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叫我剑魔王 第二百九十一章 剑来书院,不速之客

时间:2018-04-23作者:吾言吾文差

    苦难从来都不是孕育恶果的土壤,放纵和享乐才是!

    这句话若是在以前,那是夏剑从未想过的,他认为他的剑来院足够规范,一切都是那么井井有条有规有矩,丝毫不存在扰乱司法的现象。

    可是最近,剑来院中却发生了一件让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这在剑来院建造以来的近百年内,都是不曾发生过的。

    剑来院最神圣的剑来书院,近日总是出现丢失古籍的事情,而且也不是被偷盗了,因为前几天丢失的古籍,在之后的几天总是能够莫名地再度出现,又被人给还回来了。

    好吧,说得好听点这是借,不过这个借却是没有任何登记的,所以到底是被谁给借了,被借到了哪里,都是一片空白。

    这还了得?

    负责管理剑来书院的那个负责人直接雷霆大怒,责令手下的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那个大胆之徒给找出来,一时间剑来书院上下那是风起云涌啊。

    他们都很奇怪,到底是谁,敢来剑来书院捣乱,简直是活腻歪了。

    他们自然都知道,那传说中的剑魔王是绝对的全知全能的,任何事情要想瞒过他的眼睛,这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在这里无人敢以身试法。

    可是这一次,让负责人觉得,自己的威严被挑战了。

    剑魔王自然不可能事事亲为,既然对方将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交给他管理,那就是对他天大的恩泽和信任,自己必须将所有事情都做到了,做好了,才有脸去面对剑魔王。

    虽然剑魔王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他必须要彻底将此事给查明白了,才好意思跟剑魔王汇报啊,不然的话要他怎么说?

    我办事不利,属下的人全部都是饭桶,书院被人搅翻天了他还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请剑魔王您告诉我他到底是谁,让我去将他绳之以法?

    还嫌不够丢人的吗?

    所以他心里有苦说不出,只能让手下的人抓点紧,将这些苦都自己咽下去,说到底,谁叫他们管理不利呢?

    可是他们想破了头也想不到,那位让他们恨得咬牙切齿的胆大盗贼,只是一位年仅八岁的孩童,身为一个年龄如此幼小的孩子,表现得又是天真烂漫,自然不会惹人怀疑。

    再加上,他的手段实在是有点太高明了……

    这个小家伙已经搞明白了剑来书院外表看起来严密其实非常松散的看守,搞清楚了每一班换岗的时间和间隔,甚至和看守的人员都比较熟悉,也熟悉每一个书架大概摆放图书的内容,如此种种叠加在一起,就造成了他的战无不胜。

    不过近来风声很紧,他也不敢继续犯事,只能是闲下来几天,好好跟莫云学刀法,自己私底下偷偷地去消化剑书上面的内容,凝聚他的剑道真心,向着他所感兴趣的剑之大道前进。

    ……

    “哼,好一个胆大心细的小兔崽子!”

    夏剑对于最近发生的事情,自然是了如指掌的,他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便不由得骂了一声,从声音中倒是分不清是喜是怒。

    这个时候,门外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求见,此人正是剑来书院的负责人,也是当年那一战的元老级人物。

    “剑魔王神尊,晚辈实在是无颜来见您啊!”

    老者一开口,便是悲然高呼,他是由衷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职,他知道自己这些天,都被同行沦为笑柄了。

    这实在是让他的老脸都丢尽了,不过既然都丢脸了,那就将自己这张老脸扯下来扔在剑魔王的脚下,说不定还能给自己留一点颜面。

    反正他是没办法了,这些天来手下的人都给他骂得没脾气了,可依旧没有找到罪魁祸首,该排查的基本上也排查了,那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简直是不可思议。

    “哦?刘老这是何出此言?”

    夏剑其实真的不在乎这件事情,所有人都要为他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而不是要谁来替他买单,所以这件事,跟这个负责人还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其实是他不管,怪不得任何人。

    只是这个孩子,还真的有点让他头痛啊。

    刘老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也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说下去,他说道:“是这样的,剑来书院这些日子的事情您应该是听说了吧?是晚辈看守不利,还请您责罚!”

    果然还是这件事,夏剑以为自己这么说了对方会明白他的意思的,看来他还是说得太含蓄了点。

    于是夏剑笑道:“原来是这件事,此事说大可大,说小也小,但是归根结底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可是这可是剑来书院啊,怎么能被盗贼玷污呢?”

    刘老不服,难道夏剑都不想追究吗?

    夏剑反问道:“那刘老我问你,你觉得,在这整个剑来院之中,会有人敢在我的眼皮底下犯事吗?如果被抓到,应该没有人不清楚后果的吧?为了几本不重要的书籍,至于吗?”

    “这……”

    刘老皱起了眉头,夏剑的话让他感觉有些明白了,如此说来的话,其实这事还是有点眉目的,

    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唯有那些刚进门的小辈,可能才会因为这点蝇头小利便犯此大错吧?

    不过夏剑的意思很明显了,他不想追究,刘老自然也不会不识趣非要去抓住不放。

    于是刘老点了点头,“晚辈明白了,但请教神尊,接下来该怎么办?”

    “接下来?”

    夏剑挑了挑眉,笑道:“接下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们忙你们的事情去吧,不必草木皆兵了,有我在,这里出不了什么大的乱子!”

    夏剑的话无疑是给刘老吃了一个强力的定心丸,既然剑魔王都这么说了,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恭敬告退,准备回去撤防了。

    随他吧,夏剑都不在乎,那他还紧张什么?

    等到刘老走后,夏剑的嘴角才上扬起了一个夸张的弧度,冷笑着自语道:“我倒要看看,你个小兔崽子,还能翻起什么花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