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八百四十一章、圣都恶灵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而鲁高之所以成为圣灵之都也是有根有据的,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阵亡在黑暗大陆之中的圣战当中,再加上黑暗七魔王时不时冲入光明大陆,死亡的人数也开始剧增。

    艘地地地方艘恨由闹秘闹

    为了安抚整个大陆所有种族的情绪,光明圣域设定鲁高成为所有种族死亡埋骨之所也变得顺理成章。

    不过这只能说明鲁高的土壤又再次肥沃了一些,并不能成为大陆上最有名的灵魂安息胜地。

    可当有光明信徒在鲁高边境看到浓雾中闪现的白色身影时,而这些白色身影确确实实在虚空中飘舞时,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了灵魂确实存在,人死之后灵魂确实会脱离腐朽的驱壳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整个光明圣域轰动了,所有光明信徒都将自己的所有财物捐献给圣域以求获得光明神的保佑,而特权阶级圣徒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出现,得到了圣域的赐福,光明教宗的赐封,他们就可以在活着的时候享受更多权力,再死后光荣的进入鲁高安眠,还有什么能比死后灵魂永生更让人激动的吗?

    结远远仇情敌察由月早独冷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尸体埋入圣灵之都鲁高,这里的浓雾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变得越来越厚,越是深入到鲁高深处,也会有各种不测发生,当大量的生命无端端消失在鲁高引起一阵恐慌之后,光明圣域也开始派兵将通往鲁高的各处路口封锁,除了每年朝鲁高境内搬运大量逝去的尸体进入之外,所有朝圣者也只能在边缘位置瞻仰圣灵出现。

    鲁高境内,此时正有一小队骑士在边缘一些村落巡视,他们每次都按照规划好的线路巡逻,一路上白色灵体随处可见,不过这些白色灵体并没有任何危害,用圣域的话来说,这些灵魂是纯净的,散发着纯净的白光,是圣徒灵魂变为圣魂的具现。

    孙科科不方结球接冷闹克地

    结地远不独后学接月所艘考

    按照日常巡视,这队小队的任务已经结束,不过在一处村落的交叉路口,他们遇到了另一队骑士小队。两队的队长彼此打了个招呼就在这交叉路口驻扎下来。

    “伊凡,没想到连你们小队也接到了迎接圣女大人的任务,能够亲眼见到圣女的身影我们还真是走运啊。”

    后远地仇独敌球战闹情远毫

    被称作伊凡的小队长呵呵一笑,对圣女的崇敬之色跃然表现在脸上,对于他们来说这辈子能够亲眼见到圣女可以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后远地仇独敌球战闹情远毫  整个光明圣域轰动了,所有光明信徒都将自己的所有财物捐献给圣域以求获得光明神的保佑,而特权阶级圣徒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出现,得到了圣域的赐福,光明教宗的赐封,他们就可以在活着的时候享受更多权力,再死后光荣的进入鲁高安眠,还有什么能比死后灵魂永生更让人激动的吗?

    “亨利,你也知道光明圣域最接近神的除了教宗可不就是圣女大人吗,每一年圣女大人都会来鲁高安抚这里的亡魂,消耗大量的光明之力奏响安魂曲,作为一名骑士,能够接应圣女大人是我的光荣,只不过圣女大人进入这鲁高深处一个月了,不知道现在是否安康。”

    亨利笑了笑拍了拍伊凡的肩膀,他明白伊凡的担忧并不是没有原因,这些天鲁高境内的迷雾越来越重,而负责巡视的骑士小队也被不明的灵体袭击,许多白银级骑士都中了招变成了这里新的住户,而圣女大人深处鲁高深处,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危险,不过再想到苦修士与圣女同行之后,他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不用担心,苦修士大人们的实力可都是圣域级强者,据说他们之中很多人从小就坚信光明教义,日日吸纳来自光明神树的精粹能量,足以保护圣女大人的安危,而圣女大人更是光之圣体,光之圣体可以抵御一切污秽邪恶,这天底下还有什么恶灵能够伤到圣女?被圣女净化还差不多。”

    对于两位队长的交谈,一些面目青涩的骑士们都竖起了耳朵认真听着,对于恶灵伤人,他们虽然没见过,但却见过被吸干生命沦为一堆堆枯骨的同伴尸体。作为最忠诚的圣域守护者,他们打心里相信圣女大人是神明赐福的贵人,又怎么可能遇到危险。

    不过他们光注意队长的对话,却没有注意到破败的村庄不少废墟之中多了一缕缕灰色的灵体,这些灵体眼中散发着慑人的红光,其视线牢牢锁定了两队骑士。

    一阵冷风吹过,雾越来越浓了,而这些浓雾很快就散布在两队骑士周围,将两队骑士之前回来的道路完全遮盖。

    两队队长也明显察觉到了不对劲,吩咐骑士们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圣水,随时准备浇撒。可惜四周灰蒙蒙一片,视野变得极为狭窄,两队骑士已经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几乎所有骑士都胆战心惊的朝着惨叫声发出的地方望去。

    一名骑士已经被一道灰影笼罩,很快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变得消瘦起来,而灰影借着吞噬骑士的生命力开始变得凝实,其血红的双眼贪婪的望着所有人,紧接着一股刺耳的咆哮声就从这道灰影口中发出。

    艘科仇地方后球战冷结冷月

    敌仇仇仇方艘球接冷冷恨毫

    两队队长来不及救助被灰影吸食的同伴,在咆哮声响起之后,就有许多道灰影从废墟中窜出,直接朝着骑士们冲去。

    敌仇仇仇方艘球接冷冷恨毫  两个骑士队长脸上的绝望和无助再也不能隐藏,而跟在他们身后的骑士各个气喘吁吁,手中的长剑和盾牌都随着颤抖不断咯咯作响。

    许多骑士早已经忘记了队长的吩咐,手中长剑瞬间被斗气激活,斩出一道道色彩艳丽的斗气斩击,可这些斩击直接透过灰影,竟连稍微阻挡下灰影的步伐都无法做到。

    接着又是一声声连续的惨叫声响起,最外围的骑士首先被灰色灵体袭身,灵体直接渗入他们的身体,开始吸食生命力,而这些被吸食的骑士只是盲目的挣扎着,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和刺痛已经将他们彻底击垮,这时他们都在挣扎之际祈求他们的神灵来解救他们,可一声声惨叫越来越高亢,灰色灵体贪婪的吸食着血液,很快就将这些外围的骑士吸食一空只剩下薄薄一张皮。

    “用圣水泼洒,这些恶灵免疫物理攻击,只有纯净的光明圣水才能救你们自己,都给我动起来突围,别停下来。”伊凡和亨利见斗气斩击无效,纷纷取出圣水瓶朝自己袭来的灰影泼洒。

    只见圣水浇到灰影之上立即腾起了一阵白烟,而灰色灵体竟然开始狂叫,虚无的身体上出现了燃烧的白炎,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被烧成了一堆白灰。

    其余骑士见圣水有效,也纷纷将圣水泼在身边不远处灰影之上,竟然真的击退了灰色灵体的进攻。

    可越来越多的灰色灵体仿佛闻见了腥味一样不断涌来,很快就又有几名骑士一时不察被灵体吸食。

    “收缩防御,启用光明戒律。”两位队长见形势不妙,纷纷将剑柄上的一枚徽章取下,朝自己胸口盔甲上的一处凹槽塞入,而其他骑士听到命令之后,也取出了各自的徽章塞入了盔甲的凹槽之上。

    随着一道白色光柱猛然从圆圈中央朝天空射出,四周的灰色灵体身上开始冒起了白烟,所有灰色灵体纷纷惨叫着后退,直到进入浓雾之中身上的白烟这才逐渐熄灭。

    开启了骑士光明戒律的两队骑士这才稍微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不过两位队长脸上却有了一丝绝望,因为他们看到这些被光柱逼退的灰影依旧在浓雾之中闪现,竟然有了那么一丝的神智,懂得耗时间。

    仅仅只是十几秒的时间,两队骑士人数一下子就消减了整整一半,而另一半已经被灰色灵体吸食一空,成为了一具具冰冷的尸骨。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戒律徽章有时间限制,这光明之力虽然是我们平时积累的,可一旦耗空,我们就会再次陷入这些恶灵的围攻,团灭是迟早的事。”伊凡咬着牙忍住了冲出去拼命的冲动,他这一队已经有10人阵亡,望着一脸青涩的伙伴被吸成骷髅,他们此时才明白圣女一行进入鲁高深处究竟是冒了多大的危险。

    敌地仇科情后术陌闹远早显

    “剩下的人赶紧收集尸体上的圣水,这光明戒律不能持久,必须想办法突围,光凭我们两个小队根本无法接应圣女大人,没想到这圣灵之都中的恶灵势力已经渗透到边境附近,我们必须活着把这个消息带出去,让圣骑士大人们做好准备,有时间来集结神官和祭祀。”

    在两人说话的时间,光柱竟然开始有了缩小的倾向,两人哪敢再浪费时间,纷纷朝着原路狂奔,剩余的骑士组成的防御圈也同样开始快速移动,所过之处,恶灵退散,连迷雾都被冲散了不少。

    两队移动的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跑出了老远距离,光柱的光芒开始暗淡起来,借着光柱的余光,两人按照记忆带着队伍奔行了老长一段距离,可越是狂奔两人的心却越来越凉,以往只需要几个冲刺就可以完成的巡逻路线此刻却变得漫长无比,离驻地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光柱终于随着徽章积累的光明之力耗尽彻底消散,迷雾中再次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灰影,纷纷朝众人狂扑过来。

    圣水不要钱的泼洒,两队所有人都明白如果躲不过恶灵的攻击就会重蹈之前死亡同伴的命运,命悬一线之际,几乎所有人都逼出了自己的潜力,飞速的闪躲着扑过来的灰影,将手中圣水瓶中的圣水以一个扇面泼洒出去,顿时造成了大量恶灵身上燃起了白炎。

    队伍中再次减员,有几个骑士慌不择路直接飞到了迷雾之中,顿时被袭身,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四周,随即很快就陷入了死寂。

    一行人不断逃窜,终于看到了建筑物的轮廓,可当为数不多的骑士到达建筑物跟前时,地面上同伴的残躯却仿佛嘲笑着他们让所有人万念俱灰。

    “不可能,我们怎么又回到了这里,这些迷雾怎么可能会连来路都遮挡,我们明明是朝着驻地撤退的。”

    后地仇科鬼艘察由孤陌孙月

    两个骑士队长脸上的绝望和无助再也不能隐藏,而跟在他们身后的骑士各个气喘吁吁,手中的长剑和盾牌都随着颤抖不断咯咯作响。

    迷雾再次临近,灰影再一次将众人围得死死的,眼中的暴戾和贪恋犹如一道道镭射光线锁定在众人身上,在他们看来,这些人类的灵魂是那么的美味,有一种本能正在驱赶着要将所有人类吞噬。

    “亨利,给驻地发讯号请求救援!”伊凡闪过一只扑向他的幽灵,紧接着挥臂斩出一道斗气,可惜对幽灵没有任何效果,这更让他有些慌乱不堪,急忙朝亨利喊话。

    “我早已经发出了魔法传讯,可一直没有接到回应,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在回到妻儿身边了。”亨利脸色惨白,一直胳膊软软垂下,之前他就被一只幽灵攻击,要不是圣水泼的及时,恐怕早已经回归了光明神的怀抱,不过一只胳膊的血肉却被吸得一干二净。

    “你小心点,我们还不能死在这里,你我的手下可全指望我们两个了,集中所有的圣水,竖立盾牌,不要给幽灵机会,尽量将圣水的净化能力发挥到最大。”

    两队剩下为数不多的士兵听到队长发令,又再一次有了一丝斗志,纷纷将背包里的圣水瓶取出,利用盾牌围城了一个仅有三四米大的盾阵,既然斗气无效,就只能依靠圣水的泼洒来抵挡来势汹汹,物理攻击无效的幽灵。

    不断有幽灵朝盾阵冲击,圣水的净化功能确实强大,这些幽灵很快就化为灰烬,不过形势并不容乐观,浓雾之中似乎有着成千上万的幽灵,悍不畏死的冲击着盾阵。

    盾阵之后的骑士再次出现了伤亡,圣水确实可以净化空中的幽灵,但还是有很多幽灵透过钢盾之间渗入骑士的身体之中,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再次响起,伊凡和亨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手中的圣水也朝着那些不断变成骷髅的骑士身上撒去。

    惨叫声戛然而止,而被圣水泼中的骑士不再被幽灵折磨,绝望的脸上也终于多了一丝安详。

    盾阵无效让本已处在崩溃边缘的两个骑士小队雪上加霜,再加上圣水已经剩余不多,所有人此刻都已经放弃了抵抗,虔诚的跪在地上祈祷,也许此刻只有祈祷才能让他们受创的心灵得到一丝丝安慰。

    幽灵趁虚而入,一个个骑士被扑倒,很快身上血肉就被吸食一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