才环顾四周,目光所到之处皆是死尸,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说道

    后仇不地鬼结学所月接我帆陌小白血红的眼睛朝韩风望了一眼,这一次韩风却朝小白重重的点了点头,后者见韩风没有阻止他,像一道旋风一样消失在了隐秘的地道入口。

    “光明背后的黑暗才是最可怕的,这座监狱是一座魔窟,它关押的是恶魔,而看守恶魔的却要恶魔更加可恶,这些骑士虽然是帮凶但却死的没有一点价值。”

    梅利奥达斯明白韩风的意思,这马斯特监狱对他来说同样是个转折点,这里面埋藏着圣域高大光鲜背后的丑陋嘴脸,那些被审判折磨的罪人被关押在这里度日如年,只因他们体内流淌血液倾向黑暗之力丧失了做人的一切权力,黑暗异族固然可恶,可圣域却将自己的伙伴折磨的不成人样,数百年如一日,这里囚禁了数不清的人类,同样这监牢四周的熔岩也不知道埋藏了多少的冤魂。这种惨无人道的对待,这种没有一丝正义的行为哪怕梅利奥达斯信仰再怎么坚定也不能容忍。再世为人的他见到了真相之后,选择了他今后要走的道。

    “走吧,看看还有多少人可以解救!”

    监狱一层到处可见骑士的尸首,这些骑士死的同样很惨,有些身还有撕裂的伤口,很显然是被人活活抓死的。不过还是有一些修士和神官因为没有攻击而侥幸生还。

    往日里,他们手拿着皮鞭拿着棍棒对监牢里的犯人进行着惨无人道的折磨,但今天他们却只能蜷缩在一处角落瑟瑟发抖,脸那副高高在的神色早已换成了恐惧。

    敌远远地方孙察由闹情由岗地龙泽双拳合握,露出一嘴白牙邪邪的笑了一下,让所有骑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小白慢慢爬到在地,很快露出了其本相,一只巨大的白色巨狼横贯在马斯特监狱入口,犬齿交错的巨牙出现在离七罪成员最近的骑士团眼前,让一些新兵蛋子瞬间吓尿了裤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