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89章 新年

时间:2018-03-18作者:陆纤雪

    ,!

    男人身姿颀长,风衣虽是低调的黑色,可在这群穿得五颜六色的阿姨堆里反倒是显得张扬而显眼。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却又挪不开眼。

    此时站在烷孝的身旁,一个高大耀眼,一个被衬的更为娇小。若说两人只是敲站在一起,宋嫣也是不信的。

    她没想到烷孝身边会有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身上像是有着一股若有似无的熟悉感,令她感到疑惑。

    而烷孝也没想到会遇到宋嫣,毕竟自己都跑来了偏远郊区,就是为了避开熟人。

    “你…”烷孝刚想说什么,就被面前切肉的阿姨打断。她示意宋嫣等她一下,回身接过切好的羊肉,迟疑一瞬才放入了男人身前的购物车里。

    她有些尴尬的看向宋嫣,似是斟酌了说词,但出口的也不过是个简单的问句:“你怎么也来这里买东西?”

    “我以为这里人少啊!”宋嫣无奈的耸了耸肩,侧头看了看一旁的男人:“不介绍一下吗?”

    能来一起买东西,又穿成这样,如果她没猜错,这人必然就是烷孝口中那位神秘的房客。

    男人眉头蹙起,似是不耐,也没做自我介绍的打算,反倒是冷冷丢下一句:“我去那里等你,动作快一点。”

    宋嫣柳眉微蹙,那股子熟悉感越发的强烈。这个声音她明显是听到过的,只是还没深想,就被烷孝给打断了。

    “今天不能聊了。”烷孝指了指不远处的男人继续道:“他就是我说的那个知名音乐人。”

    听到知名音乐人又结合了他的声音,顿时有个名字滑过了宋嫣的脑海。她红唇开合,便是蹦出了两个字:“乔墨?”她好像终于找到了那抹熟悉感的源头,继而眉眼舒展开来。

    烷孝闻言呆若木鸡,她记得自己好像从未提过乔墨的名字,那么宋嫣又是怎么知道的?

    只是不远处的男人已经非常不耐,频频往这里看来。烷孝尴尬的挠了挠头,留下一句抱歉就先行离开了。

    这回倒是换成宋嫣傻眼了,烷孝和她的关系自然是无用多说,那是从大学一直维持到现在的,可眼下却头也不回的就把自己给丢下,这情况还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

    阿姨最后打扫了一次公寓就回老家过年了。暖阳团年前收尾工作也已经完成,过年期间话题和群里相对以往要冷清些,毕竟大家都要走亲戚,陪家人,宋嫣便是开启了孤寂模式。

    原本是想把时间用在工艺上,只不过心不在,就连看着机器运作都会频频走神。索性结束了眼前的步骤就离开了工作室,茫然的在公寓里走着,却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手机的铃声早就被她调成了震动,此时不断在沙发上震着,那些祝福的信息源源不断,她连看上一眼的兴趣也没有,基本全是些复制黏贴的内容。

    烷孝会不会去看她母亲?如果没去那应该去了她爷爷那里吧!她的父亲会不会回去过年呢?林小凡听说回老家相亲了,这次不知道会不会成功!芒果应该在四处胡吃海喝。其他几个副团也不会例外,过年无非就是这些事,看似再平常不过,但她却有些羡慕。

    年幼的时候母亲也会带她跑亲戚,外婆外公和母亲虽然不亲,但心存愧疚,毕竟因为商业联姻才把母亲嫁了过去,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不堪的男人。

    她的父亲就没有出现过,仿若过不过年都和他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更名正言顺的带着其他女人利用假期出游罢了。

    母亲带她去爷爷奶奶那里也讨不了好,多半都在责怪她没用,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对宋嫣也是不咸不淡的,即使她是父亲唯一正大光明的孩子,但毕竟是个女孩,对于他们来说可能用途与那堆私生儿女并无区别。

    当母亲决意离婚的时候,外婆外公像是怕她们母女连累到整个家族,直接把母亲的名字从族谱中去除,从此划清界限,而爷爷奶奶那里,利用这件事可以名正言顺的与她们不再联系。

    原本母亲想利用现有的人脉建立新的公司,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只是每一步都走的无比艰难。

    再困难她也从未苛待过宋嫣的吃穿用度,因为有彼此,所以她们都很乐观。却没想到…

    双眼逐渐变得模糊,睫毛频频颤动,泪水终于是盈满眼眶,顺着脸颊落下。过年明明是喜庆的,可偏偏控制不住。

    她看着空落落的公寓,自己显得尤为渺小。在沙发上缩成一团,抱住了自己。心灵的空虚其实是用什么都无法弥补的,过去的黑暗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去的。

    许久,泪水又被憋了回去,只是衣襟湿了大半,仿若在诉说着她先前对自己的放纵。

    为了避免眼睛红肿,宋嫣索性去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把电视的声音调大,又敷了眼膜,安安静静的,又回到了先前情绪控制自如的状态。

    清脆的门铃声突兀响起,宋嫣反射性的坐起。她想不到这种时候会有谁来找她,并且家里随处可见秦阳的东西。

    她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看了显示屏才松了口气。这些东西的主人此时就站在她家门口,唇边挂着暖阳般的笑容。

    也是忘了自己在敷眼膜,打开门的瞬间从对方脸上看到了错愕,这才想起来。连招呼都没打,赶紧转身又跑了进去。

    显然,她的举动相当可爱,但往细里想,若非是对一个人完全信任,又怎么会敞开大门不管不顾的跑回房间?

    为了避免眼皮浮肿,绿色的眼膜在眼部上下都贴了。此时对着镜子,显得很是诡异。怪不得刚才秦阳会是那副表情,她懊恼的握拳捶了捶自己的脑袋,赶紧把眼膜扯掉。

    好在处理及时,只是眼睛和鼻头还有些红,其他并没有异样。她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秦阳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

    她通过镜子看了看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往年过年期间是如何度过的,但至少知道这段时间里他的行踪是保密的,也从未在她的面前出现过。

    秦阳笑着环住了她的柳腰,将下巴搁在她的雪颈上轻轻一吻。原本想要说话,只是她沐浴过后的清香实在太过诱人,再度啃了啃才不舍的松开。

    “想接你去参加一个小型聚会,有兴趣吗?”他薄唇开合,眼中柔光盈盈,声音被刻意压低,清润中带着丝丝诱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