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九百四十二章、不寻常之处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韩风没有说话,他似乎已经知道这第三境深处有何种危险了,但这仅仅是他的猜测,具体还要听月华说来。

    “只因这第三境深处有守护者,第三境被称之为摄魂境是因为天秤下方石碑记载着摄魂咒,据说冥府的鬼族大多修炼过这秘法,摄取魂魄也尤为轻松。但摄取魂魄也成为了冥族的特有技能,严禁外人知晓,所以这第三境从存在起一直有冥府高手守护,我们这些残魂最初不知道深浅,以为有了宗门照拂可以为所欲为,结果到最后一群人逃出来的也只有三分之一,剩下人都被摄取了魂魄,成为了那些守护者的傀儡玩偶。”

    “道友能否为我指路,这摄魂咒我势在必得,你只需替我指明方向即可,并不需要道友涉险。”

    月华眼神闪烁不定,第三境漫漫无期,作为剑修他的剑需要对手不断磨砺才会锋锐,可他始终却走不出这个困局,魂伤早已修复,可无论他怎么修炼,这漫漫岁月,他竟然连一次雷劫都没遇到,这本身很说明问题。

    索魂盏内部没有雷劫,没有雷劫意味着他的实力只能原地踏步。依他的身份连这第三境都出不去,又怎么可能去第五境面见阎君求他放自己出索魂盏?

    但眼前这个青年却不一样,他是活着进入索魂盏的,看其修为平平,剑术马马虎虎,连真灵界的常识都没有,可为什么他可以进入索魂盏?白无常为什么要维护他?种种迹象都显示着他的不寻常,那这青年来这里目的是什么?

    仔细回想对面这个有些邪气却又刚正不阿青年的所有事,月华突然猛地想起来了,一个以魂体进入索魂盏的开了天眼的人,为何非要执着于天秤石碑的秘法,那假如他得到秘法之后又如何离开?

    “万一他真的有办法出去呢?要不要赌一把?”一个念头突然在月华心浮现越发变得强烈。

    终于月华像是做了某种决定一般,恭恭敬敬的给韩风鞠了一躬却不起身,韩风感到莫名其妙却又不能再让他继续鞠躬,赶紧前相扶。

    “你这是什么意思?”

    即便韩风用手扶他,月华依旧执拗不肯起身。

    “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请道友答应。”

    韩风的手僵住了,他和月华仅仅只是刚刚见面,但对方似乎认定了他,还提出要求,这让他如何是好。不过很快韩风回复了自然,这人是剑修,观其风骨不像是奸恶之人,不妨先听听所求何事。

    “道友赶紧起来,我韩风何德何能受道友器重,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道友大可说出你的要求,看韩某帮的不。”

    月华一喜,再次朝韩风鞠了一躬说道

    “原来道友叫韩风,月华这次有些鲁莽了,但也是无奈之举,如果道友答应在下的请求,不单单是带路,甚至连在下宗门所学也可尽数交给道友。”

    韩风一惊,虽然他不知道月华师门何处,但真灵界的剑修所学必定相当强,要知道艾莎的父亲是一名剑修,而且可以肆意遨游太虚,其剑道修为可见一斑,现在月华竟然为了一个请求付出自己的所有,那这个忙估计是极为难办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但说无妨,韩某虽然实力不强,但平生却极少失信,如果道友所求在下能够办到,必定赴汤蹈火。”

    月华狂喜,连连点头说办的到。

    “道友可是来自外界,竟然不知道真灵界的存在,那必定是方外之人,在下的请求对于道友来说并不难,只求道友忙完此间的事务之后能够捎带我出这索魂盏,我在这索魂盏修炼了太久的岁月,有些怀念故乡还有宗门的师尊。”

    “你想出索魂盏?可你不是陨落之人吗?难道不需要经历轮回?”

    韩风面色有些凝重起来,月华的要求对他来说并不难,只要此间事情办完,他掌控了索魂盏自然可以支配索魂盏的所有灵魂,可这第三境的真灵界陨落之人如果不入轮回,那必然有违天道,这个业果他却不敢承担。

    “道友大可放心,在正常情况下我等如果被无常拘魂必然逃不掉六道轮回,而且六道轮回的真正目的是赎清身业果重新投胎而已,但我等之所以在这索魂盏之也是因为宗门前辈的努力,冥府虽然与世隔绝,活人无法进入,但对真正的强者却没有限制,通过交涉,我的灵魂和身躯都能进入索魂盏,通过无尽岁月的温养,已经完好如初,只要出了这索魂盏,也算是脱胎换骨了。”

    韩风听完顿时无语,他想到了他那一直未曾蒙面的母亲,或许现在母亲已经苏醒了,一个死去了那么久的人竟然可以通过还魂复活,这本身有些骇人听闻,所以现在他对这事也不觉得惊了。

    考虑了一阵子,韩风在月华期盼的眼神点了点头,后者大喜。

    不多时,两人已经出现在了被迷雾笼罩的第三境深处,凭两人的魂识竟然看不透那层厚厚的迷雾,而月华也变得紧张起来,一有风吹草动已拔剑在手,伺机而动。

    很快,两人看到了不少人影,这些身影在迷雾的衬托下有些拉长,再加模糊的视线隐隐透出一股诡异。

    后仇科地鬼孙恨接孤故太后

    “这些是。。。”

    韩风走到跟前才发现月华所言不虚,这些身影确确实实是人,虽然身有一层厚厚的尘土,但灰尘散尽后却可以清晰地看清每一个汗毛,除了气息全无之外,确实是活脱脱的人,不过这些人脸还保留着惊骇和恐惧,似乎在临死之前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

    “是那些妄图接近天秤的精英,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只不过当时侥幸逃出来的人说起过,似乎在天秤四周有四个黑影,他们的眼睛射出精光可以摄魂夺魄,只要被对方凝视无法躲过。”

    韩风心底一沉,摄魂眼的功法他很清楚,也是说这深处天秤存在四个精通摄魂眼的守护者,守着摄魂咒石碑不放,任何胆敢侵犯之人都逃不过他们的追击。

    越是深入,韩风也发觉头脑有些昏沉,开始有些昏昏欲睡,不由得大为警觉。

    而月华眼神却开始有些涣散,犹如木偶一般自顾自的前行,接连撞到了几个人也没有察觉到。

    一手刀猛然斩击在月华脖颈之处,月华连声音都未发出已软到在地,韩风伸手将其扶住,迅速的将其拖出迷雾地带这才安心。因为融合过哈迪的摄魂眼,再加知晓摄魂眼的原理,韩风从某种程度来说也算是有摄魂眼,对摄魂之术有一定免疫,不过算是他具备摄魂眼的资质,在踏入第三境时也差点稀里糊涂招,如果不是第三眼开眼,恐怕下场也不会别人强。

    月华这人看起来不错,是个可交之人,所以韩风并不想让他丢了魂魄。

    将其安置之后,韩风深吸了一口气,静下心来让自己的思绪变得古井不波这才踏入了迷雾深处。

    迷雾确实有隔绝魂识的作用,随着潜行深入,韩风发现了很多犹如泥塑一样的身影,这些身影脸大多残留着惊怖的神情,显然是彻底的被某种幻象惊吓,气息全无。

    粗略不计,这片迷雾地带至少有千人被摄取了魂魄,成为了一具具尸体。

    穿过这片傀儡人群,韩风也发现四周的迷雾不知何时变薄了,不远处隐隐约约呈现出了天秤的虚影,不过他并没有急着过去,天秤下方石碑处有四道黑袍身影盘膝而坐,虽然没有任何气息传出,但没有异状才是最大的诡异,回想起月华的话,这四个黑袍人说不定是所谓的守护者。

    在他犹豫之际,一动不动的四个黑袍人突然抬起了头,八道形如箭矢的黑光猛然从其眼睛射出,径直朝着韩风双眼射来。

    “摄魂眼!”韩风当即闭了眼睛,不敢与对方接触。

    不过凭借魂识,韩风骇然发现,四道身影一瞬间出现在自己四周,团团将自己围住,一道道锐利的眼神带着低声地嘶吼不停地扫过自己全身。

    四个黑影并没有急着对付韩风,见韩风紧闭双眼,竟然开始原地旋转,很快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一时间无数双眼睛在韩风四周出现,诡异无。

    韩风惊讶之际也没有闲着,血煞气充斥全身,一道道剑气不断从指间射出,很快在身边不远处构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剑。

    不过这招再次证明了无效,四个黑袍条人直接无视可以断人肢体的锐利剑,走到韩风身前不停地打量着他,似乎对其可以抵御自己的摄魂眼感到无惊。

    敌地远科方敌学战冷羽通不

    五人这样对峙着,没有激烈的冲突,而是无言的沉默。

    这一幕被悬浮在第三境空的两人看在眼里,其一人眉头皱起,带着一丝怀疑对着另一人问道

    “神尊大人,这小子是你所说的人,看样子实力简直不堪入目,连几个摄魂夜叉都对付不了,不堪大用,又怎么值得我效忠于他。”

    两人正是之前在阎罗殿交谈的静心和阎君陆离。

    敌不远科情艘球陌阳早克技

    静心见陆离有些不服气,也没有怪罪于他,望着犹如泥塑重围的韩风对陆离幽幽说道

    “陆离,有些事情不光只看表面,其实我之所以选择他也是有原因的,先不说你困在这索魂盏之内无数岁月,我不久前也是刚刚脱困,我修罗族的族器修罗之刻,你想必也知道,但是因为方圆,我才甘心被其封印在修罗之刻之内无怨无悔,而我之所以出来也是因为底下这小子,他的潜力不仅仅只是表面的那点。”

    陆离一惊,此刻他才得知这位神尊大人同样是被方圆困住的,看样子神尊大人并没有怨恨方圆,而神尊的意思是这小子潜力巨大,值得他为其护道?

    “嘿嘿不单单是修罗之刻还有索魂盏,连当年叱咤风云真灵界的许多高手都心甘情愿交出了他们的标志性法宝还有身躯部件,混沌的牙齿,蚁皇的双螯、蜃老鬼的鳞片,烛龙老头的心头逆鳞,再加修罗之刻和索魂盏,还有一件连我都看不出来历的球体,只是方圆炼制黑月剑的材料。”

    陆离听的呼吸急促,静心列举的这些人各个都具备了神尊乃至准圣阶的至强实力,九重天的圣人们奈何不了他们,却还是栽在方圆手,而方圆这么做的目的却仅仅只是为了炼制一把剑。

    “神尊此话属实?那方圆究竟想要干什么,这些狠角色可都是跺跺脚都足以让九重天震颤的存在啊。”

    “嘿嘿,不仅如此,我接下来要说的是话才是最震惊的,当初方圆收集了这些东西,每一种都代表一条大道之力,只是为了炼制黑月剑来配合他手那把白阳剑,说白了是为了将其所学的阴阳双重天道发挥到极致而已,但据我从那小子口得知,方圆竟然将两把剑再次分解开来,还原了这些材料和法宝,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陆离已经完全呆滞,他虽然位列神王高手之列,但还是不明白那位让他心服口服的高手的做法,这些话从静心口叙述没有一丝夸张之意,但他知道,这还是静心刻意说的轻了。

    “为了炼制黑月剑不辞辛苦,之后又将炼制的双剑还原成最初的状态。。。”

    “是啊,这件事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可你并不知道我走出我的修罗神国之后看到了什么,陨仙十绝阵,外加完全不同于真灵界的世界,天地分成了两片截然不同的能量体系,嘿嘿阴阳分隔间夹带南明离火,毁灭之炎,九幽冥火等珍稀霸道火焰组成的火墙的世界,而困住你我的法器也分散在这个世界的两边,另一片无法进入,你可明白我再说什么。”

    陆离怔怔的望着静心,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他知道静心不会欺骗他,以静心的身份根本没必要去骗他。

    本来自:///html/book/25/25754/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