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桃运小邪医 第184章小娘们跟他玩阴的

时间:2018-02-11作者:归途

    楚南望向他们的凌冽眼神,就像地狱中让人毛骨悚然的幽冥。

    他身上那股遮盖不住的戾杀之气,像卷着实质性的冰封利刃,只看向他们,就让那两个矮个子心中腾起恐惧之意。

    素清歌只说楚南很强,却没有说过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

    两人眼神幽幽的睨向趴在地上半分动弹不得,一口一口吐血的肖锋,腿肚子有点打颤。

    “我们并非想伤你,只是你朋友多管闲事,我们要找的是素清歌,只要你们把素清歌交出来,这件事我们不在追究!”

    其中一个矮个子警惕着楚南的动作,说话的时候微微颤抖。

    跟刚才倨傲嚣张的态度完全判若两人。

    其他或站着趴着躺着的黑衣人,也都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目光幽深的锁着楚南,生怕他下一秒突然出击,他们必定会死得不能再死了。

    素清歌,又是素清歌。

    楚南的眼底滑过一丝阴冷,他蓦然想起来莫黛的话,素清歌正在躲组织的追杀,莫非这件事是真的?

    半分狐疑的看向了周思。

    周思点点头。

    看来素清歌知道楚南不会出手,才利用了褚杰这个老好人,不过,也不对,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时间更不会如此凑巧。

    “我要是不交呢?”楚南转过头,笑意盎然的看向那俩矮个子,吊儿郎当道。

    那俩矮个子紧紧的咬着牙,眼神凶狠又畏惧,哑声道:“楚南,这是我们组织自己的事情,你要是插手进来,即便今日我们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日后你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你想清楚,为了一个骚货到底值不值!”

    “值不值我不在乎,但今天你们打伤我兄弟,你们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楚南从鼻子里冷嗤一声,蓦地动身朝两人冲过去。

    “啊!!”

    下一秒,哀嚎声响起。

    楚南单手扣住其中一个人的手腕,用力一折,幽冷道:“低等傀儡师,要这双手也没有用!”

    周思浑身的血液都凝固起来,他时常会有这样的时刻,在那么一瞬间,楚南的气场让他都觉得脖颈一凉,无名的恐惧。

    他下手快狠准,根本不给人反抗的时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掰断那两人引以为傲的手腕,一脚将其踢飞出去。

    做完这一切,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朝他们走过来,俯身将褚杰那大胖子背进了车里。

    周思跟上。

    从头到尾,那些黑衣人无人敢上前,目送楚南等人离开,恨的捶地。

    车上,周思捏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体力正在慢慢的接近透支。

    楚南把褚杰放在后座椅上,蹲在他身边,挤在那个旮旯角里探上了他的脉搏。

    被打的不轻,如果他是周思这货还能抗揍点,但他身体并无异能,被人这么锤,没死已经是幸运的。

    楚南先把他脱臼的胳膊掰正,最后从口袋里掏出银针。

    “周思,靠边停。”

    虽然他们离家不远,但胖子的情况不怎么好,周思开车不稳,就算他再好的技术,也不能在晃动中施针,要是别人还好说。

    但胖子,他不能让他出任何意外。

    周思把车靠边停下,扭头看向正在给褚杰施针的楚南。

    褚杰的上衣被脱掉,一堆肥腻腻的肉飙出来,青一块紫一块的脸看上去惨不忍睹。

    漫长的时间消耗着。

    约莫半个小时,楚南先稳住了他的伤,几人才回了褚杰的房子。

    把褚杰背回卧室后,周思见素清歌不在,狐疑的朝四周扫了一圈。

    楚南没时间关注这事,吩咐道:“留在这里守着,窝回绝世医馆一趟。”

    约莫不到两个小时,楚南再次回来,他让周思去给胖子煎药,自己又钻进卧室给胖子施针。

    身上的伤包括内脏的都不严重,最主要的是脑袋,被铁棍砸了不少下,现在完全处于昏迷状态。

    等楚南施完针,周思把药给褚杰灌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

    沙发上,周思给楚南眼神迷离的端了杯水,有点生气的骂道:“擦,素清歌是不是傻逼啊,这种事不找你不找我,找褚杰有什么用,这不是害人吗?麻痹,自己跑回来留胖子一个人在那挨打,估计也知道自己犯大错了吧,人特么都不知道去哪了。”

    “我就奇了怪了,她一个女大学生,怎么会招惹这伙人。”

    楚南往嘴里灌了两口水,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把素清歌的事情给周思叙述了一遍。

    周思听完,原本困倦和虚弱之意都消失了大半,撑大蓝眸不可置信道:“素清歌?操,我他妈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你要这么说,那我知道为啥了,那个贱人肯定是知道得罪了你,你不相信她也不会帮她,才利用胖子这个老好人替她挡枪,现在好了,咱们跟那伙人结了仇怨,他们认定素清歌就在你这儿,不过她现在去哪了?”

    “没猜错的话,应该去找莫黛认错去了,臭婊子,跟我玩心眼。”楚南想到褚杰的样子,就忍不住怒骂一句。

    “南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的这件事怪怪的。”

    楚南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淡淡道:“他们在跟我们玩伎俩,素清歌根本就没有被追杀。”

    周思被楚南绕糊涂了,伸手挠了挠头,不解道:“几个意思?没有被追杀,那是想干啥。”

    “如果她被追杀,你和胖子能挺过半个小时?他们是在利用你吸引我出来探探我的底,如果今日他们能压得住我,那我只有两条路能走,归降或者死,不管是哪一个,对他们来说都有益无弊。”

    “如果压不住呢?就现在这样的。”周思拧眉道。

    “压不住,就方案b,利用此事让素清歌留在我身边,暴露我们抢夺白虎玉的计划,趁机对莫黛或者沈慕凝动手,当然,也可以继续勾引我,就算没有成功,也有无数的机会跟着我接近白虎玉。”

    周思被楚南的脑洞折服了,嘴角抽搐,“南哥,你是不是想多了?她这么阴的吗,最毒妇人心啊,好恐怖。”

    楚南从沙发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饶有兴趣的笑笑,“是不是真的,求证一下就知道了。”

    周思也猛地起身,但腿一软又坐了回去,尴尬的讪讪一笑,“我……就不送你了,嘿嘿。”

    楚南对他无所谓的摆摆手,转身扬长而去,“休息吧。”

    臭娘们,跟他玩阴的,那就看看谁更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