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叫我剑魔王 第七章 臣愿随往,定不辱命!

时间:2018-01-05作者:吾言吾文差

    大龙国王城,向来清平的朝庭上突然收到了一封骇人听闻的加急文书,于是当今的国主立即召集了各方大臣前来召开紧急朝堂,共同商议这一件不可思议的大事。

    “各位爱卿,相信你们也听说了这件事,也应该明白孤今日将你们召集到底是为了什么,废话不多说了,说说你们的看法吧。”

    国主坐在龙座上,一副疲惫的倦态样子,这是大龙国第一次发生这种事,身为大龙国世代封疆诸侯继承者的风绝城城主居然在他的城中被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所灭。

    这等子事,别说是他们国家,哪怕是在历史上,那也是前所未有的。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消息真实吗?

    “陛下,老臣以为这事恐怕不太真实,年仅十六岁的第四段修道者,别说是我们国家,就算是在东流宗,也是闻所未闻啊。此事恐怕有蹊跷,还请陛下深思。”

    一个德高望重的文臣走了出来,他摇了摇头,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抛了出来。

    东流宗,是附近的一个还算有影响力的宗派,大龙国就是隶属于东流宗的一个小国。

    国主点了点头,说道:“爱卿所说也不无道理,只是这加急文书,谅那风绝城的地方官也不敢乱扯,只怕还真的确有此事。”

    这个时候,国师行了一礼,走出来说道:“如果此事是真的,那就说明我们大龙国真的出现了这样一位了不得的少年天才,该如何定夺,老臣认为才是今天我们讨论的重点。”

    “国师所言极是,各位有何想法都可以提出来,孤也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国主大袖一甩,对于这事他实在是没辙了。

    按道理说,这样一位惊才艳艳的天才,如果没有犯事的话,那他必定会被大龙国当成是国宝来对待,到时候举荐给东流宗怎么也是一件极大的功德。

    可是这偏偏,就发生了这等事,如果不处理他,那就相当于置国法于无物,置他的国主威严于不顾,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陛下,如果真的有这等天才,您能够保证,他的实力就真的只是第四段吗?会不会还有更可怕的可能呢?”

    这个时候,一位大将军龙行虎步,走出来环顾四周询问众臣。

    这下子让朝堂顿时议论开了,各位大臣面面相觑,这个可能虽然很小,可是也不是没有。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恐怕整个大龙国唯有太上皇出面才能镇住他了。

    当今大龙国的至强者,也不过是第五段的巅峰实力,距离第六段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寻常刚跨进第五段的人物极少,谁又能保证能百分百镇压对方呢?

    他们虽然是小国,可是也略有耳闻,这等妖孽人物,不可以常理度之。

    “那你说说,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任由他这样不管不顾吗?”

    国主有些微怒,在他治下的年间发生了这等事,简直是他政绩上的耻辱。

    见到国主发怒,各位大臣都是唯唯诺诺不敢言,反而是刚才的那位大将军微微一笑,不避反迎了上去,说道:“陛下不必心急,末将有一拙见不知当讲不当讲?”

    国主见到将军笃定模样,心中也定了下来,此人是武将中最令他放心的一位,行事缜密,做事向来是滴水不漏,堪比武将中的定海神针,有他在,国主很是放心。

    “将军但说无妨!”

    将军得到恩准,上前一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说道:“末将认为,此事不仅要管,还要大管特管。但是怎么去管,其实是有方法的。首先,若是能谈拢,表明陛下的爱才之心,想必那个少年也不会太过于恃才放旷,只要不堕了陛下的威名,这对陛下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哦?如何是好事?你且说道说道。”

    国主来了兴趣,他揉着太阳穴,微笑说道。

    “既然他犯下了如此大错,那定然是不能容忍的。不过陛下爱才,若是下达一张赦免令,要是那少年愿意以我们大龙国的名号为我们出战,参加东流宗的弟子考核选举,若是夺得名次此事就能既往不咎。这在末将看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

    将军的话让国主的笑容愈来愈盛,他仔细想了想,发现将军说的并不全无道理。

    国主询问国师,道:“国师,我们大龙国的弟子有多少年未尝被东流宗选中过了?”

    国师想了想,恭敬答道:“回陛下的话,截止至今已经有十六年了。”

    十六年啊,整整十六年他们国家没有一人被东流宗选中,这简直是大龙国的污点啊,在与其他国家的交流中,虽然那些国主没有明说,可是谁也能清楚他们眼里的戏谑。

    那些个眼神,尽是在说,大龙国无人了啊。

    国主看着加急文书,微笑道:“十六年,这个小子刚好十六岁,这不是说他与我大龙国有缘吗?缘这东西妙不可言,简直连天都在说让他去参加本届的弟子选举,孤又如何能不同意呢?”

    这个时候,一向与大将军不对付的宰相站出来,说道:“老臣斗胆插一句嘴,就算是陛下让那小子去参加了,那又如何能保证他一定能被选中呢?”

    大将军听了,哈哈大笑,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宰相,说道:“那请宰相告诉我,若是连十六岁的第四段修道者都不能通过选举,请问周围国度还有何方俊杰能被选上?”

    “这……”

    宰相想了想,然后老脸一红,默默退了下去。

    这么简单的问题他居然忽略了,这次真的是丢大脸了。

    东流宗历届的弟子选举每四年一次,要求参加的条件是未满二十周岁并且达到第二段以上,每一届都是龙争虎斗,若是有弟子被选上,那举荐和培养弟子的国家就会受到丰厚的嘉奖,这是东流宗下治的十三个国家都追求的最高荣誉。

    “既然如此,那众位爱卿有谁愿意前往传孤诏令?”

    国主扫视下方众臣,他们居然都避开了国主的目光,低头数着蚂蚁。

    这等事情出了力还不一定讨好,要是对方不买账,那还真的不好处理,所以没几个人愿意去做。

    这个时候,大将军站了出来,义正言辞地说道:“臣愿随往,定不辱命!”

    国主龙颜大悦,当即拍板说道:“好好好!得此大将军真乃我大龙之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