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63章 十八般武艺

时间:2018-02-21作者:陆纤雪

    “昨天晚上是睡着了?”秦阳的声音很温柔,听的宋嫣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在沙发上仰躺下来,这该来的总是会来,为了避免他误会,她必须是要解释的。

    “嗯!昨天记得你的嘱咐,要吹头发。一吹干居然就秒睡了!所以今天才睡过头…”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轻,睡过头这种迟到的理由,让她羞涩到难以启齿。更何况,她好像还把责任推到了他身上?

    那头沉默了一下再度开口:“原来还是我的问题。”听着似是无奈,似是委屈,幽幽叹了口气又道:“是那我昨天发的信息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看到了!”宋嫣有些窘迫,怎么就…感觉是自己欺负了他?赶紧接话:“我和薛梵是朋友,你不要乱想。”可说完了又觉得怪怪的。

    他们又不是恋爱关系,她只用澄清以保证自己在契约期间的忠贞,去安慰他做什么?会不会让他觉得她自我感觉太好了?

    “宋嫣…”秦阳轻唤,随即又是笑了笑:“算了,没事。十一月中有时间吗?”

    当然是有的,没有也要有啊!她可是对这两人好奇的很呢!就说傅子那穿越的传闻那么邪乎,然而他都没有阻止,光凭这一点就挺耐人寻味了。

    她当时翻阅过资料,这傅子还真是凭空出世的,也就是在秦雪写盛世的时候。

    但谁也不能保证他之前可能并不出名才找不到任何资料,所以能亲眼见见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可是…十一月的话…

    “那…你们的庆功宴是不是也放在十一月了?”她忽然就想起了盛世杀青后的庆功宴到现在还没举办,多半是因为秦然太忙了。

    但这种走流程的事几乎每一位导演都不会省掉,就如同开机前拜天一样,大多都很迷信。

    十一月中这些学生都要进入期中考阶段,正巧是个空档期。也就是说…他又要和仇沐瑶遇到了。

    “是,怎么了?”秦阳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可还没等她回答,又道:“我有个重要的电话,先挂了。”

    宋嫣自然不会拖着他再聊一会,从过去的黑暗时期走过,早就学会了不去依赖。这样才能确保哪一天少了任何人,她都可以活下去。

    只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憋闷,她赶紧甩了甩头,告诉自己不能有这种想法。之前都答应了自己不能再投入感情,怎么这会又控制不住了?

    而另一头,秦阳挂断宋嫣的电话后继续放在耳边。“什么事?”应该是预料到了什么,眉头紧紧蹙起,只不过出口的话仍然是清润温和,让得对方根本摸不透他真实的情绪。“秦然,关于吴言的事我并不清楚。你知道我一直联系的是吴耀。”

    电话那头的秦然似乎还在说着什么,而他只是时不时的应上一句,待秦然说完了,这才开口道:“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方便插手,至于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我就更不清楚了。”

    不知秦然说了什么,秦阳的表情顿时就沉了下来。直接卸下伪装,口气也不复刚才的温润:“这是我的事,你也最好不要插手。我和你不同,你记住这一点就可以了。”

    …

    之后的几天,除去必须的每日三餐和监管话题群聊,宋嫣几乎都埋首在工作室里捣鼓她的饰品。

    由于a大那里的拍摄才几天,多的是古装部分的拍摄。但也必须等那几个学生期中考结束后才能去影视城拍摄。所以她顶了前两天的,之后也就没她什么事了。

    而这种饰品的工艺看似简单,做起来却相当繁琐。不是几天就能够搞定的,更何况她还要雕刻。

    只不过这期间从暖阳团的聊天群里听到了一些八卦,是关于那几个学生的。

    有个场景就是在她逛过的情人湖拍摄的,需要在湖心岛上的亭子里拍上一段争吵,随后纷纷落水。

    原本就设定那个心里扭曲的女生杨欣去推另一个女生慕允,杨欣原本就因为喜欢慕允的男朋友陆辰而嫉妒的发狂,也就下了狠手。

    这下可是把所有人都给吓到,两个男生可说是二话不说就跳入湖中,顺便又吓出了另一段感情。

    虽说秦然要的真实感的确是有了,但是两位被他看上的男生之间好像就有了点什么不同。

    宋嫣记得在室内篮球场里拍摄的那天,秦阳给她指过是那两个男生。一个阳光爱笑,另一个性情冷漠,共同点就是颜值很高。

    但是又想了想那个慕允,长的还挺清秀的,只是还没有杨欣来的印象深刻。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杨欣的扭曲太过惹人注意了。

    她想起自己大学的时候,天天被那些富家子弟压的喘不过气,哪里还有时间遐想男人?

    不过这就是人和人的差别。有些人向往去这种私人大学,毕竟里面都是非富即贵的人,而她却更向往普通的大学生活。

    普通大学里要当学霸的少,多半不挂科就行了。空余的时间除了玩游戏就是可以谈上一场简简单单美好的小恋爱,这也是她过去所向往的。

    …

    临近相约的日子,秦阳才给她来了电话。最近她自己也忙,就连秦阳发来的行程表都没看,接到电话的时候顿时就懵了。

    “怎么大惊小怪的?不是之前就说过了吗?难道是忘记了?”秦阳狐疑道。

    虽然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不过他这人原本就不会喜形于色。开心与不开心基本都笑的畜生无害的,你若是真以为他脾气好,那么应该会死很快。

    不过话说回来,宋嫣也没有见他发过火。唯一一次严肃,也是在多年前拯救她的时候。

    “怎么会呢!你说的事,我记的可比自己生日都牢!”宋嫣赶紧反驳,提着工具的手就这么悬在半空。

    她倒也没瞎说,自从母亲过世后她就没再过过生日,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她记得小时候父母还没离婚,当时也只有母亲和她两个人过。离婚后,就连母亲有时都赶不回来。但那时候她好歹还记得自己生日是什么时候。

    之后在大学里,烷孝还问起过她的生日,那时候她就已经记不清了。最后在她的坚持下烷孝也就放弃了给她过生日的念头。

    以至于现在人家要是提起,她还得去看看自己的身份证。

    “贫嘴使你富裕?”秦阳朗笑出声:“好了,晚上我回你这里,明天你开车。”

    “哦!也可以你开!我不介意坐在旁边看风景!”宋嫣笑道,换了只手拿工具:“不是说男人开车很帅么?我认识你到现在好像也没见你自己开过。”

    那头沉默了一瞬,便是听应了声:“如果你平时看到一个艺人自己开保姆车,会不会觉得很惊悚?”秦阳也是开起了玩笑。

    紧接着又道:“只不过要让我当车夫,你得拿出点诚意才行。”

    就在宋嫣欲要开口询问时,便是听他继续道:“比如说,十八般武艺之类的!”他意味深长的说道,听的宋嫣手一抖,工具直接砸在了桌面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