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叫我剑魔王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

时间:2018-03-15作者:吾言吾文差

    ,!

    这样一来的话,辈分就全乱了呀。

    不管从哪一个时代来说,都没有这么乱辈的事情发生。

    虽然修道界讲究强者为尊,只要你够强,那你就是前辈。

    可是,自己没有达到成为炼丹宗师师父的条件啊?

    这老头也是被骗了太久了,还认不清楚事实。

    “不不不,你绝对就是我要找的人,我不会看错的。求求您收我为徒!”

    刘祝深深对着夏剑鞠躬,整个身躯都在微微颤抖,让夏剑只能用眼神不断向着方沉香求助,可是方沉香那厮居然假装没看到,她作出一副没眼看的样子,捂着眼睛转过身去。

    好吧,一切都得靠自己啊。

    或许这是醉药仙安排好的剧情,在没有强劲的实力反抗它的时候,夏剑还就想看看醉药仙这老头到底要做什么了。

    他总不可能帮自己安排一辈子,而自己与醉药仙最多也只是数月之交,他不可能算无遗策,总会有露出蛛丝马迹的时候。

    到时候,也许他就能反击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呀。

    于是,夏剑装腔作势地说道:“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我再拿腔调也太过于刻意了,那我就代醉药仙前辈收下你这个徒弟吧。”

    方沉香听了,直接转了过来,嘴巴大得都可以塞下一个苹果了。

    她没有想到,夏剑这家伙居然真的敢收她师父做徒弟,这简直,这简直是颠覆了她的三观。

    贵宗真乱,她有些看不懂了。

    “叮,检测到来自方沉香的震惊,大贱,贱气值+1000。”

    这一波贱气值直接爆表,夏剑才慢慢发现,事情已经渐渐朝着一种很诡异的方式发展了。

    他莫名其妙地拥有了一位活了几千岁的老怪物作为徒弟,还有比这更诡异的事情吗?

    而他和方沉香还有刘祝三个人,似乎形成了一个很诡异的师徒圈,夏剑是方沉香的徒弟,方沉香是刘祝的徒弟,刘祝又是夏剑的徒弟……

    好吧,是有点乱。

    “谢谢,谢谢师父。徒儿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夏剑眼见刘祝还要拜,急忙拦住他,可是对方已经跪到了地上,夏剑也只能跪在他面前,两人相拜,气氛尴尬。

    “您还是快起来吧,这一拜我真的受不起,您可是折煞小子了。”

    夏剑苦笑。

    对方拜师还能忍,可是这行师徒礼就有些过分了,于情于理,他都不能接受。

    “好吧,就算如此,您永远是我的师父。”

    刘祝依然显得无比激动,似乎拜夏剑为师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事实上也是如此,醉药仙之名,玄初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若说大陆有谪仙,那人一定叫做醉药仙,关于他的传说有无数,夏剑听到的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部分。

    尽管他再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醉药仙是一位非常值得他尊敬的一个老前辈。

    上古算神之名,其真不虚,人言可畏,天命不可违。

    所以在刘祝的心里,醉药仙那就是真神,真神的说出来的话,那就是神的旨意,他不敢违抗。

    他既然给自己安排了一位这么年轻的师父,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自己只需要照做,不需要弄清楚到底是为何。

    虽然这样说有点盲目,不过在玄初大陆,醉药仙真的就是有这样的影响力。

    若是夏剑直截了当地抬出醉药仙的名号,效果应该是不比他在神陨大陆剑魔王的名号要差的,都是一个档次的存在,无分先后。

    不好意思,醉药仙的徒弟,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嘿嘿,好说好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夏剑突然发现有这么一个老家伙喊自己师父,还是挺爽的事情,他差点就想脱口而出一句:“你这猢狲”了。

    “那个,夏师父啊……”

    刘祝一口一个师父叫的很溜,搞得夏剑飘飘然起来。

    “您有没有什么绝活可以教徒弟的?若是有的话,还请师父不吝赐教啊!”

    尼玛,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夏剑白了他一眼,摇摇头道:“不不不,我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可以出师了。”

    “???”

    刘祝气得吹胡子瞪眼,这小子是在逗他玩呢?

    “叮,检测到来自刘祝的愤怒,大贱,贱气值+999。”

    这就怒了?

    夏剑收起了戏谑之心,认真道:“真的呀,刘前辈您好歹也是炼丹宗师,我哪里有什么东西敢教您啊?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方沉香就这么静静在原地看着这一对活宝装逼,她渐渐习惯了,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来一段freestyle。

    “咳咳,打断一下两位师父的话。夏师父你不是还说我的手法有问题吗?那可是我师父教我的,你怎么会没有东西教呢?”

    我擦。

    夏剑慌了。

    他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是方沉香出卖了他,直接是不给他台阶下,这一手真是绝。

    “嗯?师父您说呢?”

    刘祝搓着手,好气又好笑地对着夏剑轻佻地挑了挑眉,道:“师父不愧就是师父啊,我这一手分水合丹的绝技用了一辈子,倒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还请师父仔细给老头说道说道。老头虽然是风烛残年,可是也想秉烛夜游一番。”

    “好,既然刘前辈有如此志向,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没错你的那一手震字手法本来是没什么毛病的,不过它不适用于全部的炼丹的步骤。”

    夏剑认真地举了很多例子,用他巅峰炼丹大师的所学给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讲解,讲到精彩的地方,对方浑浊的眼睛居然慢慢散发出了新的光彩来。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师父这一番话果然是醍醐灌顶,原来我这么多年的不顺,居然是因为我的一个小习惯!”

    刘祝听了觉得受用不尽,他一时手痒,笑道:“徒弟要在师父面前献丑了,这一次,还请师父再看一次,指出我的不足。”

    他双袖连挥,甩出两道灰色的丹火,一下子将原本冷却下来的丹炉点燃。

    刘祝,要开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