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93章 一言不合就开车

时间:2018-03-20作者:陆纤雪

    开到薛家也只看到了唐宁悦,先前宋嫣问过薛梵那位薛家之主和薛凌是否在,答案是肯定的。那么现在他们在哪?

    但她也不方便问,只能时刻让自己保持在最好状态。至少不能在首次见面的时候就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阿姨切了水果摆在茶几上,又给宋嫣上了茶水,唐宁悦招呼着她多吃些。这期间无非是随便聊了点不咸不淡的事情,但唐宁悦的确是有心的,特意避开了过年这个话题。

    一个人待人是否用心,其实从细枝末节处就能体现。宋嫣很感动,她知道唐宁悦是顾虑了她的感受,知道她独自一人生活才特意回避了那些。

    直到饭菜一一上了桌,楼上的房门才传来了开合的声音。宋嫣闻声望去,便是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白衬衫配黑色西装裤,整体威严正气。

    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到薛梵和薛凌的影子,五官却比他们更为立体,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的身后跟着薛凌,只是后者面色阴沉,显然心情不怎么好。

    男人见到宋嫣时有些诧异,侧头看向了唐宁悦:“这位是?”

    他的声音浑厚,浓眉蹙起,浑身气场强大,压迫感袭来,令得宋嫣的心脏也不自觉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这是宋嫣,我和你提过的。”唐宁悦笑着介绍道,转而又看向了宋嫣:“这是你薛傲然,薛叔叔。”

    宋嫣局促的喊了声“薛叔叔”便是不再吱声。因为那薛傲然的目光带着审视,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才应了声。

    气氛随着这两个男人的出现就这么凝固了,宋嫣觉得薛傲然好像不怎么喜欢自己,自然也就不说话了。

    而薛凌打从下楼来连句话也没说过,再好的教养在心情欠佳的时候也只能让他勉强对宋嫣点了点头。

    唐宁悦像是早就习惯了,或者说她已经知道了这两人在书房的谈话内容。拉起宋嫣的手,安抚性的拍了拍:“吃饭了。”

    这一家子的习惯和薛梵是一模一样的,食不言寝不语,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宋嫣全程只顾着夹面前两个菜,低头认真的吃着,就想着快些吃完找个借口回去了。

    直到唐宁悦都看不过去了,这才主动给她夹了许多菜。

    饭后薛凌直接回了房间,其余人又回到了客厅。薛傲然坐在沙发上,坐姿挺拔:看向宋嫣道:“宋林峰是你的父亲。”

    他的口气明显是肯定而并非询问,宋嫣觉得心里异常的憋闷,但出于礼貌还是点了点头。

    只是在薛傲然还想继续询问的时候,薛梵却是先一步出言打断:“父亲这是想给自己发红包找个理由吗?”

    这话一出,不但在提醒薛傲然现在是过年期间,同时也在提醒他宋嫣是客人,不是来被审的。

    气氛再次降至冰点,客厅里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唐宁悦不着痕迹的拍了拍薛傲然的手臂,转而看向宋嫣道:“可不是,问问话套近乎才有理由给我干女儿塞红包。”

    明明是瞎掰的,这点就连宋嫣也看得出来,只是最后她还真的拿到了一个红包。

    坐在车上翻来覆去就是没有打开,原本以为今天应该是其乐融融的,只是她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是个外人,别人凭什么对她和颜悦色?

    “没有下次。”路上薛梵首先打破了沉默。他能感觉到宋嫣之前的不自在,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他有些后悔答应了唐宁悦把她带来。

    而他的话很明显在告诉宋嫣他在维护自己。心里的确是不想再感受一次薛傲然的气场,但是出于礼貌,她也不能就直接就点头表示赞同。

    “薛叔叔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寻思半天,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她没有那种迷之自信,自以为别人见到她都会喜欢。只是她也没有差到第一次见面就让人讨厌吧?

    “我的父亲对人皆是如此,你不用放在心上。”薛梵回道。他知道唐宁悦必然和薛傲然说过什么,不然他也不会有这种闲工夫想来了解宋嫣。

    就怕是宋嫣还会继续钻牛角尖,便是直接转移话题道:“盒子已经给烷孝了,这次的玉镯将会以拍卖的形式进行买主的争夺。时间定在年后,到时候烷孝应该会联系你。”

    宋嫣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她知道薛梵是故意岔开话题。转而打开了红包,顿时傻眼了。“这…”她拿起里面一张两万的支票:“有点过了吧?你还是帮我带回去还给薛叔叔吧!”

    她从小到大都没有收过一次红包,首次收就是这般大手笔,让她有些不适应。她和薛傲然本就第一次见面,哪里能收下这么大的红包?

    只是到最后,薛梵也不肯帮她带回去,只是留下一句“就当是受|贿吧!以后我母亲想要的饰品你就开个后门。”便是驾车离去。

    …

    往年的新年里,这所公寓就像是与外界彻底隔绝,出奇的静谧,会一直延续到结束。然而今年这两个插曲一过,这年也就随之而去了。宋嫣有些错觉,就仿佛这年还没到来?

    秦然网剧的发布会排在了她拍卖会之前,由于每个地方的习俗不同,有些甚至在别人工作后还在跑亲戚,所以这次带队的只有宋嫣和刚落地的林小凡。

    这次的发布会也不同于以往,说是带队,也不过是带了三个饭就去了。而真正令得她们震撼的,却是发布会现场的求婚桥段。

    那位饰演男主的陆辰和整个团队把饰演女主的慕允蒙在鼓里。当天忽然暗下的大厅,舞台屏幕从两旁滑开,露出了里面专注的钢琴王子。

    全场静谧无声,只有那悠扬的乐章在耳畔环绕。他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舞动,偶尔看向慕允的眼神也是带着浓浓的情意。

    慕允父母和好友的空降,再次把气氛拉至了顶点。陆辰款步走来,取出戒指跪地求婚。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却又美好的像是童话故事一般。

    绕是对感情不信任的宋嫣也不禁红了眼眶,她的心脏不断地收缩,那种害怕参杂着期待不断的刺激着身体里每一个细胞。

    她的确是害怕的,却也是期待的,更是羡慕的。这些情绪平时一直被她深埋,从来不敢面对,就连她自己都无法看清真实的自己。

    就好比她和秦阳的关系,从不可亵渎的信仰演变为现在的床|伴。秦阳对她来说是不可触碰的,是她当时活下去的曙光,只能尽自己所能去守护。

    而这种心理暗示太久,以至于两人关系刚发生转变的时候,她几度无法接受。只是最后在完全失去的前提下,她选择了让步。

    见过父母那段千疮百孔的婚姻,她早就把感情封印起来。可是现在…每每想到自己和秦阳的关系,她都会选择避开。不敢深想,甚至可以说害怕,一旦认清了自己就很有可能万劫不复。

    她也会问自己,宋嫣你敢赌吗?把一切压上,做为一段感情的筹码。如果失败,她无法想象结果会是多么可怕,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她不敢。

    “干嘛呢?还哭上了?我看你是春心荡漾了吧?那就赶紧找一个得了!”林小凡嫌弃的取出纸巾塞在了宋嫣的手里。

    “当然感动!我想起自己学钢琴的时候,耳朵都被折磨坏了,最后也没弹出一首好的。”宋嫣拿过纸巾拭去眼角的泪水,故作轻松道。

    林小凡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道:“你行了啊!那是重点吗?感情懂吗感情!谁和你谈技术了!”

    “某些技术还是要通过锤炼的,你看我这孤家寡人也人给我练是不是?”宋嫣垂眼叠起纸巾,口中说的是污段子可是心里却压抑的更为厉害。感情吗?她不敢要,也不想懂。

    “你真是够够的,一言不合就开车。”林小凡眉眼染上笑意,不再管她,又将视线投在了舞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