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升棺发财 第932章 赵佗的墓?

时间:2017-10-04作者:知道深浅了

    “夏梦萍?”我微微皱眉,看着墓门,满心的不可思议,疑惑的自问:“夏梦萍怎么会在墓里?”

    “醒醒吧,小凡,这墓里怎么会有夏梦萍?这分明就是那邪煞发出的声音,故意模拟夏梦萍的声音,刚才也听到我叫你小凡了,所以知道你叫小凡,这是吸引你进去,然后破坏某些封印或者禁制,使得它可以重获自由而危害人类。”

    君生剑说的很有道理,再想起之前鬼脸蜘蛛的那个斗里,所封印的邪神太岁,还真是很相似。

    但回头一想,感觉好像也有不对,我问道:“那她怎么知道夏梦萍的声音?”

    “这不简单吗,之前它的头发我从墓门里伸出来了,还伸到了水面上去,当时它是有见到夏梦萍的,所以模仿个声音不算什么的。”君生剑继续解释道。

    “也是。”我点了点头说,只是到了墓门之前了,经过千辛万苦到了这里,还被人下了套,如今就这么放弃了,心里有些不甘心。

    之前爷爷和胖子不放弃,是因为他们骨子里有土夫子血性,以及那种倒开墓穴,探知墓穴秘密的求知渴望,当然了,墓穴里的陪葬品也是一大主要的吸引力。

    爷爷是土夫子。

    胖子是土夫子。

    我也是土夫子,我自然也都有很强烈的求知**。

    只不过让我犹豫的是,君生剑说的没错,放出了邪神太岁,死了多少人?

    当时放出邪神太岁,完全是不知情的情况下,情有可原,在良心上虽然自责,不过却也没那么浓烈。

    不过此刻是明知道有邪煞的情况下,还去开墓门,那就不可接受了,良心上过不去,何况有没有把握能灭掉邪煞,还真是个未知数。

    “但它的头发能够从墓门的缝隙伸出来,不也是害人吗?你们看,整个南湖里的所有生物,不管是鱼虾蟹水草,可能连水里的微生物都不生了,这还不都是这邪煞干的好事?”我反念一想,随口说道。

    “看来,你还是跟你爷爷的思想一样。”君生剑叹了口气说道。

    此话一出,我就心虚了,被君生剑给看破了心思。

    然后连未生剑里不怎么说话的精灵也开口说话了,她说:“这湖里的鱼虾蟹和外面的那些无辜的生命,孰轻孰重,你分不清楚吗?只要他们不靠近这里,不靠近这个湖,就不会有人丧生,但一旦你打开墓门,破了封印,有多少人会被害死?”

    “对对对,美女说得对。”君生剑一计臭不可闻的马屁拍了上来。

    “得了,既然你们两口子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前进,那就有点不知好歹了。”我微微笑,看着手里的双生剑。

    “我呸,谁跟他两口子。”君生剑里的精灵骂了一句。

    “哎呀,美女,不要这样的嘛,好歹我也长得一表人才,何况我已经改邪归正了,还受到了高僧的度化,一心向善了。”君生剑奴性的说。

    我了个去,从来没见过君生剑如此低声下气过,简直让人惊掉下巴。

    这就是警队里的警犬一样,一旦恋爱了,相思了,那赖以生存的鼻子就不灵了,也就报废了。

    所以我真担心这君生剑一旦恋爱了,武功全废,那就糟糕了。

    我真是无语了,感觉自己真的是怂了点,我怕月兰也就算了,没想到这君生剑也怕未生剑……

    未生剑哼了一声,说道:“那你就好好当你的和尚去,本本分分,别再贪念女色。”

    “我……”君生剑还想言语,却被咽得没话说应对了。

    我摇摇头苦笑,盯了一眼那墓门,然后转身。

    才走出去四五米,突然墓门背后传来了夏梦萍的声音:“这个墓是赵佗的墓。”

    “什么?”我猛然转身,瞪大眼睛看着墓门。

    “小凡,别被它骗了,它肯定是知道你们是奔着赵佗的墓而来的,所以故意拿这个噱头来吸引你。”君生剑出声提醒。

    “是啊,小凡,千万不要上当。”未生剑也提醒道。

    我犯难了,我犹豫了,进退两难。

    “你们两个,有多大的把握能对付它。”我看着手里的双生剑,赵佗的墓,我势在必得,得到了赵佗的武帝行玺,我就能拿去给秦不阿,换取秦陵四层的通行。

    不入秦陵,怎么得到天巫鼎?这是我答应给月兰的。

    “没有把握。”双生剑竟然异口同声的说道。

    “灭不了吗?”我反问。

    “连对方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哪里来的把握?”君生剑反问:“如果杀不死它,让它跑掉了,就是江湖的一场劫难。”

    “我有这么多的手段,即便杀不了它,我也不会让它跑了,两位一会尽力协助我就行了。”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朝前迈进几步,来到了墓门的前面。

    墓门有个缝隙,宽度不大,也就一厘米左右,我把双生剑沿着缝隙插了进去,而后往两边用力一撬。

    轰隆隆的声音便响起了,两道墓门往旁边的石壁里面缩了进去,门缝越来越大,直到能够容纳一个人进入的宽度之时,我收了手。

    门打开之后,我闭眼感应着前方,前方竟然有哗啦啦的流水声传来。

    循声感应过去,墓门进入还有一段将近十米的过道,这过道的切面为一个四四方方的口字型。

    很显然就是从一块巨大的石头里凿出来的过道,这让我想起了赵兴的墓,也是在大石头里凿出来的墓室。

    只不过赵兴的墓前后不过三百平米而已,与眼前的这个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但当然了,赵兴的地位与赵佗的地位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虽然同为南越王,但赵佗是开国皇帝,活了一百零二岁,统治南越超过一甲子,而这赵兴在区区在位几年?

    所以陵墓的规则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十米的过道应该有机关,只不过貌似机关都被破了,因为过道的地上有密密麻麻的箭头,箭头都已经生锈,显然被破有些年头了。

    我暗暗惊讶,难道这墓已经有人来倒过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