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升棺发财 第160章 :超级蚂蟥再现

时间:2017-10-04作者:知道深浅了

    过了护城河,两边有两只挡煞的石狮子,相当的气派,进入则是宫门,四周则是红色的宫墙,看着起码有四五米高的样子。

    朱红色的大门,上面有整齐的铜球镶嵌,门上有两只草龙衔尾构成的圆形青铜门环。

    关键的是这朱红色的大门也打开了一条缝,显然有人从进去了,应该是大胡子。

    进入大门之后,是一条约摸十米的城门走廊,两边是巨大的青石构成的拱门,四周的墙壁上雕龙画虎,看着不怒自威,散发着威慑不足的威力。

    进入之后是一个空旷的广场,广场四周空荡荡的,相距这城楼五十米的位置,又是一座城楼,高墙大院,只是门再次被打开过。

    如此连进了三道城门,才进入到广场中心。

    中心是一个巨大的空地,空地的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祭坛,如同天坛!

    往上总共三层层次分明的汉白玉栅栏,每一层有九级的台阶。

    最上面一层立着两根高达十米的汉白玉华表,也就是中华图腾柱,在**的前面也有这种华表。

    华表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建筑物,属于古代宫殿,陵墓等大型建筑前面起装饰作用的圆形石柱,相传是部落时代传承下来的一种图腾标志。

    古代称为桓表,是一种望柱。

    此刻石柱上盘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活灵活现,底下是一个四四方方的莲花座,中间是盘龙石柱,上面有云霞纹,最上面查一云板,为诽谤木,石柱顶上有一承露盘,盘上蹲坐一说中的神兽望天吼。

    但吸引我眼神的不是两根华表的宏伟气势,而是石柱上雕刻的大字!

    右边的华表上雕刻着:华表镇九州,山河不动!

    左边的华表上雕刻着:石敢当在此,百无禁忌!

    而在祭坛的正中间,也就是两根华表相距的中间,有一张汉白玉供桌,桌上有一青铜香炉,香炉里插着三支青铜香。

    而在供桌的后面,则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石头上刻着:泰山石敢当!

    我与月兰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能感觉到这块巨大石头上散发出来的巨大能量波动,所以我们都不敢走近,而是退后几步,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

    我转头看向东南西北,全部都是三进三的城楼大门,好似从这四个门进来,全部都是为了这祭坛,以这祭坛为中心。

    除了这祭坛之外,我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难道这祭坛底下会有东西?如果上吴村那个万人坑里的祭坛?

    我低头看着地下,感觉不像。

    月兰则是直勾勾的看着两根华表,还有中间的泰山石敢当。

    “月兰,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我转头看向月兰。

    月兰却面无表情的念道:“石敢当,镇百鬼,压灾殃,官吏福,百姓康,风教盛,礼乐昌。”

    “什么意思?”我惊讶的看着月兰。

    “泰山石敢当是食鬼之神,镇压一切不详的邪祟,有民间传闻泰山石敢当是姜子牙所化,有神奇的力量,一般在村口或者桥梁布置这样一块泰山石敢当,可以为整个村子挡住外来的煞气和脏东西。”月兰看了看眼前的泰山石敢当,脸色有些难看的说:“只怕这块石敢当放在这里,是用来镇压什么可怕的存在,我们小心一点。”

    “大胡子在哪里,我们先找大胡子!”我转头看向四周,这里能躲人的位置不多,几个地方的城楼,还有就是这个祭坛的四周围栏,要藏一个人也很容易的。

    我闭眼感应四周,突然吓了一跳,甚至拉着月兰连连后退。

    因为两根华表和那块泰山石敢当在我的感应之下,竟然全都是黑色的光芒,而且散发着徐徐的黑色烟雾,甚是吓人。

    那些黑色烟雾应该就是我们感应到的能量波动,给人以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怎么了?”月兰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两根华表和泰山石敢当都是黑色的光芒,还散发着黑烟,我们不要靠近。”我拉着他又退后几步。

    “不对。”月兰沉思了一会说:“这里应该就是一个祭坛,四周并没有棺椁之类的东西,大胡子进来这里做什么?”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眼前的华表和石敢当,我说:“不会就是为了这两样东西吧?”

    月兰摇了摇头说:“不好说,这两样东西,你和我都怕,难道那大胡子不怕吗?”

    “走,我们四周走走看看,看那大胡子躲到了哪里,他到底想干什么?”我拉着月兰,一步步的下了台阶。

    可当我们往下走了几个台阶之时,我和月兰猛吃了一惊。

    因为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将整个台阶都覆盖了,而且正一步步的往上渗透,我定睛一看,身上的汗毛全部竖了起来。

    那一片黑压压的东西竟然是成百上千的蚂蝗,而且是超级蚂蝗,每一只都有鳗鱼般的大小,有筷子一般的长短,正从台阶下,一级级的往上爬。

    “跑。”月兰喊了一声,拉着我退了上来,准备从其他三面台阶往下。

    可后退几步之后,彻底傻眼了,另外三面的台阶上也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也已经被蚂蝗所占据,正一点点往祭坛之上而来。

    这种东西我可是知道的,貌似怎么都不死,而且只要几只,就能把人给吸干,上吴村的那名战士,还有陆馆长,就是被这种东西吸成了干尸。

    月兰抓住我的右手,将我腋下挎住她的肩膀,然后屈膝一蹬,带着我就飞了起来,之后落在最上面的那道围栏之上。

    然后两脚尖在围栏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点了两下之后,再次借力飞了起来,落在了中间的那道围栏之上。

    然后再借力,飞到了最下面的一道围栏上。

    我低头一下,那超级大蚂蟥有青瓜那么粗,看着实在恶心,而且正一点点的蠕动,还有都扬起上半身,对着我们张开了大口,口子里是密密麻麻的牙齿,如同订书机的钉子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月兰只是短暂的停留,双脚一屈膝,然后一蹬,带着我飞了出去。

    十几米后落地,再次借力一蹬,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又飞出去十几米。

    感觉安全了,我们这才转头看向祭坛的位置。

    只是让我们吃惊的是,那些蚂蝗竟然没有转头追我们,而是依旧不紧不慢的往上爬台阶。

    我和月兰对视了一眼,都吃了一惊,难道它们的目标不是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