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174章 逼不得已

时间:2018-05-09作者:陆纤雪

    ,!

    “叫我来这无聊的地方,只是为了填补你的内心空虚?”乔墨冷哼一声,视线扫视了一圈周围。

    慢摇吧里人并不多,灯光偏暗,歌手的磁性嗓音在这个空间里回荡着。他和秦阳此时正坐在二楼的一处角落中,这层楼基本没有人,即使有也只是喝着酒,享受着这里的慢节奏,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秦阳拿起面前的酒杯,里面七种色泽泾渭分明,看上去异常绚丽。放到唇边喝了一口,再次看去,酒杯里的色彩依然没有变化,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而混合在一起。

    “你也会喝这么娘的酒。”乔墨瞥了眼那杯酒,不屑道。他的面容依然冷若冰霜,但比起对别人时,倒是要好上了太多。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也没见过有人来这里是喝可乐的。”秦阳懒洋洋的看了眼乔墨面前的瓶装可乐,这位少爷不仅在这里喝可乐,最重要的是,这瓶可乐还是他自带的。

    乔墨一滞,俊颜沉了沉。冷哼道:“彼此彼此。你要是没什么事要说,我就走了。与其在这里陪你听这种烂嗓子唱歌,不如回去打游戏,真的是浪费时间。”

    对于乔墨这种知名制作人来说,这里驻唱的歌手自然无法入的了他的眼。言语刻薄倒也并非他故意为之,只是习惯如此毒舌罢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也是暴躁,天天饭菜不合口,周清扬已经快被你逼疯了。同为天涯失爱人,就不要装模作样了。”秦阳双手枕在头后,慵懒的靠入沙发。

    这位大少爷因为御用厨师烷孝被宋嫣带去拍戏了,已经养刁的口味怎么可能改的过来?从小到大被安排的跟班周清扬,会每日送来饭菜,只不过都被其当做猪食丢了出去,弄得周清扬几乎快要崩溃。

    乔墨冷冷的看向秦阳,想到面前这个如同暖阳般的男人才是这事的罪魁祸首,心里就有种想要把他拉出打一顿的冲动。

    只要一想到宋嫣已经入圈,以后也会不断地拍戏,那么烷孝必然是要跟着,将来吃饭就成了很大的问题。

    他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薄唇开合道:“你不是不想她入圈,那就早点弄出来。要是早知道你这人这么拖泥带水,我当初就不该理你。”

    秦阳只是耸了耸肩,眼神微微闪烁:“你当初帮了我成全了孟暖阳,是我欠你的。对于宋嫣,我的确是不想她入圈,希望她简简单单。并且现在…”

    他的视线开始没了焦距,俊颜染上一抹无奈:“我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的做法是否正确,如果开始时,我是直接将真心剖析,会不会现在的结果就不同了?”

    “你总算脑子清醒了?虽然不明白那个懦弱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但是你特么的快给我搞定。你知道我讨厌的就是把自己的东西分给别人,现在因为是你,我可以暂时容忍,但是我不保证什么时候就失去了耐心。”乔墨愤愤然的拿起可乐拧开,猛灌了几口。

    “我是在考虑提早收网了,就连我自己都已经失去了耐心。既然她不敢踏出一步,那么我就强行把她拉过来吧!”话落,秦阳缓缓闭上眼。

    再等等,再等一等,等她这部戏结束,就让她退圈,乖乖的待在家中,自己养着。

    …

    烷孝的房间里,宋嫣猛然打了个喷嚏,心里暗骂一声,哪个王八羔子在说自己?此时她和陆豪在对戏,因为怕被人拍到进出双方的房间,从而闹出绯闻,最后不得不选在了烷孝的房间。

    烷孝则是塞了个耳机,刷着手机。她对两人的谈话内容完全没有兴趣,但这样做也是表示对两人的尊重。

    “这里,你要注意。那个…”陆豪指了指剧本,欲言又止,俊颜也是逐渐涨红,但是最后还是咬了咬牙道:“你有没有准备胸贴?”

    宋嫣顿时错愕的抬眸,看了看他尴尬的表情,又是将视线落在他所指的那段文字上。

    这段剧情是她和陆豪拼斗,只是因为战力不相伯仲,她的技能令得陆豪的发带断裂,发丝披散。而她自己,也是被陆豪的技能弄碎了胸前的衣服,导致泄露了春光。

    其实剧本她早就熟读,每一部分也是个几个老师都研究过。只是再深入的,也是对于演技的探讨,谁会注意到服装和小部件?

    只是一想到自己若是没有胸贴,到时候不是就会…她小脸顿时一片通红。她准备了许多东西应对突发状况,秦阳也是给了她不少小物件,但是唯独这种胸贴,她是压根儿就没想到过,并且这种东西,她从来就没用过!

    “我…没有!”她脸上的红晕越发的浓郁,犹如鲜血欲滴。但是这个片段明天就要拍摄,要网上订购也来不及了。贝齿紧紧咬嘴唇,紧张道:“怎么办?”

    陆豪也是俊颜一片火红,他尴尬的扯了扯唇角:“这个,我不可能有。要不…你让烷孝去借一借吧?总会有演员备着的。”

    宋嫣带着那么多东西,就是怕出现这种情况,然而她自认为准备的充分,事实证明还不够。最后不得不让烷孝去借,但是借这种东西,真的是很丢分。

    就在烷孝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她赶紧拉住了她:“从基层开始吧!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找宋乔乔。”

    她实在是信不过宋乔乔这个女人,光凭今天戏服的事情,就能说明这个女人的人品。即使这个女人肯借她,她心里也会怀疑东西是不是有问题。

    烷孝挨个去敲门,她倒是觉得借这种东西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宋嫣本来就是新人,经验不足是必然的。只是她不得不感慨宋嫣的乌鸦嘴,当她问完了所有人,就只剩下了宋乔乔了。撇了撇嘴,最后走到宋乔乔的房门前,按下了门铃。

    “你不是宋嫣的助理吗?”宋乔乔开门的时候,掀了掀眉毛。此时只着一件白色浴袍,从敞开的领口处,居然可以看到遍布的红色吻痕,但她却丝毫不在意烷孝是否看到,就这般毫不遮掩的倚在门上。

    烷孝一时有些尴尬,将视线挪开。对于这女人也是有了新的认知,放|荡二字已经被她妥妥的套在了宋乔乔的头上。

    听了她的来意后,宋乔乔沉思片刻,忽然就笑了起来:“那你等一下,我去拿给你。不过,是我带过的,没关系吧?”

    “没关系!没关系!”烷孝摆了摆手,现在已经到了逼不得已,有总比没有好吧?不然宋嫣走光,可就不是小事了!

    在烷孝错愕的目光中,宋乔乔把门直接合上。款步走到行李箱旁,慢慢翻找,最后取出和肤色相近的胸贴,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将胸贴的胶层刮去大半,依然可以贴上,但是几分钟后便会因为面积太小,无法抓牢而脱落。

    “你拿去给她吧!也不用还我了,我让助理再买新的好了。我是用不惯别人用过的东西。”她扫了眼烷孝尴尬的表情,直接把东西塞入她的手中,也不等对方说话,就把门合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