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叫我剑魔王 第三百零三章 头顶上的线

时间:2018-04-29作者:吾言吾文差

    每个世界,都应该有它的规矩,有它的秩序。

    如果世界是无序的,那么它便是无比混乱的,再没有什么东西能比这种情况要更加糟糕了。

    杀鸡儆猴,杀一儆百?

    也许吧,反正夏剑看着下面这些唯唯诺诺的蠢货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们以为自己这么做很爽很刺激,以为这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他们也不想想,如果让这个行业不断发展下去,等到以后他们的后代和家人还会安生吗?

    会有多少人因为这个而丧失生命?

    可能从一开始那些修道者是自愿的,可是当这一切合法之后,就会有越来越多无辜的修道者被强迫加入这个行列,白白沦为他人谋利的工具。

    这个世界到底会变得有多乱?

    谁能想象,谁敢想象?

    夏剑不敢想象,他不想被后世人说这一切混乱的局面都出自他手,都是因为他的放任和不作为导致了这一切,他也无颜再到上界去面对麒麟神尊。

    有些东西,有些底线,有些事情,是不能碰也不能纵容的。

    所以夏剑很喜欢一句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他认为他现在有能力做到兼济天下,所以便要尽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去做到,他答应过麒麟神尊的,所以不能让这个世界毁在他的手上。

    也许当初是他太纵容了,不假思索地拿出了无数资源让五块大陆的人进行他们的经济建设,一点都不过问,让他们自己去发育。

    所以全世界都有他的一部分,别人拿他的东西这么作践,他怎么会爽快呢?

    他们应该明白,他们的头顶上,应该有一根线,是不能碰的。

    “开始吧,发现一个查处一个,这个世界,也该治治了。”

    夏剑离开了生死台之后,高调地踩着神剑向着东华大陆最顶尖的力量中心东华帝国进发,那里有一位大帝,是他曾经的小弟,他们曾在金殿上高谈阔论。

    也因为这位大帝的伟大抱负,所以夏剑才慷慨地将许多资源捐给了他用来重建大陆,如今百年过去,也不知道他到底建设地如何了。

    总之夏剑觉得心情非常郁闷,他很火,所以要先从东华大陆动手,将这个大陆的黑暗边角铲个干干净净。

    哪怕是闹得天翻地覆也在所不惜,不用雷霆手段,他们还以为自己是过家家呢。

    他其实不是很想直接出手干预世界发展的,一切都是被逼的。

    ……

    东华帝国,平日戒备森严不允许任何人在上空飞行的区域,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飞速御剑的青年人,剑尾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尾焰,看起来很是霸道强势,下面的人抬头望,都认为这人疯了。

    这里可是帝城,是大陆最有权势最至高无上的东华大帝所生活的区域,居然还有人敢无视空禁,直接在上面飞?

    这是藐视帝威啊。

    就在他们都以为那个青年人就要倒大霉的时候,帝城中传来了一声带有无尽威严和惊骇的声音,直接传遍了全城。

    “小王华某不知剑魔王神尊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神尊恕罪!”

    帝城中快步走出一位身穿赤金色太阳神袍的中年男人,他头戴太阳神冠,周围的一切都与浩然大日有关,看起来便气度超然。

    这位便是东华帝国的大帝华东阳,是东华帝国的象征,号称东华帝国的太阳。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受到民众爱戴的明君,因为夏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无比凝聚无比浑厚的帝国龙脉,这是一个昌盛发展的大帝国。

    很奇怪,夏剑原来以为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与东华帝国是脱不了干系的,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此事,并不简单啊。

    面对这样的一位大帝,哪怕是他想要重新制定规则,不允许任何人越界,却也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于是夏剑稳稳当当落到了帝城中,平视华东阳,说道:“没事,我也只是过来看看,不必这么兴师动众,我有话对你说,叫他们都退下吧。”

    华东阳听了,恭敬地点点头,对着周围的臣子摆了摆手,让他们离开。

    那些人也识趣,他们都不是傻子,都认识这位看起来没有什么分量的青年人,也都知道他代表的是什么,心中那是一点忤逆的情绪都不敢有的。

    “神尊,您千里迢迢来这里,可是有急事要吩咐?”

    华东阳还是很聪明的,他知道剑魔王不可能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亲自来找他,这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他不爽的事情,他才会过来,跟他算账。

    想到这里,华东阳咽了一口唾沫。

    应该不会有某个不开眼的蠢货敢去招惹剑魔王吧?

    “是有事,我先问你,你可知道生死台的事情?”

    夏剑严肃地点了点头,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这里已经是内殿,他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跟华东阳有什么就说什么。

    都是他的小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

    “生死台?”

    华东阳皱起了眉头,疑惑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

    “难道,那是他们私下里进行赌斗的时候用的吗?”

    他弱弱地提出了自己的猜测,可是看夏剑的脸色,也不像是这么简单啊,所以到底是什么鬼呢?

    好吧,夏剑见到他的这个样子,气已经泄了一半,华东阳在他面前是没有秘密的,对方是真的不知道,一点也没有骗他。

    这就说明,其实生死台的规模还很小,还达不到华东阳要重视的程度,所以他不知道,这并不代表华东阳的失职。

    在夏剑看来,这恰恰是一件好事。

    “生死台,是一个修道者赌生死的擂台,观看者可以下赌注,赌台上打斗的人的生死,供人娱乐和盈利,参与进来的人都是自愿的,他们为了钱,甘愿去上生死台参加赌斗,东阳你怎么看?”

    夏剑看似无意地将手搭在了华东阳的肩膀上,让他是心惊肉跳。

    这特么的,好像他要摊上大事了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