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叫我剑魔王 第三百五十五章 海的味道我知道

时间:2018-05-28作者:吾言吾文差

    于是夏剑便开始了自己的讲座,为了接下来的讲座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他趁着这些人还对他保留有无比敬畏的时候将规矩讲了出来。

    他在讲座上说讲座的一切课程都有他自己的安排,也是经过了接引城方面的审核的,所以讲座流程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也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而改变。

    这段话的意思也就是说,夏剑不会回答这些人无聊的提问,他只会按照他的安排来上课,那些人再怎么哔哔都是改变不了的,要是不听的就自行离开,他也不强求。

    这样一来,哪怕是飞升者们的意见再大,他们也只能将意见烂在肚子里而不是提出来,因为这是既定好的规则,他们没有颠覆规则的实力那也就只能硬生生将这个意见扛下来了。

    就这样,在夏剑插科打诨加上威逼利诱,顺便再用前世里运用地炉火纯青的打一棒子给一枣子的政策,直接将这群人给治得服服帖帖的,一点风波都没有翻起来。

    在夏剑和古灵的小心经营之下,有关雷之本部的相关事实被放了出来,直接将那些人给镇住了,倒是一点都没有怀疑他们身份的真实性了。

    也没办法,接引城方面都承认了,这是他们亲自钦点的讲师,难道他们还能怀疑不成?

    于是,一个月的时间便有惊无险地过去,在一个月前的飞升者井喷之后,后面的一段时间飞升者的数量又恢复了正常,接引城方面则是将他们悄悄地往各本部送过去,没有让他们继续留在这里堆积下去。

    一个月之后,便是接引城方面的与各大本部所商量好的交接大会,过上一段时间之后各大本部会派来足够接他们需要的人过去的神器,当然他们也是有挑选的标准的,不符合条件的那些飞升者除了落选之外也别无选择了。

    这个世界便是这样残酷,弱肉强食的道理在哪里都是行得通的,这一点也不冲突,这也必须要所有人去遵守。

    可是这一切都与夏剑古灵无关了,他们现在放松了一口气之后只想着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所,早点到达剑之本部。

    不然的话他们迟早是会被人认出来的,毕竟声音和外形条件不能有很大的改变,认出来的话那就糟了,虽然他也不怕,可是对于接引城来说肯定是个大麻烦。

    “螺老,您的条件我们已经完成了,您看……”

    城主大神殿城老室,夏剑和古灵坐在一个奇怪的田螺一样的椅子上,恭敬地跟螺老请求他遵守承诺。

    螺老自然是会遵守的,对于上位神来说,他们最看重的就是承诺和信用,不然的话何以服众?不然的话如何来收揽信徒吸收他们的信仰?

    尽管螺老早已经退隐,但是多年来的习惯他还是会遵守的,当然这里的上位神指的不是具体的神位,而是高居上位的神的意思。

    他们一般不会轻易给出承诺,但是一旦给了出去一般来说都会遵守,除非是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或者说利益太大的时候他们才会反悔。

    可是对于这一次的承诺,反悔其实很没有必要,不就是带人到剑之本部去吗?

    这对于螺老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于是螺老笑道::“哈哈,你们这两个小子鬼灵精怪到出乎我的意料了,很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啊。”

    这一次的飞升者暴涨没有引发任何的灾难后果,哪怕是螺老已经有了主意,他也是没想到会这么轻松的,所以这一次的功臣还真的就是他们两个小家伙,这一点谁也不会不承认的。

    “螺老谬赞了,我们也只是投机取巧而且,还是您的安排得当。”

    夏剑见到对方如此喜悦,也知道他不会反悔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所以这心思也就活络起来,这马屁也开始拍起来了。

    “你这小子,还真的会说话,不过在我面前就不要玩这一套了,我老了,听不得这些恭维咯。”

    螺老按了一下自己座椅上的一个按钮,夏剑屁股下的那个田螺下顿时升起了一根长长的杆子,将夏剑举到了半空中,然后开始了旋转。

    是的,旋转。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夏剑被吓了一跳,很想马上跳下来,可是他座位下仿佛有一个磁铁一般,一股大力直接吸着他的屁股让他根本不能如愿,于是只能大叫着在半空中旋转。

    旋转,高速的旋转。

    古灵都看傻了,本来还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螺老就跟夏哥玩起了速度与激情了?

    看这速度,夏哥怕不是会被直接转晕死吧?

    “螺老,您这是?”

    古灵看着半空中哇哇大叫的夏剑,也是急眼了,这是在干啥呢?

    螺老则是摇了摇头,笑道:“没事没事,一会就放他下来,先让他转一会先把。”

    说完,螺老还自顾自地喝了一杯茶,然后再给古灵倒满了一杯碧螺春。

    “螺老,若是夏哥说错了什么话,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啊……”

    古灵急了,什么叫做先让他转一会?

    这到底啥意思啊??

    螺老笑了,“都说了没事,你这个小娃娃莫急,我这般做是有原因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噢,”

    古灵听了便应了一声,开始喝茶了。

    既然螺老都这么说了,那应该不是骗他们,夏哥还是自求多福吧,他救不了咯。

    “哇,晕了,真的晕了,要吐了。螺老,放我下来……”

    夏剑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他在心里已经将螺老的亲属问候了个遍,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让他飞啊,这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真的是卧槽尼玛了。

    太刺激了,啊啊啊啊……

    古灵喝完了一杯茶,却见到螺老对他微笑,那笑容让他瘆得慌。

    “螺……螺老,怎么了?”

    古灵慌了,这个老家伙又要干嘛?

    “没事,我就问问你,喝完了吗?”

    螺老像是在问晚辈的生活状况一般和蔼,但是却让古灵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不敢说没喝完,便只能是木讷地点点头,“喝完了”

    “那喝好了吗?”

    “也喝好了。”

    古灵心里发毛,这老头到底要干嘛?

    这是要让他们体面地上路吗?

    这般乱七八糟地想着,古灵的全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喝好了,那就该你咯。”

    螺老再度按下一个按钮,古灵顿时也飞上了天,跟着夏剑一起高速旋转起来,两个人一同在旋转的这个画面,很有喜感,若是有外人看到的话,肯定会大呼有趣好玩的。

    “哇啊啊啊啊……”

    古灵也哇哇大叫起来。

    半空中本来还不服的夏剑看到古灵也转了起来,心中顿时有一种公平了的感觉,这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居然让他开始有点适应这个速度了。

    他的适应能力本来就极强,只要是运足神力固守本心,高速的旋转其实也不是很难适应,就这么一会,他已经不晕了,所以也不叫了。

    在夏剑的心里,对螺老这般作为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但是他又不确定,所以也不敢乱说。

    可是古灵还没有这么快适应过来,还是在半空中乱喊乱叫,手脚也不知所措地胡乱挥舞着,夏剑估计他在心里开始破口大骂,因为夏剑隐约间看到了古灵的嘴皮子在乱动。

    “固守本心,收敛神性,听我的吟唱催动神力……”

    螺老突然大喝一声,这吼声厚重如山岳,犹如铜钟大吕一般在两人神海中荡起,一下醍醐灌顶,让古灵也不叫了。

    紧接着螺老开始吟唱起最古老的古神法诀来,这些吟唱中带有最本质的东西,让人听了便慢慢安静下来,由心底里感到了最原始的宁静。

    就像是一汪幽深无尽的泉水,夏剑静下心来沉入进去,居然听到了点点滴滴的水声,犹如一滴水滴在他的神海中心滴落,滴答滴答荡开一圈圈的涟漪。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在旋转中,他们看到了一个幽深的洞穴,周围都是地下泉水,没有了眩晕,没有了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恶心和失重,有的只是习惯和适应。

    这,就是高深的神术吗?

    夏剑心中一凛,已经被螺老这一神乎其神的神术给深深震撼到了,这就是上位神的实力,不显山不露水,却有震撼人心的原始力量。

    这不是杀人于无形这种低级的手段可以形容的,这一境界,已经可以用征服人心于无形来形容了。这,就是神的力量!

    不仅让你口服,还从根本让你心服,一举一动改变你内心深处的想法,让你只想着臣服和高呼万岁,这般手段,还不恐怖吗?

    随后,他们座位旋转的速度慢慢降了下来,高度也开始降了下来,夏剑和古灵都没有了一开始的暴躁和惊慌,多的只是感激和尊敬。

    虽然他们不知道螺老这般到底是要对他们做什么,不过总归不是害他们的,这他们是可以清楚感受出来的,一位上位神,若是要害他们,要这么麻烦吗?

    “你们两个,看到了感受到了吗?”

    螺老脸上带着从容的微笑,一如他们初见时候的那个场景和表情。

    夏剑和古灵恭敬回答道:“回螺老的话,我们看到了一些东西,也感受到了一样的画面,不知道是不是螺老所说的那个?”

    他们早已经是心意相通,这般异口同声地说出来,倒也不是非常不可能的事情。

    “哈哈,既然看到了就好,你们不是要去剑之本部吗?我这就送你们过去,你们随我到外面来吧。”

    螺老满意一笑,起身走到了外面,两人也立即紧跟了上去。

    他们来到了城外一处空旷的地方,只见螺老从大袖中摸出一个巨大的海螺,说道:“此行太过于遥远,也罢我就消耗一点道行来带你们过去,你们二人听好了,这过程可能会跟刚才那样,甚至还要比刚才的那个场景夸张一些。不过你们只要固守本心,静静观想我刚才所吟唱的天海静心诀即可,明白了吗?”

    原来是这样,夏剑露出了明悟的笑容,果然跟他想的差不多,螺老这是要开启类似通道一样的东西直接将他们传送过去,这是不可思议的大手段,所以过程会有一点难受。

    “多谢螺老,我们明白了。”

    他们也没有扭捏,一心只是想着离开这里,现在有了捷径,那么早点过去也便是了,便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明白了就好,事不宜迟你们便走吧。我其实挺喜欢你们两个小子的,若是你们以后有了成就,希望不要忘记我这个老不死的呀。”

    螺老隐晦地表达了多回来看看的希望,夏剑和古灵则是点点头。

    夏剑笑道:“晚辈记住螺老前辈的话了,若是以后晚辈有了一点小成就,倒是肯定会回来感谢螺老今日的恩泽的。”

    螺老笑道:“哪有什么恩泽?这不过是互相帮忙罢了,在这茫茫神界相遇,本来就是缘分,时候不早了,两位道友,一路顺风!”

    螺老启动了海螺上面的神纹,然后指了一个方向手指电射而出,那海螺顿时迎风而起,越长越大,其中喷出了一道道螺旋的水柱,水柱中心是一片模糊的水幕和漩涡。

    “进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螺老的脸色看起来微微有些苍白,显然是维持这个很耗费神力,夏剑和古灵见状也没有扭捏,抱拳之后拉着手一齐跳进了那个漩涡里面,然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海的味道,是怎么样的?

    若是从前的话,夏剑可能会调侃地说一句波力海苔,可是现在他可是切身实际地体会了一番什么叫做咸咸的海水蓝蓝的天空,入眼处和周围都是水,无数海潮的味道涌来铺天盖地的水幕包围了他们的世界。

    他们仿佛是在深海中挣扎,却又难以挣扎出深海的范围,便只能像一个溺水者一般任由着屁股下面一股神秘的力量生拉硬拽着他们朝着一个幽深的方面前去。

    “固守本心,吟唱法诀!”

    夏剑大喊一声提醒一下乱了阵脚的古灵,古灵点点头按着做了,两人这才觉得好受了一些,这才微微睁开了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