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九百零一章、机缘点化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可就在剑锋快要降临之时,一声轻叹却从远处星空传来。

    韩风两人闻声朝那方向望去,只见一抹灰色影子从星空中显现,其灰败的手朝黑色剑体方向一握,黑色剑体竟然停止了落下,体型也在急速缩小,最后落入了那人影手中。

    饕餮一脸畏惧,它明白这灰影能够驾驭黑剑,绝对是超乎它想象之外的大能,这条命现在已经不属于它自己,而是在那人一念之间。

    “就算是身为四凶兽之首的混沌都已经老老实实的待在了三清道尊身边为坐骑,你饕餮虽然可以吞天,吞地,吞日月星辰却也强不过它,饕餮异兽的数量在真灵界并不多你可知道为什么?”

    灰影的身影带着一丝沙哑,似乎满含着疲惫和厌倦,可饕餮却明白这人是在给它机会,唯一活着的机会,所以很乖巧的摇了摇头。

    “因为天地万物皆有因果,你们作为荒古异兽活过了混沌岁月,迎来了称霸世间的机遇,所以很强近乎无敌,这就是你们的强大的因。但你们除了很强之外也很贪婪,混沌吞噬天地精华,妄图霸占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而被天道所不容,这就是果,最后在无尽的岁月中沦为道尊坐骑;你饕餮贪食,身居吞天吞地吞日月之能却没有节制,一颗星辰上有多少生灵,尽数被你吞噬,无数怨力缠绕你身让你一生都无法超越自己的瓶颈,这就是果。梼杌弑杀,睚眦必报之心从不悔改,分身幻化无数却积累了无数的业果,被斩杀也是迟早的事;穷奇虽然没有你们这么强大,但穷奇最不能容天道的地方就是破坏轮回,杀戮就算了,灵魂都不放过,那留之何用?”

    饕餮瑟瑟发抖,灰影之人的话流入了它的心间,也戳中了它的要害,它即便再吞噬也无法突破自身极限,这就是它不得不时刻吞噬的原因。

    “念你异种存活至今不易,我也放你一条生路,不过此生没有我的允许,你再也不能吞噬任何星辰,否则我必斩你。”

    那灰色人影说完手中再次出现了一把剑,这把剑上散发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星空,那光芒是任何恒星都无法媲美的,这把剑同样散发着一股浓郁的生命之力,剑上同样有七颗星辰闪烁,不过这些星辰的颜色却是七彩,柔和的光线在强烈的白光衬托下犹如宇宙中的一道虹桥,让人为之迷醉。

    孙不地科鬼艘恨战孤学接岗

    一道七彩虹光从剑上射出注入弱小的饕餮身体之中,之前黑剑造成的伤势竟开始迅速复原,除了生命本源没有补充之外,这只饕餮内外均已被修复。

    孙不地科鬼艘恨战孤学接岗  灰影的身影带着一丝沙哑,似乎满含着疲惫和厌倦,可饕餮却明白这人是在给它机会,唯一活着的机会,所以很乖巧的摇了摇头。

    除此之外灰影另一把黑剑也在同一时间射出了一道与饕餮本源之力相同的能量,饕餮感受到了自己的本源之力竟然有复苏的迹象,欣喜不已。

    孙仇远远独敌学陌阳诺阳星

    不过饕餮的眉心处却多了一道剑形印,这道印记一黑一白,组成了一道完整的剑印,而这道剑印成形之际,饕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直接飞到了灰影脚边依偎。

    灰影盯着脚下的饕餮沉默了很长一阵子这才叹息一声,自言自语说道

    “哎,也罢,看在你献出吞天噬地神通的份上,就待在我身边悟道修练心性吧,他日如果你修炼有成,我会让你重获自由之身。”

    灰影正要离去,却猛然一停,朝着韩风静心两人隐匿之处看了一眼,随即掐指一算,有些怅然道:

    “当初我许诺祝你成就尊位,不过世事难料,我已办不到了。不过既然你的因果再次有转机,我也很欣慰,他日机缘到时,我许诺你可以进入天衍通道。”

    静心有些激动,他知道这灰影是谁,而且也知道这只不过是那人留下的一道神识而已,可那人并没有忘记他,就算当初他还很弱小,却没有忘记同样渺小的自己,至于天衍什么的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那人不会是言而无信之人。

    艘不仇不酷艘术战闹毫察仇

    而那灰影望着韩风久久无语,那道不存在的眼神却真实落在了韩风身上,刺进了每一处细胞之中,韩风感受到了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血肉的战栗和雀跃,他不明白为什么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差点让自己控制不住身体,更可怕的是丹田内的两大剑气阵营突然没有了阻隔,疯狂融入彼此,两大剑体疯狂的冲击着彼此,似乎想要融合彼此一样。

    这种境况相当诡异,那灰影似乎早已经看穿了韩风体内的情况,对那所谓的精神海连看都没看一眼,却很在意韩风的丹田,感受到体内的剧变,韩风早已经六神无主,这灰影的实力已经超乎他的想象之外,他明白这人如果要灭杀他也仅仅只是一念之间,但那灰影却没有这样做,似乎有意暗示着什么一样。

    敌仇地不独孙球战月远所星

    丹田中已经没有什么黑白阵营了,两种剑气能量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片灰色调,而两大剑体也早已经各自磨灭了一半彼此严丝合缝的衔接在一起,虽然安静的悬浮着,但一股玄之又玄的威压却从黑白融合的剑体中飘出。

    整个丹田灰蒙蒙一片,没有彭拜也没有流动,只是形成了一片片如雾似烟的雾霭。

    结仇仇不酷艘察战阳察最指

    结科不不方敌术由闹羽球羽

    韩风努力调整自己急速跳动的心,他知道这是他的一次机缘,是那灰影人赐给他的机缘,一直以来黑白剑气虽然争斗不休,但时不时也会因为能量失衡在丹田之内彼此交锋,那段时间韩风是几忐忑又兴奋,他明白这两大剑体都是相当强悍的底牌,黑色剑体因为自己领悟圣器之中的黑暗之力也具备了同样的属性,这种属性用在剑气之上已经不止一次两次让他逃离困境,而白色剑气除了锋锐之外更有创造修复的能力,让他久战之下也能迅速恢复到最佳状态。

    可灰影却让他体内的两大剑体再次融合成为了黑白分明却又彼此相连的新的剑气,而丹田之内却已经是混沌一片,根本不知道这些雾霭之气如何调用,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奥秘不成?

    将心神注入到丹田之中,韩风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新的剑体,这剑体一面是黑暗之力一面却又是光明之力,两者彼此融合却没有任何锋锐的气机溢出,有别于之前的单独个体,可这种剑体如果要调动就必须要耗费积累的剑气能量,可眼下这些能量都被混合成了灰色的雾霭之气,莫非这种能量就是调动这黑白剑体的必备能量不成?

    韩风很快就察觉到了蹊跷之处,退出丹田开始直视那灰影手中的黑白剑,难道这就是静心口中那位大能不成,而且他的黑白剑体很自然的融合在了一起,这种力量竟然连饕餮这样的凶兽都很迷恋,恨不得成为其宠物,难道这就是黑暗之力和光明之力,所谓的阴阳之力的运转方式?

    后远仇科独敌恨战月阳所指

    就在韩风有些头绪的时候,那灰影已经收回了目光,而韩风体内的能量再次被分开,黑白剑体也各自分离,裹挟着各自的能量气流重新划分了界限,那道不存在的隔膜也依旧重新出现将两大矛盾的剑体和能量分割开来。

    一切都有如梦幻一般发生,却又很自然的分离了开来,这一切都源自那灰影的那一抹凝视。

    一种心灵福至的灵感突然从韩风脑海间窜出,这是一种法则运转的方式,也就是最好应变黑暗光明之力的解决方法,没错,既然自己都能领悟黑暗和光明都来自同一个地方,黑暗就是光明。光明就是黑暗,那这两种分离又彼此不和的能量和剑体最好的解决办法那就是融合,成为独一无二的光暗剑体,独一无二的光暗剑气。

    “原来是这样!原来黑暗圣器和光明圣器的出处竟然是这样,两种力量也是这么结合的!”韩风终于明白了体内不明不白产生的两大剑体的来源,正是黑暗圣器和光明圣器中所具备的特性,而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融合到一起才能发挥超出单体更强的威能来,对这灰影的点拨韩风是绝对抱着万分感激。

    星空慢慢逝去,那人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其真容,可越是这样,韩风对真正的力量也就越发渴望,如果他拥有这种通天彻地的神通,那何处去不得,就算是真正的六道轮回,就算是真正的命运之河又怎么样?

    当两人从幻境中清醒过来时,静心早已泪流满面,阿修罗神王竟然会落泪,这怎么可能?

    不过韩风并没有点破静心,相反通过畜生道他才明白这静心与那灰影间竟然还有这样的约定,也难怪静心答应替韩风护法的时候也有所要求,看来静心是将寄托放在了他身上。

    至于后来韩风一再追问那灰影的由来时,静心却再也只字不提,甚至严厉嘱咐韩风不准再向他提起这个人,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两人并没有继续进入下一漩涡传送通道,畜生道虽然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幻象,但说到重点还在于那三个具体的事件,第一个就是苍狼一族的献祭,第二个就是鹿成尊的杀生之旅,第三个就是饕餮被收服的过程。

    既然如今两人被莫名其妙传送出幻境就说明韩风已经领悟到了其中蕴藏的至理,静心没有追问这畜生道所涉及的杀戮之道,原地闭目打坐,或许他已经有所领悟,但韩风此时却在努力总结这三者之间存在的联系。

    敌科地仇独艘察所阳毫吉通

    “第一道应该是种族的延续,苍狼一族利用已经行将朽木快要陨落的老狼之血肉唤醒了新一代苍狼的血脉,让他们继承他们经历的一切,包括种族间的战争,杀戮,这样可以避免新一代再重走老狼们走过的歧路,很像一种知识的传承,以残生唤醒新生,这既是一种终结生命的方法也是延续种族强大的捷径,杀戮无处不在,但杀戮却各有其存在的意义;第二道鹿成尊的崛起应该就是万物生灵皆有其运势的一种表现,鹿成尊行为举止有别于其他麋鹿,也在机缘中找到了变强的方法,从猎物变成了猎人,而其扭转族群的方法就是以杀止杀,以战养战,让一个没有抵抗之力的种族成为妖域的强大势力,这就是扭转了天道宿命的一种大无畏,拥有这种意志的鹿成尊更是以自身行为为族群立了一个榜样,逝去的生命确实很悲哀,但更重要的是以小部分生命的代价换取一个地域稳定的秩序,这本身就是功德,所以鹿成尊最后顺应天道成圣也是必然。至于这第三道。。。”

    韩风有些动摇,因为这第三道幻象中饕餮所制造的杀戮已经不能按常理来判断了,一张巨口天地为之变色,一张一闭间亿万生灵彻底终结,星球崩裂,世界破灭。难道这就是天道所容?

    这种大杀戮已经超越了恐怖直接上升为破灭大劫,上天的天火天雷是一种考验,但还可以扛过去,毕竟还有一线生机,度过了就获得了天道的回赐,可饕餮造成的劫难却是无法避免的,虽然饕餮最后得到了惩罚,但毕竟像灰影那种大能不可能总在危机关头出现,那些逝去的生灵难道就白死了不成。

    这一道韩风始终想不通,作为一个人他不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如果将他放在那个场景之中也依旧会化为饕餮的养料,可既然这畜生道涉及到杀戮之道就说明饕餮这种你填凶兽的存在也是合情合理的,否则也不会一下子孕育出这种逆天的玩意来。

    就在韩风竭尽脑力疯狂推敲这其中的因果时,静心醒了过来,略微凝视了韩风几秒就已经明白了困扰韩风的问题。

    “你还是纠结在那些生灵的怨气之上,他们确实是白死了,其灵魂也被吞噬了连轮回都无法继续。但你也忘了这饕餮存在的条件。在真灵界中大界三千,小界上万,而界中更有许多神国存在,生灵更是不计其数,那幻象中死去的不过只是一个神国而已,他们的死亡也会归咎在拥有神国的神仙头上,这叫业果,等于是饕餮代天施罚,所以并不算是罪。你想想饕餮族群加起来一共才有多少只,恐怕整个真灵界也就那么几只,这种上天宠爱之物必然不会轻易死去,与凡人的生命比起来,它们更加高贵。但这世上比死更可怕的事情还有很多,你还不懂,凡是皆有因果报应,那饕餮最后不就是遭了大罪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