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五行遨游 第二百一十九章 阴霾

时间:2019-05-14作者:西风的幻想

    叮嘱了一些话之后,寒微乘风并没有久待。这所密室是神罚内部寒微少轩的居所,当初家族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才得到神罚的允许修建传送阵,每次传送都要大量钱财,所以纵然是寒微乘风也有点肉疼。

    返回到原先的地底密室后,寒微乘风推门而出,朝着另外一处石门走了进去,在石门后方依旧有一处传送阵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寒微乘风没有丝毫犹豫,踏入传送阵,转眼便踪迹全无。

    端木城东城是一片紧挨着皇城的一处官邸所在地。

    这里居住的人大多是在朝为官,东城除了有贵族身份的人进出之外,不允许平民进入,即便是世家商家也需要开具路引才能进入。城中负责巡查的守城军士定期换岗,戒备森严,这样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官吏的安全,也让这些官吏与其他人身份区别开来。

    东城大多是东方园林式建筑,每个官邸都被划分出很大范围用于修建各种建筑,小桥流水,雕梁玉砌的建筑随处可见,是一处休养生息的好地方,这里与城中喧闹的环境截然不同,也难怪皇族会下大工夫对这里进行改建,在这里居住的已经不是非富则贵可以形容了,这里的每一户人家都控制着帝国大大小小的权力分配,甚至军队调动也需要其中有些人点头才可以换防。

    陈府的宅邸在东城中央,端木轩考虑到陈府先人在建国初期跟随自己南征北战,赐其公爵爵位。这处宅邸四处店铺林立,都是陈氏的家产,而这一代陈氏家族掌舵人又位列帝国兵部尚书,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控着帝国所有军队将领的任免权,声威显赫一时。

    陈炳先正是这一代陈氏家族的掌舵人,此时陈炳先正在一处别院与一名贵妇抵死纠缠,一阵阵呻吟声和喘息声从屋子里传出,外围负责安全的护卫早已退下,只剩下一男一女原始的*在慢慢发芽。

    陈炳先已是60多岁的人了,育有六个儿子,按道理说作为一个年过花甲的人来说,虽然保养得比较不错,但精力衰退是很正常的。

    可陈炳先虽然老迈,但却有一种嗜好,凡是在街上遇到的女人只要对他眉来眼去,他就控制不了自己的*去占有,不用说眼前这名贵妇也是他的一道菜。至于事后还要看他心情好坏,给予贵妇一定好处给贵妇一定的银钱或是实际好处。

    能在端木皇城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贵妇又有哪个在乎那点银钱,大多数都期望与当朝尚书搭上桥好给家里人安置一个好的位子,无论从军还是入仕当朝尚书肯定有一定的人脉和门路。

    承蒙先人余荫陈炳先也在端木皇朝的开元盛世下挥洒他的*,只要凡是跟他勾搭上的贵妇,其丈夫大多戍卫边疆,抵御魔兽和其他帝国的攻击,偶尔会有一些人莫名其妙的得到升迁,喜不自禁会捎信给家里的妻子这个喜讯,浑不知自己的老婆早已上了别人的床,在别人膝下承欢。

    *过后,少妇瘫软的躺在床上,脸上一阵潮红,仿佛依旧没有从愉悦中清醒过来。而陈炳先在一旁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的战利品,老陈没有别的嗜好,上边疆戍卫轮不到他,也只有在家舞棒弄枪征服一名名平时端庄大方,雍容典雅的贵妇才值得他津津乐道、

    老大儿子执掌荆棘皇家学院,家族内的子嗣后代均通过荆棘一步步踏向军界仕途,唯一能够让陈炳先战战兢兢的也只有当朝皇帝端木轩,每次上朝面对帝王的那种压力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心满意足之下,陈炳先悠悠的拿起一旁已经剥好的葡萄一颗颗丢进嘴里,而一旁的贵妇显然已缓过劲来,稍微收拾了一下自身便急忙将盘子端起,一颗颗喂给陈炳先,口中腻耳的甜声响起:

    “老爷,妾身的身体是否让您满意?”

    陈炳先看着衣杉褪去,赤着胸脯的贵妇眯了一下眼睛,满意的点了点头。

    贵妇看到陈炳先满意,大喜,依偎在陈炳先怀里撒娇道

    “哎,我那狠心的冤家长年在要塞,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回一次家,还是老爷贴心知道妾身的苦楚!”

    陈炳先乐了。贵妇言下之意就是自己要比她丈夫还要厉害,这种恭维可是让陈炳先爽到了心底。

    ”那你就搬过来天天伺候我吧。伺候的好了,你那夫君的校尉之职说不定很快就会变成偏将甚至是副将也说不定哦?”

    贵妇闻言一阵高兴,开始再一次的抚弄陈炳先的命根子,陈炳先慢慢感觉到腹中一股热意升起,禁不止又要梅开二度。

    还没等陈炳先执枪上马,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中一串金铃开始响起,陈炳先顿时失去了兴致,将贵妇丢下开始穿戴起来。

    贵妇还想纠缠,却被陈炳先一个凌厉的眼神吓退,有点不知所措的颤抖起来。

    “你先回去吧,老爷我现在有大事要做,等过阵子清闲下来,你夫君的调令就会下来,到时候你再来服侍我吧!”

    看着贵妇千恩万谢,陈炳先有些恍惚了。权力还真是一件令人心醉的东西,可以得到你平时只能仰望的,曾几何时陈炳先还不是家主时就一直在做各种努力让自己在家族中出人头地,结果他现在已经拥有了一切,但似乎陈炳先并不满足。

    等到贵妇离去,陈炳先这才洋洋洒洒走出了偏院,回到自己平时批阅军文的书房,等下人退去后,陈炳先仰视着一金子牌匾冷冷一笑,随手按动一处不起眼的机关,立刻消失在书房中。机关恢复原位,只留下落日的余光照射在那副“战功显赫”的牌匾上。

    同时,在东城另外一处街道上,户部尚书的府邸前人流川流不息,不少达官贵人带着家人在街上漫步,每当行人路过尚书府门前时,都对站岗的军士报以微笑。这里居住的人掌握着荣威帝国版图内所有都城贡献的财富,每天都有数不清的的钱财物资被尚书拨往各地。

    李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却可以让所有都城城主、驻军大佬心颤,虽然大权依旧再端木皇朝手中,可李卫作为户部尚书却有着惊人的权力,可以说只要李卫少动一笔,某个地方驻扎的军士就会没有饭吃,某个地方动工的工程器材武器铠甲就会停工。可以说是一笔千金,不少大佬们都对这位户部尚书又爱又恨,当然更有熟络李卫的人明面上直接称呼其为“李千金”,果真是一字千金。

    此时的李卫忙完了日常办理的批文,让手下送到户部办公处,接下来就由整个户部开始运作起来向各地征收或是派放钱财物资。

    忙完的工事的李卫舒展了一下酸痛的后背,开始练起字来,这是李卫的一大嗜好,至于其他嗜好吟诗作对李卫也很拿手。

    李卫写的一手好字,龙飞凤舞颇具神韵,就连帝王端木轩每次上朝都要在大殿上亲自观看李卫书写的奏章,可见端木轩也十分欣赏李卫的书法。李卫不像陈炳先那样纵情声色,但常年掌管钱财的李卫却对无数金银有一种占有欲,哪怕这钱不是他的,他也会定期前往国库去巡视。

    此时李卫写的字恰好与钱财有关,正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李卫写完开始踱起步来欣赏自己的书法,这时腰间的悬挂的一串金铃响了。响声让李卫有些心烦,好兴致都被搅了。李卫手中的笔直接丢在自己的大作之上。八个字上被余墨破坏无遗,可惜了这八个字。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