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升棺发财 第205章 鬼捕

时间:2017-10-04作者:知道深浅了

    三国的华佗就是用尸参当麻醉药的,如果少量,那没事,但如果尸参多了,到达适量,那就是麻醉汤,但如果过量,可能一辈子也醒不来了。

    爷爷把握的剂量肯定不会有差错,在喝下去五分钟之后,整个人已经开始麻了,全身一动不能动,整个身躯好像不是自己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了起来,整个人咚的一声,就趴在石桌上面,眼前黑了下去。

    ……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的床上了,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月兰的笑脸,她小声的问我:“醒了啊,感觉怎么样?”

    我这才侧头看向右手臂,绑上了密密麻麻的绷带,貌似还夹了木板,可能是麻药还没退,所以没啥感觉。

    不仅手臂,全身的其他地方已经没多少知觉。

    “还好吧。”我挤出笑容说:“应该不会有问题,何况我的身躯是僵尸之身,有伤势也好得快,估计不用几天,伤口就能全部愈合了。”

    “嗯。”月兰连连点头,然后左右转头,看到没人,赶紧脸靠了过来,跟我头碰头说:“其实我都担心死了,只是我不敢说,现在看到你平安无事了,我才放心下来。”

    说完之后,啪嗒一声,在我的额头轻轻的亲了一下。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睛竟然出水了,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可是嘴角却是带着欣慰的笑容,这就是媳妇。

    她帮我擦着眼角,笑着说:“傻瓜,别哭了,一会让爷爷他们看到,该笑你了。”

    “嗯。”我哽咽着点了点头,心里感叹,有月兰真好,这一辈子足矣。

    这时爷爷他们走了进来,爷爷紧张的问:“小凡,有没有感觉哪里不适?”

    我笑笑摇了摇头说:“没有,感觉挺好的。”

    “那就好。”爷爷欣慰的点点头。

    身后的地瞎老人嘿嘿笑说:“我们哥俩的手艺还能差了不成?”

    “不是这个意思。”我爷爷笑着说。

    “当然了,你也不赖,我们走了那么多地方,见过的人不少,你的医术真的很高明。”地瞎老人说。

    “言重了,惭愧惭愧。”爷爷笑着说,然后转头看向我说:“你睡着的时候,胖子来电话了,一直催促,这家伙可真急。”

    “先不管他,等我身体好了再说。”我说。

    “我也是这么说的。”爷爷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九眼天珠,递给月兰说:“丫头,这个你保管,等小凡好了,你们就去交易。”

    “好。”月兰小心接了过来,放进了口袋。

    正说话的同时,边上的手机又响了,月兰拿起来一看,说了句:“又是刘胖子,他怎么这么急?”

    我有点不理解了,我们是卖家,这个东西又不怕卖不出去,他这么着急干什么,难道还信不过我们,信不过我爷爷吗?我有些生气,我接过了电话,按了接通键:“喂,胖子,啥事?”

    “你不是说三天时间吗?那华侨一天催我十来次,我都快烦死了。”电话里传来刘胖子的抱怨。

    “如果都不能等,那你就回他,我们不卖了,让他去找别家吧!”我也有点火了。

    “不是,小凡……”胖子还想说啥,我一下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其他人全都看着我,我突然想起那一男一女,顿生好奇,我说:“爷爷,两位前辈,这次从断头山下来有两个人相助,帮我们断后,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特种兵的迷彩服,军靴,还背着一大包,而且对付那些骷髅的时候,用的是扑克牌,你们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吗?”

    “扑克牌?”地瞎老人明显一怔,问我:“黑桃还是红心?”

    “红心五和红心三。”我说。

    然后我爷爷三人微微惊讶,地瞎老人说:“这是国家的特种兵之一,专门负责国内一些特殊事件的处理,部队番号9887,代号‘猎人’,江湖上都称他们为‘鬼捕’,意思是像以前衙门里的捕头,四处抓重犯,但他们所抓的重犯都是一些邪祟,所以能进入这个部队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

    我爷爷补充了一句:“至于扑克牌,也就是他们的身份牌了,最小的为2,最大的为a,牌面越大,说明能力越强或者身份越高,那张扑克牌也是一张厉害的法器,国家专门请了高人特制的,每个鬼捕都有这么一张牌,一旦在进行抓捕过程中,亮出了这张牌,江湖人一般都不会与之为难,因为没人大得过国家。”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丫的,怪不得这两个人还在老陈和老王之上,那天还好是月兰拉住了我,要不然真跟那娘们打起来了,那就闯祸了。

    “不过他们纪律严明,明辨善恶,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会乱来的,你只要不犯事,不作恶,他们是不会找你麻烦的。”地瞎老人补了一句:“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出手帮我们。”

    “那应该也是他们的分内事,眼见着有邪祟作恶,他们肯定不能袖手旁观的。”我随口说了一句,因为那娘们挺嚣张的。

    嘴里虽这么说,但是心里已经暗暗告诫自己,千万别跟这两个人结仇,按照地瞎老人和爷爷的介绍,这两个人是有大背景的,而且是衙门的人,跟他们较真,吃亏的绝对是自个。

    “行,那你好好休息吧!”我爷爷他们转身出去。

    月兰则是陪在我身边,问我:“晚饭的时候,我再拿进来喂你,我现在去睡一会,困了。”

    “丫头,你不会是照顾我一天都没睡觉吧?”我猛吃一惊。

    “没有,就是困了。”她揉了揉眼睛,我见她眼睛很红,心里一阵阵心疼,肯定是了,这丫头让人心疼啊。

    “赶紧去。”我点了点头说。

    她便朝着她的床铺而去,和衣躺下之后,盖上了被子。

    我这才发现,我睡的是自己的床,但是闻了闻,竟然没有臭味,我滴乖乖,肯定是月兰或者我嫂子帮我换的被褥,不然天聋地瞎昨晚刚睡过,肯定臭得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