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955章、神剑黑月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紧接着是分裂之锤,分裂之锤此时已经不能说是一把巨锤,而是由两条布满着锯齿的前肢压到一起的凶物,这锯齿前肢不用说是静心口所说的那个什么蚁皇的两条最有力的鳌爪,但现在却被炼化成了一种武器,作为黑月剑的部件而存在。

    不得不说毁灭主宰留下的合成方法十分有效,韩风本来对炼器什么的一无所知,合成这件神器更是不知道从何处入手,但通过参悟合成方法,韩风还是很快知道了利用黑暗之力作为桥梁连接圣器,这样一来通过黑暗之力的牵引,各个圣器间因为黑暗之力得到了联系,从而自行结合。

    而这两条鳌爪很快被修罗之刻的血煞气所吸引,锯齿的沟槽与修罗之刻剑体分离出来的刺蒺藜交错的编织在了一起,刺蒺藜留下的刻印也被鳌爪的凸起处堵得严严实实。

    主剑体已经初具雏形,不过映入众人眼的却是剑刃两边都被锯齿环绕的古怪长剑,虽然还未完工,但众人都可以看出被这样一把剑斩在身先不说会不会死,是死之前所要承受血肉撕裂的折磨足以让他们冷汗连连了。

    这把剑体确实算得一是一把世间罕有的武器,坎特拉斯之牙无物不破,拥有最强的穿刺力,分裂之锤无物不分,算是虚无的空间都可以被其分解的支离破碎,现在所有的答案都有了,坎特拉斯之牙是真灵界四大凶兽之一饕餮的牙齿,而分裂之锤之所以无物不分,看看这狰狞布满锯齿的前獒,知道以前的主人蚁皇在真灵界蛀蚀无数有主的天才地宝灵物却无人敢惹,再加修罗之触作为修罗族的镇族族器引得方圆这样的强者,破除伊迪斯神禁切割空间当然也不足为怪了,这样的凶器合到一起,能产生多大的破坏力可想而知了。

    不过韩风现在基本已经不成人形,持续输出黑暗之力已经让他的生命和活力流逝太多,瘦弱的躯体也只有一层皮挂着,整个一个骷髅,满头白发随着黑色闪电胡乱飞舞连位神伊迪斯看着都有些发憷,付出的代价实在太高昂了。

    为了合成这件隐藏在传说的神器,圣域遵照天使神国神圣天使的旨意东征西讨,付出了太多却依旧没有凑齐,而现在见到合成神器需要足够的黑暗之力之外还要透支生命力,这神器如果真的成了,实现传说的天谕恐怕还真有希望。

    双眼注视着空还在漂浮的毁灭之鳞形成的剑颚还有两件没有任何变化的灵魂圣杯和预言之球,韩风枯瘦的脸出现了一丝疑惑,按照毁灭主宰留给他的法门,这三样东西要合在一起组成最核心的宝石镶嵌在主剑体之,可现在剑鄂是有了,可预言之球和灵魂圣杯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他的视线慢慢转到毁灭之鳞之后,韩风的脑海却突然出现了试炼方圆的影像,那段记忆方圆试图在向他描绘一种可以让阴阳两道融合的功法,但他当时却过于惊骇,浑然没有悟到什么,但现在看到这空的剑颚,他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将剑颚利用黑暗之力镶嵌在修罗之刻的剑柄之,这个环节没有任何问题,而接下来他眉间的第三只眼睛却突然间射出一道光罩住了灵魂圣杯,灵魂圣杯早已经被其掌控,可大可小,鲁高境内王城的血色恶灵是被其吞噬的,那些血色恶灵由于受到黑暗之力的污染再加还有心愿未了在时间的流逝慢慢变成了可以吞噬灵魂和**的可怕灵体,但现在韩风却将他们统统收入了圣杯之,让他们重生在生魂境之,也算是功德一件。

    而现在这韩风第三只眼的笼罩下,圣杯最心那盏灯芯也被点亮,整个魂盏瞬间发出了极为明亮的光将四周照亮,紧接着韩风又将眼球状的预言之球放入了索魂盏之,随着索魂盏灯芯不断释放着光和热,一团团氤氲的气流再次爬了预言之球,将本已透明无的预言之球再次罩了一层迷雾,而看到这一刻的韩风似乎明白了什么。

    如何让两者合二为一说的是现在,索魂盏本是灵魂容器跟预言之球没有半毛钱关系,但现在沾染了黑暗之力的预言之球再一次被充能,却需要有一种东西来压制,本来预言之球是黑暗圣器,但现在呢,融入了索魂盏之的预言之球被灯芯发出的强光笼罩,圣杯内翻滚的黑色气流不断滋润着预言之球,很快这颗预言之球漂浮在其不动弹了,显然这索魂盏对的作用很大。

    而望着两个合在一起的圣器,再望了望固定的剑颚,显然接下来是将索魂盏与这剑颚固定在一起。

    望着巨大的索魂盏,韩风的气血再一次涌出,这次涌出之后他整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半丝气息,黑暗之力无尽的抽取也让他有些入不敷出,这让观看的众人心焦不已,基恩也迫不及待的拿着生命之水想要冲去为韩风补充生命之力。

    不过在此刻,本已经悬停不动的主剑体却有了感应,黑暗之力不断从主剑体剑锋涌出,源源不断的注入韩风体内,这样的补充一下子让韩风的身体获得了支撑,僵直的身体再次开始将回溯之力和五魂咒源源不断的注入这两件合成的圣器之。

    下一刻,索魂盏的灯芯熄灭了,五魂咒不断漂浮在其四周,预言之球已经再次改变,变成了被一片迷雾笼罩的珠子凝固在索魂盏内部,仿佛他本来应该在哪里一样。

    当两件圣器合成到一起之后,韩风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被五魂咒萦绕的索魂盏喷出了大量的魂力滋养着韩风透支的身体,而索魂盏本身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直到缩小到可以镶嵌到剑颚之时这才停止了变化。

    四周之人都被这变异惊呆了,他们不是没有见过世面,但象这样的情形却还是第一次,韩风瘦弱的身形随着魂力的滋润变得饱满起来,原本透支的气血也随着索魂盏和预言之球的回馈获得了新生。

    利用魂力将索魂盏牵引到剑颚方之后,这把快要成型的神剑剑颚处也喷出了强大的黑色闪电,将索魂盏完全浇了个通透,而索魂盏没有任何反应,任由这些雷电将其拉入了剑颚之。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索魂盏包括预言之球已经完全被剑颚扣住,犹如一颗宝石一样被嵌在面,一把凶悍无被黑色雷电包裹武器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巨大的威压从剑体传出,在场除了韩风之外,所有人都被神剑的威压压得跪服在地,生不起一丝反抗之意。

    黑月之剑大体已经完全成形,巨大的威压一瞬间在四面铺开,所有人和事物只能匍匐瑟瑟发抖,这种强行施加的战栗和渺小感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神威浩荡,包括位神伊迪斯都不得不跪倒颤抖着,作为神灵的她能感觉到这把神剑随便射出的一缕闪电都可以将她电成灰烬,这种威力即便是天使神国的位智天使爱丽丝也永远无法匹敌,她有种知觉,算爱丽丝在此恐怕也会被一电击成灰烬。

    她现在终于相信了古老的预言,圣域的过家家游戏根本不可能实现天谕,但这把神剑会,这把剑足以劈开天火屏障,足以将至高的天空捅出一个大窟窿。

    在场之,也唯有韩风保持着原样,大幅度的透支身体带来的虚弱已经随着黑月剑的反哺恢复了,但韩风头的白发依旧,以他的能力他完全可以将头发恢复成黑色,但韩风觉得没有必要,现在他盯着还在空悬浮的那团七彩液体,这团液体是蛊惑之鳞所化,如果黑月剑是一把武器,蛊惑之鳞是部件的话,这团七彩绚烂的液体会放在剑体的哪个部位较合适呢?

    “幻蜃之力,如梦如幻,犹如泡影一样,而黑月剑既然具备这一能力说明想要彻底完整必须要融合蛊惑之鳞,可到底要放在哪呢?”

    当他的目光触及正在被黑色雷电环绕的黑月剑主体时,他突然发现整个减体除了连接处的凹糟,一些自然生成的图形流动着血煞力之外其他部分均漆黑无,这把神兵无论外形构造都已经霸气十足,但却好像缺了点什么,怎么看都觉得很邪恶一样。

    “莫非这蛊惑之鳞变成液体是为了涂装?”想到毁灭主宰那样强大的神灵身的盔甲都是那样霸气十足,色彩斑斓,韩风突然觉得,这蛊惑之鳞变成现在这样子纯粹是为了将这把神器变的更加绚丽多彩,而且加持了蛊惑之鳞特性的黑月剑依旧具备幻蜃之力,如果在激战,这种色彩同样可以迷惑敌人,分散注意力,说不定是这样子。

    想到做,韩风利用黑暗之力将这团炫耀的液体包裹,慢慢将其浇灌在黑月剑之,惊异的一幕出现了,蛊惑之鳞形成的液体慢慢渗入黑月剑的各个部位,直到液体完全渗透剑柄,黑色闪电环绕黑月剑体,透着液体形成的膜竟然折射出了瑰丽的色彩,这种色彩只要是人望一眼无法再将视线移开,如梦如幻,仿若七彩的彩虹,一道道璀璨的流光不停的剑流转,韩风也看的有些痴了。

    当黑月剑七个部件真正合并到一起时,之前降临在天地间的威势瞬间消失,天空骤然间放晴,黑暗已经随着黑月剑黑暗之力的收敛完全消失在精灵之森之。

    所有生灵依旧匍匐着,直到大半天这才缓缓从地面爬了起来,他们都很迷茫,眼的恐惧都还未曾逝去,这转换天地,偷天换日的神通让所有生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恍惚,暗精灵是这些生灵最感到惋惜的,他们享受到了久违的黑暗,但这黑暗逝去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他们还意犹未尽,如果说之前这些暗精灵长老还犹豫不决的话,现在他们已经铁了心要追随韩风,因为韩风能给他们梦寐以求的恩赐,而在这片大陆如果天的烈日依旧悬挂,他们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消亡直到灭绝。

    七罪成员们都慢慢围了来,麦吉同样不能免俗,都争着观看韩风手的黑月剑,各个眼都带着惊惧和兴奋,一切正如韩风所预料的那样,黑暗圣器终于合成了大陆史最强的神器,而这神把神剑将斩开天火,斩开规则编织的牢笼,将真正的自由还给他们,成神不再是梦想,算圣域再怎么强大,他们都有信心与其一战到底,捍卫自己的自由。

    韩风双手捧着黑月剑,感受着黑暗法则不断通过剑体与自己的身体交融,那种如鱼得水操控自如的感觉终于感受到了,这把黑月剑是由他亲自通过黑暗法则之力操控七大黑暗圣器组合而成,剑体流动的是他的黑暗之力,而这把剑也承认了他。

    想到不久可以斩开天火屏障进入黑暗大陆,韩风激动不已,在黑暗大陆同样有七件光明圣器在等着他,有伙伴在等着他,还有艾莎!

    “是时候准备到圣域了结这一切了,下一站圣域光明神树,班我答应你的事也该兑现了,只要获得了光明树芯,复活伊莲娜的条件也彻底具备了。”

    班此刻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怔怔的望着韩风说不出话来,没想到韩风到现在还记得当初对他的承诺,为了伊莲娜,班沉沦过,自暴自弃过,自杀过,但他却不死。。。。如果不是碰了韩风,他恐怕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伊莲娜,永远无法进入这精灵之森,算是死他都无法通过伊迪丝和基恩再见伊莲娜最后一面。

    “谢谢!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的恩情!”

    韩风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孑身一人很难将自己的情感外露,但朋友是朋友,只要是他认定的人,他不会后悔为朋友去做任何事。

    本来自:///html/book/25/25754/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