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叫我剑魔王 第三十六章 第一妖孽?

时间:2018-01-22作者:吾言吾文差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不杀你了吗?你想得太好了点。”

    夏剑冷哼一声,身后隐隐出现了八头咆哮的天龙法力虚影,在他的身边缠绕,看起来犹如八岐大蛇一般霸气恐怖。

    “八龙功?莫非你也是方家之人?”

    方远山是彻底惊了,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

    为何年纪轻轻就能一招击败他,而且还会他方家的不传之道法,一心想置他于死地,难道是他方家出了什么变数吗?

    他算是彻底懵了,这又特么和左执领有什么关系?

    为此,方远山试探性地说道:“方天方地,远悠无力,请君入瓮来?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爸爸!”

    夏剑挖了挖耳朵,这人死到临头,居然还跟他对起口令来,莫不是脑子缺根筋?

    方远山更懵逼了,拱手问道:“父亲一辈的人?莫非你是地字辈的小叔?小侄到底做错了什么,要令小叔您来指教?”

    “额……”

    夏剑彻底无语了,这个逼有点东西的啊,这三言两语间居然强行跟他扯上了关系,居然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对方居然不要脸地跟他攀亲戚,还莫名自称为他的小侄子,这让他的杀意怎么也提不起来,面无表情的夏剑此时居然还有点想笑,这个方远山真的是智商有限啊。

    难道他真的对左执领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根本不是他指使的?

    那这误会可就闹大了,咱今日大闹末法领,那可真的是闯祸了。

    夏剑暗自心惊,正想开口质问方远山的时候,打南边却有一轮紫色的光轮缓缓亮起,犹如一道绚丽的紫月高挂天边,一下子便成为了场上的绝对主角,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夏剑也注意到了这个异象,他缓缓转过身去,见到了天边一位身穿紫袍的男子悠然飞过来。

    他的眉心有一个紫色的竖着的“一”,双目居然也是紫色的,一头散乱狂舞的紫发,给他增添了许多放浪不羁的感觉。剑字眉,一双又长又圆的丹凤眼格外出彩,挺立峻拔的鼻梁泛着朦朦的光。

    他有一点点细长的胡子,使得整个人看起来脱去了一些稚嫩,变得成熟了许多,不过那胡子与他英俊的脸却又有点违和。

    总体来说,这是夏剑不得不承认的一位美男子,而且,比他要帅一丢丢。

    “兄台为何有如此大的火气?不知可否说来与我听听?”

    紫发男子手持折扇,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根紫色长笛上,脚下踩着滔滔的紫雾,看起来很有逼格。

    “血海深仇,总是要还的不是吗?我这个人很小气的,一般有仇就当场报了,怎么,你想参和一脚?”

    夏剑向后拨弄长发,解开了发束,一头黑发也随风飘扬。

    “不不不,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吧?在下第一离醉,我与这末法领领主倒是有几番渊源,在我看来此事另有隐情,不知兄台可否给我几分薄面,先将此事了解清楚?”

    第一离醉从半空中飘然跳下,然后一把抓住紫笛别到了腰间,随后轻轻落在了地面。

    “第一公子!”

    领主府的人包括领主都是恭敬地对此人行礼,这位的来头大得吓人,面对这位传说中的妖孽存在,所有人都不敢怠慢。

    “第一,莫非你来自第一神国?或者说,你就是那第一妖孽?你不是待在第一神国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夏剑突然想到了老黑牙说过的话,猛然惊觉此人不就是那个妖孽吗?

    而且对方还会出现在这里,虽然有点奇怪,可也是不离十了。

    “第一妖孽?”

    第一离醉突然大笑起来,指着自己说道:“原来我在外面是这样被称呼的呀?我还以为他们都叫我第一公子呢……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嗯,我不喜欢一直待在一个地方,或许你以后还会在很多地方见到我的。”

    看着第一离醉憋笑的样子,夏剑也觉得好笑,然后便突然觉得这个传说中的妖孽级别天才也不是那么高不可攀,反而还有点可爱是什么情况?

    “不不不,我不是什么第一妖孽,姓第一不代表就是第一啊。我一直相信一山还有一山高,那座山,我一直在寻找着……算了,扯远了,你这家伙一人居然能把方远山打得这么惨,我想我今天找到那座山了!”

    第一离醉突然认真起来,收起了手里的折扇,装逼地捋了捋下巴的胡须,也不知道是用力太大还是没粘稳,居然生生把下巴的假胡须给拉下来一半。

    “卧槽……失礼失礼。”

    第一离醉非常尴尬,苦笑着将胡须全部扯下来扔了。

    “噗嗤!”

    夏剑实在没忍住,大笑起来,边笑边给他竖大拇指。

    这个逼,就是个逗比啊。

    笑过之后,夏剑冷冷地看着不敢妄动的方远山,问道:“第一离醉,你还记得乱法州的老黑牙吗?”

    “黑前辈?我当然记得了,”第一离醉笑道:“你也认识他?他现在怎么样了,还干老本行吗?”

    夏剑摇摇头,叹道:“他死了,被末法领的人杀死的……”

    “什么?”

    第一离醉惊了,他冷冷地扫视了一眼方远山,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他如坠冰窖,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到底是怎么回事,能详细跟我说说吗?”

    夏剑从怀里拿出那块左执领的腰牌,扔给了第一离醉,第一离醉接过之后,长叹着摇摇头,然后将腰牌还给了夏剑。

    “此事还真的不关方远山的事,你真的是错怪他了。哎,让方领主跟你说吧。”

    这个时候,强忍着剧痛的方远山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快步走过来说道:“原来是左执领这个混蛋做的,他素来与我不合,从来不会听从我的指挥,而且他执领的是末法领的暗部,根本不归我管,我说他这几天都不见踪影,原来……哎,这么说来我也有过错,没有掌握到他们的动向。”

    方远山不问原因就先认错的态度让夏剑有点尴尬,事已至此好像真的与方远山没有任何关系,这个左执领完全就是自己擅作主张,死了还坑了一把方远山。

    至少目前看来,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