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31章 穿越?

时间:2018-02-04作者:陆纤雪

    宋嫣倒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清冷的书生还会有兴趣给自己讲故事?不过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到需要深入了解的地步。她唇角上扬,点了点头,爽快的答道:“好,等我准备好了就来问你讨故事听。”

    “好。”薛梵却是不意外她会这么回答,他知道自己对宋嫣来说还是太过陌生。以前他想起了一些事却并没有接触她的打算,只要她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就好了。而现在,这种渴求接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有些时候,他会克制不住自己而故意找她。

    “饭吃了吗?”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私心,故意约的十二点,只是想多加用餐的时间,这样两人可以待的久一些。

    “当然没有!你约的这个点难道不是要请我吃饭?别告诉我,是我自作多情了?”宋嫣故作惊讶瞪大双眼,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这种身份地位的男人怎么会吝啬一顿饭。

    薛梵却是被她逗笑了,眉眼舒展,散去了些许清冷:“没有,我已经点好了。”

    服务员进来将整个功夫茶台搬走换上了矮桌,随后便是把一道道菜放在了桌上,最后弯着腰退了出去,顺便把门给移上了。

    宋嫣终于能体会到秦阳那时候的感觉,满满一桌子,就两个人吃。并且这些都并非是普通的菜品,佳肴种类繁多,色味俱佳,真的是…很浪费。

    “你不吃肉吗?”她好奇的抬起头,看着眼前那个就连吃饭也很是优雅的男人。他从落筷开始,都没有碰过肉食,可说完全在吃素。

    “嗯!戒了。”关于这辈子的过去,薛梵自然是记得。在这些记忆复苏前他是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情场纵横,还喜爱极限运动,总的来说,可以用纨绔子弟来形容。

    宋嫣怂了耸肩也不再多问,估计又是和那个故事有关。吃着菜的同时也研究这里头究竟是放了多少配料,才能做出这等美味。

    吃饭期间除了宋嫣这个问题之外,两人再无交流。直到服务员将矮桌收走,又上了重新清洁过的功夫茶台。她这才拿出了盒子,放在了他的面前:“看吧!包你满意!”

    其实她想说闪瞎你的狗眼,不过这种网络用语显然不适合用来和眼前的男人交流,只不准说出口,对方还以为自己在骂他。

    薛梵看着眼前的雕梅花木盒微微出神,许久才启唇道:“这个盒子…”

    “诶!我先说!这盒子你到时候得还给我的!这盒子虽然做工拿不出手,却是我造成的第一样东西。”宋嫣媚眼眨了眨,唇角微扬。

    之前都是把成品给烷孝的,而烷孝每次都会还给她,自然也就不用她多说了。但这次却是把东西给薛梵,不说清楚,她就怕他到时候连同盒子给一起卖了。那她以后的成品要在盒子里放上十九天的规矩就要打破了。

    “好。”薛梵的回答依然简洁,可他垂下的眼眸正在微微颤动,修长的睫毛恰好将其遮掩。他好似毫无异样,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的震动究竟有多大。

    他挑开盒子的搭扣并将其打开,里面赫然是那块碎成渣都不会认错的玉佩。这块玉佩是双佩,一半雕的是个月牙,另一半雕的是朵梅花,两者扣在一起,花融入月,形成一把锁状。整块玉佩雕刻精湛,说是鬼斧神工也不为过。

    “它叫什么?”他将玉佩取出,放在了手心,冰凉的触感随心手掌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也是再度组合在一起,像是老旧电影,不断播放。

    那个女子身着雪白绣梅花衣裙,墨发宛若绢丝,雪肤红唇,容颜娇媚,站在梅树下脸颊含笑,明眸如水。

    “梵花嫣月。”说完宋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文学造诣不高,你如果觉得俗就给它重新取一个。”

    “为什么起这个名字?”薛梵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却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俊颜看似平淡无波,可那绷紧的下巴却出卖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宋嫣自然不会发现什么异常,双颊因为羞涩染上了一片嫣红:“就是突然想到的,就觉得这名字可能很适合它。但是如果你觉得…”

    “不,我觉得很好。”薛梵已经恢复了镇定,含笑将玉佩放了回去:“但是我怕我的母亲又会内定,就不知道你会不会有什么意见?”

    “伯母?”宋嫣有些诧异,上次的发簪也是他母亲买下的,而这次他这么说,难道是…“你母亲对这种古风类的玩意儿比较感兴趣吗?”

    薛梵点了点头,将盒子合上放在了一旁。“是的,但必须是做工精湛的大师级成品才可入的了她的眼。”他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谎,木夹夹起茶叶放入壶里,洗完茶才泡了杯新的给她斟满。

    宋嫣倒是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这次的成品的确是很满意。“我不会有意见,本来我就从未干预过物品的归属。如果你母亲喜欢,就内定吧!反正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会做这类古风饰品了,之前应该是看了古言的关系才突发灵感的。”

    “好,那我就先替我的母亲谢谢你。”薛梵笑意加深,不再说什么。

    而宋嫣却是有些奇怪,本来不是说可能会看上眼,怎么现在弄的像已经肯定了?但她也没多想,反正归谁都一样。

    …

    宋嫣回去后就给烷孝去了电话,这次成品直接交给了薛梵,可是关于发布会什么的还是需要烷孝去跟进。

    “我的天吶!你们进展也太快了!都已经私下见了两次了?”烷孝揶揄的说道:“他母亲要是真预定,你可就要小心了!儿子和婆婆要是都喜欢你,你可就跑不掉了。”

    “去你的!”宋嫣翻了个白眼,仰躺在沙发上:“我说过,我暂时不想找,我们不会有什么的。”

    烷孝直接忽略了她的辩驳:“你说星云的总裁夫人又会内定?”那如果是内定又开发布会,作为合作人其实并没有必要做这种多余的事,毕竟发布会耗时又伤财。而薛梵如果这么做,就真是纯粹帮宋嫣在抬高身价。

    “是啊!我总是觉得他怪怪的!猜不透!”宋嫣将今天两人的对话整个分享给烷孝:“那种浓郁的书生气真的很难和那些八卦中形容的人设重合在一起。”

    “对!”烷孝自然也看了那些有关于薛梵的八卦,她接触薛梵的次数可要比宋嫣多的多,毕竟宋嫣很少出席发布会。可就是她也无法拿薛梵和纨绔子弟挂钩,这么一个清冷的男人,会流连花丛阅女无数?怎么可能!

    “不过,我倒是对那个故事很感兴趣!你怎么就没好奇心去听一听呢?哎吖!你说,他会不会是穿越来的?”烷孝兴奋的说道,脑洞也是越来越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