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瓦罗兰传说 第七十八章 阴影下的奏乐师

时间:2019-05-09作者:陌伊族

    娑娜早早地来到了她弹奏琴曲的大厅内,刚一进这大厅,她便看到了那个永远会第一个出现在她琴技大会上的男子。

    今天,他又是第一个赶到会场,又是一个人站在墙角。

    一如既往,那男子的眼睛依旧被红色的丝带缠绕。只是不知为何,娑娜总感觉今天的男子和以前缠着丝带的他有点不同。至于是哪里不同,娑娜却是说不出来。

    或许是感应到了娑娜的到来,男子低着的头抬了起来,注视向娑娜。

    娑娜微微一笑,这人明明失明了遮着红丝带,却好似能看到她一般。

    不再想这位忠实琴迷的事,娑娜来到自己的坐前,盘膝而坐。与此同时,她的古琴叆华也于她的身前显现。

    轻轻地拨弄着琴弦,虽然她的叆华和她心神合一,但她还是喜欢在弹奏前试音,这样可以使她心安。

    渐渐地,大厅里的人愈来愈多,沉浸于拨弄琴弦的她停止了试音。

    站起身,娑娜朝众人微微欠身以施礼,然后才再次落座于叆华之前。

    她纤细灵动的两只手轻轻地拨弄着琴弦,一首动人的曲子缓缓响起,回荡在这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在所有人都沉浸于娑娜美妙的琴曲中时,战争学院阴暗的角落里有着三个身穿黑袍的人,由于面部隐藏于连衣兜帽下,看不清真容。

    “那个女孩就是你们说的会安魂曲的?”三人中,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咯咯咯……卡尔萨斯,那个娑娜的安魂曲竟然有着治疗的作用,和你的毁灭力量完全背道而驰。”其中一人发出细柔的女声。

    她好似故意想看卡尔萨斯的反应,所以顿了下,继续说道:“我和锤石还有要事在身,这个女孩该如何处理我想你比我们更清楚吧?”话音刚落,她便和另一个身穿黑袍的人一起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娑娜?”剩下的这个黑袍人轻声地呼喊着娑娜的名字,声音带着一丝期待,一丝疑惑。

    ……

    轻扬的琴音,回荡在这宽敞的屋内,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自己像是沐浴着轻柔的春风,让人不愿睁开双眼。

    琴音忽的如春雨般,淅淅沥沥,细小滋润。跳动的音符如同欢快的黄莺,在树梢上唱歌。琴音开始如同雨后的春笋,慢慢拔高,又似成长的嫩竹笋令人垂涎它的旺盛生命力。

    娑娜纤细的小手有节奏地拨弄着琴弦,她对于他人是否喜欢她弹奏的曲子并不关心。她只关心自己是否在用心去演奏动人的乐章,所以她紧闭着双目,让双手跟随心之所想去找寻最真实亲切的旋律。

    但她却不知,在战争学院某个黑暗的角落里,有一个人通过特殊的水晶球密切关注着这一切。娑娜的每个动作与神情,都落入这个人眼里。

    “别让我失望,希望你的安魂曲真能解开我的曲子,不然这学院里大部分都将死去!”这个身在黑袍下的男子发出凄厉鬼魅的声音,就好似地狱幽冥的索魂人一般。这人就是之前留下来的卡尔萨斯。

    紧接着,以他为中心,一道微弱的鬼音开始向战争学院的学院区域扩散,夹杂着死亡的瘟疫,席卷所有活着的生物。

    凄厉哀怨的幽深乐曲,散布着死亡的气息。乐曲之声忽起忽落,轻微的合声犹如亡灵的序曲,一个个亡灵用他们微弱的声音合成一首摄人心魂的曲子。

    这充满暗黑魔力的死亡乐曲,使得战争学院学院区域所有实力低于半神的陷入沉睡,除了被刻意留下来的娑娜。

    虽然这首曲子并没有使半神入睡,但它的突如其来却是其他人没有料想到,这就使得学院内所有半神的行动能力被束缚着。

    卡尔萨斯桀桀一笑,笑声可怖鬼魅。他自语道:“就让我看看,你的安魂曲和我的有什么区别吧,小女孩!”

    屋内,娑娜平静地望着眼前睡倒一片的人群,很是疑惑。魔腾不是被抓住了吗?怎么还会有人陷入沉睡?她站起身来,叆华也随即化为一道光被娑娜收回体内。

    娑娜走出屋子,紧闭双眼,用身体去感知这里的异变。在无限的空间内想象,又或许是真实经历过的,她能感受到有人在弹奏乐曲。

    本就擅长以琴为攻伐武器的娑娜,更是听出了这曲子中蕴含的催眠效果与无尽杀意。如果不及时驱散的话,中这首曲子的人会直接爆体而亡。

    娑娜此时已是眉头紧锁,她的脑海快速地回想着是否有能解开这种状态的方法。

    可任她怎么想,也没找到与之相关联的解决方法。娑娜来回在门口踱步,步子也是愈加匆忙,可以看出她内心早已焦急万分。

    这曲子的音律为何如此熟悉?总感觉在哪听过!娑娜细细地聆听这不知声源何处的死亡曲目,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越是感觉自己一定知道这首曲子。

    可让她说出这首曲子的名字,她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难道是安魂曲?不对,安魂曲不应该是以治愈为主的治疗琴曲吗?怎么会充斥着杀戮的气息?娑娜已经确定了这首曲子的音律,和她所熟知的安魂曲无二。可她就是不敢相信,在她手下温和的安魂曲为何此时却如此暴虐?

    而在另一个角落里,卡尔萨斯盯着水晶球里的娑娜,不住地点头,笑声如同鬼魅一般,道:“看来伊莉丝说的没错,这个女孩确实会安魂曲,我越来越期待你的安魂曲是什么模样呢,小女孩!”

    安魂曲,可我并不知道安魂曲的破解之法。娑娜走进屋内,回到她弹琴的地方,盘膝坐于地上,裙摆散成一个圆,如同花瓣,将下身遮掩住。

    我所弹奏的安魂曲孕育着生生不息的生命力,而此刻暗中弹奏的安魂曲却蕴含无尽的毁灭之力。娑娜好似明悟了什么,她将衣袖中的纤细小手伸出,向前轻轻一挥,叆华便出现在她的面前。

    如果有什么能让毁灭的力量大幅度减弱,甚至是消亡,或许也只有我所知的安魂曲能做到。娑娜明亮的眼底流露出一丝决绝。安魂曲与安魂曲的碰撞,生机与死灭的糅合,对还未完全熟练弹奏安魂曲的我来说负担太大。娑娜此时也是心里没底。

    “噌”的一声,娑娜的右手食指拨弄了一下琴弦。她并没有急于弹奏安魂曲,而是先用一些简单的旋律来试音。

    这是每个懂琴的人都会做的一件事,为了防止琴弦断裂,亦或是琴音不准。娑娜不愧是一个琴音大师,她双手轻轻地拨弄琴弦,看似杂乱无章的弹奏,听起来却并不是那么繁杂晦涩,反而悦耳动听。

    叆华,开始吧!娑娜在心底低语了一声。轻扬的和弦被娑娜灌注了魔力,使其不单单是一首只用来欣赏的曲子,更是散发着愈合功效的琴音。

    娑娜手中的安魂曲,散发着祥和安宁的气息。一会如一阵清风,舒爽人心;一会如一阵暖风,温润着万物。

    此时正值秋季,落叶在学院内零散地飘落。或许是惊叹于娑娜高超的琴技,落叶在风的吹拂下,托着琴音飘向远方,使其能让更多的人一起享受这温和的琴曲。

    琴音时而如初春时节的细雨,绵绵而落,凉爽中透露着温和的生机;时而如盛夏时节荷叶上的露珠,晶莹微小,却使得荷花湿润中彰显芬芳;时而如立秋时节的枫叶林,沙沙之声不绝于耳;时而如凌寒下的冬梅,在刺骨寒风下傲然挺立。

    四种生机延伸而出,蜕变成万千世界,孕育了无限的可能,诠释了生命的含义——这就是娑娜的安魂曲。

    琴音逐渐压过卡尔萨斯的奏乐,直到死亡的气息彻底在学院内消散而去。

    学院内的人逐渐从睡梦中醒来,半神也恢复了行动之力。而娑娜所在的屋内,众人疑惑地互相对望,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

    看着娑娜还在弹奏琴曲,众人心中有了解释。或许是娑娜琴技太高超了,他们刚才深深地沉浸在音律之中,现在才回过神来。

    而此刻,娑娜虽然还在弹琴,但她的脑海却浮现了一个令她心悸的画面。

    一个火红发色的身影穿着漆黑服饰,弹奏着暗黑的旋律。那个身影的面目模糊,无法看清。但是那人身前的琴除了颜色和她的不同外,构造却和她的极其相似。

    黑暗的角落里,卡尔萨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他喃喃自语道:“安魂曲·生,安魂曲·滅,安魂曲果然分为两个乐章,或许很快……娑娜……你将加入我们!”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