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七百六十三章、愤怒的因由和梅利奥达斯的愧疚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两人的身法疾如闪电,挪移仅仅只是停留片刻就立即融入空中,空气中不断有冲击波出现,两人越打越快,招招不离要害,韩风的眼睛中出现了无数重影,不过凭借着精神力的捕捉,很快就有清晰地移动轨迹出现。

    “瞬移是爆发力的一种,不过这种瞬移明显要比真正的瞬移魔法差了不少,很可能这种爆发力需要强大的肉身作为支撑,超越眼睛所能捕捉的极限便会造成瞬移的错觉。不过目前的我缺少的就是这种爆发力,我的身法虽然多变,但却与瞬移依旧有着不小的距离,近战一旦注意力不集中,很可能会一击毙命,有必要将这种战法掌握到手,只不过这种近战身法是否对领域级有效就不得而知了。”默默地关注着两人的乱战,韩风心中也开始盘算着。

    地面上不断有裂纹出现,四周的岩壁之上也多了大大小小的坑洞,两人完全没有在意对方的死活,招招重拳,被击打的一方瞬间化作一道流光砸入岩壁之中,可顷刻间就立刻从坑洞中冲出,恶狠狠地扑向对方,再将对方砸入岩壁地面之中,这种打斗方式让韩风看的很无语,想想自己以前的争斗,过于谨慎小心,直到见识了这片位面强者的全力攻击,韩风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弱了,或者说玄武大陆所在的层次有些太低了。

    这也难怪,玄武大陆本来就是被封闭的大陆,再加上战乱,很多技艺传承也被破坏,再加上人类在玄武大陆依旧处于食物链的下端,能够在久远的岁月中演变出战气已经难能可贵了。

    首先是战气攻击,仅仅拘泥于战气的强弱,却忽略战法变化上的多变,其次身法是弱点,就好比两人比斗,一方战气强大就有很大的胜算,韩风虽然能以弱胜强,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因为其魔法能力的突出这才让不少战王、战皇饮恨,如果真要比战气的话,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直到现在真正接触到近身以强对强,速度和力量的搭配这才显现出来,韩风也明白自己以前有多么的幸运。

    幻影身法很强,但遇到真正的强者,对方绝对不会等你幻化出实影,电光火石间便可分胜负。如果将瞬移与幻影身法结合起来,那自己的战斗力绝对会上一个层次。

    场中烟雾弥漫,两道身影依旧在战斗者,不过速度已经明显慢了许多。

    一炷香之后,两人坐在地上猛喘着粗气,可彼此的谩骂声却没有停止过。

    后地不地鬼后察所孤技

    “二百年了,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然会下降这么多,难道还想要组建七罪佣兵团吗?我的团长,现在你觉得还有人会跟着你吗?”

    后地不地鬼后察所孤技班说到这里情绪激动,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流了下来,而梅利奥达斯只能低头,因为他知道班说的是实情。

    “哼,枉我这么多年打探,没想到救出来的却已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班了。你这只白眼狼。”

    “你放屁,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落到宗教裁判所那帮老疯子手里吗?整整一百八十年,就算是块石头也早被那帮变态碾碎了,我是不死,可每次掏肠放血没有休止,那滋味换做是你你行吗?”

    “什么屁的借口,两百年前斯堪维亚王都莫名其妙的混乱,让我也浑浑噩噩沉睡了这么多年,我一心想要找到伙伴,难道换来的就是你的发泄吗?”

    “自己做的事牵连了同伴你还好意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我算是瞎了眼了。”

    “你给我说清楚!我到底做了什么?”

    望着两人不停地指责,眼看着又要有一场打斗。

    韩风有些无语,慢慢走到两人跟前说道“既然都是伙伴,有什么事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说。现在有的是时间,还是说出来免得彼此心存芥蒂。”

    班看了韩风一眼,又盯着梅利奥达斯一阵子,随后泄了口气一下子躺在地上,双眼注视着灰蒙蒙的天空,眼中闪过一丝追忆。

    “二百年前,斯堪维亚王都的求援我们接到了,我的这位大团长完全无视了圣域的警告,纠集我们六人前去支援。可还没到王都这家伙就发生了异变,性情大变,突然出手攻击同伴,高瑟那家伙就是被自己的团长轰杀致死的,而我们其余几人倾尽全力也根本没办法阻止这家伙的异变,他当时的样子可不是你现在看到的这幅呆萌,当时的他是恶魔,不折不扣的恶魔。”

    韩风愣住了,不相信的朝着梅利奥达斯望去,可他却发现梅利奥达斯同样也傻了,身体猛然颤抖呆呆的自语道

    “你说高瑟死了,是被我亲手杀死的?”

    “当时整个斯堪维亚王都都被一片死气笼罩,而你的发狂也是毫无征兆的,联合我们五人之力都无法破开你的斗气防御,高瑟那家伙死的真不值,如果那家伙活着说不定还能控制住发狂的你。”

    “接下来,你突然放出了你引以为傲的斗气全反击,将我们都击成重伤。现在想想,那时候的你才是真正的你把,一身邪气凛然,浓郁的杀气几乎让人窒息,还有额头上那黑色的魔法纹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们的团长实力竟然这么可怕,仿若鬼神一般。”

    场面沉寂下来,梅利奥达斯浑身颤抖着伸出双手,他现在依旧不敢相信班所说的一切。

    “之后发生了什么,就算你说他发狂了,将你们击成重伤,但你又怎么会被光明圣域俘获,被关在这不见天日的地底之中呢?”

    韩风脑中闪过一丝疑问,如果班所说属实,那梅利奥达斯的实力绝对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突然的异变是否与斯堪维亚王国的异变有关系呢?光明圣域在这之中又起了什么作用,按理来说梅利奥达斯他们的佣兵团是大陆公认的合法佣兵团,圣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将其团员关押在马斯特监狱之中。

    “之后还能有什么,团长暴走消失,圣域那帮伪君子当然不会放过所有人虚弱的机会,宗教裁判所联合西北教区的高手想要将我们生擒活捉,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圣域看中的价值,比如说我,圣域这些年不就是想要研究出我为什么可以不死不灭吗?”

    班自说自话,虽然语气清淡,但韩风和梅利奥达斯依旧能够感受他的愤怒。

    “其他成员呢,玛琳和狄安娜怎么样了,还有吉恩和龙泽呢?”梅利奥达斯神情委顿,他现在有些相信了,有些愧疚的看着不远处的班,低声问道

    “不知道,我是被佩琳传送走的,直到昏迷的那一刹那,我只看到了圣域那些伪君子们仓皇愤怒的表情还有高瑟被你斩成两截的尸体。”

    梅利奥达斯听完,双手不断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没想到七罪成员的再一次会面竟然是充满悔恨和迷茫。

    “他的异变有没有什么特征,比方他的形态有没有实质的变化。”

    现在三人之中唯一能够保持冷静的便是韩风,再这段倾听的过程中,韩风想了很多,想到了斯堪维亚王国的死气,又想到了梅利奥达斯的异变暴走,又想到了圣域强者的围捕,这三者之中绝对有什么关联,至于是什么他现在还没有想到。

    “变化?光明大陆上的神灵总共有四大种族,天使神族、海神一族,远古黄金龙一族,还有巨人一族。这四大种族中都有下位神和中位神的神灵存在,但他的变化却跟这些神族都扯不上关系,那浓郁的杀气,强大的魔气,还有那狰狞的轮廓,眼中充斥的杀意是活脱脱的恶魔,就算是黑暗大陆那边的恶魔也丝毫不能与之比较,那时候异变的他确实有着下位神的巨大威能,仅仅是一击就将我等全部击成重伤,高瑟直接被其其中当然也没有幸免。”班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现在除了你之外恐怕也只有那个被驱逐的精灵王还在圣域混吃等死,当年如果不是卡佛兰那混蛋蛊惑了他,老子又怎么可能被基恩这王八蛋给石化,吗的,除了这么大的事,这王八蛋竟然还敢听命于神庭,老子这笔帐一定要跟他算算!”

    班说完站起身来。二百年的愤怒中愈发写得差不多了,他也没有想过要真正杀死梅利奥达斯,同样他也不想在听梅利奥达斯多解释。

    事实上,班的陷落有很大原因在梅利奥达斯的莫名暴走上面,自己获救也必要感谢,被困了一百八十年,如果说没有怨气谁会信。

    梅利奥达斯见班要走,有些着急,连忙站起身来阻拦,可这一步却踏不出去,他实在没脸更没有借口再让班留下。

    韩风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除了自己站出来说话之外,恐怕班的离开已经注定了。

    “你的伙伴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是获救了,但你们七罪佣兵团其他成员却死的死散的散,难道在你眼中,他们就不算是你的兄弟吗?”

    班闻言停步,猛然转过头来,一双充血的眼睛犹如洪水猛兽般盯着韩风,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谁说我不在乎,我以前服他,尊重他做的任何决定,七罪的其他弟兄们因为他的缘故拒绝了圣殿的招揽,放弃了登上光明神树凝聚神格的机会一直陪着他周旋在六国之间,可六国那些高高在上的王们却没有正眼看过我们,在他们眼中,我们只是一帮为了钱财为了荣耀而卖命的炮灰,圣殿觊觎三国的圣器已经有些时候了,而他呢,非要拦在圣域与几国中间当搅屎棍,深怕水不浑。”

    班说到这里情绪激动,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流了下来,而梅利奥达斯只能低头,因为他知道班说的是实情。

    “我不在乎这大陆到底是光明统治还是黑暗主宰,七罪的兄弟们为了你的理念被圣殿排斥、针对,难道你以为圣殿没有把我们当做眼中钉吗?你说你除了那狗屁的斡旋之外有没有在意过兄弟们的死活?”

    班说到这里眼中只剩下冷酷,梅利奥达斯无言以对,哪怕再说什么,两人已经势同水火。

    韩风知道再说下去,恐怕两人只有刀兵相向,沉声说道

    孙仇远地方艘术接阳所敌战

    “不管他以前犯过再大的错,如今的他已经悔悟,难道你不想七罪佣兵团再次重聚吗?”

    “重聚?我想啊。可惜高瑟已经没有机会了,想要我加入解救其他人也不是不可能,但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梅利奥达斯,如果七罪其他成员再次重聚,你敢不敢立誓在所有伙伴面前自裁?”

    梅利奥达斯闻言一颤,终于抬头正视班。

    “如果能用我的死换来兄弟们的原谅,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赎罪,我梅利奥达斯立誓,当七罪其他人获救之时,也是我自裁谢罪的那一刻。”

    班闻言身躯颤抖,胸中的怒火早已熄灭,望着眼前实力仅仅只有黄金级的梅利奥达斯,他自己也有了一丝悔意。

    “班,我会在斯堪维亚王都废墟前自裁,再我当时发狂击杀高瑟的地方自裁,但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凭我现在的能力恐怕救不出其他人。”

    班眼神闪烁,随即扭过头不再看梅利奥达斯,但韩风却知道眼前的两人又回到了以前那种默契。

    “也不知道疾空和血衣怎么样了,你们到底在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