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三百七十三章、血衣对白衣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场中的所有人在思考之后,再次给予白羽最高的尊重,白羽也发觉自己说的有些过了,有些客大压主的感觉,想了想说道

    “我这五名亲卫可以与烈皇子和威迪殿下的亲卫比斗,这样不是更有看头?两位意下如何?”白羽的声音再次传遍大殿。

    威迪和烈月晖相视片刻,也觉得光是自己的亲卫同台竞技有些乏味,两人也朝着白羽点了点头,派出了自己的亲卫。

    接下来的比试分为三场,一对一一场,二对二两场。

    很快,白羽的五名亲卫之中站出了一名白衣青年,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冰寒之气,除了给看台上的各位皇子行礼之外,白衣青年没有任何其他多余动作,径自站在大殿中央等待。

    烈月晖知道这一场比试势在必行,这一场自己一定要赢。朝着身后的一名侍卫低语几声,这名侍卫闻言很快走到大殿中央,所有的大臣将领在见到来人面目之后倒吸了口冷气。

    “我的天,怎么是这个屠夫,梅血衣,他什么时候成了大皇子的亲卫了?”

    “我可记得,梅血衣可是烈风大帝的亲卫,从涵溪关直接钦点的战皇后期高手啊,难道大帝将他赐予了大皇子?”

    台下的大臣议论并没有逃过几名皇子的耳朵,白羽突然也对这个满身散发着血气和惊人压迫力的青年有些兴趣,转头朝烈月晖问道

    “烈皇子手下有这种猛将可喜可贺,这名亲卫给我的感觉很压抑,散发的血气中还混合着惊人的杀气,看来是殿下器重之人,敢问此人出自何处?”

    “这人其实是父皇给我的,他是从涵溪关被父皇选出来的死士,当初也是因为与魔兽搏斗,刀刀搏命视若疯魔,是涵溪关关口下的流浪者,经历过不少天目兽潮,斩杀魔兽无数,很被父皇看重。不过这人很嗜杀,每天都要见血才能安静片刻,旭日之都这些年的治安能够安稳下来也多亏了他,现在皇城监狱里面基本上每天都会有一些武者死去,他以命博命,胜者可以出狱,当然败者就要做他的祭品,在他手上能够撑过三招的人很少,不过也有例外,皇城天牢中有几名战皇后期的犯事武将也因为他免受了牢狱之灾。”

    烈月晖说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威迪和白羽凝重的眼神,烈月晖有些自得,这梅血衣的杀气和血气实在太重,当初他也是忍受了好久这才慢慢习惯,这人也是他亲卫中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猛将了。

    白羽面对场中的梅血衣也不再气定神闲,对着手下亲卫说道

    “白衣,对手实力不可小嘘,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两人站到大殿中央的禁制之中,烈月晖朝四名魔法师示意之后,四名中年魔法师纷纷运转法力开始朝四根火晶柱输入法力,很快禁制生成,四道火红色镜幕将大殿中心围住,形成了密闭的竞技场。

    中央两人一白一红分别站立,梅血衣拔出了刀鞘中的长刀,刀身漆黑但表面斑驳杂乱,散发着浓重的血气,刀背上还残留着一道道血色痕迹,想来也是梅血衣刀下亡魂所残留的唯一能证明它们存在的痕迹。梅血衣拿在手中更能衬托出梅血衣的凶戾。

    白衣也是一把白色长剑持在手中,剑身透明隐隐有冰寒之气散发,除了冰冷之外,白衣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耀眼,与梅血衣截然是两个世界的人。

    两边大臣包括侍卫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中央的两人,一个凶名响彻烈日帝国,一个是玄冰帝国白羽殿下的首席亲卫,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两人之间的较量究竟孰强孰弱。

    梅血衣没有多话,率先展开了攻击,黑刀瞬间被血气包住,朝着白衣就劈出了一道血色斩击,劲风过处,大殿中央气温很快递减,场中似乎很快有了一阵鬼哭狼嚎声,众人只感觉周围有些渗人,纷纷将自己的衣服拉紧。

    白衣的长剑很快也被一道白色冰花裹住,也朝梅血衣斩出一道白色斩击。大殿之中气温更是陡然下降了不少。

    两道斩击在中央碰撞,但诡异的是两道斩击碰撞之后竟然开始发出嗤嗤的声响,没有巨大的撞击声传出。

    很快两道斩击很快消磨完毕,中央竞技场地却已经慢慢升腾起了不同的气雾,白衣这边空气中弥漫着冰寒的结晶,梅血衣这边却是血色交织的火焰升腾。

    很快两人的身影就被浓重的白色血色气雾遮挡,不过结界之中不时传来一阵阵刀剑交击声,也时不时有一道道尖利的战气射出,撞在四周的火红镜幕之上。

    “烈皇子,这梅血衣我如果没看错更倾向于火系战气,不过血色却又倾向于水系战气,这是怎么回事?”端坐一旁的威迪有些皱眉的问道

    “威迪殿下,我这手下的战气正如殿下所说是火系战气,烈日帝国大多数武者都是修炼火系战气,但因为环境不同,可能也会产生变异,梅血衣一直在皇弟的手下镇守涵溪关,每次面对兽潮他总是会冲进兽潮之中大杀特杀,面对铺天盖地的魔兽,一般人恐怕很快就会将战气消耗殆尽,接着就被魔兽分尸。不过梅血衣很特别。”

    “哦,怎么个特别法?莫非他还能面对兽潮,保持自身体力不成?”威迪也开始对梅血衣有了兴趣,一旁的白羽听着两人的对话,眼角明显的抖动了一下。

    “确切的说是他的体质与其他人不同,众所周知武者每次激发战气,身体中的战气总量也会根据战技的不同层级释放开始减少,简单来说身体血气的总量会因一次次激发开始损耗,面对兽潮最好的方式就是与其他武者策应,借着其他人的掩护慢慢恢复,这样也能最大限度的发挥武者的作用。”烈月晖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视线开始放在远处交手的迷雾中的血色身影,眼中更是流露着一丝火热和羡慕。

    威迪两人也注意到了烈月晖的神情,静等下文。

    “梅血衣却是不同,每次涵溪关发生兽潮,他总会一马当先独自冲到兽群当中。每次斩杀魔兽,血焰都会将魔兽的气血熔炼融化殆尽之后再次回归本体。

    虽然身陷兽潮,受伤不断,但梅血衣却是越杀越有精神,直到将周围围困的魔兽斩杀完才会扑向其他地方扎堆的魔兽群,正是因为身上的血焰,他在兽潮中总有劈不完的战气,使不完的力气。战后就会独自运转血焰抽取魔兽尸体上的血气,这也是他能够在短短十年之内从一介战师无名之辈蹿升到战皇阶高手的根本原因。”

    烈月晖说完,两名皇子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两人都是见识卓绝之辈,又哪能不知道这梅血衣的真正价值。

    在两军交锋之中,假若有这样一名无敌的悍将引领,所过之处无可披靡,主将的魅力完全可以感染一只军队,梅血衣的血煞之气更可以将一只军队变成煞神部队,借着杀戮完全可以摧垮对方的意志,这样的人才现在仅仅只是烈月晖身边一名亲卫,有些暴殄天物。

    不过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沉默应对,打算私下跟梅血衣接触,如果能招揽那就给其最好的待遇,将自己的军团交给他,给予无上的权力。

    假若梅血衣不肯,那就要想方设法毁掉他,哪怕是得罪烈日帝国也在所不惜。放任对手有这样的手下,一旦成长起来,万一将来发生战事绝对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要么收服,要么就要趁这次接触秘密彻底毁掉他。

    大殿中央禁制内部一片迷蒙,内部充斥着血色的煞气和寒冷的几乎能将人冻结的冰雾,大殿内部的气温也随着禁制内时时爆发的气劲开始变得阴冷起来,不过这对于大殿之中的看客没有任何影响,能够被烈月晖邀请来的不是官居重位的大臣就是修为高绝的战皇,那会在乎温度,众人只需要稍微运转战气,将寒气驱离即可。

    不过,众人也看的有些迷迷糊糊,禁制内部已经被层层冰霜笼罩,除了能够时不时听到兵器的撞击声和衣服与空气的摩擦声之外,梅血衣和白衣没有发出任何喘息的声音。

    大殿主桌之上,四国皇子公主都将注意力放到了中央,四国皇子除了烈月晖烈晨之外都是精修精神力的高阶魔法师,虽然中央迷雾重重视线严重受到影响,但在精神力探察之下两人的比斗一览无余。

    期间,威迪和白羽时不时的交谈,发表自己对两人比斗的看法,风雨璇也不断将两人比斗中的优点缺点点评出来让端木香兰两位公主感觉获益匪浅。毕竟两人都是魔法师,最害怕遇到近战,魔法师一旦被武者近身,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能够从两名高手的比斗中吸取经验,旁边还有一名魔武双修的战帝级高手点评,这种好事可并不容易碰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