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八百六十九章、领悟蜃境特性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可梦想虽美好,但现实却并不象娜迦丽所想的那样,这些天她一直沉浸在试验摄魂眼的效用中,一次次的失望让她开始怀疑哈迪是否给了她真正的摄魂眼修炼方法。

    再经历又一次失败之后,娜迦丽锋利的双爪直接将跪在她面前的人族男子撕成两半,鲜血尽数喷溅在其妖媚的脸容上,看上去狰狞可怖。

    “将哈迪给我抓过来,这次我一定要获得真正的摄魂眼,否则就让他去死。”

    敌地科地鬼敌恨陌孤太帆技

    不过就在两名海族圣域级强者领命前往时,娜迦丽却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水系领域全开,一小子就将整个广场完全罩住,地面上的积水化作一道道水箭朝某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轰去。

    一阵刺耳的金属扭曲声中掺和着一些惨叫声随之响起,广场角落一处关押人族战俘的铁笼子已经彻底被无数道水箭解体,里面关押的犯人也要早已经化为一堆肉泥,根本看不出人样。

    娜迦丽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刚才她分明感受到了一缕凝练到极致的杀意,虽然这一缕杀意仅仅稍微显露便被迅速敛去,但在她看来这秘密关押战俘的水牢中已经有人潜入了,来人实力能悄无声息潜伏而没有暴露行踪可见一斑。

    不过在娜迦丽再次施法下,地面上所有的水直接被吸摄到空中,转换成了瓢泼大雨直接落下。

    大雨中一道清晰的人影出现在了广场之中,而四周的娜迦族战士见女皇揪出了藏在暗中的刺客,纷纷端起手中长戟,斗气凝聚在戟尖凝而不发,就等女皇一声令下将刺客斩杀。

    四名领域级海族高手更不用说纷纷显现原形一蛇,一鱼,一鲨,一蟹一下子就将韩风所在围了个水泄不通,作为圣域级,竟然让刺客潜伏在身边而没有察觉是他们最大的失职。

    韩风当然也很光棍的从潜行中脱离出来,从进入广场他就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杀意,不过最后再见到一名小姑娘被残酷折磨,这才不小心流露出了一丝杀意,没想到竟然被娜迦丽察觉到。

    “你是什么人,竟敢绕过我娜迦皇宫进入这密道之中,最好从实招来,免得临死前再受折磨!”一名蟹族圣域级挥舞着双钳朝韩风比划了两下恶狠狠威胁道。

    韩风神态平静,直接将围着自己的四名圣域级无视,可杀意却牢牢锁定了高台之上的娜迦丽,那股如入无人之境的气势也让四名圣域级海族有些惊怒,纷纷戒备不已。

    这青年的出现让娜迦丽有些吃惊,先不说来人实力如何,娜迦丽没有想到自以为深藏在自己内宫之下这么秘密的水牢竟然还是被人找到了,这处水牢除了自己和几名圣域级亲信之外并没有人知晓,就算是一些娜迦族长老都没资格知道,这人又是从何处得知的?

    “看你身手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我娜迦族虽然身为海族但也同样尊重强者,如果你给我合理的一个解释随后效忠于我,你可免一死。”

    娜迦丽本以为韩风会软腿,可韩风下一句话就让其彻底动了杀机,无论如何都要让韩风死在这水牢之中。

    孙地仇地酷敌恨由冷我阳指

    孙地仇地酷敌恨由冷我阳指  一阵刺耳的金属扭曲声中掺和着一些惨叫声随之响起,广场角落一处关押人族战俘的铁笼子已经彻底被无数道水箭解体,里面关押的犯人也要早已经化为一堆肉泥,根本看不出人样。

    “久闻英雄王娜迦丽是辉煌要塞的定星石,征战黑暗大陆无数次,没想到英雄王竟然还有这种折磨战俘取乐的爱好,可在贝尔法勒斯还有一群黑暗异族,女皇却任由她们舒舒坦坦的活着,可背地里光是针对人族直叫我心寒啊!想要我臣服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将手上的蛊惑之鳞送给我即可。”

    “大胆,下贱的种族竟然敢图谋女王圣器,待会等你成为阶下囚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种狂话!”一条蛇形海族说完直接张开腥臭扑鼻的巨口直接朝韩风腰间咬去,而其偌大的身体却一下子甩动起来,将韩风所有可以闪避的角度完全封死。

    韩风望着迎面而来的巨大的蛇口连闪避都懒得在做,图腾剑在手,黑暗分解之力全面释放,剑体一下子就被一阵黑气包围,直接化作一道黑光朝蛇口刺去。

    “不好,快闪!”

    娜迦丽感受到了黑暗之力,妖媚的双目一下子就变幻成了竖瞳,这道黑光中蕴含的分解之力异常强大,光是黑光所过空间就开始承受不住压力一块块崩解,又哪是一般圣域级可以抵受的了的。

    海蛇此时即便听到了示警声也已经来不及,只觉喉头一痛,紧接着整个大脑就被一股巨力轰碎彻底失去了意识。

    巨大的海蛇在吞下那道黑光之后开始分解,仅仅只是眨眼间整个海蛇已经变成了一具骨架,全身脏器包括血肉尽数被分解殆尽,狠狠地砸在积水的地面之上。

    场中一片静寂,所有娜迦族战士包括囚笼中还算清醒的人族战俘都不可置信的望着那透体暗黑的海蛇骨骼,根本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其余三名围着韩风的海族强者也纷纷后退,三道领域全开,提防着手持黑剑的韩风,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黑暗分解之力!这怎么可能?你竟然拥有帕拉丁分解之锤的神力,难道就是你从帕拉丁手上夺走了分裂之锤?”娜迦丽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只有她明白被围在场中央的韩风实力绝对不是一般圣域级能够对付的了的。

    “不错,帕拉丁还算识相,很体面的将分裂之锤让给了我,我也没有取他的性命,现在我既然找上门来,不知道女皇能否割爱?”

    娜迦丽闻言一呆,情不自禁的朝自己右手手腕摸去,那里有一片鳞片颜色明显与她身上的青色鳞片不同,晶莹闪亮正是蛊惑逆鳞。

    “哼,休想。帕拉丁枉为矮人族之王,难道他不知道拥有分裂之锤可以让他的族人在圣战中少留血吗,没有了分裂之锤他又如何应付下一届的圣战,这是自寻死路,我娜迦丽可没有他那样愚蠢,在这蛊惑之鳞的圣威下,你就算拥有分解之力又如何,乖乖成为我的奴隶吧,没想到还能得到另外一件圣器,这真是天佑我娜迦一族。”

    娜迦丽抽出了蛊惑之鳞,随着法力的注入她整个身形很快就被一片黑暗吞噬,紧接着蛊惑之鳞大放光彩,光华流转,从其中不断有一片与四周不合的景象流出开始凭空出现并迅速将整个广场同化,还没等韩风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陷入了幻境之中。

    四周空无一人,只有韩风站立在虚空之中。

    绚丽的七彩幻象不断演变,很快就化为了一片纯粹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一点都不夸张。

    在这片没有任何标的物的空间之中,无法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只有孤寂和黑暗。

    意料之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显然娜迦丽这蛊惑之鳞是将自己囊括其中,从而制造与自己经历过的人和事相同的幻境,眼前这黑暗不过是黑幕而已,一旦黑幕拉开,恐怕又要让自己费不少神。

    身陷幻境中的韩风并没有惊慌,黑暗法则中的蜃境他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而且随着吸收威迪的黑暗感悟,这蜃的特性也已经被他掌握,不过韩风从来没有运用过这种力量,他本身就十分厌恶这种下三滥的伎俩,再加上现在实力在圣域级之中少有敌手也不屑去用,这就是自信。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韩风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竟然也开始不断在缩小,而四周沉寂不动的黑暗竟然开始翻滚起来,一幕幕景象如同幻灯片一样从韩风身边疾驰而过,所有景象正是韩风熟悉的不能在熟悉,这些幻想都是自己所经历过的事。

    直到景象静止定格,韩风突然察觉到自己竟然回到了最初的初三教室之中,而四周除了一些早已记不清长相的同学之外,还有老师再讲堂上不断说着话。

    敌远地科独艘术战阳通球陌

    敌远地科独艘术战阳通球陌  娜迦丽暗中操控着幻境,她同样很好奇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过去,可让她目瞪口呆的是以往可以随意操控的幻象这次彻底失去了效力,韩风身上有着一层浓浓的黑色挡住了所有内部发生的事,就算娜迦丽融入幻境其中也跟一个瞎子差不多。

    这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就连韩风也没有意识到娜迦丽的蛊惑之鳞竟然如此强大,这一切有别于这个位面是真正的回到了他转生前的世界。

    暗暗的攥紧了拳头,尝试了一下自己的力量之后韩风同样发现自己竟然感受不到任何魔力,他的修为竟然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后远不不情艘恨接闹所不太

    时间推移,该过的生活还在继续进行着,韩风知道这都是虚幻,可他心中同样也在期盼着与自己的妹妹再相处一段时间,前世的天人永隔让韩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所以在呵护妹妹上更是做的非常上心。

    该来的还是会来,当他再一次见到妹妹倒在血泊中时,心中的刺痛更是化作了熊熊的怒火,他恨自己更恨娜迦丽。

    娜迦丽暗中操控着幻境,她同样很好奇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过去,可让她目瞪口呆的是以往可以随意操控的幻象这次彻底失去了效力,韩风身上有着一层浓浓的黑色挡住了所有内部发生的事,就算娜迦丽融入幻境其中也跟一个瞎子差不多。

    这种意外让娜迦丽惊恐不已,她运用蛊惑之鳞可以翻阅任何被困者的记忆,并且从中寻找到被困人的弱点再加以引导让对方精神彻底崩溃向自己臣服。

    就算是黑暗异族同样有各自的阴影,蛊惑之鳞顾名思义就是蛊惑对手内心中最阴影的区域然后再无限放大,通过这种精神上的诱导让对手无形中失去反抗的意志进而被娜迦丽彻底控制。

    可在韩风身上这种熟练地招数却行不通了,娜迦丽想过要中止幻境,可惜反而起了反作用,一幕幕她自己的记忆正开始一页页翻出,她最不愿回首的往事也不受控制的出现在她面前。

    韩风又如同前世一样解决掉了刘鹏,一个人被杀两次也让韩风内心中积聚的压力和怨气得到了释放,这一次幻境虽然是被娜迦丽强行拉入,可经过最平凡的生活,韩风的心灵也再次得到了洗练。

    平平凡凡度过一生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这宇宙之大存在着数之不尽的种族,那他们的生活难道每一天都活得轰轰烈烈?

    艘不地仇情后恨由阳酷结孤

    从自己踏入主宰摆的那一盘棋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与这种平凡失之交臂,与天天枯燥无味的修炼相比,这两者既有共同之处也有区别,一个是蝼蚁般不明所以的活着,而另一个则是被一种变强的力量驱使着一天天变得无法再回到最初。

    唯有不变的是灵魂,自己心灵深处始终有一块放不下的割舍存留。

    后仇不科鬼后球由闹科科指

    不管这天地如何变幻,不管这日月星辰是否下一刻崩塌,韩风唯一能够主宰的就是自己心灵的一片净地。

    一念至此,韩风感受到自己的心灵又再一次变强了,这无关实力,而是自己真正明白了一个人强大不在于实力是否超神,而是一个人的心灵永远保留那份真,永远不为乱象所迷惑,永远不会绝望。

    心灵既然已经通透,眼前这些障眼法自然不再影响韩风的情绪,沉寂在韩风双眼中的摄魂眼再次发动,其另一功用破妄之力就被韩风挖掘出了。

    所有的幻象尽数褪去,韩风再次出现在空无一人犹如死寂的黑暗之中,可在经历自己的前世之后他已经不再将眼前的黑暗看做是空无一物了,在这黑暗中孕育着的希望,这希望就像是一道光照耀着自己永不迷茫。

    “光明源于黑暗,黑暗中孕育光明,这世间又有什么黑暗光明之分,善恶之别。不过是一念之差罢了。”

    随着韩风轻声说出这句话,其丹田深处那把虚幻的巨剑之上又闪起了一个星,这颗星位于剑锋一边,而再其下方已经有两颗星被点亮,分别是分解和侵蚀之力。

    而直到此刻韩风才真正领悟了黑暗特性蜃,一切尽为幻象,一切又皆是真实,虚虚实实,在心灵之光的照耀下皆可以看清。

    黑暗犹如幕布被撕开,光出现了,一切景象又再次回到了广场之中。

    广场之上所有生灵都木立不动,显然娜迦丽这蛊惑之鳞是将所有人囊括其中,而其他人应该同样经历着与自己相同的幻境,分身乏术。(83中文网 .83z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