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二百七十三章 战帝的强大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两位杀手眼睛一亮,开始哈哈大笑起来,仿佛遇到什么好笑之极的事。

    此时两人微微朝韩风鞠躬,已经将生死忘却,韩风从他们欣喜的表情中不难看出这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同。

    “能够亲眼见证阁下自创的魔法复合技,我等死的不冤,感谢阁下为我等解开心结!”

    韩风朝着远处走去,淡淡说道

    “黄泉路上不送!”

    顷刻间无数地刺从坚若磐石的地底伸出将六人所在之地刺穿,密密麻麻犹若针山。而空中带着呼啸声急速下坠的流星将整个针山区域覆盖,一阵阵巨大的撞击声响起,整个帝城都可以感受到这股强烈的撞击。

    浓烈的硫磺味瞬间弥漫在整个千碑林,六人所处之地已经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一股冲击波朝着周围蔓延,边缘的石碑早已经不知去向,只剩下一些熔化的碎石四散飞溅将周边的草地引燃,噼噼啪啪声不绝于耳。

    韩风的黑衣在月色中慢慢飘动着,看到自己制造的巨大破坏力,韩风并没有欣喜,脸上反而带着一丝歉意。朝着入口处残存的几十块石碑深深鞠了一躬。

    “还请沉眠于此的英灵们原谅在下的鲁莽,韩风再次回到这里时会重新为各位塑碑!”

    韩风慢慢直起腰朝着入口处走去,不过当韩风快要走到入口时,韩风停了下来。朝着一处阴暗的角落说道

    “今夜我这么受欢迎?没想到除了战皇级还有战帝级看上了我这颗人头不成?你又是哪家派来的?”

    一声叹息声从角落响起,一名黑发锦袍男子慢慢从阴影处走出。

    “没想到还是让你察觉到了,像你这种人才,如果能够韬光养晦未来绝对能一鸣惊人。怪只怪你生不逢时,有人要你的性命。老夫本意并非如此,只可惜老夫当年欠了人情,今天实属无奈,就将你的人头交予我吧,我保证不会让你感受到一丝痛苦的!”

    韩风哈哈大笑起来,根本没有在意眼前的这名黑发男子,但随后韩风眼中激射出一股冷光,黑发男子眼神微微一颤。

    “笑话!不要真以为你战帝就能这么轻松要我命!我韩风的本事恐怕会让你大吃一惊哦!”

    长剑缓缓拔出,韩风宝石之凯慢慢临身,剑尖上闪烁着耀眼的银光。

    “想要我命就来试试吧!”

    黑发男子微微摇了摇了头,朝着韩风微微一拂。

    韩风突然发觉天地的元素开始紊乱起来,各种元素仿佛不受控制般朝着自己涌来,身体被牢牢的吸在大地之上丝毫不能动弹,宝石之凯寸寸碎裂掉落在地上。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韩风喘不过气来,双脚更是深深的陷入地面。随着元素凝聚来临,压力越来越大,韩风被压的跪坐在地上,使劲喘着粗气。元素开始变换成各种形状,朝着韩风攒射而来。

    这一幕与幻境中的一幕何其相似。

    战帝可以随意调用天地元素为己用。韩风本以为自己掌握了土系法则便可以有足够实力与战帝一搏,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苦苦修炼到现在,韩风一路披荆斩棘。遇到世家被欺侮,小的被打了,又来大的。大的被打又来老的。这就是现实,没有足够强的实力,没有碾压一切的实力,终究还是会被更强的人欺侮。

    眼中飞快的闪过这一世的经历,韩风心底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就在韩风被无数塑形的混乱元素洞穿时。一道无形的波动传来,瞬间透过所有元素攻击。

    所有元素攻击猛地一滞。在离韩风只有一尺的距离硬生生停下来。

    一道苍劲愤怒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帝都。

    “我宇文光的徒弟就是你们这些杂碎能够欺侮的吗?从今天开始我宇文光要重开杀戒!”

    一道青色飓风夹杂着雷电瞬间出现在韩风周围,将周遭凝滞的空气清的一干二净,一道身影隐隐约约出现在飓风中央,远处本来风轻云淡的黑袍男子顿时脸色剧变,一道青绿色护罩罩在身上,身形化作一道闪电朝着远方飞遁。

    “欺负完我的徒弟就想走了?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飞遁的身影随着宇文光的话语硬生生停在空中,黑袍男子面带惧色看着飓风中央的宇文光,黑袍男子全身不由自主颤抖着。

    在宇文光面前,黑袍男子再也没有之前的那副嚣张,此时的他更像一只雏鸡,停在空中瑟瑟发抖。

    宇文光的身影随着飓风散去慢慢显露出来,心疼的看着跪坐在地上的韩风。宇文光平日慈祥的面容不复存在,此时的他更像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的杀神。浑身散布着浓郁的杀气!

    宇文光朝着黑袍男子一抓,黑袍男子身形不由自主的朝着宇文光飞速倒退。

    “咔!”的一声轻响,宇文光单手抓住黑袍男子的脖子凌空问道

    “说,是谁派你来的?”

    黑袍男子妄图挣扎,可全身战气被宇文光封死,哪能挣脱的开。

    “唰唰唰!”

    五道身穿白袍,头戴蛟龙面具的身影出现在宇文光周围朝着宇文光微微一躬,为首一人嘴唇一张一合低声朝宇文光说着什么。宇文光眉头微微一皱,沉默片刻这才点了点头。

    见宇文光点头应允。为首之人朝着黑袍男子丹田处一掌拍下,黑袍男子浑身巨震,嘴里狂吐鲜血。

    五人将黑袍男子围住,手中开始打出一道道银色光线,瞬间将黑袍男子拘禁,随后朝宇文光微微一点头,押着黑袍男子朝着皇城方向飞去。

    千碑林中除了依旧燃烧的断壁残垣,只剩下宇文光和韩风两人。

    将韩风从地上扶起,宇文光看着嘴角沁出鲜血,有些萎靡不振的韩风说道

    “苦了你了,老师我来晚了,让你独自面对这一切!”

    韩风摇了摇头,朝宇文光鞠了一躬便朝入口处走去。

    宇文光知道韩风现在心中憋着一口气,不由得长叹一声慢慢跟随其后。

    本来韩风必死,如果宇文光来晚一步。那韩风就只能被千万把兵器刺穿身亡。韩风很感激宇文光,但此时的韩风没来由的感受到一阵悲凉。

    两人就这样不出声走了一段时间,一直走到山海湖边。看着平静无波的湖水。韩风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老师我现在还是太弱了,与战皇相比,战帝实在是太强了!”

    “为什么会这样想?”

    “我确信以我实力可以力战战皇级,我确实做到了以一对多。但战帝只是挥挥手我就无法招架,如果老师来晚一步,恐怕我就必死无疑了。”

    宇文光感觉到韩风的意志有些消沉。或许面对压倒性的实力,韩风并没有追究自己到底败在哪里,而是认为战帝的层次太高,产生了一种无法力敌的感觉,已经开始走进了死胡同。

    武者不能因为对手强大的实力而怯懦,如果这个念头出现,那今后无论面对何种实力的对手都会有阴影。没有了自信的武者即便实力上去了真正面对高手时依旧会落败。

    “我问你,与战帝接触,你知道你输在什么上了吗?”

    韩风仔细回味了刚才那一瞬间的场景,最后茫然无措的摇了摇头。

    看到韩风茫然的神情,宇文光又再次绕宽了说道“那我再问你战王和战皇之前有什么区别?”

    远处湖上开始出现了一只只船灯,在湖中静静的闪烁着。随着千碑林的剧变,整个皇城已经充满了一队队风讯赶来的护城军,城中的百姓似乎知道有大事发生,家家门窗紧闭。现在也只有这些湖中的船家还在湖中游弋着。

    宇文光的发问并不是无的放矢。韩风开始慢慢回想妮妮露跟自己说过的话

    “战王修炼的是血肉之力,当战王体内的战气开始象液态转化时就是战皇的标准,要知道战王的标志既然是护体气罩,那战皇就是凌空飞渡。两者的最大区别就是战王还仅仅处于将血肉之力外放阶段,而战皇却已经可以扑捉天地的灵气补充自身。”

    韩风坐在一处水榭之上仔细琢磨着妮妮露的话。既然战王是使用的血肉之力,那战皇就是血肉之力的升级版,无论强度还是持久度都要比战王强上不少。所谓的凌空也就是说战皇开始可以将血肉之力与天地间的元素产生共鸣,有一部分同源元素与战皇自身战气产生了吸引。照这样推理下去,那战帝就是已经可以使用天地元素作为自身攻击,到战帝这个层次恐怕已经跟魔法师没有什么两样了,不过战帝最大的优势还是其肉身。

    “老师我明白了,战皇阶战气是与天地元素沟通的是,其本质其实跟战王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依旧是战气攻击,但战帝已经可以与天地元素沟通,其战斗方式与魔法师很像,不过却要比魔法师的施法更加迅疾,先前那黑衣男子只是招手就可以让我困住,魔法师恐怕很难短时间做到吧?”

    韩风刚说完话,却见宇文光摇了摇头,正想继续发问却突然感觉身边空气瞬间凝结,一道道无形的枷锁开始层层束缚在自己身上,韩风顿觉呼吸有些艰难。眼中充满着疑惑的望向宇文光。水榭周围的元素开始强烈的震荡紊乱起来,形成了一道道犹如实质的尖刺但颜色确实五颜六色繁杂不堪,看着一道道尖刺瞬间在空气中成型,韩风眼神微微一缩,似有些不相信现在此举是宇文光所为这与之前黑袍男子的手法是出奇的一致。

    韩风试图努力挣脱,但束缚在自己身上的空气牢笼根本破解不开,一道道尖刺带着不同性质的元素之力朝韩风猛刺过来,眼看就要将其洞穿。

    尖刺再快要到韩风身边时硬生生停住,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韩风顿觉身子一松,束缚自己的空气竟然没有丝毫征兆的消失了。宇文光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那样负手看着远处的船灯。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