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109章 追债上门

时间:2018-04-04作者:陆纤雪

    ,精彩小说免费!

    ????宋嫣身旁已经放着一个温水盆,时不时的把毛巾放入揉搓再拧干。其实她也没有照顾别人的经验,在过去秦阳拍戏受伤,说是去照顾,其实最多也不过是做做饭而已。

    ????玉手捏住毛巾,轻轻的擦拭男人的额头和脸颊。这几日她没有矫情,就在薛家住下了。而唐宁悦不知是真的忙,还是故意如此,她每天都只能在晚间吃饭碰到一次。

    ????秦阳的早晚短信从曝光的这日开始停止,自事情落幕后又再度恢复。只是他也忙,所以两人都没有过多的交流,而宋嫣同样无暇顾及,毕竟薛梵的状况只是稍稍好转了一些些而已。

    ????平日里待人淡漠,实则心细如发,处事果断,不计付出的男人,原本挺拔的身姿,俊逸的面庞,这般耀眼的形象在此时全数瓦解,徒留脆弱。

    ????自那次他为了自己站出,被媒体挖个底朝天开始,宋嫣就已经把他当做了好朋友,待他和过去大不相同。她愿意和他说笑,愿意和他出门,愿意和他交流,甚至愿意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在他的面前。

    ????只是这样的一个人,此时却被病魔折磨的不轻,还真是印证了那句“病来如山倒”的老话。

    ????“嫣儿,我不进宫,我不要当驸马。”男人眉头紧紧蹙着,身子也是紧绷了起来。仿若在挣扎抵抗,双拳紧握,脸色惨白。

    ????宋嫣叹了口气,忍不住轻声道:“不去不去,就留在家中陪伴妻儿好了。”这几天这种话听的太多了,她也是能够猜到一些。应当是和他没说的故事有关,估摸就是他脑中前世的记忆?

    ????只是今天,她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仿若这样做,可能会减缓他的症状一般。只是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当今社会,却偏偏说着那些电视剧中才有的对白。

    ????然而她的话落,薛梵的挣扎似乎真的开始减弱,随后安静了下来,薄唇抿了抿,轻声道了声“好”。

    ????宋嫣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就释然了。看来这种做法是有效的,那么倒是可以继续尝试,看看能不能让他快些恢复过来。

    ????薛梵的症状倒是真的好了不少,温度下降的不多,但是好在速度加快了。只是时不时就会说上一些梦语,宋嫣就这么靠在床榻的边缘,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却也不觉得无聊。

    ????“嫣儿,想给孩儿起何名?”薛梵薄唇开合,脸部舒展,若非是那双目闭合,还真像是在拉家常一般。

    ????“你起就好了。”宋嫣有些无奈,这问题她有些回复无能。她既不知道他口中的嫣儿具体叫什么,也不知道薛梵在他自己记忆里叫什么,只能撇撇嘴,握住他的手就想要放入被子。

    ????只是薛梵的手忽然就回握住她,轻轻一扯,将她整个人拉近了许多。那手心有着些许浮汗,且烫的吓人,宋嫣挣了挣却反被他拉到唇边,轻轻吻着。许久,才放在自己的脸颊旁,轻声道:“嫣儿,让我抱抱你好吗?”

    ????宋嫣迟疑起来,这个要求有些过了,只是…他现在烧的厉害,醒来也不提记得什么,她和一个病人计较什么呢?

    ????她咬住红唇,挣扎片刻才下了决心:“可以,但是你不能再得寸进尺了哦!”

    ????她附身而下,慢慢靠了上去。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薛梵的身体轻轻一颤,唇瓣在她脸上落下一吻,在她诧异的目光中,他的眼角滑落一滴泪水,口中轻声道:“你还活着,真好。”

    ????宋嫣心中震了震,俏脸顿时绯红一片,快速的退开,口中也忍不住嘟囔着:“都说不能得寸进尺了。”但看到他脸上的泪痕,也不忍心再计较。她不知道他记忆中经历过什么,不过想来应该不怎么美好。

    ????晚间薛梵的意识逐渐清醒,只是还有些低烧。他看到宋嫣的时候明显有些诧异,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唇角弯起,也没有多问,只是轻轻说了句:“我没事了,你回去吧!谢谢!”

    ????唐宁悦得知薛梵醒了,快步走进了房间。薛梵很少生病,可一旦发烧必然会持续很久,然而这次仅仅一周不到就恢复,怎能让她不惊喜?

    ????“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点粥什么的?”她落座的时候,宋嫣很识趣的站起来,退到一旁。

    ????薛梵看着她的眼睛有些复杂,似是有些责怪,却夹杂着感激。看的唐宁悦心中涌上一抹酸涩,她的眼眶有些泛红。如果他情绪外放,吵闹哭喊她都能接受,可就是这种隐忍,让她看了从心底里难过。

    ????她恨不得现在就把宋嫣和薛梵一起绑去民政局给办了,但是她不能。待稍稍平复了情绪,这才拍了拍薛梵的手,让他再休息一会儿,便是拉着宋嫣一同出了房间。

    ????“宋嫣。”她启唇道:“我真不知该怎么谢你。你知道他每一次发烧都起码半个月,甚至有时会烧上一整个月。我心里…”

    ????“悦姨,这是我应该做的。这次是因为我薛梵才会累到,我同样也有义务来照顾他。”宋嫣上前抱了抱唐宁悦。

    ????她想她能理解唐宁悦的心情,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被病魔折磨却手足无措,恨不得自己能去替代他受这份罪,那种心情可想而知。同样她也羡慕薛梵,羡慕他的母亲还在身边。

    ????宋嫣回去的时候薛梵已经可以倚靠床头坐着,吃了些粥上浮的米汤,脸色也好了不少。

    ????原本是想来照顾的时候顺便问问关于陆豪的事情,只是看他如此虚弱,她也不想做这种不耻的事情。

    ????如此照顾倒是一周时间恍然过去,离开她母亲的祭日也是越发的接近。往年的这一天无论有多重要的事她都会延后,今年当然也不会例外。

    ????回到家后好好休息了一天,便是给烷孝去了电话。如果乔墨说那一天烷孝没空,那么一周后的今天总有空听电话吧?

    ????虽然她不知道这两人具体是怎么回事,前段时间自己跌入低谷的时候烷孝却坚持不懈的砸门,随后陪她共醉。

    ????那天她应当是想倾诉她和乔墨的关系,只是自己自顾不暇,也没了听的心情。现在想来的确是有点对不起她,也就不去计较为什么那天之后她也没有主动给自己来过电话。

    ????只是电话接通的刹那,宋嫣都来不及出声,便是有着吵杂声传来。似乎是几个浑厚的男声夹杂着东西砸碎的声音:“还不出钱还想赌?我看你是另一只手也不想要了!”

    ????宋嫣听的心惊肉跳,不用想也知道,这必然是追债上门了。电话那头突然又传来了一个中年女人声音,她带着浓浓的哭腔道:“你是笑笑的朋友吧?你有没有钱啊!”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抢了过去。“妈你干什么?你疯了吗?”随后宋嫣便是听到烷孝的声音传来:“宋嫣!我晚点联系你。”她的声音带着一丝隐忍,却仍然故作镇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