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195章 仇沐瑶得逞?

时间:2018-05-30作者:陆纤雪

    ,精彩小说免费!

    仇沐瑶得到消息后,并没有急着找上门。毕竟当时孟炙月虽然有些傲娇的感觉,但他的意思就是让秦阳晚上去他那里。

    这样说来,其实她就有大把的时间好好打扮自己。她也的确是这么做了,白莲花的形象自从上次在海上明珠得到了好的效果后,就在她心里扎了根,索性就往这方面打扮了。

    许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清秀温婉,又水灵动人。待接近九点左右这才寻着房间号码找了过去,方案早就在腹中滚动千百遍,她即使敲门也不会呼喊。

    过去在秦然的剧组她当然可以不顾及,但是现在是在孟炙月的剧组,况且没多远就是他的房间。而最主要的原因,她怕出声,秦阳连猫眼都懒得看,更别说为她开门了。

    就说她今天这种刻意打扮,与往常相比还是有些视觉冲击的,她相信秦阳只要看了,必然是会给她开门的。

    浴室的门被朝里打开,大量的雾气顿时涌出,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沐浴乳的清香。男人俊颜夺目就是有些阴柔,那完美的身材只有用一条浴巾围在了腰间,发丝上的水珠滑落,顺着下颚、脖颈、滑过深陷的锁骨、结实的胸膛、肌理分明的腹部、最后顺着诱人的人鱼线没入了浴巾。

    敲门声毫无征兆的响起,他微微蹙眉,只是通过猫眼看了眼外面的女人。他有些错愕,垂下头思考起来。

    时间流逝,但敲门声仍然在持续,他伸手关闭了房间里所有的灯。抬起头,黑夜中他的双眼如同猎豹般锐利,唇角微微弯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猛然开门,一把将那个女人扯了进来。

    …

    半夜里宋嫣睡的异常沉,这几日里白天夜里都在拍戏,体力完全透支。难得今天的夜戏被取消了,烷孝却被乔墨监督着,也没有时间和她瞎转悠。她索性早早护肤完毕,就躺下补眠了。

    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并且坚持不懈,大有一副把门砸破的架势。宋嫣顿时被吓醒,双眼睁的大大的。但那敲门声还在持续,在这静谧的黑夜里,显得尤为响亮。一下又一下,犹如敲击在她的心脏上,闷的整个人都难受。

    她甚至来不及穿上拖鞋,赶紧小跑着到门口,掀开猫眼一看,这才开了门。“你是不是疯了?这都几点了?”宋嫣把人扯了进来,嗔怪道。

    烷孝满脸焦急,但看她一身睡衣的装扮也就知道必然是有急事,连形象都顾不上了。“你…你要先冷静!我再跟你说事情!”烷孝咽了口口水,自己深呼吸了几次才道。

    看到她这副模样,宋嫣忽然就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心脏也跟着不断的下沉,秀眉微微蹙着,疑惑道:“怎么回事?关于秦阳的?又是那个仇沐瑶?”

    “你怎么知道?”烷孝惊讶的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宋嫣:“神仙啊!一猜就中!”随即把人拉进了房间,在床的边沿落座道:“半夜刷了新闻了。你知道,能在半夜发的总是两个极端。一种是走走流程,完全没有可看度的。第二种就是太过劲爆,已经等不及第二天发布了。你猜猜你的那个是第一还是第二?”

    “烷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宋嫣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咬牙切齿道。

    烷孝一脸惊恐,伸手拍了拍宋嫣的肩膀,低声安慰道:“古人说的好!切勿伤及无辜!”

    “是哪个古人?我现在就拉他出来打你好不好?”宋嫣一把拍掉了烷孝的手:“给你三秒,不说滚蛋。”

    “哎!别啊!我是真有事!”烷孝赶紧又拉住了宋嫣的手腕:“刚才的新闻,是晚上仇沐瑶进了一个房间的。据说那房间,可是秦阳的。”

    脑中一下就浮现了之前那幕,她明明是看到仇沐瑶被拉进了那个房间,当时她对这个房间是有一些印象的,可是至今都想不起来究竟是谁的。难道…真是秦阳的?可是今天,他并没有和自己说过房间号啊!

    “你你你…她现在还没从房间里出来,你如果要捉|奸…”之后的话烷孝并没有说。她看到新闻的时候并没有看明星八卦的感觉,反倒是有种自己朋友被男朋友背叛的感觉。所以才会半夜杀过来,问宋嫣要不要去捉|奸。

    心里自然是怀疑的,但她却不敢真的去敲门。如果结果的确如同烷孝说的那般,那么这件事等于是她亲手帮了仇沐瑶一把。如果这件事并不是这样,那么她敲门去破坏的…是谁的好事?

    “或者你现在可以打个电话给秦阳。哎!其实我觉得多此一举,你看,本来就在同一个楼层,也没离开多远的。”烷孝撇了撇嘴,又道:“你想好了没?要是真要去敲门,我陪你!给你壮胆!”

    房间里一系度沉默了下来,宋嫣并没有回答。她的确是可以给秦阳打电话问个清楚,可是她想起上次争吵时,秦阳说的话。

    他说:“第一,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不要妄自揣测。第二,在知道整件事的情况下请理智对待,不要把无需有的罪名扣在无辜人的身上。我可以咽下自己冤屈来包容你的委屈,一次,两次,甚至很多次。但不能保证每一次我都会让步,同样也不能保证哪一次我是不是也会情绪失控,毕竟再强大,再理智,我也是个凡人。”

    她对他的确有着太多的不信任,或许跟她的父母有关,又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关系不能给她安全感。这一次她能选择去相信吗?或者说,是能强迫自己不去探寻答案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的流逝,烷孝并没有催促宋嫣。只是等待中眼皮有些厚重,她努力的支撑,但越来越无法抗拒。就在快要合上的时候,宋嫣这才开了口:“你先回去休息吧!”

    “唔!好!”烷孝嘟囔一声,用力撑起眼皮,站起身走向门口。此时被倦意侵袭的她,大脑已经处于迟缓的运转状态中,早就忘了这次来的目的。

    两扇门同一时间开启,两个女人的视线也是隔着走廊暖黄色的灯光相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