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升棺发财 第758章 塔林

时间:2017-10-04作者:知道深浅了

    松赞林寺也有一个阁楼,这间阁楼跟一级活佛所在的那个阁楼很像。

    此刻小男孩和一级活佛都在里面坐着,只不过这次一级活佛是宾,小男孩变成了主人而已。

    见到我的到来,两人同时合十给我行礼,我也合十还礼。

    “两位大师,没想到短短分别几日,我们竟又再次见面了。”我微微笑的说。

    “请坐,以后你叫我卡布吧。”小男孩指着旁边的蒲团说。

    “好的,多谢卡布大师。”我便坐了下来,定睛看着两位,我说:“不知道两位大师找我来,有什么事?”

    “那我就直接问了,你们为什么来这里?”卡布活佛出言问道。

    “实不相瞒,我的妻子之前是在这里的,你们的几位喇嘛有见过的,包括大师您也有见过的那位,我在藏区忙完之后,就来这里接我的妻子,准备返回福建,但是从藏区出发的那天,就一直打我妻子的手机,却始终都无法接通。”我看了看一级活佛,之前在测试我第三关的时候,月兰就在现场。

    “是见过,但是你们来独克宗古城,到底为了什么事?”一级活佛反问。

    “我说是旅游,你们相信吗?”我笑笑说。

    “不信。”一级活佛直接否认道:“你们是非常人,没事是不会到这里来的。”

    “好吧,我承认,之前我们是在腾冲彩石镇执行任务来着,但是碰到了一位大丰茶楼的蒙面人,说有事情要我们帮忙,我们就过来了,但是没想到却中了他的圈套,他与木参喇嘛合谋演戏,蒙骗我为转世灵童,之后的事,你们也都清楚了,好在当时我发现不对,及时醒悟,护送卡布大师到您那边,才使得他的阴谋不能得逞。”我想了想说。

    “你们和他是什么交情,为何愿意帮助他?”一级活佛反问。

    我自然是不能把墨门的事跟他们说的,我笑笑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大丰茶楼干什么的,你们应该清楚,我和我媳妇当时收了他一些钱。”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微微皱眉,似乎有点不相信我。

    但我确实收了蒙面人的钱,而且还不少,总的是两千万,我和月兰一人一千万。

    “那我问你,是不是你悔悟了,跟那蒙面人决裂了,但是你媳妇还继续为蒙面人卖命?”一级活佛反问。

    “这怎么可能,我的意思和我媳妇的意思重来都是一致的,跟蒙面人翻脸,自然是两个人都不会为她卖命的。”我否认道。

    “那为何你会在藏区,你媳妇却在云南?”他再问。

    “如果不是金瓶掣签的事,我也不会跑到藏区的,当时我媳妇也去了,只不过我担心蒙面人会有其他动作,所以让我媳妇回来盯他,只不过现在找不到了,我真害怕我媳妇出事。”想想我也真的很担心,虽然她和杨姐父女在一起,但那蒙面人也不是吃素的,真怕他们遭遇意外。

    卡布叹了一口气,以小男孩的模样,大人的口吻,大师的姿态,他说:“我可以跟你说两件事,第一,蒙面人的阴谋没有失败,反而他得逞了,第二,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可能你的媳妇遭遇了不测。”

    “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这么说?月兰在哪里?”我一下子站了起来,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就在这时,一级活佛从禅床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把剑,一见到这把剑,我的心脏差点跳了出来。

    “未生剑!”我紧张的接了过来,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师,我媳妇在哪?”

    “你先别急,这剑跟你之前给我们注灵的那一把是一对的吧?是不是你媳妇所用?”卡布大师问。

    “对,没错,你快告诉我,这剑到底在哪里得到的,我媳妇在哪里,怎么会把未生剑留下?”我的眼睛都红了,心里有种很糟糕的预感。

    “走,跟我来。”两人便起身,然后带着我往松赞林寺的塔林走去。

    这些塔林实际上就是舍利塔,这舍利不一定是我拿到的那种舍利子,很有可能是金身,就是整个身子都在的干尸。

    这个在汉传佛教里也有,汉传佛教除了坐化成为金身舍利之外,还有火葬,至于为何要火葬,多半是尸身出现了腐烂的情况才进行。

    如果尸身不腐烂,那就会成为金身舍利,如果腐烂了,就直接烧了,看会不会留下舍利子。

    但目前的高僧很少,会留下舍利子的更少,所以舍利子才显得如此的珍贵。

    这藏传佛教最高的葬礼是塔葬,能够享受塔葬的一般就只有活佛了。

    这周围的几座塔都有七层,但只是造型,每一层大概就几十公分,整座塔估摸就四五米高的样子。

    而且这塔与汉传佛教的塔不一样,不仅满是彩绘,上面还有非常耀眼的黄金雕刻,这一座塔的制作,起码得花几百公斤的黄金。

    我们来到了塔林的正中,也就是几座舍利塔的中间,中间是有很多的地砖铺成的。

    但是此刻地砖的中间已经被挖开了,残砖一地。

    在塔林的正中,却有一个如同下水道井盖那么大的盗洞。

    “这剑就是在这里捡到的。”卡布大师指着盗洞的边缘说:“而且这周围还有打斗的痕迹,你们看那些地砖,还有那座舍利塔的一角,一看那缺口,一大块的黄金都被切了下来。”

    卡布指着其中的一座塔,塔的一角确实有一道切口,切口齐整,而且好像是剑气切下来的,非常的平整,犀利。

    “这些人分明就不是为了钱财而来,你看着切下来的黄金,都没有带走。”卡布看了看我的脸,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虽然有打斗的痕迹,但是却没有血迹,应该没有受伤。”

    我定睛看着一级活佛,这一切不像是假的,但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他们却还很淡定。

    我说:“大师,我有一点很不明白,我是昨晚才到的独克宗古城,进入宅子就没出来,今天你们就让人到那个地方去找我,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已经到达的?莫非有人跟踪我?”

    一级活佛微微笑的说:“非也非也,我们做不出这种事的,要说是算出来的也不是,实话跟你说吧,替你的宝剑入灵,你的舍利子不够,我们两个都用自身的佛门念力加持,你的宝剑之上自然有我们两个自个的气息,虽然不是心灵相通,但是离得这么近,我们能够感应得到的。”

    一听这解释,没毛病啊,我也便释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