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87章 共舞

时间:2018-03-18作者:陆纤雪

    ,!

    薛梵将宋嫣的手轻轻握住,那手感出奇的好。似是柔若无骨,白皙嫩滑,令得他眼神不自觉的深了深。

    他牵着她慢慢走入中央璀璨如银河般的舞池,不疾不徐,优雅无比。

    两人对立站在中间,似是被周围的繁星所包围,似梦似幻,看的人呼吸也是一滞。

    相握抬起,他的另一只手虚扶在她的腰间,他垂眼看着她精致的脸庞,如此近的距离,令得薛梵有一瞬的晃神。

    见他迟迟没有动作,宋嫣疑惑的开口道:“要跳什么?”她能够感受到全场的视线都凝聚在她和薛梵的身上,那种感觉不比发布会,却更为让人紧张。

    “随意就好。”薛梵的话音落下,在万众瞩目中带着她轻轻晃动。没有华丽的舞蹈,只是慵懒而随性的漫步在舞池中。即使如此,这两人男才女貌,也是看的人赏心悦目。

    “你不用顾虑我。”宋嫣知道规矩,第一支舞其实非常重要,气氛需要它来感染,继而起到点燃全场的作用。她的脚虽然很疼,但为了渲染气氛,还是可以忍受的。

    薛梵却是恍若未闻,仍然忽略他人的视线,慢悠悠的带着她摇摆着。

    在他人看来他们是一对璧人,旁若无人的在舞池中相拥舞动,低声交流,显得如此的暧昧,却又是这般的自然。

    随着他们开了场,第二支曲子想起,陆陆续续的有着其他人滑入舞池,各种舞蹈尽显,华丽而不失优雅,每一对都是耀眼夺目。

    “脚疼吗?”薛梵垂眼看她,就是因为知道她脚疼,这才选择随性的舞步,带着她在舞池内轻轻晃动。

    可即便如此,还是能看到她柳眉时不时的轻蹙,但很快又松开,尽量掩饰着自己的不适。

    宋嫣刚想回答,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两人靠的这般近,他的呼吸很自然的就打在了她的脸上。

    她不自觉的红了脸。赶紧又低头看着他的衣襟:“还好。”那声音轻如蚊蝇,听的人心里痒痒。

    薛梵似是没有听清,毕竟曲子环绕全场。他垂头将耳朵靠近她:“你说什么?”

    靠的这么近,宋嫣可以清楚闻到他身上的墨香,和那些贵公子们身上的古龙水有着明显的不同,和秦阳身上男人清洌的气息也有着明显的差别。她赶紧往后退了点,就连耳根也是一片通红。

    在他人看来,仿若是薛梵说了什么情话,又刻意靠近,惹的她异常的害羞。

    宋嫣不自然的侧目,却是看到不远处的秦阳单手插在裤袋中,左手端着一杯香槟,此时正将目光投了过来。

    男人站在偏暗的舞池外,面容并不清晰,但宋嫣可以感受到他的视线应当是如潭水一般深不可测。

    可她并未看到,在她那些小动作之后,薛梵的双眼也变得尤为深邃,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薛梵虽是不舍此时软香在怀的感觉,但也没有过多的在舞池中停留。第二支曲子结束后就把人带去了边缘的沙发处休息。

    忽略了宋嫣的抗议,把她按坐在里侧的沙发处:“这里的茶几正好可以挡住你的脚,把鞋子脱了休息一下。”

    开什么玩笑?这种诚让她脱鞋?这是多么失礼的一件事?刚想开口拒绝,却见薛梵淡然的看了她一眼:“需要我来帮你吗?”

    他这话很明显的告诉她,最好乖乖听话,不然他就会主动出手,为她脱鞋。

    这怎么可以?在别人眼里这会是多么暧昧的动作?她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最后只得妥协的脱了鞋。

    双脚没了束缚,顿时舒服的喟叹一声,同时感激的看向薛梵道了谢,毕竟是他的坚持,她才不得不放下包袱而解放自己。

    秦阳向着这里走来,宋嫣有些窘迫,圆润的脚趾因为紧张微微曲起。刚才她和薛梵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暧昧的拥舞,就好似一个偷情的女人,被丈夫抓个正着的感觉。

    只是秦阳并未顺利走到这里,中途就有其他女人上前搭讪,邀请他一同跳舞。这里的人都是身份显赫,地位崇高,他自然不会拒绝,便是笑着点头,牵起她人的手向着舞池走去。

    女人虽是主动邀请的秦阳,却还故意摆出一副高姿态,下巴微微扬起,只是那双眼睛却时不时的偷瞄着男人出色的五官。

    这回宋嫣倒是体会到了他之前的感受,双眼牢牢的黏着在两人身上。心里是说不出的感觉。

    那女人姿色平平,但两人靠的这么近,还是让她非常不舒服。秦阳刚才是不是也和自己有着一样的感受?

    “你趁现在多休息一会,唐女士过会儿会着重介绍你,你今天应该早走不了。”薛梵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目光加深,却是故意出声将她的视线拉回到自己身上。

    宋嫣的注意力果然被拉了回来,想到一会还要继续应酬就有些泄气,加上看到秦阳和其他女人共舞,心情真的是雪上加霜。

    看着她小脸一副颓然,他随手从侍者托盘内取来两杯香槟,塞了一杯在她手里。

    刚才自己的行为过于冲动,纯粹是幼稚的嫉妒心在作祟。他垂眼看着自己那杯有些出神,自己好像越来越控制不住那股占有欲了。

    黄色的液体在晶莹剔透的玻璃杯中闪烁着诱人的光彩。她的确是渴了,从进场以来还滴水未进。仰起头也不顾形象,猛然灌了几口解渴。这才好了一些。

    一曲毕,视线又不自觉的投向了舞池。秦阳和那个女人正有说有笑,完全没有结束的意思。她心里坠的难受,直接把杯中剩余的酒水灌下,放在了侍者的托盘内。

    最忌空腹喝酒,更忌又急又猛,两者皆有的情况下难免酒精上头。宋嫣的大脑瞬间就有些晕乎乎的。而酒精挥发的时候最容易把人的情绪放大,她心里压抑很久的想法也就一股脑儿的钻了出来。

    平时从来不敢细想自己对秦阳的感觉,但其实只是她懦弱罢了。有些东西并不是逃避就不会发生变化,就比如她对他的信仰早就演变为喜欢,而这种喜欢似乎已经临界于爱,所以总会因为各种嫉妒而乱了分寸。

    心里的难受如潮水般汹涌,双眼顿时蒙上了一层雾气。她很想控制住自己不要乱想,更想控制自己不要流泪。只是一切都成了徒劳,泪水慢慢夺眶而出,沿着脸部弧线滑落。

    “哪里不舒服?”薛梵看到她的模样有些措手不及,似是微醺导致的莫名落泪。可那些泪水就足以杀死他一千次甚至一万次!把手中的酒放回侍者的托盘内,直接转向了宋嫣问道。

    “我可能有点胃疼。”宋嫣垂眼瞎扯道,声音有些飘忽。何时开始她的谎言都可以信手拈来了?好像也是和他一起后需要面对朋友们的种种质疑吧?

    没想到自己的一个问题又加剧了她的情绪。看着她泪水汹涌流淌,薛梵的冷静瞬间全部破碎,二话不说,直接站起身,将人打横抱起。

    “我没事”三个字就卡在宋嫣的喉咙口,她现在也想依靠薛梵离开这里。她想回家,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应该又会什么事也没有了。

    她索性将头埋进了他的胸膛,反正自己是微醺状态,明天以喝醉为借口装作自己不记得了,现在就让自己任性一次吧!

    “她怎么了?”秦阳快步走了过来,看了眼薛梵怀中的宋嫣,自然而然的伸手就想接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