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45章 诡异的树

时间:2018-02-04作者:陆纤雪

    宋嫣在栏杆处站了一会儿,从这里眺望山下,一片郁郁葱葱。

    不久后薛梵就拿着两个杯子走了过来,杯子是搪瓷的那种,外皮还有些磨损,里面的水倒很是清澈。

    他递给宋嫣一杯,略带歉意的说道:“这里不是景点,没有店面。这是从庙里取来的山泉水,很干净。”

    经过几个小时爬山的运动,男人的衬衫有些地方也已经汗湿了,此时半透明的贴在身上。额前的碎发有少许贴住了脸颊,少了平时的清冷,俊颜上多了一抹红晕。

    宋嫣原本就不是矫情的人,直接拿过来就猛灌起来。日头那么烈,缺的就是水。一整杯下肚,瞬间就压下了燥热。

    “还要吗。”薛梵那杯并没有喝,很明显是怕她不够。

    在她拒绝后接过了她喝完的杯子,这才慢条斯理的喝起了自己那杯,期间保持着惯有的优雅。

    到了寺院门口,薛梵把杯子放在不远处的小木桌上,宋嫣却是驻足打量起来。

    写有弥音寺的牌匾挂在大门上方,字迹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并不是工工整整,也不是龙飞凤舞,反倒是歪歪扭扭,就像是一个人在某些情绪状态下完成的,显得有些扭曲怪异。

    这座寺院并不大,虽然可以看出正在保护,但很明显,有些晚了。

    外墙上的破败显而易见,好在维护后又加固了封层,才不至于太过不堪。

    进了寺院,里面一个游客也没有,到处充斥着静谧的感觉。入眼的是边缘处一颗大树,树干非常粗,只怕是需要三四个人环抱才能整个圈住。

    但诡异的是,这棵树长的并不好,明明看着快要枯萎,却仍然坚持矗立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濒死之人心有不甘,这最后一口气就这么一直吊着,久久不愿消散。

    宋嫣心里有无法言喻的感觉,很压抑,像是有人捏住了她的心脏,导致她的呼吸变的有些费力。

    她一步步走向那棵诡异的树,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摸上了树干。

    像是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撞到了她的脑袋,令她的大脑有那么一瞬的晕眩,随即便是一片空白。不自觉中,两行清泪落下。

    直到院内的撞钟的钟吟声响起,一下又一下,像是尘封已久那远古般的气息,沉闷的在胸膛内回荡,震颤着心房。

    身后的男人快步上前,停在了她的身后。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双手抬起时僵在了那里,最后不过是双拳紧握,又颓然的垂在了身侧。

    宋嫣回神的时候只觉得不可思议,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竟然…哭了?

    她好看的眉眼带着一些疑惑,再度看向了眼前的树干。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薛梵皱眉站到她的身旁,同样把视线投向了大树。他目光早就没有过去的清冷,反倒是装载太多,以至于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我也不知道。”宋嫣摇了摇头,想要分享那种感受,可一时之间词穷,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最后也只有作罢。

    她把脸上的泪水抹去,对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又先一步走向了里面。

    脑中凌乱的画面拼凑,女人的身体被分为了六块,分别用麻绳挂在了树枝上。断口处早就结了起来,徒留底下的枯叶上一片干涸的血迹。一身华服加身的男人,不敢置信的站在树下,看着那颗依旧白皙清丽的头颅,那眼角处两行血泪一直延伸至断裂的脖颈处,随后他双目空洞,跪在了地上。

    薛梵用力闭了闭眼,压下那些恐怖的画面。手不自觉的就抓紧了衬衫的胸口处,最后深深看了眼这棵树,快步跟上了宋嫣。

    他终究是没有再问,他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他希望她能想起什么,却也不希望她记起,这样矛盾的心里其实已经纠缠他很久了。

    “这里怎么都没有人?”宋嫣有些诧异,也是想起那来时的路上,就连一个行人也没有见过。

    但至少也应该有僧人吧?不然他刚才的水是问谁讨要的?那撞钟又是谁撞响的?

    “这里只有两位师傅。”薛梵指了指略显狭小的大殿:“应该在里面。”

    两人进去的时候一老一小两个和尚正坐在佛像的侧面念经,五步开外就是个撞钟,这里还真是小的可以。

    小和尚摇头晃脑的念着经文,老和尚时不时曲起手指敲他脑门,这有趣的画面一下就驱散了两人先前窒闷的心情。

    意识到来人,两个和尚都看了过来。他们衣衫破旧,多处地方都打着明显的补丁。不过两人的面色很健康,应该过得还算可以。

    小和尚有些惊喜,双眼亮晶晶的看向两人。老和尚看着慈眉善目,点了点小和尚的脑袋,自己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朝两人走了过来。

    “老师傅,你们这里有没有护身符之类的?”老和尚特地过来迎接他们,但宋嫣没有信仰,心里有些不好意思,没话找话的问道。

    老和尚笑着点了点头,把两人带到了一个小桌后面。打开抽屉取出了几个三角小布,外面套着个塑料包装。

    宋嫣接过一个来回翻看着,这工艺还真不怎么样。不过这里原本就没有什么香客,想来这种护身符怕是一年也是卖不出去一个吧。

    她既然来都来了,即使不信,也可以买个护身符,再捐点香油钱什么的,也算是来过了。

    护身符成三角状,黄底红字,双层布头缝合在一起,说薄不薄,说厚也不厚。而上面的字宋嫣看不懂,便是直接向老和尚问了价格。

    “姑娘,我们这里的护身符只送不卖。”老和尚对着她笑道。继而又转向了一旁的薛梵:“薛先生今天也要求一个吗?”

    宋嫣最后收下了一个,随意的放进衣服的口袋里,又塞了点纸币进功德箱。她没有决定信佛,就没有去拜佛像,心不诚还不如什么都不做。

    离开的时候,两个和尚把他们送到了门口。她回身看了眼那棵树,摸了摸口袋中的护身符。

    下山的时候她早就忘了之前的约定,两人依然相继无言。

    宋嫣看了眼男人挺拔的背影,想起了刚才老和尚的话。看来薛梵并不是第一次来,之前应该也求过护身符。

    但他自始至终什么都不与自己交流,是因为性格使然,还是另有隐情?反正她总觉得他怪怪的。

    所谓下山容易上山难,但其实也不尽然。

    下山的时候又没有扶手可以搭把手,走到后半段膝盖有点疼,小腿也开始打颤。宋嫣企图用休息来做缓解,可是效果并不显著,最后不得不依靠薛梵的支撑才能继续往下。

    她的手抓在了他抬起的手臂处,男人刻意绷紧了小臂为她做着支撑。

    到了停车场,薛梵收回了手臂,垂眼看她:“你坐我车走吧?”他提议道。

    宋嫣精致的小脸因为持续运动显得通红,此时还夹杂着一丝疲累。她下台阶时双腿不断地颤抖,显然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开车。

    “我让人把车给你开回去,我载你先去吃饭,再送你回家。”最后还不忘绅士的问了句:“可以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