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璜台志 第七百七十九章 皇后娘娘

时间:2017-12-29作者:水刃山

    谷粒网 .. ,最快更新璜台志最新章节!

    “如果是之前下的毒,要么被米公公和常公公勘破,要么米公公和常公公其中之一就是下毒之人,毒酒才能安然无恙的送到云妃面前。”

    常公公脸色一变,疾声说道:“奴才绝不会毒害贵妃娘娘。”

    米公公颇显惊讶,倒不是怎么慌乱,点了点头,细声说道:“有道理。”

    “如果不是两位公公,那么毒就只能到了这里之后下到云妃酒杯之中,能到帝君之侧的人很少,而够得到贵妃娘娘酒杯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这些人里,皇后,你有杀云妃之心。”

    “胡说,李落,莫要仗着皇上宠信你就在这里信口雌黄,本宫与贵妃娘娘虽然素有罅隙,但还不至于在朝堂之上出手毒害,致圣上于进退两难之地。”

    颐皇后厉声喝道,转即看着万隆帝,轻声低语道,“皇上,这都是九殿下的一面之词,臣妾真的是清白的。”

    “想必用来鱼目混珠的雀鸣盏此刻就碎在皇后桌下吧,皇后离贵妃娘娘这么近,如果殿中诸人被其他事情引去心神,皇后自然可以乘人不备偷换酒杯。

    事后两盏碎了的酒杯比起贵妃娘娘香消玉殒简直不值一提,不会有人留意,皇后娘娘的心思当真缜密。”

    万隆帝若有所思的望着颐皇后,神色隐隐已经有些不善。

    颐皇后脸色骤变,梨花带雨的哭道:“皇上,九殿下冤枉臣妾,臣妾真的没有给云妹妹下毒,就算臣妾再怎么怀恨贵妃,也绝不会在万盛宫国宴之时出手,皇上明鉴。”说罢跪倒在地,抽泣出声。

    万隆帝仔细一想,觉得颐皇后说的也在情在理,不免有些踌躇,冷颜望着李落,沉声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么?”

    “若说皇后不会孤注一掷,平日里我信,但是明武王的事发生之后,皇后爱子心切,恐怕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贵妃娘娘不管是否与此事有关,但却是嫌疑最大的一个。

    一边是杀子之恨,一边是权位不保,皇后娘娘,今日宫宴之后,皇后之位还能再留多少?倘若生无可恋,还不如放手一搏来得痛快,只是娘娘或许杀错人了。”

    万隆帝面沉似水,杀气越来越浓,此时更是心急如焚,身旁云妃不住颤抖,鹿玄机竭尽全力也只能暂保云妃一时性命。

    颐皇后啼哭回道:“皇上,这都是九殿下的猜测之词,九殿下,本宫知道你和云妃关系密切,容不得她受半点伤害,可是云妃中毒与本宫实无干系,皇上,再拖下去云妹妹真的就回天无术了。”

    李落萧瑟一笑,到了这个时候颐皇后还不忘捕风捉影的中伤自己和云妃,淡淡说道:“方才我运功镇资后心神,皇后失言之际已经吐露……”

    颐皇后厉声喝道:“九殿下,本宫刚才本是想问解药在什么地方,你竟敢诬陷本宫,就算你位高权重,但圣上就在这里,后宫之中岂能容你如此放肆。

    你既然说本宫藏了凤啄和雀鸣雕刻,本宫为证清白,你大可搜上一搜,倘若搜不出来,九殿下,你这是欺君犯上!”

    万隆帝此时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颐皇后言语似乎俱在情理之中,但过往至今对李落一向信任有加,也绝不相信李落是信口雌黄之辈,一时间心乱如麻,呆呆的看着两人。

    “我不敢搜。”李落叹息一声。

    颐皇后怒目而视,寒声说道:“你都可以不将圣上放在眼里,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我怕搜不出来,就真的没有理由再向皇后问责了。”

    万隆帝和颐皇后都是一愣,不明白李落为什么突然示弱。

    鹿玄机若有所思的看着李落,目光闪烁几息,又再平静下来,看看眼前境地下这个大甘声名在外的定天王该如何收场。

    万隆帝喃喃说道:“那怎么办,难道就让云儿这样等死不成?”

    李落洒然一笑,转头看着有毒的酒杯,探手取过,扔进酒壶之中晃了几晃。

    身旁太医惊呼出声道:“九殿下小心,这是剧毒!”

    李落淡淡一笑,拎起酒壶走到颐皇后身前,平声说道:“此壶中已是毒酒,皇后若是无辜,还请喝上一杯。”

    众人大惊失色,没想到李落竟敢逼死皇后,此举大逆不道,就算李落再怎么劳苦功高,只怕大甘宗祖律法也容不下李落。

    米公公闪身拦住李落,沉声喝道:“九殿下,这样有失体统。”

    李落没有看米公公一眼,一双眼睛平淡的仿佛看着虚空一般落在颐皇后身上,口中言语却是说给米苍穹:“米公公,你也想死?”

    米苍穹脸色微变,大殿中气温骤然冷了下去,入夏之时竟然有几分寒冬时的阴冷,应和李落身上幽深压抑的杀气,分外可怖。

    “九殿下,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米公公收敛心神,阴沉问道。

    “能下毒的人不多,但只要有两三人在场,就有算计的余地,我猜今晚过后,常公公该是替罪羔羊了吧。”李落不带一丝感情的缓缓说道。

    米苍穹脸色又是一变,寒声说道:“老奴是李家下人不假,但要定老奴的罪,也要圣上金口玉言,九殿下,莫不是你以为这大甘朝堂是你说了算的!”

    常公公此际业已明白过来,看了米公公一眼,垂下头去没有出声。

    万隆帝目瞪口呆的看着李落和惊慌失措的颐皇后,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颐皇后,如果你能喝下毒酒,那就是我欺君犯上,李落一命抵一命,我舍得,皇后舍不得么?”李落上前一步,米苍穹便退一步,周身劲气游走,箭在弦上,却不敢出手擒下李落。

    眼前的李落仿佛是一只从地府窜入人间的恶鬼伏在这清秀单薄的躯体上,米苍穹暗自掂量,两个人离得很近,如果自己出手,一招之内擒不下李落,恐怕死的就是自己,而悲哀的是米苍穹却不敢杀李落。

    米苍穹看了一眼已经浑噩无主的万隆帝,长叹一声,终是退了出去。
小说推荐