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阳嫣雨 第16章 条件

时间:2018-01-07作者:陆纤雪

    这一次秦阳却很是节制,仅仅一次便是拥着宋嫣睡了。可这一次也是把她的体力给耗的干尽,一停下就直接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就凉了,宋嫣失神的望着天花板,不止是之前两人的酒|后|乱|性让她觉得不真实,就连此刻依然如此。

    可当她站在镜子前,看到自己身上的点点猩红,才意识到两人的床|伴模式已经正式开启了。

    打开水龙头,不断将凉水泼在脸上,这才清醒了一些。想到昨天两人的缠绵,顿时羞的小脸通红。如果这事被烷孝知道了,肯定会骂死她的,但她也是无路可退了,不是吗?

    想起昨天仇沐瑶来敲门,不用想也知道她的目的。如果自己不在,秦阳又开了门,难免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有可能就是自己和秦阳做的这种事。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她心中就很烦躁,更是有种恶心的感觉不断蔓延。她想有些事可能需要和秦阳谈一谈了。

    好在昨天心情欠佳,推迟了两小时集合,所有工作人员以及狗仔都走完了,她出去的时候很顺利,唯一的的欠缺,就是忘记带了替换的衣服。她觉得下次还有这种情况倒是可以…

    不对!为什么会这么理所当然的想这种事!宋嫣赶紧把脑中胡思乱想的事甩出去,面颊也是不自觉的滚烫起来。

    …

    今天的拍摄场景在昨天那座山的山脚下,左侧是茂密翠绿的竹林,深处有着一座古老的八角亭,工作人员正在为夜戏布置着亭子。右侧是绿意盎然的树林,布满了枝干粗壮的大树,中央则是一片原生态的草坪,由于不是景点也未曾开发,保存相对完好。

    此时上面已经搭建了多个古老的帐篷,看上去很有年代感,撇开周围架着的机器不说,还真有种穿越到那个时代的感觉。

    浩浩荡荡一群女人过来,自然不可能让人注意不到。经过昨天仇沐瑶摔倒的事件,演员们多多少少对宋嫣都抱着一些成见。所以看到她首当其冲的走到外围,一时间表情各异。

    “宋副队!为什么他们看你的眼神都那么奇怪?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到现在都还没告诉我们呢!”小粉丝也是注意到了这其中的变化。她们最是护短,自己的伙伴被敌视了怎么着也得把场子找回来吧?这会儿虽不清楚是什么事,倒是个个眼神凶悍的给瞪了回去。

    宋嫣被暖心的同时,也是被她们这种护犊子的行为给逗笑了。其实昨天说起来真的只能算自己运气不好,外加段数太低。像她这种圈外人又怎么能和仇沐瑶这种久经沙场的艺人比手腕?她还没猜到仇沐瑶会用什么招数的时候,人家说不准早就ko她了。

    昨天那种污秽的事她总归是没有说出口的。作为粉丝还是看着圈内的美好多过于黑暗比较好,她可不想给小粉丝们带来什么阴影。

    秦阳出来的时候小粉丝们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却依然保持着暖阳团良好的纪律。看着他依旧月牙白长袍加身,整个人儒雅俊美,矜贵之气仿若从骨子里散发而出。倒是也没人在意他这部戏从头至尾除了几次夜行衣,几乎都是这身服装。

    工作人员从不远处牵来几匹骏马,秦阳走过去摸了摸其中一匹通体雪白身材高大的,马儿好像与他很熟,还会用头蹭蹭他的手心,画面一瞬间充满了白色的泡泡,温馨值爆表。

    随后便是见他拉住马鞍,单脚一踏,潇洒的翻身上马。那动作行云流水,怕是之前都没有少练。这会儿身姿挺拔的坐在马上,显得英姿飒爽,可以想象一会儿驭马奔腾时的俊朗模样。

    这里的拍摄大多是在帐篷里的,都是薛凌和仇沐瑶的对手戏,而树林里的被放在了明日。可光光这些片段,也是一直拍到了夜里。

    宋嫣安顿了小粉丝后自己又回到了片场。夜戏是在竹林深处的亭子里,是仇沐瑶和秦阳的对手戏。她并非是担心两人会有什么,只是当初看小说时的这段内容就很是喜欢。

    那笛声被描述的如何如何奇妙,引得多重画面浮现在女主的脑海中,这才引得女主前来竹林,有了一段把酒言欢的场景。

    历来男二总是最受欢迎也最让人心疼的那个,她不能免俗的也喜欢上了,所以那时候秦阳接下男二的时候她是又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她私心觉得那种默默守护又温润如玉的男子很适合他的形象,可难过的是正剧中男二的结局是…死了。

    所以那时候她看了番外就特别喜欢,而相传倾的副总就是为了那个专为男二写的番外才拍的正剧。当然,再期待饭也是要一口口吃的,正剧总归是先要拍完的。

    此时的仇沐瑶小脸素净,柳眉微蹙,双眸水光涟漪。纤细瓷白的小手轻轻提起裙摆,在竹林中莲步轻移,直到离八角亭五米开外处才堪堪停住步子。

    不得不说她的演技非常好,能把那股子古风韵味演绎出九成。宋嫣双手环胸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和亭子内手执玉笛放在唇边的男子遥遥相望。

    遗憾的是,这里是听不到那种出神入化的笛声,而女主脑中幻化的场景也是会和笛声一同在后期加上。

    黑漆漆的竹林里有着若有似无的光线,八角亭的八个角上都捆绑了小型的灯笼,灯光介于明亮与黑暗之间,给人带来一股浓浓的暖意,柔得不可思议。中央有着石质圆桌,上头零散的放着几瓶酒,周边围了一圈的圆形石凳。

    秦阳一身月牙白长袍,此时便是洒脱的坐在护栏上。一条腿恣意的踩在护栏之上,另一条腿随意舒展,姿态慵懒却不失典雅,见到仇沐瑶时狭长的凤眸弯了弯。

    看着仇沐瑶一秒落泪,就真像是被笛声带动情绪,随着它起起伏伏,喜怒哀乐尽数尝遍。仿佛在品那书中所写的幻境中,一对男女坎坷的情路,那种飞蛾扑火共赴生死的爱情。

    宋嫣的心有些堵,不知是因为两人的演技精湛,还是因为那书中难得可贵的真情。她垂了垂眼,忽然就不想再看了,直接回了秦阳的房间。

    她躺在床上刷着手机,直到凌晨三点秦阳才回来。她心里的确是有话要和他说,也就等到了现在。

    待他洗完澡躺到身边的时候,她也忘了该有的羞涩,直接开口道:“我想了想有件事还是需要和你讨论下!关于床|伴,我有一个条件!”

    看着秦阳示意她继续说,便是踌躇一瞬继续道:“我希望在此期间,你能做到肉|体上的忠贞!同时…我也觉得这种关系,我们双方都随时都有喊停的权利。”她知道这种要求很可笑,但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他碰自己的同时,还和其他女人有什么。

    可说完之后心中又是忐忑起来,就连眼神也开始飘忽,就是不敢和他对视。他万一觉得自己自命清高呢?他万一一念之下和自己就这么断了呢?他万一觉得仇沐瑶这种露水情缘会比较方便舒心呢?那自己该怎么办?这些后果,都是她没有考虑过,也不敢去考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