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升棺发财 第121章:黑话

时间:2017-10-04作者:知道深浅了

    我一把将她拥入怀里,紧紧的抱住。

    女人的眼泪是每个男人的硬伤,我也不例外。

    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傻瓜,干嘛哭?”

    “你会不会永远对我这么好?”她闭着眼睛说,我则是用手帮她擦眼泪。

    “当然了。”我毫不犹豫的说。

    “那你会不会也有个三妻四妾,我只是你的七分之一,只能分享你的七分之一疼爱?”月兰再问。

    “不会,我没有那么博爱,也不会那么滥情,再说国家的法律也不允许。”我的鼻子靠着她的头发,深深吸了一口发香之后说:“你会是我的最爱,也会是唯一。”

    “那吴小月呢?”月兰突然睁开眼睛,怔怔的看着我。

    我深呼吸一口气说:“本来不想在你的面前提她的,怕你不高兴,但是我也不想欺骗你,更不会在她面前说一套,在你面前说一套。”

    月兰微微皱眉,她说:“那是什么?”

    我看着她的眼睛说:“我之前自己在心里也很仔细的想过,然后心里有了答案,我和吴小月从小是一起长大的,就像是邻家小妹妹一般,我们还一起读书,一起长大,一起玩耍,经历过很多,彼此间也有好感,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这么说不是骗你,而是心里话。”

    “那我呢?”月兰眨了眨眼睛说。

    “只看你一眼,就喜欢上你了,这叫一见钟情。”我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说:“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我们虽然认识不久,但是经历很多,你看现在,我们都像老夫老妻一样,而且我也在向你靠拢,我都变成了僵尸,或许会和你一样,只有黑夜,没有白天。”

    然后月兰露出微笑说:“你这个回答还勉勉强强,算你过关了,但是你敢骗我,我就弄死她!”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丫头翻脸跟翻书一样快,刚才还暴雨梨花,楚楚可怜的一个弱女子,可一眨眼,就变脸成为喊打喊杀的女汉子。

    “还有。”月兰瞪了我一眼说:“别以为你这么一番话,我就答应接受她给你当侍妾,没门!”

    我彻底傻眼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小月当侍妾?

    即便我愿意,小月也不愿意啊!即便小月愿意,她爹也不愿意啊,还有他们家一帮人,这个我都不敢想,月兰竟然有这个想法?

    “不说了,睡觉了。”说完之后,我便听到了月兰均匀的呼吸声,这入睡真快,看来身体是真的乏力了。

    月兰是睡着了,可我可不敢睡,没那么大的心,在坟墓里睡觉。

    虽然我现在也是仪表堂堂的一只僵尸,但却是新手,估计需要适应好长一段时间。

    墓室里的空气并不好,但是能保证有空气就行了。

    月兰睡着之后,呼吸声越来越小,最后竟然若有若无,把我吓了一跳。

    我靠近她的鼻子一听,有鼻息,但是非常的微弱。

    我这才想起,之前关屠户买她的时候,说是昏迷,然后说当天晚上死了,那状态应该比现在更吓人。

    据说我师傅还去看过,那肯定是呼吸没了,心跳没了,脉搏没了,不然我师傅肯定不会断定她死了。

    但是很邪乎,如果什么都没了的人,为什么一到晚上,她又生龙活虎,而且每次都是最佳状态。

    我也没去想她,只知道目前她这个状态是正常的就行,不能以常人的习性去判断她。

    傍晚六点之时,月兰毫无征兆之下突然睁开了眼睛。

    不过是先睁开了眼睛,然后才恢复了呼吸和心跳,把我吓了一跳。

    “吓到你没有?”她微微笑的说。

    “还好,我又不是厦大的。”我笑笑说。

    月兰微微笑便起了身,一起身才发现一直枕着我的胳膊,她赶紧用手揉了揉,说:“麻了吧?”

    “还行。”我收起右手臂,抬起来甩了甩。

    “那我们出去吧。”月兰拉着我,就往盗洞口走去,此时傍晚的六点多。

    只是走到墓道口的时候,月兰突然停止了,微微皱眉,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赶紧闭上眼睛,感应着盗洞口,我猛吃一惊,盗洞口有五团橙色的光芒,也就是五个人。

    “有人,五个。”我小声的跟她说。

    “我们被发现了。”她说:“不知道上面的是什么人!”

    “我们走去看看。”我们便小心的往盗洞口而去,到了盗洞口一看,傻眼了。

    我们绑在松树上的那条绳子被人割断了,此时就在落在地上,盗洞口依稀还有些光线进来,而那五个人此刻就蹲在盗洞口,不动声响。

    我有些傻眼的看着月兰,月兰倒还冷静,只见她把双手放在嘴边,然后吹了一下,发出咕咕,咕咕的响声。

    下一刻,盗洞口果然也传来了咕咕,咕咕的声音。

    我一怔,难道是自己人?那个掌眼派来的人?

    这时,却听到盗洞口一声浑厚的男声:“合子上的朋友,灯笼挑亮一点。”

    灯笼?哪来的灯笼?我傻眼的看着月兰,月兰却说:“你不要害怕,你大胆的说‘钱鼠洞不够敞亮,请阁下挑灯’。”

    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大声的对着洞口喊道:“钱鼠洞不够敞亮,请阁下挑灯!”

    然后等了好一会,对方才回话:“既然是合子上的朋友,打开天窗说亮话,n县地界,井水不犯河水,请报旗帜,以免误伤!”

    “土行孙。”我大声喊了一句,月兰告诉我的。

    对方沉默了一会,又冒出一句:“字头!”

    “民以食为天!”我继续说道,有些紧张,不过都是按照月兰说的。

    “成,是有这么一号,不过土行孙已经蹲了号子,你们还出来支锅,够流弊的。”那人说了一句。

    我按照月兰教的,吼了一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成,不过绳子已断,能不能出来,全凭本事,这上山下山一趟半个小时,我们就走一趟,希望回来之时,王不见王,若见王,势必活种。”那人继续说。

    “王定不见王,半小时后,你们来滤大坑。”我说道。

    然后我闭眼感应着盗洞口,那五个人果然消失了,往山下而去。

    “他们走了。”我对月兰说。

    “行,我带你上去。”说话的同时,月兰一把抱着我的腰肢,然后一个屈膝,后腿一蹬,我感觉整个人被人抱了起来,而且有一股强大的失重感。

    “别乱动。”月兰说了一句,我赶紧绷直了身子。

    落地之后,我们已经到了洞口外,然后我还没站稳,月兰就拉着我往另外一条路下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