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璜台志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震天钟响起

时间:2017-12-29作者:水刃山

    ,!

    北疆草海交锋已是多年,听得多了慢慢就有些麻木。不像西域,若是一旦兴兵来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年狄州全境落入西戎敌手的情形。

    这个时候淳亲王奏章中要牧天狼出兵漠北的提议已经没有人提起了,就算群臣之中有与淳亲王亲厚之辈,但如此关头怎敢让牧天狼分兵两地,一个不好,狄州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基业就要拱手相送。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满朝文武,能统领一方的帅才却不多了。群臣都看着李落,西府诸事朝中上下只怕没有人比李落更加熟悉了,平定西域敌军也该是李落当仁不让。

    李落请缨,万隆帝沉吟不语,有朝中大臣力谏此去西域平乱非李落莫属。

    李落想了想,倒也明白其中含义,云妃立后大典将至,李落在卓城一日,万隆帝就有底气执意行事。如果李落不在卓城,万隆帝想必还要顾忌各方反对的声音,朝中这些人自然将李落支出卓城最好。

    万隆帝看似一时拿不定主意是否让李落即刻动身前往西府,李落大约也猜到万隆帝不会这么快让自己离开卓城,最早也要等到封后大典之后。

    牧天狼毕竟还有云无雁和沈向东在,西域联军来势汹汹,但未必能在这两人手下讨到便宜。

    万隆帝沉吟半晌,问了问牧天狼的近况。李落据实答复,并无隐瞒。

    听及贯南大营的境况,万隆帝稍稍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单以军容战力而言,牧天狼无惧西域联军。

    这便是好,万隆帝含糊几句,并没有下旨传召命李落动身前往西府,而是命各司衙门备战,尤其是枢密院不容有失。

    各司搜罗而来的消息都交予李落,商讨对策之后再命牧天狼依令行事。与此同时,万隆帝终是想起了李落受罚一事,传旨李落官复原职,领骠骑大将军一职,封西空寂帅,掌管大甘西府军政事宜。

    未战而封帅,大甘自万隆帝登基以来还是首次。从军之将,按大甘律历不管营中主帅是谁,镇守何方,都要归从大甘太保辖制。

    一旦封帅就不同了,只要天子没有撤去大帅封号,那便是和太保平起平坐,不受当朝太保辖制,武官之中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当朝天子,旁人谁也没有资格说三道四。

    不过封帅只是战时才有,倘若是太平时候,朝廷都要下旨收回帅位,统归太保辖下。

    只是有些武将功高震主,有些人资历和威望还在太保之上,大约这辖制之词也就只是说说而已,彼此面子上过得去也就是了。

    西空寂帅这也不是一个等闲的帅位名称,凡大甘群臣都知道,如果帅位称呼越是特殊,那么此帅权柄越大。大甘上一个以空为名的帅位还是在五十年前,如今又多了一个。

    李落领旨,神色不变,跳出淳亲王辖制这也在殷莫淮的算计当中,原本的打算是借北府战事不利,李落取而代之,没曾想万隆帝下旨封帅,倒是让李落颇有些意外。

    万隆帝下旨之后便欲退朝,优柔寡断不说,还有些甩手掌柜的意思。

    不过万隆帝今日能这么快上朝,传召群臣议事,这已经大出李落预料,不好说是不是这位新晋大甘皇后的谏言。

    看着龙椅上兴趣乏乏的万隆帝,李落忽然有一种索然的倦意,如果龙椅上的天子不能励精图治,自己又能撑得了多久,也就难怪天南诸地和世家豪族中人以愚忠之人看待李落。

    就在李落心神涣散之际,忽然一骑绝尘而至,人还未到,只听见一声嘶吼:“急报!”

    话音还没有落,宫门处的震天钟响了起来,群臣齐齐变色,胆子小些的朝臣嘴唇发青,颤颤抖抖的回头望向长明宫外。

    万隆帝也惊呆了,半晌无语。震天钟钟声悠扬,这个时候却如同催命一般,让人肝胆俱裂。

    从第一声起一共敲了七声,七声过罢,震天钟的响声才渐消散。长明宫中人人侧目,一时间忘记了还在龙椅上的万隆帝,彼此接头接耳,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到底是什么事要惊动震天钟。

    大甘皇宫门前的震天钟设立于太祖年间,本意是警示李家后人要居安思危,先天下之忧而忧。

    凡祭祖奉天之日就会敲响震天钟,不过也只是三声而已,告诫后人莫忘了前人开山搭桥的艰辛。

    只是时过境迁,约莫还记得当年先祖之意的李家弟子也不多了,不过震天钟的传讯示警的效用仍在,比起太祖告诫可就凶险的多。

    钟鸣九声,是为亡国;钟鸣八响,则是兵临城下;如今响了七声,如果不是哪个不怕死的宫中侍卫敲钟玩耍,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大甘大祸临头。

    万隆帝呆若木鸡,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震天钟会响上七声,堂下群臣也是骇然失色,彼此勾心斗角且先放放,瞧瞧到底出了什么事。

    传令的将士来的很快,竟然是策马入宫而来,层层宫门次第而开,沿途没有半点阻拦。兵将手中所持之物高高扬起,有龙凤图案,竟然是宫中与龙凤金印齐名的勤王令。

    将士直奔长明宫而来,钟声回音不息,声未止,人已到宫前。早早有殿中内侍迎了出去,到了将士身前不等问话,只见将士一举勤王令,内侍便即闭口不言,躬身快步引将士入殿。

    进了长明宫,传令将士跪倒一礼,疾声喝道:“急报!”

    万隆帝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沉声说道:“说。”

    “启禀圣上,北府急报。漠北草海落云、帝圣九彩、姬地三部共计二十万大军,乘舟沿折江南下,破掖凉州羊歇渡口,自板田府兵出涧北城。”

    群臣齐声倒吸了一口凉气,李落也情不自禁的心中一寒,还在猜测相柳儿到底在谋算什么,没想到这么快就图穷匕见,而且来势如此凶恶,可叹淳亲王还想着来一招瓮中捉鳖,没曾想转念之间就成了别人的笼中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