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961、我要的你给不了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一条巨大的枝丫狠狠从方砸落,一个个信徒从面掉落,一张张布满鲜血和惊恐地脸还在不停地惨叫着,泪水不停地飞溅,只可惜在这掉落过程之不断有建筑物砸在他们身,瞬间失去了声音。

    在场所有人圣域级眼睁睁看着无数人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在地被摔成肉饼,而后又被无数建筑残骸狠狠压住,一道道鲜血汇聚的小溪流到他们脚下,有不少人在这一刻竟然忍不住吐了起来,眼满是愤怒、憎恨和不甘。

    巨大的枝丫狠狠砸了下来,一道巨大无光滑的切口还散发着黑暗之力腐蚀的黑烟,只到这颗枝丫突然在空被一道看不见的墙挡住,从断折成两截那样凭空搭在天空之,所有人的焦距这才从满地的残垣断壁和血河转向了空。

    “好锋利的斩击,这是提奥西斯城,距离圣域北方二百里远,承载城池的神树枝丫怎么可能会掉落到这里?”不少人已经从残垣断壁找到了这座从天而降的城市的名称,正是环绕圣域建成的百城邦之一。

    “黑暗气息,这道斩击残留着惊人的黑暗气息,教宗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圣域会出现这种层次的黑暗之力,难道是那边有所行动?”一名圣域级修道士从巨大的枝丫停留许久,满脸思索,带着疑问问道。

    不过教宗没有回答,反而将视线狠狠的盯向了神树下方某处,那里漂浮着两个人,其一人正是红莲法师玛琳,而另外一人则是其徒弟,宗教裁判所执行祭司爱丽丝。

    三道凌厉的剑气一瞬间在两人面前成型,根本没有迟缓的捅向两人的心间,正是三个殿主同时出手。

    这两人正是解除这空间结界的关键人,只要一击必杀弄死两人,没有了控制者,这结界也会主动消失,三殿殿主见两人突然出现,彼此心意相通,使出了必杀的一招。

    不过教宗却摇了摇头,这空间结界的厉害他又不是不知道,连他的半神之力外加净化神杖都无法轰开这空间结界,更何况三殿殿主,而且对方明目张胆出现在众人面前,是依仗着绝对空间结界,这才有恃无恐。

    后科地远酷结恨战孤远孤孙

    果不其然,三道不同色泽的剑气刚刚飞出一米的距离,撞在一堵无坚不摧的空气墙壁之,一下子碎裂,而空气墙壁只是闪亮了一下,下一刻又再次消失在空气之。

    后科地远酷结恨战孤远孤孙  “您说的对,生命的尊严不容亵渎,今天我们七罪来圣域只是为了一件事,我是来赎罪的。我的族人曾经为了救我误杀了我同伴的恋人,这人你也知道,赛尔多斯的伊莲娜,位神伊迪斯最疼爱的小女儿。”

    “啧啧,徒弟看到了没,这才是真正的空间之术,我本以为我的空间能力已经很强了,可跟那位起来我们还是太差了,这空间结界竟然可以在夹缝容纳空间乱流之力,两道空间结界之的乱流之力达到了一定的平衡点,也构筑成了绝对空间结界,我们两个那点绝对空间的小把戏果然有些幼稚了,原来空间结界内各种元素之力的平衡之术也很重要,像眼前这面晶壁一样无懈可击,你说是吧教宗,您老人家也打不破它。”

    玛琳眉飞色舞的说着,爱丽丝不断地点头并时不时触摸在空气感受着不同,竟然把所有人当空气了,不过到最后玛琳还是撕下了脸的面纱,露出一副美丽的少女姿容对着白发苍苍的教宗说道

    “果然是你,一百五十年前你潜入圣域被我撞破,不过念在你并无大恶,本座这才放过了你,看来,老夫当初做了一件错事,如果当初把你拿下,也不会有今日的祸事。”教宗痛心疾首的说道

    “教宗大人,您真的觉得一百五十年前你圣域级顶峰可以拿下我?凭我是空间法师这天底下还没有谁能拿下我,算你现在是半神也不行。你不觉得有些自大吗?我们那位团长可同样是半神啊,梅利奥达斯你来这里是打酱油的?”

    玛琳话音刚落,梅利奥达斯和班瞬间出现在晶壁方,居高临下的望着教宗一行人。

    孙地远远独敌学接孤孙通技

    半神对半神,所有圣域级竟然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哪怕他们是圣域级也一样挡不住半神之力的冲击。

    教宗一脸警惕,手已经抓取了一枚圣天使徽章,而三殿殿主见状,也纷纷拿出了一枚圣天使徽章交到了教宗的手。

    “哎呀,灵魂分裂,竟然可以将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封印在徽章之,教宗莫非以为将这些徽章的分身集合起来可以战胜我,然后再砸开这绝对空间?”

    梅利奥达斯此刻已经不留一丝面子的嘲讽,看到了圣天使徽章,他又想到了自己竟然被骗了整整两百多年而不自知,最后差点又着了道,怎能不恨?

    教宗的手僵持住了,哪怕集合所有分身之力也不过是增加了一部分神力,可半神终归是半神,不可能一下子突破神境,梅利奥达斯从之前一直没有认真过,他那一身狰狞的盔甲还没有穿,这场赌博他赌不起,一旦输了那整个圣域恐怕会彻底落入七罪的手,哪怕此时此刻七罪目的如何,他也要忍下去。

    想到这里,教宗有些颓废的放下了徽章,他知道从七罪一出现的那一刻起,自己已经落入了下风,这神树的巨变恐怕也是因为他们而起,此刻他只想知道他们的目的。

    孙地仇地独孙球接阳技太诺

    “梅利奥达斯,卡佛兰也已经被你废了,当初截杀你们七罪的也是卡佛兰自己的贪欲,现在他已经为他所做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徽章的事,我承认我圣域对不起你们七罪,但你觉得将你的愤怒强加在这些横死的民众身公平吗?这百城邦建立在神树之众所周知,眼下只是一根枝丫已经死了百万人,这种杀孽你我都担待不起,难道你今天真想让圣域毁于一旦,让百城邦的所有民众为你的愤怒支付沉重的代价吗?”教宗说道这里已经泪流满面,这也吓到了玛琳和爱丽丝,两人不由自主朝着方的梅利奥达斯望去。

    梅利奥达斯当然不会没有感触,说实话虽然他现在对杀人无动于衷,可这眼前的残骸还有无数血肉组成的血河却十分残忍的将他拉回了现实,这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在这废墟之下压着的,之前还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哪怕他们崇信这光明神也是一样。

    生命的尊严不容亵渎,韩风这一句话再次浮现到了他心头。

    “生命的尊严吗?”一字字的念出这句话,梅利奥达斯缓缓地飘落了下来,与教宗平行相视。

    孙仇科科鬼后学由冷孤由早

    孙仇科科鬼后学由冷孤由早  三道凌厉的剑气一瞬间在两人面前成型,根本没有迟缓的捅向两人的心间,正是三个殿主同时出手。

    “整个圣域所有生灵的死活全在你们七罪一念之间,我知道你们接下来是要唤醒神树,可你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你已经成为了半神,只要这天地间的桎梏消失,你可以突破神之境成为那无所不能的魔神,你现在这么做只能成为天使之国的敌人,日后落得个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步,何必要为了报复制造这么大的杀孽!这种罪算你是神也无法洗清!”

    教宗说完一脸鼻涕的期待着梅利奥达斯,他要知道这伙人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而且这空间结界之主持的绝对还有另一个半神,他现在处于劣势,如果知道了目的,该做的妥协还是要做的,只要能保住百城邦信徒这根基,所有的补偿将会在天使之国回归后得到补偿,梅利奥达斯一行人注定会被诛杀,灵魂永远都要受到光焰的炙烤,他们的罪实在是太大了。

    “教宗说得好啊,好仁义啊,到了这种时刻还在牵挂着百城邦的亿万民众,他们的死不管我现在怎么说都会落在我的头,而您还是光辉依旧,承载着光明,烘托着光明,这世间世人都会传颂你是光明神的化身吧?”

    教宗有些愕然,他不指望梅利奥达斯赞美他,但这种半讥讽式的说话腔调说出的几乎全都是赞美他的话,这让他有些无法适应。

    “您说的对,生命的尊严不容亵渎,今天我们七罪来圣域只是为了一件事,我是来赎罪的。我的族人曾经为了救我误杀了我同伴的恋人,这人你也知道,赛尔多斯的伊莲娜,位神伊迪斯最疼爱的小女儿。”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又扯到了伊迪斯了,她的女儿已经死了,这事算是我也没办法,只有神灵下降才会有迹,而且灵魂圣杯我也已经借给她了,这样最起码可以把灵魂留住。她女儿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与你们来到圣域唤醒神树又有什么关系。”

    教宗说道这里捋了捋因果关系,紧接着自言自语道

    “永恒生命之树从光明神树之诞生不假,生命之泉又出自永生生命之树,莫非你们是想借光明神树根部的渗出的泉水来复活伊莲娜?这种方法不行,光明神树是光明神树,渗出的也是纯粹的光之圣泉,不可能复活人的!”

    班听到了教宗的自言自语有些动摇,不过他的肩膀却被一只有力地手狠狠抓住。

    “教宗说的不错,光明圣泉是不指望了,所以我们找到了灵魂圣杯并将伊莲娜的灵魂好好保存了起来,现在差一样东西可以复活她了。”

    “什么东西,只要我圣域有给你们,只要你们停止唤醒神树,什么代价都可以给你们。”教宗一听需要东西心思活泛了起来,只要这世界有的,别的地方说没有,圣域绝对会有,用一件东西解决这大危机,无论这东西再珍贵,都值得!

    “光明树芯!”

    “光明树芯,有!没问题!。。。。嗯?”教宗想都不想答应了,可转眼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望着梅利奥达斯说不出话来。

    梅利奥达斯与班慢慢走进了空间结界之,转过身对着还在发愣的教宗说道

    “我知道圣域有,不过我同样也知道教宗没办法把它给我,所以我悄悄的来到这里取了,不,确切地说那个人来取了,他来兑现他的承诺来了。”

    梅利奥达斯说完抛下了教宗一行人朝更深处飞去,而教宗一下子失去了力量瘫坐在地面之不停地念叨着。

    “怎么可能,神树之心,他有什么本事突破神树的防御,半神不可能做到,不对,他们确实伤到了神树,之前那道黑光!!!”

    在此刻,神树再次晃动,三道枝丫缓缓抬起,承载在它们之的又是百万的民众,此时从下面听来这种惨叫声更像是绝望之前的发泄。

    不过空间结界深处又三次出现了三道凌厉之极的黑光,所过之处一切都瞬间瓦解,连空间结界也承受不住黑光的切割,被切出了三道大小一致的巨型裂缝来。

    三道黑光顺着神树树干斩了出去,教宗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这三道光,他惊骇的发现,这三道光仅仅只是挨着树干掠过,神树树干已经出现了深深被腐蚀的痕迹带出一条条巨大的沟槽,而他视力所及最高处的枝丫也是顷刻间被砍成了两段,彻底与主树干分离,这次黑光出现的较早,三条枝丫承载的百万民众才没有从过高的高空摔下,还是落在了稍微偏离原来城市的地方,死亡在所难免,但这次却是少了不少,三条枝丫没有坠落,还依旧搭在其他枝丫之。

    不过眼前的形势依旧不算乐观,既然神树能够晃动一次二次三次,这说明七罪在神树下方正在实施着连神树都惊惧的阴谋,神树一而再再而三的托举起承载城市的枝丫想下方抽打,很显然并不是冲着他们去的,而是最下方的七罪其他人。

    那诡异恐怖的黑光,毫无疑问是黑暗之力,也唯有与光明相对的黑暗之力才能伤害光明神树,分裂之斧,腐蚀之匕,很显然七罪早已经将这些黑暗圣器夺到了手,可他们之无一人精通黑暗之力,难道另有其人控制黑暗圣器不成。

    后仇地不鬼艘恨陌月接太秘

    教宗回想起了卡莱之前的一段话,那真正有嫌疑的人也聚焦在了那个金发女子还有那个三系魔导师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