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叫我剑魔王 第三百四十六章 长路漫漫,唯剑作伴

时间:2018-05-23作者:吾言吾文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们这一飞就足足飞了有五天多,这一路上除了见到各种奇怪的飞禽走兽之外,就再无任何行人的踪迹,也无半点接引城的影子。

    “夏哥,你该不会是走错了吧?这要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古灵一路郁闷,这一路上都是单调的景色,都快把他给闷死了。

    赶路本来就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了,若还是不知目的漫无目的的赶路,那更是折磨人。

    夏剑也很无奈,无奈的是古灵对他的这种怀疑和不信任,他狠狠白了古灵一眼,说道:“你这问的是什么话?你夏哥至于连个地图都看不懂吗?走错路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方向肯定是对的。”

    古灵耸了耸肩,“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夏剑很快明白过来古灵说的那种可能是什么,他一拍脑袋,叹道:“哎,我们是真的蠢,走之前怎么就不先问问下一座接引城到底距离这里有多远呢?现在这走到一半了也不好再回去,哎!”

    虽然古灵很想说那是你自己蠢,可是他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从心,祸从口出的道理还是懂的。

    “没办法,走着先呗,来都来了。”

    夏剑的心态还是很乐观的,不就是赶路五六天吗?

    以前他们走过几个月的旅程,这点时间并不算什么,不过是这次确实没有做好准备,所以一点都不知道到底还有多远,希望到下一个接引城的时候问清楚剑之本部到底还有多远吧。

    至于坐车?

    坐车那是不可能坐车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坐车的,钱又没有一分,只能靠御剑赶路来维持生活这样子。

    也不知道他们那些发车的到底是怎么保证速度的,怎么就能保证肯定比他们飞得快呢?

    不过夏剑就算是再自信也不会认为他们的速度比车队快,若是车队没有一个急速到达的方式,那还有脸开这个车队吗?

    想到这里,夏剑重整旗鼓,长啸一声:“长路漫漫,唯剑作伴。古灵我们都要忍受寂寞啊,你说是不是?”

    古灵白了他好几眼,赶路就赶路,你搞得这么文绉绉豪放干什么?

    你以为喊两嗓子就能跑的更快吗?

    哎,无聊。

    无聊的旅程仍在继续,这一路注定是没有剧情和特写的。

    ……

    “螺师,最近的飞升者的情况有些起伏过大啊……”

    在夏剑他们航线的第一个接引城,一个中年男人满脸忧愁,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其中一只眼是瞎的,眼窝空洞显得无比吓人。

    老者样貌丑陋,满脸皱纹加上参差不齐的黄牙,看起来便与高人风范丝毫不沾边,唯有猥琐可以来形容。

    老者笑了,露出了一脸的褶子,“哦?莫急莫急,这又是一个什么情况?”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飞升者出现了井喷一般的爆发趋势,仅仅是我们接引城一天之内就出现了一万多位,这足足是平均数量的十几倍,现在各种低级神民涌入,我们接引城已经不堪重负了。”

    中年男人看着回放水晶,急切地跟老者介绍,生怕老者还不清楚问题的严重性。

    “所以,各大本部最近会趋近饱和,然后又会有一大批无业神民出现,是吧?”

    老者捋了捋胡须,用仅剩的一只眼看着男人,又摸了摸自己的耳垂,说道:“这,又有什么问题呢?以前在我的统治下,这种情况也出现过,不过那是三万多年以前了,这是好事又是坏事,主要看你如何把握。”

    男人听了,低下头颅,恭敬抱拳说道:“晚辈愚钝,还请螺师明示,在这样的重负之下,一切的资源都是吃紧,而且我们接引城也怕是供应不了这么多人的需求,怎么会是好事呢?”

    老者哈哈一笑,摇了摇头目视前方说道:“大概三万年前吧,这里一次性出现的飞升者更多,这在初期甚至引发了一系列的暴乱,这就是目前的隐患所在……”

    男人听着老者的话,不住点头,这也是他一直担心的地方。

    新的飞升者得不到安排,必定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他想听听看老者说的这不是一件坏事到底是怎么看的,这又该作何处置呢?

    老者没有卖关子,他也不喜欢倚老卖老,其实他本身是一界的螺仙,一直看不惯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才过来担当这个接引城的城老的,在这里也是图个清静,不用为外面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而烦恼。

    反正他只算是一个导师,算是给人提供建议的,人家参不参考都不关他的事情,烦心事也到不了他的头上来,他是个智者,智者向来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向来不会为了别的事情跟别人急眼。

    用佛系来形容老者,是很贴切的,正是他的从容让他坐稳了这样的地位。

    老者继续说道:“后来啊,在这群人里面出现了一位厉害的主神,那主神东征西走打下了很多荒域之外的地盘,给天国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这样一位强大的主神又非常怀念他所在的这座接引城,所以也顺带着让城主得到了很多好处,也让那个城主从一位中位神变成了上位神……”

    中年男人听了,脸上开始有了喜悦的表情,他奇怪地看着老者,然后笑道:“螺老,那个幸运的城主,就是您吧?后来怎么样了?您好像从我上任起就一直在这个接引城里了。”

    “是啊……”

    老者眯起了眼睛,捋了捋胡须,目视远方说道:“因为见识过了太多的人和事,所以也看懂了很多东西,也知道了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所以就一直留在这里不走了。当时的我,和那位主神其实很熟悉,可惜他的抱负实在是太远大了,我跟不上他的步伐,便不拖累他了……”

    老者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说这些东西的时候,身上冒出一股莫名的沧桑气息,这是很能够感染别人的老人,一位端庄的老人,尽管面目丑陋,可是却无比从容。

    “所以,您的意思是,这一次这群人里面也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位主神?”

    男人大胆推测老者的想法,其实他也不是很相信这个扯淡的结论。

    这是真的神学。

    那可是主神啊,整个天国所有的主神才有几位?

    不历经无数磨难,没有天大的机缘,不是天道选定的那个人,根本不可能成为主神,那种一统亿万神民的不可思议存在啊。

    其实别说是主神了,就算是主神麾下的偏将偏部级别的神,都是极为稀少和不容易的,不然雷鸣天成就偏将神位的时候也不会有那么浩大的宣告,整个天国都为他欢呼,这算是近千年来的一件大事了。

    “不不不,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了……”

    老者不断摇头,暗自感叹这个城主怎么就这么笨呢?

    若是主神这么容易出,那整个天国主神的数量也不会这么稀少了,主神靠的是机遇和功德,还真跟环境没什么狗屁关系。

    既然这个男人这么愚钝,老者决定还是要把话说得明白一些为好,他笑道:“我的意思是说,一个地方或者区域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一个反常的情况的,就像是以前一样,突然井喷的飞升者出现,除了它明面上的坏处之外,肯定还有我们看不到的好处,若是你能往这个方面多思索,肯定可以发现一些端倪的。”

    我这么说,你懂了吧?

    老者表示自己都说得很明白了,若是这个二傻子还不理解,他真的就服了他的智商了,他到底是怎么做上这个城主的?

    关系很铁啊兄弟。

    男人点了点头,皱着的眉头算是稍微舒展了起来,心情也没有之前那么坏了,其实螺师是在告诉他事物都有正反面,这件事情并没有这么糟。

    “多谢螺师指点,晚辈大概悟到了一些,不过这一次各大本部所需要招收的神民数量肯定都已经饱和了,那么这些新的飞升神民滞留在我们这里该如何处置呢?”

    这才是他们现在最头痛的问题,这些突然冒出来的萌新们到底该怎么办?

    螺师认真想了想,这种情况他以前也处理过,不过当时处理得不算是太好,现在的话他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其实也不算是太过于手忙脚乱。

    “办法还是有的……”

    他勾了勾手指让男人凑过来,男人立即俯身倾耳以请,螺师小声在他耳边说道:“其实我们可以随便安排一个地方将他们安置下来,然后派一个讲师给他们传授一下我们这里的基本情况,美其名曰是新人必学的普及知识,先稳住他们的情绪,让他们有点事情做。这样的话他们不会觉得迷失,这问题也就解决了,然后我们找个机会再给他们说他们学成了让他们和各大本部势力的人接盘一下,这样的话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老者巴拉巴拉说了一长串,悠长无尽的永恒岁月给他带来的除了沧桑的痕迹之外,也让他越来越睿智和从容,遇到什么事情只要不算太坏都能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来,这也是男人无比信任他的原因。

    男人听得不断点头,笑道:“此计甚妙,其实我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场地,不过这人手该怎么找?谁来当这个讲师呢?”

    老者神秘微笑,指着远方说道:“这个讲师肯定是不能找我们城里的任何人,老朽已经算过了,往此去八千神里外有两人往我们这里赶来,他们应该也是新的飞升者,做讲师的人选非他们莫属,这样一来就算是出了什么问题,也不是我们倒霉……”

    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老者给男人试了一个眼色,意思就是把锅给他甩了,稳稳甩到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这就相当于是找一个背锅的临时工,先把这个活计给他扛了,要真是出了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男人不放心,追问道:“这随便找的两个人,靠谱吗?他们自己都是新人,拿什么来做讲师呢?”

    老者无奈,说道:“就只有新人才是最靠谱的,他们初来乍到什么都是一窍不通,到时候老朽出马随便就能将他们敷衍过来,到时候他们讲什么,这并不重要……”

    对啊,男人眼前一亮,他们又不是真的要找一个厉害的讲师,只是以官方的名义镇住那些新的神民罢了,就算是随便找一个人来给他们讲故事,那也无妨啊。

    免费的培训课程,有的听就不错了,你们还挑三拣四的?

    “此计甚妙此计甚妙啊,螺师不愧是螺师,果然高明!”

    男人最后还是不忘拍马屁,狠狠竖起了大拇指,对于老者的诡计和城府,他是自叹弗如的,这人活了无比悠久,在天国也算是很有话语权的一个前辈了。

    比不上,真心比不上啊。

    “无妨,你若是觉得可以,那老朽就出马去找那两个毛孩子了。”

    “那就麻烦螺师了,到时候我亲自为您接风洗尘。”

    “无事,谁让我是城老呢。”

    老者轻轻抖了一下大袖,便抛出一朵彩云离去。

    男人看着老者离去的背影,显得很是欣慰和放心,这下子这个问题也算是解决了,他的心也能放下了。

    ……

    路上,一连十天依旧看不到任何建筑的古灵崩溃了。

    “夏哥,我们到底还要走多久啊?这条路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我累死了。”

    “长路漫漫,唯剑作伴……”

    “能不作伴了吗?你都说了一路了,能不能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长路漫漫,唯剑作伴……”

    “我……”

    “长路漫漫,唯剑作伴……”

    夏剑还是不急,他一直重复这句话,显示出了无比的从容,其实他的心里也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突然间天边出现了一道彩云。

    有人来了,不,那是救星来了!

    “夏哥,你别长路漫漫了,有人来了,我们赶紧叫住他!”

    “行了,你别催了,我看到了……”

    那朵彩云,仿佛径直朝着他们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