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81章 不要便丢了

时间:2018-03-08作者:陆纤雪

    ,!

    预期中秦瑶粉应该会趁此机会“热闹”一下,毕竟两人当时的互动对于秦瑶粉来说算是真实的发糖。

    他们不止会剪辑视频大肆宣传,还会以小粉丝的个人行为为由去买热搜。到时候即使暖阳团找上门也能够从容应对,一句教育过了再道个歉就完事了。

    可暴动并没有出现,他们仍然圈地自萌,只是在自己的圈内,把当天得来的蜜糖修修改改,添油加醋的发了又发。

    秦瑶粉当时在应援时混入唯粉的事必然是要讨个说法的,可当暖阳团去交涉的时候,不出所料的,又是把责任推在了小粉丝的个人行为上。

    最后小粉丝也道歉了,秦瑶的管理者也道歉了,宋嫣她们虽然很憋屈,但也只能把这事揭了过去。

    若是按常理,只要捆绑秦阳的新闻都会上头条。只是这一次很奇怪,秦阳和仇沐瑶的新闻只不过成为了一条花边新闻。刚上没多久,就被处理的干净,至于是谁的手笔就不得而知了。

    当初酒宴休息室里的事没有传出,这次综艺节目里的插曲也消失不见,照理说这是好事,可偏偏宋嫣就觉得哪里不对,仿若处处都透着诡异。可要让她说个究竟,却也是不能。

    秦然的剧组已经去了影视城进行后半部分网剧的拍摄。宋嫣想起当时的闹剧,就不知道现在秦然和那个女人是怎么个情况。

    跟行程的轮班表已经出了,宋嫣照常排在第一,只是最近暖阳团的事太多,导致她自己的事一拖再拖。

    不提那只差收尾的玉镯,就说那盒子里的额饰也早就到了时间。当初她早早就通知了薛梵,并且唐宁悦也已经知道了这事,再拖下去难免落个不守信用的名头。

    起床后塞了两颗药下肚,就致电去和林小凡换了一天,又给薛梵去了电话,约在了听雅小筑,打算把东西给他的同时,顺便把欠他的那顿饭给请了。

    原本她也想过要换地方,只不过那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太过古板,千变一律这四个字滑过脑中,也就把换地方的念头给打消了。

    …

    檀香袅绕的书房内,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手机,另一只执笔的手就这么悬在半空,一直到墨汁从笔尖滴落,最后在宣纸上晕染出一朵美丽的墨花。

    他眸色深沉,将笔搁置一旁,有污点的纸张对于舞文弄墨之人来说是无法忍受的。把纸张捏成一团丢在了一旁,继而又转身去书架上取出一卷卷轴。

    重新执笔,让毛笔填饱墨汁。笔落,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笔起,一首简单易懂,随心所做的诗便落在其上。

    远游而闻笑兮,有美在一方

    素妆白衣兮,宛若情娘

    君子爱慕兮,心有所扬

    萧起而律动兮,舞美且长

    借梧桐而逑兮,喜来凤凰

    可否听言兮,与吾归故乡

    敲门声伴随的是唐宁悦不耐的催促,门被推开,唐宁悦探头看了眼便蹙眉道:“要不是你没问题,我真怀疑自己儿子被掉包了。”

    当初一个纨绔子弟忽然之间就变成一个矜贵清雅的书生,仿若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古老的感觉。如此大的转变,换做谁都会有这种想法。

    “我知道你验过dna。”薛梵把笔搁置一旁,负手看着唐宁悦笑道:“打消疑虑是好事。”

    “虽然你变得很奇怪,但只要你是我儿子,无论你做出什么我都会护着。”被戳穿的唐宁悦也不恼,如实说道。

    当初薛梵变的文绉绉的,嘴里都是些凌乱的记忆片段。她一个现代人,原本就被孩子命悬一线吓得魂不守舍,还要让她相信他儿子的前世记忆苏醒了?

    她当然会怀疑薛梵的真实性,如今整容行业这般发达,换张脸混入薛家过富贵生活也不是不可能。可当查过dna后,她不信也只能信了。

    …

    宋嫣身着灰色马海毛毛衣,大领口露出了性感深邃的锁骨,宽松的设计加上紧身的长裤更凸显了那双笔直修长的玉腿。

    她依旧把盒子带了过去,想来有过第一次,第二次即使不用提醒,薛梵也会还给她。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认识太久了,久到无从追寻,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那种信任。

    薛梵依然到的比她早,包房内茶香萦绕,这个男人就这般安安静静的盘腿喝着茶。金丝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镜架上的链子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

    “你还戴眼镜?近视吗?”宋嫣走到他对面仔细看了看,这个男人还真是说不出的好看。

    那股清冷的气质倒是让她想起一个人,就是那日综艺节目上见过的乔墨。只不是薛梵是书生气偏重,清冷为辅,待人也是客客气气。而那乔墨就完全是个冰块,并且看来脾气也很差,傲气的很。

    “不坐吗?还是准备把东西丢下就走?”薛梵虽是这么问的,但手上的木夹已经夹起一个烫过的杯子放在了对面。

    看着翠绿色的茶水斟满杯子,宋嫣这才盘腿在蒲团上坐下。自那日和秦雪聊过之后,她倒是对薛梵的故事有了倾听的欲望。

    只不过正事重要,故事嘛可以往后挪一挪。她把盒子放在桌面上推了过去:“给悦姨的。你顺便劝劝她,这是礼物,不需要搞任何形式为我推广。”

    薛梵的视线从盒子上扫过,眼神变得有些深邃。但他并没有打开,只是把它放到了自己的身旁。

    “我想,这个我可能帮不了你。我们家是她说了算,连我父亲也只有点头的份。”他笑着从另一边拿出一个圆桶递了过去:“这个送你。”

    “这是什么?”宋嫣有些好奇,圆桶是泛黄的纸板材质,说不上什么特别。但打开一看,竟然是个卷轴,她有些错愕的抬头:“别和我说临近春节。你送我一副祝福的字画?”

    绕是淡定如薛梵,也被宋嫣这副可爱的模样逗笑了。他轻轻摇了摇头:“如果你想要,春节我倒是可以给你写副对联。”继而又指了指她手中的卷轴:“里面是即兴之作,你要便拿走,不要便丢了。”

    这话说的,刚刚不是说送,这会不要就丢了?宋嫣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只是打开之后,那字迹非常漂亮,毫不夸张的说,绝对可媲美书法大师。

    再细细品着诗的意境,她眉头慢慢蹙了起来。许久才抬头看向他:“你那个故事,还有兴趣说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